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信夫:试论国民党抗日游击战场

更新时间:2019-05-30 16:10:00
作者: 韩信夫  

  

   1944年春天,日军发动豫湘桂会战,第二战区奉命由梁培玻第六十一军进击上党,并以另一部由被山向晋南三角地带袭击,策应第一战区作战。4月初,第三十四军同日军5千余人在稷山附近血战10余口,毙伤敌军50余人。22日,汾南各据点日军5千余人再度进犯樱山,第三十四军马儒魁师同敌军激战旬余,将敌击演。5月8日,汾城、新绛敌军千余围袭义泉(新绛北),第六十八师与敌军激战一昼夜,义泉失陷,旋第六十八师与暂三十七师向敌反包围,敌乃溃窜[21]。

  

   3.第三战区浙西游击区

  

   杭州失陷后,蒋介石于1937年12月28日派白崇禧和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在金华召开紧急会议,商讨浙江前线军事部署,决定以黄绍竑[22]为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兼浙江省游击总司令,组织部队深入沦陷区,在敌后开展有效的游击活动[23]。

  

   浙江全省76个县,钱塘江贯穿全境,将浙江分为东西两部分。浙东53县,占全省人口76.6%;浙西23县,占全省人口23.4%。浙省游击战由正规军和地方游击队共同进行。地方游击队主要是“浙江国民抗敌自卫团”。“抗敌自卫团共编为8个支队,由省会警察队、内河水警、卫士营及绍兴、余姚等地方部队改编,另有各区自卫总队9个,区自卫队由原来区有之武力改编,在县则为县自卫队,有一两个大队或一两个中队不等。至1941年,自卫支队与区自卫总队共约十七八个团,加上原有4个保安团,省属武力,共为21个团,县自卫武力,亦有2万余人”[24]。

  

   浙西各县于1937年12月至1938年2月先后建立了游击队,共有54支,其名称有“游击队”、“保安队”、“自卫团”、“太湖别动队”、“抗日义勇军”、“忠义救国军”等等,每支队伍人数多至数千,少则几十,控制着广大乡村[25]。浙西游击队活跃于杭嘉湖、沪杭铁路、京杭国道、天目山南北,袭击日军据点,打击伪组织首要,在1938年头几个月内,就有几次攻打县城的战斗,一度收复孝丰、安吉、临安3县,并转向余杭推进,一度冲入余杭县城[26]。长兴县长王文贵率游击队自合溪冒雪突袭县城,3月14日晚冲入城中[27]。1938年一年之内,浙西游击队重要战斗20余次,歼敌9700余人[28]。

  

   浙江国民抗敌自卫第五支队是活跃在浙西的一支著名的游击队。1938年9月5日,该支队司令郑器光率队自绍兴渡过钱塘江,进入杭嘉湖,开展敌后游击战,至1939年上半年,在沪杭线、平嘉线、杭善路附近,与日军接战20余次,毙伤敌军30余名[29]。第五支队派出勇士,在群众掩护下混入海盐市街,入夜袭击日军兵营,乘海盐日军调防之机,歼敌百余,于10月1日收复海盐县城[30]。1938年10月13日,第五支队收复吴兴县新丰镇,并于11月中旬在崇德县马家桥之役中,击退日军40余名,毙伤百余名,使海北[31]混沌的局面安定了下来。海盐、海宁、嘉兴、嘉善、崇德、桐乡、平湖7县的县政府,“由于有了第五支队雄厚的军事力量来掩护,得以顺利地推行县镇工作,巩固乡镇保甲,并且办学校,办报纸,使被摧毁的文化教育,重新恢复起来”[32]。自第五支队渡过钱塘江后,徐志余司令率领第六支队,黄权司令率领第三支队,也先后进入浙西,同当地游击队配合开展游击战[33]。

  

   浙西游击队的活动,使日军寝食不安。为了消灭游击队,稳定其占领区,从1938年3月开始,敌人曾多次对游击区进行“扫荡”,旋又从1942年1月至1944年间,对游击区进行过3次“清乡”。敌人的“扫荡”、“清乡”,虽然给游击区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但都没有得逞,游击区仍然得以存在和发展。

