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秦子忠:最高阶原则的正当性:一致性同意

更新时间:2019-06-07 16:29:49
作者: 秦子忠  
如果原则间的关系属性是整体构成性兼容,那么受之制约的人类社会,就是由诸多个具体社会共同组成的无冲突的或互相依赖才能维持的和谐世界。这个世界是完美的,但可能也是脆弱的。

  

   当前的人类社会显然不是那种难以想象的至多只出现在远古时期的社会。在可预见的未来,当前的人类社会也不可能发展成完美的和谐世界。当今时代展示出来的局部聚合或分化的局面反映了制约人类社会的那些原则存在着不可消除的竞争关系;而这进一步反映原则间的关系属性是局部构成性兼容,即它存在局部互相对立或互不兼容。据此,最高阶原则的空间及其关系属性可以表述如下:该空间存在数量充分的同阶的原则,并且这些原则间的关系属性是具有一定程度互相依赖的局部构成性兼容。

  

   三、选择主体及其有效边界

  

   关于正当性论证的限制条件,一般而言,来自两个基本方面,一是关于原则菜单的限制条件,二是关于选择主体的限制条件。[13]依据前文的讨论,第一个限制条件可以简述如下:最高阶原则数量是充分的若干个,并且原则间存在局部互相对立或互不兼容。因为最高阶原则间存在局部的互相对立或互不兼容,因此,当它们需要进行正当性说明时,既不能通过诉诸更高阶原则来解决(它们已经是最高阶),也不能诉诸自身来解决(它们是同阶,不存在哪个原则统摄其它所有原则的情况,否则它们就不是同阶原则),只能诉诸主体间的理性选择来解决。这势必涉及到关于选择主体的限制条件的讨论。以下,我将从选择主体的理性、利益以及数量三个方面来探讨选择主体的限制条件。

  

   选择主体既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灵,也不是茹毛饮血的野兽,而是具有充分理性的并依靠新陈代谢来维持生命的社会性动物。这个表述至少肇始于亚里士多德[14],并得到后续学者如马克思等人的继承和发展。[15]我相信,几乎没有人打算质疑这个表述所有蕴含的真理性。问题在于,这个表述中的充分理性或者新陈代谢应当如何理解,以及它们在选择问题上是否应当被给予重要的位置。

  

   先看人类的充分理性。人类的充分理性,就其上限而言,低于神灵的完满理性,就其下限而言,高于动物的稀薄理性(如果存在的话)。又因为理性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依存于受新陈代谢制约的生命体,因而也随之受到新陈代谢的影响。[16]人类生命体的新陈代谢系统,需要与外界进行物质、能量和信息交换,由此物质生产、社会交往与消费等环节,通过这样或那样的利益(即指物质、能量和信息以产品形式存在的东西之总称)来影响着相关的人类个体。这点并不难理解。比如由于这样的生产方式,某些人获得的利益不能维持其自身的新陈代谢,或者更复杂些,由于这样的生产、分配方式,某些人因为获得不公平的利益而感到不舒服或者不幸福。

  

   如果以上分析是合理的,那么将选择主体假定为具有同一的或者无差别的理性就是不合理的。这个假定的不合理性之处首先在于它提供的信息过于稀薄以至于允许某些超出人类生命体限度的推理与论证,或者一些虽相关但不必要的推理与论证。因此,与这个通常假定所表述的选择主体的限制条件(即具有同一的或无差别的理性)不同,本文所表述的选择主体的限制条件是,选择主体具有受新陈代谢或者利益关系制约的充分理性。

  

   因为人类生命体是一个过程,因此人类个体在某些时期(如婴儿期)并不具有充分理性。据此,具有充分理性的选择主体集合并不包括婴儿、痴呆者、精神病人等这类理性不健全或不充分的个体。[17]又因为生命体尽管都生存于同一个地球但并非他们中某些个体作出的任何决定都同等程度地影响到其他个体的利益,因此具有利益关系的选择主体集合不应包含那些利益无关的个体。这两点共同界定了选择主体在数量层面的有效边界。[18]

  

   很显然,选择主体的有效边界会随着充分理性、利益关系的精细界定而有所不同。但是,这是操作层面上的问题。在本文中,我暂且忽视这类操作层面上的问题。据此,我已经从人类理性、利益和数量三个层面来阐述了选择主体的限制条件。综合这三个层面,选择主体的限制条件,可以表述如下:选择主体具有受新陈代谢或利益关系制约的充分理性,并且在数量上存在一个有效边界。

  

   联系前文,我已经阐明了正当性论证的限制条件的两个基本面,即原则菜单和选择主体,它们的基本义分别如下:

  

   原则菜单:最高阶原则数量是充分的若干个,并且原则间存在局部互相对立或互不兼容。

  

   选择主体:选择主体具有受新陈代谢或利益关系制约的充分理性,并且在数量上存在一个有效边界。

  

   这两个基本面尽管具有如上展示的差异性,但两者并非是毫无关联的两个方面。事实上,这两个方面相互影响,并且不是一成不变的。从长时段来看,两者的变动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原则及其关系属性,而且选择主体的理性、利益与数量,一句话,原则菜单和选择主体这两者的限制条件,也都有所变化。但是,就某一时间点或较短的时间段而言,两者的限制条件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基于它们具有的相对稳定性,我们可以借鉴数理逻辑的分析方法来探讨最高阶原则的正当性、原则菜单和选择主体之间的关系。

  

   四、最高阶原则的正当性:一致性同意

  

