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红升:文凭化社会的逻辑与学习负担

更新时间:2019-05-28 21:36:33
作者: 李红升  
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人们趋之若鹜,像追求名牌商品一样追逐名牌大学的文凭。换言之,文凭的含金量不仅取决于文凭等级,更取决于文凭的“出身”所决定的著名度。

  

三、文凭化社会的逻辑与学习负担


   在弄明白了文凭等级以及文凭著名度与收入之间的关系后,我们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人们会狂热地追逐高等级,尤其是名牌大学的文凭。但在追逐名牌文凭与学习负担之间还缺乏一个关键连接,这个连接就是路径依赖。路径依赖的本意是技术和制度的演进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一旦进入某个路径就可能对这个路径产生依赖。就一个人的教育而言,这种路径依赖现象也再明显不过:一个人如果上的是一个名牌初中,中考后很大程度上能上一个名牌高中;上一个名牌高中,高考后很大程度上就能上一个名牌大学,最后功德圆满,得到一个名牌大学的文凭。

  

   上述路径依赖现象已经被大量的经验和观察所证实。以最吸引公众眼球的北大清华的招生为例,2016年北京最强十所中学被北大清华录取的考生为585人,占全市的93%,剩下仅7%的名额由另外的数百所中学分享。这其中,绝大多数中学很多年都出不了一个北大清华生。全国情况也大体如此,2017年全国的北大清华生录取数排名前三十位的中学,占了总录取数的四分之一。而且根据一些观察,北大清华的生源越来越向各省市的名牌超级中学集中。如果将视线从北大清华转向“九八五”和“211”等名牌大学,也会发现相似的规律。不仅名牌高中更容易上名牌大学,名牌初中也更容易上名牌高中。如果留心一下本地中考之后的光荣榜,细心的家长都会根据榜单上的状元信息、高分段学生信息以及一分一位表等信息,对初中进行评价,其结论无一例外都是这样:相对于普通初中,名牌初中的学生更容易上名牌高中。

  

   路径依赖的原因在于行驶的“惯性”,其实就是转换路径的成本太高。例如,一个普通初中的学生如果不想升入普通高中,而是想升入名牌高中,要么这个孩子的天赋大幅超过平均水准,要么孩子家长有足够的“运作”实力。但现实是绝大多数孩子都属中材,而绝大多数家长也属平凡之人。在此情况下,要实现由普通初中向名牌高中的路径转换,只有通过学生苦学、家长和学校严厉督导以及上更多的课外班一途。普通高中向名牌大学的路径转换,也是同样的道理。当然,这种路径转换也会威胁到名牌中学学生的地位,从而激励后者也更努力地学习。来自经验性的观察再次印证了一个流传已久的格言:成功来自于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和百分之一的天份。成为名牌中学的学生也是如此。他们往往比普通中学刷更多的题,上更多的课外班,面临学校和家长更大的督导压力,同时还面临更激烈的竞争,因为他的同学既是学习伙伴,又是更有实力的竞争对手。一言以蔽之,名牌中学的学生会面临更大的学习负担。

  

   现在我们可以在文凭化社会与学习负担之间建立逻辑关联了,这是一个从目标到出发点的反向递推过程:如果你想获取一个含金量高的文凭,你就必须上一个名牌大学;要上一个名牌大学,就要上一个名牌高中;以此类推就是名牌初中、名牌小学,甚或名牌幼儿园。而要上一个名牌学校,你就必须比普通学校的学生更加努力,而如果你想实现从普通学校向名牌学校的路径转换,你就必须付出更加超乎寻常的努力。总之,为了摘取名牌文凭,每个中学生都如同丘吉尔的著名演讲中所说的那样 ,“我没有别的,只有热血、辛劳、眼泪和汗水……要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胜利,因为没有胜利就无法生存。”[ 所幸的是进入大学就等于卸下“学习负担”了。与中学纯碎的锦标赛规则不同,大学遵从的是某种最低限度规则,即所选课程达到学校设定的及格线即可毕业并获得学位。在百分制下,及格线往往设定在60分,因而60分是付出最少而又能获得学位的最低标准,以至于“60分万岁”在大学生中成为一个口头禅。当然,如果选择读研、读博,又将回到锦标赛规则,但其竞争的烈度与中学不可同日而语。]。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50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