  

   4.第四战区海南游击区

  

   海南岛无正规军,由琼崖保安司令王毅指挥保安第十一、十五两团与自卫总队7个中队担任海南守备。1939年2月10日,日军第二十一军攻占海口、榆林等地,王毅退守五指山,坚持游击战。海南共16个县,民众武装为抗敌自卫团,每县有游击自卫大队,1至6个不等,共为37个大队、1个特务大队,4千余人,以白沙、保亭、乐东3县(占全琼三分之一)为抗战基地,以沿海各县为游击活动地区。自1939年2月10日日军登陆海南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7年之内,海南孤军奋战,保安团及各县游击大小战斗有千余次之多,其中较大的战斗180次,军民牺牲二三十万人[34]。

  

   5.第五战区豫鄂皖边区游击区[35]

  

   豫鄂皖边区位于崇山峻岭的大别山中。豫鄂皖边区游击区又称为大别山游击区。1938年5月徐州会战后,军事委员会决定以大别山为华中战略要点,令第五战区负责确保。五战区呈请以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廖磊兼豫鄂皖边区游击总司令,并兼安徽省府主席、省党部主任委员。

  

   武汉会战结束后,第五战区自鄂东向鄂西撤退时,廖磊率第二十一集团军3个军,即:第七军、第四十八军、第三十九军留驻大别山,将安徽省府、省党部及长官部设于大别山中之立煌县(今金寨县),积极开展建设大别山根据地,架设有无线电,创建临时机场,开辟山区公路交通。廖磊仿照广西的做法,并由广西调来千部推行训练国民兵团组织,由县长兼国民兵团团长,副团长为军人,协助县长训练国民兵团。国民兵团分常备兵与后备自卫队两种,凡18岁以上、45岁以下之男子,皆纳入组织,接受军训,与各正规军配合,一同打游击,以打击敌人,保护地方政权。廖磊除以立煌为大别山游击区之中心外,另于皖东津浦路东之五河,皖北之周口店,鄂东之麻城,分设若干游击根据地,以加强游击力量。廖磊主政期间,第二十一集团军与地方国民兵团,迭向平汉、津浦两线南段之敌袭击,并扰袭皖中、皖北敌军。其中,1939年6月4日,第四十八军第一七六师主力与林士珍游击队奇袭安庆,突入城内,与敌军激战数小时,焚毁敌军营房、仓库及军用品甚多[36]。

  

   1939年10月,廖磊病逝于立煌,所遗各职由李品仙接任。李品仙于1940年1月6日抵立煌视事。李品仙运用在广西任职期间的行政经验,从事军事部署,整建党政,训练干部,组织民团,努力建设游击区。1940年2月,李品仙在立煌召开党政整建大会,通过《豫鄂皖边区党政整建纲要》,规定实行“党、政、军一元化的指导”,“以党团力量推展行政设施,以行政力量扩大党团组织,以军事力量掩护行政工作,以行政力量支援军事作战”,“实行寓兵于农,寓将于学,寓众于党”。这种战时军事体制实行后,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李品仙于党政整建大会之前,曾召开过军事会议,研讨豫鄂皖边区的作战方针,并进行相应部署。当时作战部队,主要为第二十一集团军所辖的第七军、第四十八军,每军辖两个师,另有6个游击纵队及6个保安团。根据持久消耗战略,在作战方面,以游击战为主,其主要使命为:第一,控制敌后广大地区,阻止敌搜括物资“以战养战”之阴谋。第二,对敌实施袭击、破坏,不断消耗敌军战力,积小胜为大胜;或袭破敌军占领的重要城镇与交通重点,牵制与分散敌军兵力,策应主力军作战。第三,支援地方政府,掩护各种行政设施,协助训练民兵,编组地方自卫队等。第四,为预期对付敌军的“扫荡”,在敌军可能前进的路线,扼要构筑纵深的隐秘工事,以阻止、伏击敌军,并加强内部的交通及通讯设施,以便部队之机动及确保情报之灵通。

