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铁风:中国现代史学大厦的卓绝奠基(在东西洋留学学人归国之前)

——论文《罗振玉等人早期甲骨文研究学术史新探》系列报导(1-5)

更新时间:2019-06-02 17:09:43
作者: 铁风  
是刘彝仲在父亲刘鹗去世(1909)多年后的1916年末、生活窘迫之时,拿出刘鹗藏书去亲家的旧书店换几元钱花(蟫隐庐为罗振玉之胞弟罗振常主持开办的上海著名古籍书店)。

   故笔者认为,此抄本应可确定是来自刘鹗遗存,即孙诒让1904年寄赠刘鹗的那个抄本(如果陈梦家所说无误)。另一方面,这也可以反过来作为刘家确曾收到过《契文举例》抄本的一个参证。

  

   ……孙氏为何选择刘、端、罗三人看初稿?是否还寄送了其他学者?可惜陈梦家没有交代。笔者推测,刘是甲骨文的发现和最早研究者,端是当年名气最大的学者型高官(吴大澂于1902年过世),此二人入选的理由较为显见;而罗振玉的入选理由,其一可能因为罗、孙有早期的人际或文字交往(笔者未见相关佐证),其二可能就是孙氏在看到《铁云藏龟》及刘序的同时,也看到了罗序,但这个推测在孙书中未见佐证(且与笔者在另文中“罗序可能为后加”的存疑抵牾),也只能存疑。陈梦家说初版《藏龟》除附有刘、罗序外还有吴昌绶序,吴氏当时的水准、名气应不在罗氏之下许多,那么孙氏是否还有抄本送吴氏、或其他更多学者?也是待解之谜。

   关于孙诒让的历史学术贡献被低估的过程,论文作者有一些独立考辩。“因《契文举例》面世太晚,更因为罗、王对其的评价,一定程度上主导了学术界长久以来对《契文举例》的偏低评价,降低了孙诒让的学术地位。但笔者细看罗振玉早期的相关文字,却显示出他对孙氏的高度尊重。”

   在论文的第三节“试析罗王对孙氏及《契文举例》的前后评价”中,作者写道:

   罗氏对《契文举例》的最早记录,也是出现在孙诒让过世之后,那篇1910年《殷商贞卜文字考》自序中:“亡友孙仲容徵君诒让亦考其文字,以手稿见寄,惜亦未能洞析奥隐。嗣南朔奔走五六年来,都不复寓目”;但随后自述他“以三阅月之力为考一卷…以诒当世考古之士”后,特以缅怀孙氏作为该序结尾:“惜仲容墓已宿草,不及相与讨论,为憾事也!宣统二年夏。”罗振玉在用自己第一部甲骨文研究专著回敬日本学者、震动学界之时,感到抱憾的是不能与孙氏切磋,可见当初孙诒让在他心中的地位。此其一。其二,笔者发现一个更有力的证明,是罗振玉在其唯一自传《集蓼编》中提到,在他1907年初入学部任二等谘议官时,曾建议清朝“优奖海内宿学、经术文章夙著声誉者数人,以示学子俾知国学重要,并非偏重西学。相国首肯,令予略举其人”;于是罗氏推举了三人,第一个就是孙诒让。虽然因为罗当时人微言轻,三人中后来只有一人获奖(王闿运),但已足见罗振玉当年对孙诒让的格外推崇。其三,一个细微处是罗氏一直以“徵君”这一古人对具有风骨学识、并获皇家征召不仕的高人来尊称孙氏。少见罗用此尊称,只在后期将此称呼用在他十分看重的王国维身上。由这些根据笔者推断,罗振玉在1905-07年间及时看到《契文举例》时,其最初感受不是“惜未能洞析”,而是颇感震惊;只是因当年“所学未遂”(《殷墟书契前编*自序》),尚无灵犀,而且预期还有“博识”的更大学者出手(孙氏虽很有实力,却五考未能中进士),于是耐下性子继续当观众再等等看。这样一放,就是几年过去。