   就其通常含义而言,最高阶原则的正当性是指处理(a)利益关系网络中问题的(b)诸原则的(c)公正(impartiality)。[19]以下我将阐释这个通常含义以切入本节议题。

  

   (a)“利益关系网络”。结合前文的讨论,它的含义是自明的,即人类及其生活环境决定人类个体处在与外界进行物质、能量、信息(这三者以产品或商品的形式出现时即是所谓的利益)的相互作用的关系网络中,在这个关系网络中有生产、分配、纠纷、消费等多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有相应的维持该环节顺利运行而又协调其它环节运行的原则。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人类的思想和行为以此为其前提或边界。

  

   (b)“诸原则”。诸原则的含义有两个维度,一是从异阶原则来看,诸原则指不同阶位的原则的集合,二是从同阶原则来看,诸原则指同一阶位的原则的集合。在这里,诸原则指称的是第二个维度的位阶最高的那些原则的集合。

  

   (c)“公正性”。最高阶原则的公正性,描述的是不偏不倚的完美状态。当从认知主义视角来理解这种完美状态时,这种状态被认为是能够把握到的。但是,这种认知路线有强弱之分。其强形式主张,人类理性完全可以把握到这种状态;其弱形式主张,人类理性并不能完全地把握这个状态,但是对这个状态的观念性反映存在着准确程度高低之分。依据前文有关人类理性的充足条件(即低于完美条件),这种认知路线的强形式被排除在本文的讨论之外。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种认知路线的弱形式没有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如果存在多种对这个状态的观念性反映,那么它们的准确程度如何判定呢?

  

   对这个问题的一种回答是,如果在利益关系网络、备选原则菜单、选择主体有效边界给定的前提下,一组作为处理社会问题最终可诉诸的最高阶原则,获得所有人理性的一致性同意,那么这组原则,就其反映客观存在的公正状态的准确程度而言,至少与原则菜单中的其它落选原则相比,就是更高的,因而就是最称得上正当的。在这个回答中,若撇开其前提不说,判定准确程度的标准就是理性同意的一致性。

  

   然而,关于最高阶原则的正当性的探索而言,我们所面临的真正问题或者困难是,这个回答中所展示的一致性同意与其前提(即利益关系网络、备选原则菜单,等等)之间存在的复杂关系。为了简化表述,我也将理性的一致性同意,简写为一致性同意或同意。

  

   从长时段来看,利益关系网络、选择主体有效边界乃至备选原则菜单的内涵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处在变动之中,因而一致性同意的现实性也会随其前提变动而有所变动。比如,在其它条件不变下,当选择主体有效边界为10万人时,一组原则得到他们的一致性同意,但是当选择主体有效边界由10万人变成11万人时,原先的那组原则会不会还能获得一致性同意,就是不确定的。我将此称为选择主体依赖。再比如,在其它条件不变下,当备选原则菜单仅提供两个选项即{A,B}时,A得到所有人的一致性同意,但是当备选原则菜单提供三个选项即{A,B,C}时,完全存在这样的一种可能,即不是A,而是B或C,抑或BC或者AC,得到所有人的一致性同意。[20]我将此称为原则菜单依赖。这两个依赖已能充分表明探讨最高阶原则的正当性的复杂性或动态性。因此,聚焦而非遮蔽这些真正的困难需要我们拒斥那种处理这些困难的简约主义方式或神秘主义方式。

  

   一般而言,简约主义方式简化一致性同意与其前提的复杂关系。例如,罗尔斯的工作就存在这样的倾向。在罗尔斯刻画的原初状态中,诸代表最终在某组原则上取得的一致性同意,是因为无知之幕的引入使得所有代表的理性选择萎缩成或者可化约为一个人的理性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所得到的一致性同意只不过是所有代表在推理方式(最大最小值)上的同质性的产物。但是,这种简约主义方式的缺陷不仅在于它无视现实世界中的人们在推理方式上的异质性,也在于它在处理问题时忽视问题自身的流变性。[21]在罗尔斯那里,这种忽视有两个彼此相关但不等同的根源,一是他从同质性视角来理解一致性同意,另一是他未能充分重视前文所述的原则菜单依赖和选择主体依赖,从而导致其理论存在“排他性的忽视”。[22]

  

   与简约主义方式不同,神秘主义方式则将追求最高阶原则的正当性的过程理解为一种无异于寻求物理规律或上帝之法、天命的过程。这种方式所给出的论证是自然主义的或者是非理性的情感主义。[23]以下,我将阐述另外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不同于神秘主义方式,它主张最高阶原则的正当性不是客观世界真实存在的规律,而是有效边界内选择主体的一致性同意;也不同于简约主义方式,它寻求的是真实的一致性同意,并从聚合视角而非同质性视角来看待一致性同意。因为这种方式将最高阶原则的正当性与选择主体的一致性同意关联一起,因此,本文开篇所提出的主旨性问题(即在理性多元主义事实面前,如何认知和确定最高阶原则的正当性?),就其实质而言,就是如何认知和确定一致性同意。

  

   (一)一致性同意的两种类型:强同意与弱同意

  

一致性同意是个合成范畴。“同意”是个道德概念,其核心是可接受性。“一致性”是个程度概念,它表示的是在给定的人数中,所有人对某个原则都表示同意,或者说给定人数中的每个人都认为支持该原则的推理是可接受的。因此,当某个原则被指责为不能得到给定人数的一致同意时,指责者真正表达的意思不是说,该原则是不可接受的,而是说,该原则的可接受性只得到给定人数中的部分人员而非全部人员的认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6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