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昝涛:民主伊朗的伊斯兰属性

更新时间:2019-06-11 00:15:21
作者: 昝涛  
对外主张“不要东方,也不要西方”;6. 在社会生活当中,一切与西方和现代有关系的娱乐形式如电影、音乐统统被禁止;大学在1980年统统关门以推行“伊斯兰文化革命”;银行利息被取消;农村土地改革停止;妇女必须戴面纱、商店不准卖给不戴面纱的妇女东西⋯⋯7. 在意识形态方面,霍梅尼系统提出了一整套“伊斯兰意识形态”,强调伊斯兰的自足性、独立性和自我发展的属性。他认为伊斯兰教是无所不包的宗教,它既有精神上的指导原则,又有社会政治的理论。宗教领袖宣称:只有百分之百的伊斯兰才是应当追求的目标。“伊斯兰革命”既不是民主革命,也不是民族革命。它不分民族,没有国界。“我们必须努力向全世界输出我们的革命⋯⋯因为伊斯兰不仅拒绝承认穆斯林国家之间有任何差别,而且认为它也是一切被压迫人民的倡导者。”(霍梅尼1980年3月讲话)

   但仔细分析当代伊朗的宪法(当时的宪法共有175条,后又增加过40条修正案),不能不说这仍然是前述两种主张妥协的产物,而并非原教旨主义宗教主张的全面胜利。它既强调了宗教法学家监国,又有共和国的特点;既强调了神圣权力,又维护人的权利;既有神权政治的特征,又有民主政治的性质;既确定了教士权威,也没有排除人民主权。伊朗政治的民主、共和以及人民性主要体现为人民的选举权和权力部门相互之间复杂的制约关系。伊朗宪法规定的复杂政治体制使权力制衡、以法治国、平等共和这些现代政治价值观与伊斯兰教什叶派教法结合在了一起。这些特点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根据宪法,最高领袖是伊朗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也是伊朗政教合一的象征。宪法赋予领袖广泛权限:任免宪法监护委员会(宪监会)宗教成员、司法总监、音像组织主席、武装部队参谋长、革命卫队司令以及武装部队和安全部队的司令;宣战或宣布停战;协调国家三权机构领导人之间的关系;颁发总统委任状,在总统有渎职行为或议会认为总统政治上无能的条件下罢免总统等。最高领袖的权威是连此前的巴列维国王也难以想象的,他行使的是神圣权力,代表了神的声音。

   作为一个具有“超凡魅力”的领袖人物,霍梅尼当权的12年中,靠其个人威望维持着伊朗政坛的稳定运转。但霍梅尼本人很清楚,要在自己死后找到一个能折服政坛、一言九鼎的宗教法学家当接班人是不可能的,1989年4月,霍梅尼下令修改宪法,从而确立了他身后的分权制原则。这主要体现为专家会议与最高领袖之间的相互制约关系。此后,最高领袖由专家会议选举产生,专家会议可在领袖不称职或失去领袖的必要条件时废黜领袖。专家会议由权威宗教法学家组成,成员86人,根据伊朗各省市的人口比例选举产生,任期8年(现任期为10年)。最高领袖对专家会议也有制约作用。专家会议所有候选人必须通过宗教考试,获保卫者委员会批准,才有竞选资格,而保卫者委员会成员却是由最高领袖任命的。

   宪法规定伊朗实行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政府实行总统内阁制。总统是国家领袖之后的最高领导人,既是国家元首,又是政府首脑,负责协调三权。总统由民众直接选举产生,任期四年,可以蝉联一届。总统可授权第一副总统掌管内阁日常工作,有权任命数名副总统,协助主管专门事务。

   为了保证议会决议不违背伊斯兰教义和宪法原则,宪法规定成立宪监会。宪监会有权审查议会通过的一切决议和提案,监督总统选举、议会选举和公民投票。伊斯兰议会是伊朗最高立法机构,实行一院制。议会有权批准同外国签订一切条约、协议和合同,随时对总统和部长进行质询和弹劾,批准政府需要采取的紧急措施等。但是,议会通过的任何议案必须得到宪监会的批准后才能成为法律。议员也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任期四年。议长一年一选,可以连选连任。

