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志浩:雷海宗:清华史学的”失踪者“

更新时间:2019-06-06 11:03:41
作者: 谢志浩 (进入专栏)  
抗战胜利后,西南联大复员北上,我们全家由昆明乘飞机飞往重庆。飞机抵重庆时,有两位女同事所带行李比较多,无人帮忙,海宗即先将两位女同事的行李搬妥后,再搬自己的行李。(《雷海宗与二十世纪中国史学》,第32页)

  

   1932年雷海宗先生回到水木清华任教,吴晗此时尚在清华历史学系读书,雷海宗先生与吴晗之间就具有了师徒名分。吴晗——这位“大有来头”的小伙子,1934年毕业留系任教从此与陈寅恪、雷海宗、张荫麟成为同事。张荫麟是吴晗的铁哥儿们,意气相投,理念相近,两位与汤象龙、夏鼐、罗尔纲、梁方仲、谷霁光一起组建史学研究会,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史坛注入了一股生气。

  

   陈寅恪先生是民国史学领袖胡适和傅斯年所敬重的史学大家,又有国学研究院的资历,绝顶聪明的吴晗无论如何也不敢开罪德高望重的陈寅恪;吴晗面对只比自己大七岁的雷海宗,内心是有想法的。恩师胡适先生希望吴晗胜任整理明代史料工作,吴晗当时所秉持的学术理念,毫无疑义——“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新汉学”新秀吴晗讥讽主张“新宋学”的雷海宗先生,有据可查,铁证如山。因此,雷海宗在清华历史学系遇到了陈寅恪和吴晗两位同事的前后夹击。

  

   钱穆先生离开西南联大之后《中国通史》一课由吴晗与孙毓棠、雷海宗三位分担。吴晗上课念讲义,挡着半个脸,一下课似离弦之箭消失的无影无踪,以至于西南联大的学生传说一句话——上课不见人面,下课不见人影。与此相映成趣的是,雷海宗先生讲课受到学友的热烈欢迎:雷海宗声音洪亮,讲课极有条理,深入浅出,鞭辟透里,内容丰富,生动活泼。他讲解历史事件既材料翔实,又说明前因后果,更揭示性质意义,娓娓动听,使人受用不尽。每节课他计时精确,下课时恰好讲完一个题目,告一个段落,下节课再讲新的,前后衔接自如。雷海宗记忆力极强,走上课堂,只拿几支粉笔,但讲得井井有条,滔滔不绝,人名、地名、史实年代准确无误。他学问渊博,口才好,思路清楚,教学认真负责,又讲究教学方法,使讲课成为一门艺术,挥洒自如,引人入胜。他在清华和西南联大为非历史系本科生开设的中国通史课,选课人极多,课堂总是挤得满满的,其中还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旁听者,已故著名世界史学家吴于廑先生就是这样的旁听生,当时他已是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的研究生了。(《雷海宗与二十世纪中国史学》,第316页)

  

   人生有一大事因缘,雷先生就是为讲台而生的。雷海宗先生的心一直在三尺讲台,雷夫人张景茀回忆:1962年春,他患慢性肾炎,是不治之症,已三年了。严重贫血,血色素只有4克,全身浮肿,步履艰难。为了把有限余生和满腹学识献给人民,他毅然乘着三轮来到教室门口,拖着沉重的步伐重上讲台,他先后讲授“外国史学名著选读”和“外国史学史”两门课。“外国史学史”是一门新课,以前各大学历史系都未开过,据说此门课在北大是由几位教授合开的,而南开只由海宗一人讲授。海宗一直坚持到该年11月底难以行动时为止。(《雷海宗与二十世纪中国史学》,第34页)

  

   (《回望清华》,香江出版社2018年12月1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6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