  

   1940年5月初,日军发起枣宜会战,大别山游击部队为牵制敌军西进,第七军第一七二师由麻城向黄陂进击,豫南游击纵队由礼山向黄安、应山方面进击,豫东游击纵队分向浠水、蕲春、兰溪口等处遮断长江水路交通,第四十八军第一七六师袭击黄梅、武穴,第一三八师袭击安庆,李品仙由立煌至乘马岗设立前进指挥所,指挥各部向平汉线南段之敌进击,佯攻武汉。至5月中旬,第五战区襄樊方面主力部队获胜,会战结束,大别山各游击部队始撤回原防。

  

   1941年3月l日,日军第十三旅团及第十五师团之一部,分由滁县、全椒、合肥、定远向皖东游击前进基地实行大规模“扫荡”,企图以梁园为目标,一举围歼一三八师。一三八师以于内线防守,主力于外线待敌,一七二师向合肥附近前进,一七一师向淮南铁路以东分别出击,增援一三八师。7、8两日,敌我双方在梁园附近发生激战。日军经我内外夹攻,伤亡惨重,死伤千余人,渐感不支,至10日分向定远、全椒退走,古河等据点为游击队收复。李品仙部阵亡团长一员,官兵伤亡数百人,此为大别山游击区最惨烈的一仗,对支持游击区的长期抗战,意义至关重大。

  

   1941年9月,日军发动第二次长沙会战。豫鄂皖边区总部奉军事委员会命令,于是月上旬开始,派第八十四军有力之一部,协同豫南游击纵队攻信阳附近之敌。另由张淦第七军派遣有力部队,协同鄂东游击队,向礼山、花园方面出击,与随枣方面之第五战区部队相呼应,袭击平汉线两侧之敌。第四十八军向长江沿岸敌军据点袭击,以遮断长江航运。皖东第一七一师亦配合游击队向津浦线南段袭扰,破坏敌军之运输。各部队牵制日军使其不能参与长沙会战者,大约不下3个师团,对第九战区取得第二次长沙会战的胜利,起了一定作用。

  

   1942年12月8日,日军新任第十一军司令官塚田攻由南京飞汉口途中,经大别山麓鄂东黄梅县境张家榜上空,为第四十八军一三八师驻防部队击落,机毁人亡,同机并有高级参谋9人,截获敌方机密文件甚多。日军为报复及寻找塚田攻尸骸,调集大军围攻大别山游击区。12月18日,日军第三师团、第一一六师团、第四十四师团、第六十八师团及独立第四十四旅团,采取分进合击作战方法,向立煌进攻。李品仙部第三十九军、第八十四军及第二、第十六、第十七游击纵队分别于浠水、英山、罗田、麻城及立煌、商城等地逐次抵抗,战斗激烈。1943年元旦,立煌失陷。次晨,第七军赶回立煌附近,日军闻讯撤走。1月12日,日军自大别山全部撤走,大别山游击区完全恢复[37]。

  

   1944年12月28日,军事委员会为加强大别山游击区,电令豫鄂皖边区;加上山东大部、苏北及豫东划为第十战区,所辖作战部队除第二十一集团军外,还有何柱国第十五集团军、陈大庆第十九集团军及牟中珩山东挺进军、王懋功江苏挺进军、张轸豫东挺进军、程汝怀鄂东挺进军,任李品仙为战区司令长官,统一指挥战区内党政军一切事宜,迄日本投降为止。

  

三、几点浅见


   第一,国民党在抗战期间,建立了几块游击根据地,开辟了同正面战场并存的游击战场,除冀察战区与鲁苏战区到抗战后期已不复存在外,山西游击区、豫鄂皖游击区、浙西游击区及海南游击区等,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这些游击区都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山西雄踞华北,屏障陕川,有天然堡垒之称。保卫山西,具有保卫陕北及四川两个抗日中心(陕北为共产党抗日指挥中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529.html
文章来源:《民国档案》1990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