   然而当罗、王在研究甲骨文声名鹊起之后,见到《契文举例》的1916年底,却对孙氏做出了不实的偏低评价。如罗氏在日记中所记“得者十一而失者十九,盖此事之难非微君之疏”(出处同前注);王国维也在给罗氏信中云:“惟其书实无可取”、“其书却无可采,不如《古籀拾遗》远甚…上卷考殷人制度,亦绝无条理,又多因误释之字立说,遂觉全无是处”。1917年10月罗在与王书中,又有“昨见孙徵君《名原》,讹误甚多”。

   罗王之后的晚辈学者如唐兰、陈梦家、裘锡圭等均曾为孙氏打抱不平,近年更有华东师范大学博导詹鄞鑫教授在其《孙诒让甲骨文研究的贡献》论文中详加论证……

   笔者分析,罗、王对孙书作出偏低评价,主要应有三方面原因:1.经过几年时间的发奋钻研,罗氏的自身学力已由“曾曾小子”大幅提升至超越孙氏的水平,再看孙氏自然前高而后低;2.“罗王之学”在1916年初震学界,两人在刚得到学术界推崇之时,不想让尚无外人知道的孙书有所干扰影响,也属人之常情;3.王国维当时刚被罗振玉引入甲骨学领域不久,高峰之作《先公先王考》还未写出,身为初有所成的后进,对恩师罗振玉的尊敬和揣测迎合,也应是一个合情理的因素。……

   近年有专业学者,如一位该领域博士在其2010年博士论文《罗振玉文字学之研究》中认为:“孙曾以手稿寄赠罗振玉、刘铁云和端方。罗因其‘得者十一而失者十九’,未予重视”;并加注释断定,罗振玉在1917年1月4日《丙辰日记》中的这个看法“与罗氏初见《契文举例》相隔十多年,此时,罗氏对《契文举例》的认识仍如此。”(论文第139页)这样根据缺乏的判断,未免将逐步递进的学人和学术史,都过分简单化了。

   罗氏既然对孙书如此评价,为何在日本得书仅两三天内就迅速决定代为出版?笔者分析有两方面原因:一则罗氏之前很可能告诉王国维只有他见过此书,但至此才知道至少尚有另一本存世,这就带来更多稿本流传、更多人看到的可能;二则他已在之前著作自序中曾提到看过孙书,以孙氏生前声望难免引起读者关联揣测,而现在他已有足够自信,遂主动将其公开让世人去作内容比较。……

   学术界近些年本着实事求是原则,正在逐渐恢复孙诒让的历史地位和功绩。

  

刘鹗、孙诒让、罗振玉甲骨文考释的比较

——新近发表论文《罗振玉等人早期甲骨文研究学术史新探》系列报导之二

  

   独立研究者任光宇在《南都学坛》在2019年5月发表了第二篇论文《罗振玉等甲骨文早期研究学术史新探》(2019年03期)。在论文的第四节“刘、孙、罗早期考释成果的数据对比”中,作者运用自创的一种“甲骨文考释成果简明对比法”,制表推算出了新数据项“净识别”、“成果/资料比”、“正确率”等,对刘鹗、孙诒让、罗振玉的甲骨文考释成果进行了数据比较,结果印证了孙诒让生前的学术领先。

   作者写道:

   如何评判刘鹗、孙诒让、罗振玉在早期考释甲骨文上学术水平的高下,对专家来讲也应是一大难题,也许还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理工出身的笔者想到,对此可以做一个较为科学的数据统计及推算,将有益于建立一个大致判断。其基本思路与逻辑是,应将所见资料多少、借鉴前人成果多少等数据引入比较,近似计算,才能得出即简明又比较准确、公正的结果。

  