   最高领袖有权任命司法总监,司法总监则是司法方面的最高首脑,任期5年。最高法院院长和总检察长由司法总监任命,任期5年。司法部长由司法总监推荐,总统任命,负责协调政府和议会间的关系。在司法总监领导下,还设有行政公正法庭和国家监察总局,分别审理民众对政府机关的诉讼和监督国家机关的工作。

   伊朗这种复杂甚至有点混乱的政治体制,恰恰是复古倾向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与伊朗近代以来的现代主义冲突和妥协的产物,体现出政治伊斯兰对现代社会的一种调适。它既不是东方的(先知时代的伊斯兰理想),也不是西方的(民主政治),从某种程度上讲,它是两者结合与妥协而产生的、披着伊斯兰外衣的“第三条道路”。

   这里还有一个事实值得特别指出来,那就是,在1979年12月就宪法进行全民公决之前,伊朗的世俗主义者并不赞同它那强烈的宗教色彩。他们当时想抵制这部宪法,但在关键时刻碰上的是美国总统卡特允许流亡的伊朗国王抵美治病,这激起了伊朗国内人民的强烈愤慨。在这股狂热的反美潮流下,世俗主义者的主张不但被湮没不闻,甚至还被批评背离了伊斯兰的原则。在这一时刻,霍梅尼将宪法诉诸全民公决,从投票的结果来看,实际上有近17%的人不支持这部宪法。这个结果暗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本身是建立在一个矛盾的基础之上。概言之,这个矛盾就是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冲突。在当时,这个矛盾只是通过人民政治的“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暂时掩盖起来了而已。在霍梅尼之后的伊朗,这个矛盾将有更突出的表现。

  

   演进:后霍梅尼时代的伊朗及其当前危机

  

   如前所述,伊朗固有改革和保守这两支重要力量。最高领袖只能在这两者之间维持平衡。而伊朗复杂的权力架构,在实际运行中有时不免会造成保守派与改革派“共治”的情况,当然,大权基本是掌握在任期终身的最高领袖手中。作为政教合一的象征,最高领袖的存在又决定了伊朗政治中伊斯兰和保守特性将占据主流,也决定了政府首脑在推行改革和务实政策时的弱势地位。

   1989年霍梅尼去世后,时年50岁的哈梅内伊当选为伊朗国家最高领袖。但具有改革思想的拉夫桑贾尼(1989~1997年任伊朗总统)及其继任者哈塔米当选为总统。尤其是在哈塔米时代,他牢固掌握了行政大权,使伊朗在改革道路上稳步前进。与霍梅尼时代相比,在后霍梅尼时代的伊朗,国家政治发生了重要的改变,宗教对政治生活和政府工作的指导、干预作用也减弱了很多。

   作为伊斯兰革命的元勋级人物,哈梅内伊和拉夫桑贾尼之间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两个人一个管实务,一个管道义和精神问题,这种合作一度非常默契,以至于被称为“骑着双人自行车”的政治模式。但是,当拉夫桑贾尼不断加强中央集权、培植自己的势力、重用大多是受过西方教育、务实、温和的世俗知识分子,从而直接威胁到宗教领袖的地位和极端保守派的利益,并对伊斯兰政权的性质产生重要影响时,哈梅内伊又不得不与之拉开距离。在哈塔米时期也是如此。拉夫桑贾尼和哈塔米的精英主义改革倾向,引起了保守派不满,其政府在民众心中的地位也大打折扣,其政治资本的耗尽为保守派再次执政提供了良机。

   2005年6月,内贾德当选为伊朗总统。以“政治黑马”身份正式上台后,内贾德便在国内外掀起了一场世人瞩目的“内贾德旋风”。在国内,大刀阔斧地更换外交官,禁止男女同乘电梯等等;在国际上,个性超群,对以色列和西方态度强硬,在伊核问题上更是寸步不让。在2005年首次竞选时,他就提出要“将石油收入放到每个家庭的餐桌上”的口号。内贾德上台后,社会经济政策明显向中低收入阶层倾斜。他本人也一直保持本色,住小房子,开旧汽车,以“平民总统”自居。反过来,这种服务于多数民众的政策,也为其执政赢得广泛的民意支持。保守派势力借机控制了行政、立法、司法和军警等所有主要国家权力机器。但是,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围绕最高权力展开的斗争依然继续。

