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俊臣:关于贫困村村级互助资金产生背景的几个问题

更新时间:2019-06-06 17:45:39
作者: 赵俊臣 (进入专栏)  
在低利率下,社会各阶层都会出来争夺这份资源,“不要白不要”、“白拣便宜”、“捞一把”等思想,会使贫困地区的强势人群、先富裕起来的人群,利用自己的地位和势力“霸占”这类贷款,真正的贫困者往往难以沾边。这正是我们大规模扶贫以来“真正的贫困户难以得到补贴贷款”的经济、政治原因。

   二是低利率使借款者难以产生精心经营的压力与动力。这是因为,较低的利率将给借款者一个感觉,即扶贫信贷是一种很不严肃的商业交易,既然不需要付出高于或等于商业银行利率的利息,那么像我国的农村贷款一样也可以违约,也可以不归还本金,因而也就可以马马虎虎,而不必精心使用,或者说用好用坏无所谓。

   三是低利率往往导致高违约率。在低利率的情况下,借贷者和放贷者都认为这种信贷是一种“白送”的礼品,可以不按期归还甚至根本不必归还,或者说可以赖账,从而造成低还贷率。我国自1986年开始大规模采用低利率扶贫贷款出现的低还贷率,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了这种危险的存在。有资料表明,1991 --1993年扶贫贴息贷款的还款率平均为54%,这意味着46%贷款“漂”了水。

   四是低利率难以覆盖扶贫信贷所需成本。扶贫信贷的运作成本,就大的方面看,有以下几项:小额信贷组织(项目〉向政府财政、金融等贷款所付的2.88%的年利率,实际上是我国政府财政和农业发展银行贷出的实际利率,即小额信贷组织(项目)必须向政府财政或农业发展银行支付的利率;小额信贷组织(项目〉本身所需要的运作费,包括工作人员工资及津贴、办公用房用品、交通车辆、通信等的支出;对贷款贫困者的宣传培训、技术服务等项支出;通货膨胀率等。如果小额信贷的收人不能覆盖成本,那么它本身也就不能生存。

   那么,政府出资设立的政策性担保公司的作用如何呢?政府出资的政策性担保公司,或者政府通过补贴、免税等扶持的企业担保公司,让它们为贫困者贷款进行担保,以解决贫困者没有抵押与担保的难题。实际的运行出现了以下情况:一是数量非常少,规模非常的小,连地方国有企业、大户的要求也远远不能满足,基本上和贫困户不靠边;二是信贷制度的缺陷妨碍了扶贫效益真正落实到贫困户头上。一方面 , 由各级农业银行、 发展银行或农村信用合作社具体运作的扶贫资金贷款 , 经过反复几次的可行性论证和项目担保之后 ,往往贷给了规模较大的企业和富裕户等所申请的那些所谓的“还贷能力较强”的项目 , 而无法保证将其贷给真正的贫困户 , 因为贫困户往往被认定是还贷能力“差”者 , 不但找不到担保 , 而且也没有什么固定资产以用作贷款抵押;

  

   四、实践中试验的借鉴

  

   在国家财政部和国务院扶贫办2006年试点贫困村互助基金之前,国内已有若干农村村级社区基金扶贫项目的运作,积累了极其宝贵的经验教训。

   中国最早的村级互助资金是于20 世纪90年代初期建立的贵州威宁草海社区基金。1995—2000 年间,在国际鹤类基金会和国际渐进组织援助的贵州威宁草海保护项目中新设立社区基金试点,先后建立了74个村级金,每个基金资助2000元,鼓励村民集资入股,基金向小组内贫困农户贷款从事家庭增收活动。到2000年项目共资助25.3万元,收益农户1598户,到2004年统计,真正运作正常的有11个基金,63个处于休眠、停滞或失败状态。作为全国村级第一个“吃螃蟹者”,草海社区基金成功的经验和一些休眠、停滞或失败状态的教训,都是极其宝贵的。特别是在当地减贫和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村银行模式社区基金发展方面取得了可贵的经验(刘文,2010)。

   另一个社区基金当属荷兰政府援助的安徽省霍山扶贫项目,受国内小额信贷扶贫和贵州省草海“村寨发展基金” 项目的启发, 1998 年霍山中荷扶贫项目设计了“社区基金” 并开始试点。先后建立了10 个社区基金,每个基金1万元本金,每户借款1万元至1.5万元。自1997年12月开始实施至2002 年底已建立42 个贫困社区基金, 资金规模47万元,基金还款率达到100%, 产生利息4.8万元。2003年中荷项目结束后. 霍山县委、县政府动员县扶贫办、库区办、组织部相关单位组建了61个社区基金小组, 整合了200万元资金用于贫困村社区基金对贫困户贷款。

   香港乐施会1999 年在中国西南、西北地区的农村生计项目中推动农村社区综合发展时, 在扶贫小额信贷基础上推行了社区发展基金小额信贷模式。在倡导为贫困农户赋权的理念下, 赋予社区农户对社区资源的决策权, 在社区发展基金管理人员的产生、贷款额度、贷款利率、还款周期、贷款程序等信贷制度的设计、贷款对象的选择和审批等等, 都由社区农户自己决定。到2005 年3月底, 已在云南、贵州、广西、陕西、河北、湖北省的14个县市的25个乡、43个行政村, 涉及社区10个、农户6080户, 先后发放小额贷款264.93 万元人民币。按期还款率达95%以上。贷款利息作为社区公共积累, 用于公共资源建设和社区综合发展。