   刘鹗在1903年最早看到了五千片龟甲,独自考释出47字,其中正确的有34字(据屈万里、罗琨、刘德隆 等);孙氏于1904年参考了刘的成果,仅见到1058片龟甲拓片(初版《铁云藏龟》),即考释出331字,其中正确和待定的达175字(据詹鄞鑫《孙诒让甲骨文研究的贡献》);罗氏于1910年参考了前二人的成果,研究了新旧发现的甲骨“数千枚”(估用6000-10000片;据《殷商贞卜文字考*自序》),作《殷商贞卜文字考》考释出473字,其后自认有误字数为64,但有几字实为正确 。将这些数据列表,再增加笔者以简化演算添加的新项“净识别”、“成果/资料比”、“正确率”等(具体计算公式在表中给出),可得到对比结果了然如下:

  

   根据如上的简明设定(即“净识别字数”定义为“识别总字数”减去“借鉴前人成果字数”等),推算出两项最重要的比率结果“成-资比”和“正确率”来看,【1】刘鹗对比孙诒让:孙氏看到的资料比刘鹗少很多(1058vs5000)、而认出的却多得多(175vs34),表现为孙的“成果/资料比”高出很多(28% vs 0.9%),是刘的约30倍;“正确率”刘仅略高(72%vs59%,约1.2倍);综合参考差距(可简单表示为两个倍数差)是30-1=29,表明孙氏考释水平远在刘鹗之上(实际隐含原因:孙的考释资料少很多,而难度、成就相对大了很多)。【2】孙诒让对比罗振玉:就指标“成果/资料比”来看,孙氏也高出罗氏很多(28%vs4.9%,至少5.7倍);“正确率”罗氏略高(79%vs59%,约1.3倍);综合参考差距5.7-1.3=4.4?,孙也明显高于罗(隐含因素:罗的借鉴及资料较多的影响,大于罗考证的字的难度效应)。故笔者据此可推断,孙诒让的古文字学问功力,在1904-1910年阶段仍属首屈一指。而罗振玉在1910-1915年坐实“小屯”出土地、写作出版《殷墟书契考释》前后,能力和成就才全面超越孙氏。

   可见这个计算比较方法应可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问题,结果也可作为对唐兰和裘锡圭等专家相关评判的一个数据支持。早年曾请教于罗王但以“孤学”(王国维语)自成一派的唐兰最早(1939)说过,孙氏考释“颇有精到之说,为罗王之后所不及者” ;裘锡圭教授的看法(1992)更加明确:“《举例》释字胜过罗氏之处并不少见…这些例子可以说明孙氏的文字水平高于罗氏…”、“孙氏在古文字和古文献方面的学力,决不在罗王之下。”

   近年还有论文对罗和孙的甲骨文考释专门做了比较研究,也有着相似的考虑和结论:“相对而言,罗氏的研究条件要优越得多。…无可讳言,罗氏古音方面的知识是不及孙氏的”,只是没有数字化。

   另外还应一提的是,孙诒让还以其博学和敏锐,继吴昌绶在其《铁云藏龟*序》中怀疑古书中“文龟”背负古字即是甲骨文之后,在《契文举例》中明确揭开了中国历史上流传久远的“神龟驮洛书”之谜。他在该书自序中指出:“以相推例,雒水龟书殆亦犹是。盖本邃古之遗文,贤达宝传,刻箸龟甲,用代简毕。大禹浮雒,适尔得之,要其事实不过如此。自纬候诡託,以为神龟负书,文瑑天成。後儒矜饰符瑞,若天玺神谶,祥符天书,同兹诬诞。实则契龟削甲,古所恒觏,不足异也。”所以传说中的神龟驮出天书的伪托,其实际原形就是三千年前古人一笔一划刻出的甲骨文。

  

林泰辅的早期挑战与罗振玉的“一剑封喉”

——新近发表论文《罗振玉等人早期甲骨文研究学术史新探》系列报导之三

  

继2018年11月发表的第一篇论文《“王刘联合发现说”和甲骨文发现研究新论》(并在2019年3月全文转载于《报刊复印资料-历史学》)之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55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