   2007年9月4日,拉夫桑贾尼当选专家会议主席,是对强硬保守阵营的打击。以拉夫桑贾尼为首的务实改革派目前实际上控制着很多重要的权力部门,掌握了除最高领袖以外的权力制高点。至于保守派与改革派之间的斗争将如何继续,还取决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态度。对于哈梅内伊来说,他首先考虑的是要抗衡拉夫桑贾尼为首的改革派,内贾德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帮手。

   在2009年的这次总统大选结果公布后,以温和派著称的穆萨维的支持者,以票选作弊为由上街游行抗议,并出现了流血事件。这是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最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就此,有观察家指出:“在伊斯兰革命爆发30年之后的今天,逮捕反对派的举措只不过是伊朗政界高层权力斗争中的一幕。”德黑兰一位分析人士说:“目前我们进入了(革命的)清洗阶段,因此(最高领袖)想清洗所有的第一代革命家,向这批领导人发动攻击的时候,艾哈迈迪-内贾德是个杀伤力很强的代理人。”(《参考消息》,2009年6月19日)

   然而,最近在伊朗国内不断发生的街头抗议,又并非只是权力斗争所能完全解释的,也不是“改革与保守”的框架能够说清楚的。它同时也是伊朗国内目前所面临的经济和社会危机的表现。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和油价下跌,使伊朗近来重新面临巨大压力。在油价高涨时期,内贾德政府依靠巨额的财政开支在能源等很多方面对民众进行高额补贴,促进消费,这些措施得到了民众的欢迎,但他并没有趁机制定长远而理性的经济政策。伊朗当前的经济处于危险状态,石油收入的减少使内贾德过去对民众的承诺难以兑现。而现在,要进行经济方面的任何变革,都会引起民众的巨大反弹。内贾德政府打算逐步取消补贴,这一政策已经引起不满,尤其过去支持他的中低收入阶层,正面临着失业和家庭开支增大的压力。首都德黑兰已经出现了“工人危机”,很多工厂破产和被关闭了,不少劳动者已经好几个月没领到工资。不同企业的工人纷纷举行罢工,或游行表达抗议。当然,这些抗议者要么被开除,要么被逮捕了。这让人想起伊斯兰革命之前的伊朗。

   以往,激进的原教旨主义团体曾高调支持内贾德和他的强硬立场,然而,在今天,这个团体中的多数人也已经开始趋于沉默。2009年6月大选后,内贾德的支持率大幅下降,保守的毛拉们也认识到,在这种时候公开支持内贾德,已经是非常冒险的事了。

   更大的危险或许在于,奥巴马上台以来的美国政府对伊朗采取了柔性的“接触”政策,鼓励了伊朗国内的异见分子,加紧了对伊朗的“和平演变”;而伊斯兰革命后出生的新一代,越来越对神权统治不再抱有幻想,“城市年轻人构成了伊朗最活跃的政治阶层,对他们来说,毛拉们代表着粗野而僵化的伊斯兰法。”(《参考消息》,2009年6月19日)

   综上,伊朗走上伊斯兰革命道路是巴列维王朝失去民心的结果,伊斯兰革命是一场深刻的政治和社会革命;伊朗当前的危机是多方面综合因素的结果:延续至今的高层内部权力斗争、改革与保守之争、当前的经济和社会危机、美国的“接触”战略等等。预测未来是危险的,但是根据以上的分析,下面的推测或许是有些道理的:改革派和保守派的斗争将会持续很长时间,其激烈程度主要取决于伊朗国内的社会—经济状况的变化,但短期内冲突并不会改变伊朗的政治框架。

  

   本文原载:《文化纵横》2010年10月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66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