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詹文杰:柏拉图论感觉

更新时间:2019-05-31 12:15:25
作者: 詹文杰  
这个说明跟42a-b的说明是吻合的,其中提到当不朽灵魂被植入可朽身体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首先从强烈的遭受中产生出感觉,然后产生出跟快感和痛感结合在一起的欲求,最后是恐惧和怒气以及一切伴随它们的这类感受。两处文本都告诉我们,灵魂的可朽部分是身体方面的运动产生出感受的地方,而这些感受产生出感觉;缺乏理性的感觉与欲求关联在一起,由此产生出悦感、痛感、愤怒和恐惧之类的更为特殊的感受。然而,如果理性部分是诸感受的最终接收者,那怎么理解“无理性的感觉”这个表达呢?按照布里松的解释,当诸感受还没有抵达人类灵魂中的理性部分,那么它们是无理性的,但感觉本身不是无理性的。“灵魂中那些可朽部分看起来可以感觉到诸感受,但是不能够思考或者命名它们。所以,只要诸感受还没有抵达灵魂的理性部分,那么感觉就还是无理性的,亦即它们不能得到恰当命名。”(Brisson,p.161)感觉与理性能力的关联是个棘手的难题。柏拉图一方面强调身体和灵魂、感觉官能和理性能力之间的二元论,另一方面又希望说明感觉与思维的联结。他始终认为,感觉活动会“抵达”灵魂并且向灵魂“报告”,将它的发现提交给灵魂来裁决。但是,《蒂迈欧》没有说清楚感觉和思维之间究竟如何关联。布里松推荐从回忆说的框架来理解:当感觉活动抵达灵魂中不朽部分的时候,它“或许激发了对于一个相应的理念的回忆,并且由此让感觉到的性质有机会得到命名和谈论”(ibid.,pp.164-165)。这显然是试图把此处的论述跟《斐多》和《斐德罗》的回忆说联系起来,但笔者认为柏拉图在晚期是否仍坚持这种回忆说是可疑的。

   柏拉图对感觉的考察从属于他对人类本性的思考,并且他的问题意识伴随主导性哲学主题的变化而有所调整。早期对话录主要讨论伦理道德方面的问题;尽管德性与知识紧密相关,但是认知的细节在其中尚未受到关注,因而感觉是否可靠的问题也未被提出。从《斐多》和《理想国》开始,柏拉图建立起比较成型的形而上学和知识论,而感觉主要被纳入该视野来考察,不过他对于感觉的评价仍主要受到道德视野的制约。在《斐多》中,感觉虽然被描述为灵魂回忆起关于理念的知识的促发因素,但是它更主要地被确定为妨碍纯粹思维、使人堕入感官情欲的因素。《理想国》也认为感觉(与欲望之类的联合)把灵魂“向下”拉到变化不定的领域,妨碍灵魂“向上”观看真正的实在。相对纯粹地从知识论视野出发考察感觉要等到《泰阿泰德》才出现,在这里我们看到感觉主义哲学路线受到检讨和排斥。晚年柏拉图意识到物理问题未必比道德问题更加不重要:每个存在者领域都值得重视和研究,不能仅仅关注正义与不正义、善与恶这类主题,也应关注水火土气、头发和污泥这样的“没什么价值”的东西(《巴门尼德》130c-e)。《蒂迈欧》在自然哲学方面的详论应合了这种思路转换,这也使得感觉有机会从物理的视野得到再考察。尽管柏拉图在《美诺》(76a-e)一度调侃过恩培多克勒关于视觉和颜色的物理主义解释,但他在《蒂迈欧》这里对感觉活动的刻画实际上借用了后者的四元素学说和流射学说(当然也融入了毕达哥拉斯派的数理思想)。《蒂迈欧》对感觉的评价有所调整,在说明感觉可能干扰理智的同时也承认它具有某种正面价值,如:视觉让我们能够观察各种天体的运动,并且从它们的运动周期中发现数、得到时间的观念,使得我们能够研究宇宙、从事哲学探究,而听觉也是为了听到和谐的声音从而让灵魂恢复秩序与节奏(47a-e)。不难发现,柏拉图关于感觉现象的物理学考察始终隐含着某种伦理学旨趣。

   注释:

   ①采取哪种译法极有可能反映作者对于aisthēsis的某种理解。例如,西尔弗曼(Allan Silverman)在论文《柏拉图论Phantasia》中采用sensation的译法,这跟他把柏拉图的aisthēsis理解为缺乏理性的、非判断性的能力不无关系。相反,承认aisthēsis属于某种判断能力的莫德拉克(D.K.W.Modrak)在她的论文《〈泰阿泰德〉中的感觉与判断》就不会用sensation而会用perception这个译法。肖里(Paul Shorey)在他的著作《柏拉图思想的统一性》从统一论视野出发这样说:“aisthēsis是任何直接的sensation或perception或包含快乐、疼痛以及洛克所说的内在感觉的意识。作为sense-perception,它恰当地被说成包含判断,因而产生doxa,意见或信念。”(Shorey,p.47)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533.html
文章来源: 《哲学研究》 2018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