   四川省仪陇县1995年在执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乡村扶贫与可持续发展” 项目过程中建立并发展了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 其中开展小额信贷服务。2005年,乡村发展协会开始了扶贫互助基金模式的实践。到200年已建立了17个村级扶贫互助基金。基金本金的来源, 采用的是自愿入股和政府赠配股的原则。在本村范围内, 由村民自愿申请入股, 每股1000元;贫困户赠股, 每户1股, 全部由政府出资;一般农户配股, 每股自己出资500元, 政府按1:1的比例配股,,每户最多2股;富裕农户入股, 每股自己全额出资。基金本金成立初为191.7万元, 到2010年累计滚动发放小额贷款达879.6669万元。月准时还贷率95%以上, 年准时还贷率接近100% , 实现了基本的财务自负盈亏。

   1999年--2004年,经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报省人民政府批准,在美中环境基金的帮助下,笔者的团队申请成功并主持完成全球环境基金(GEF)资助的中型项目《中国云南省多部门合作社区参与性山地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保护试验示范项目》(YUEP),项目于2000年——2004年在云南省南涧县鹤云县实施,其中的村社区保护与发展基金的本金由省政府配套给项目的资金支付,留在村内由村民长期所有。基金由村民民主选举出的共管组织按照小额信贷的模式运作,即小额度、短周期、较高利率、不要抵押担保、五户联保等。其结果,一是解决了贫困农户贷款难的问题,而受到欢迎,二是基金贷款利息的一部分用于社区共管组织的日常活动,从而解决了基层项目组织机构的活动经费这一老大难问题,因此有着长期运作的动力与机制的保证,使社区共管组织乃至项目有了可持续发展的经费保证;到2005年,项目共在48个村、为2211户农户、累计贷款168万多元;农户贷款成功率95%,还款率100%,证明了贫困农民金融意识和金融能力强、诚信度高。

   包括村级基金在内的YUEP经验,产生了不小的社会影响:一是2004年9月9日,YUEP云南省项目办与UNDP北京办事处、美中环境基金、中国社会林业网联合,在北京新大都酒店召开“YUEP项目国际推介研讨会”,国务院扶贫办一位副主任与会。二是项目创造的社区保护与发展基金等经验,被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内参《经济动态》2004年第223期,报中央参阅;三是人民日报2004年11月9日第7版头条发表该报记者黄晴的采访文章“保护自然的山乡社会实践-记联合国援助云南YUEP项目”;四是中央电视台12频道“西部新闻”分别于2004年10月9日、2004年10月11日,播出报道;五是《南方周末》2005年3月3日刊载邓瑾女士采写的政论性报道《沙乐乡的小额信贷》;六是2005年4月24日,上海电视台第一财经频道记者王玉、陈平采访YUEP项目,“经济观察”栏目播出“沙乐乡的金融试验”,时间为29分钟;七是《求是》杂志社主管主办的《红旗文稿》2004年第23期发表赵俊臣、宣宜的文章“贫困农户为什么欢迎小额信贷扶贫到户”;八是中国林科院的《林业与社会》2004年第12卷第3期刊登赵俊臣撰写的“谁是自然保护区的保护主体-云南YUEP项目的理论与实践创新”;九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4期刊载赵俊臣、罗荣淮:贫困村民的民主意识为什么这么强? ———YUEP 项目试验以村民为主体的社区共管组织的案例,十是中国改革 2005 年第11期。刊载赵俊臣的调研报告《靠谁管理社区,靠谁保护环境——一个成功的以村民为主体的社区共管组织案例》。十一是云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9月出版YUEP项目丛书一套6本,后获云南省政府年度优秀社科著作二等奖。

  

   参考文献:

      1.杜晓山:国外村基金项目的经验教训是什么,农村金融研究2009年第8期。

   2.刘西川,陈立辉,杨奇明:中国贫困村互助资金研究述评,湖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3 年第14 卷第4期。

   3.黄承伟,陆汉文,宁夏:贫困村村级发展互助资金的研究进展,农业经济问题2009年第7期

   4.何广文:农村社区发展基金的运作机制及其绩效诠释,经济与管理研究2007年第1期。

   5。汪三贵.贫困地区村级互助资金的发展.中国农村微型金融扶贫模式培训与研讨会会议论文, 2009

   6.郭晓鸣.贫困村村级互助资金的创新与发展———基于四川省的实证分析. 中国农村微型金融扶贫模式培训与研讨会会议论文, 2009

   7。

   8.赵俊臣:论扶贫到户,云南社会科学1997年第3期。

   9. 赵俊臣:再论扶贫到户,中国改革论坛 2007-09-12。

   10. 赵俊臣:论中国农村扶贫对象的瞄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网2007-02-08。

   11.曲天军:霍山县“中荷扶贫项目”的实践与启示,农业经济问题2004 年第10 期。

   12.郭凤修:对文山市贫困村村级发展互助资金试点情况的调查思考,时代金融2011 年第9 期中旬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60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