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志钦 赖雪仪:西欧国家政党政治的多重两难困境

更新时间:2019-05-27 22:39:37
作者: 史志钦   赖雪仪  

   内容提要:近年来,西欧政党政治乱象丛生的根本问题就是欧洲传统政党政治陷入多个两难困境。无论是传统左翼社会党,还是右翼保守党,政党经历长时期生存危机后,在找寻出路的诸多尝试中越来越举步维艰。首先,许多政党为了延续生命,追求吸引新支持者以最大化选票的同时却丧失了原来的身份及传统支持者;其次,由于大众媒体与自媒体的发展,原本依靠议题设置来争取民众支持的政党转而求助于舞台式的表演风格来讨好选民,政党丧失议题设置功能,不只是放弃了竞选过程的手段,更是放弃了其作为代议政制中一个重要角色的责任;再次,西欧政府在经济上面对国内外的压力及责任,而对经济发展的支配能力又被全球化、欧盟一体化所削弱,在如何回应选民的短期利益诉求与维持国家的长期利益与良好对外关系的责任之间存在着两难。除此之外,政党实现政治的社会化以及为国家挑选及培训领导人的功能也明显在政党追求扩大选票过程中被削弱了。

   关 键 词:政党政治  政治功能  西欧政党  政党身份认同

  

   民主制度、政党政治都起源于西欧资本主义国家,但近年来欧洲,尤其是西欧政治中问题丛生——主流政党执政地位被取代,政治碎片化现象突出,民粹主义政党崛起,反建制、反精英的社会运动涌现,极端政治势力崛起……政治及社会的两极分化不断加剧。例如,2014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反欧盟政党赢得了前所未有的高票及议席;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成功;2017年荷兰大选、法国总统选战中极端右翼参选人选情一度领先,等等。本文要探究的是这些乱象背后的根本问题:欧洲传统政党政治陷入多个两难困境的成因及其发展前景。

   作为现代政治中最活跃的行为体,政党不但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更在现代代议制民主中扮演着不可取代的基础性角色。在过去数百年的政党政治发展中,尤其在西方民主制度政治中,政党更承担了教育和领导民众参与政治的社会功能。但是,在二战后的几十年中,各国政党为扩大票源以赢得权力,开始淡化原有的意识形态、倾向及身份。加之受内外因素的影响,选民的要求日益分散,社会出现碎片化。政党以追求选票为根本,受制于选举本身和民意走向,在不断改变中陷入迷失。另一方面,选民也从忠诚于一党,到对支持的政党失望,再到迷失在雷同的竞选口号中。

   近年来,西欧多国政党政治的情况正是这种迷失的典型,传统政党和政党制度受到挑战,甚至发展为对西方民主制度和发展模式的批判。这种情况的根源是政党所面临的诸多困境——如何革新以吸引新选票而又不失去忠实支持者?如何在选举中给予选民一些短视性渴求的承诺,但胜出后又不能成为不负责任的政府?如何在欧盟体制内特有的多层次治理中满足本国选民的更多需求?西欧国家是资本主义国家传统政党政治的典型,本文主要集中研究近年来以欧洲大陆国家为主的政党所面临的挑战与转型。中东欧国家(主要指2004年欧盟东扩之后加入的中东欧新成员国)则不包括在讨论之列。

  

   一、欧洲政党政治研究的最新发展及关注点

  

   学界普遍的认同是,政党作为现代政治的一个行为体最早出现于17世纪工业革命发生后的英国。而比较有系统的政党研究,则是在19世纪初出现的。到20世纪初,政党成为政治学及公共管理学研究的核心对象之一,而此类学术研究的首个高峰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并延续到20世纪60年代。这期间主要的研究对象是欧美国家代议民主制中的政党,政治理论的研究更将政党放在民主理论的中心位置。这一时期的不少研究成果,时至今日仍然被视为政党研究中的经典。

   法国政治学家莫里斯·迪韦尔热(Maurice Duverger)对政党体系进行的科学化研究被广泛讨论及引用。他提出以党员的成分及概念进行政党分类,提出精英党或干部党是由议会中的权贵松散地组成的利益共同联盟,这种政党是因为一些重大政治原则分歧而由政府内部的政治派别组合形成的,与普通大众的关系疏离,也不重视党员概念。相反,发展到现代选举制度确立后,群众党成为主流。为了赢得选举,群众党有目的地扩大党员数量,目标会员是身份或政治理念上类同的民众,以形成明确的党内认同。①群众党有明确的党章、党纲以及完善的党内组织结构,善于动员选民、组织竞选。群众党是在不同类型的政党之中,与社会民众的关系最为密切的。

   1966年,奥托·基希海默(Otto Kirchheimer)又提出,由于工业及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社会变化,政党演变成全方位型政党(catch-all party)。②基希海默认为,在西欧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经历的社会及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阶级或意识形态对社会的划分不再适用,加上大众媒体的兴起让政治资讯普遍化,群众党路线不合时宜,全方位型政党成为新的改革目标。以最大化选票数量为目的,全方位型政党提出能代表各类选民利益的政纲,以致党内各种派别、各种观点应有尽有,大大削弱了一党之内的特有身份及理念认同。基希海默的结论是悲观的,他认为现实中政党向全方位型政党转型后,在议会和社会中的反对立场即消亡,而政治亦被泯化为国家管理。

   理查德·卡茨(Richard Katz)和皮特·迈尔(Peter Mair)则认为政党的进化将仍然继续,而卡特尔政党(cartel party)是他们发现的最新进化形态。③政党越来越像经济市场中的卡特尔集团,它们合作降低对选民的选举承诺,以确保自己的选举成功。卡茨与迈尔认为在政党的卡特尔化(cartelization)中,政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政党利用国家资源来限制政治竞争,以维持其作为政治机构的生命。财政上,卡特尔政党主要依赖政府的补贴,而不再需要扩大招收党员来收取党费。结果就是,政党成为“政府的代理人”④。

   以上四种政党类型:精英党、群众党、全方位型政党、卡特尔政党,是现有政党研究中较为普遍接受的政党类型。这样的政党分类研究又是现有政党研究中的集中角度之一,以组织结构或最终目的来分类政党,然后分析不同类政党的功能及行为。另外的关注点包括党政关系、不同政党体系的特性、政党的选举行为、选民的选举行为以及政党活动对社会的影响等。

   然而,如迈尔指出的,20世纪80年代是政党研究的一个低迷期,当时政治学的焦点被其他议题,比如新兴社会运动和合作主义所取代。⑤进入90年代,政党研究再度兴起,同时出现了第一波针对政党衰退的研究,认为政党已进入不可抗拒的衰退过程,甚至有学者提出“政党没落”论,主张政党必然会被取代。⑥在几十年后的今天,政党仍然是各国政治舞台上的重要角色。不过,近年来,反建制、反主流政党兴起等情况在多地日益严重,成为以政党为中心的代议民主制度研究的新一波热点。政党作为民众有效代表的功能被广泛质疑。

   针对西欧的情况,近年的研究焦点明显被民粹主义以及激进政党兴起这两个主题占据。⑦这些研究大都将近年来欧美主要西方国家选举时政党面临的问题,例如传统大党、老党社会凝聚力及支持率下降,极端政党强势崛起,归咎于民粹主义尤其是右翼政党打着民族主义旗号来吸引民众的注意及认同。⑧

   民粹主义实际上是各类政党,包括传统大党、执政党、极端政党,用以扩大支持度的手段,并非西方国家政党政治体制近年问题丛生的原因。而现实政党政治面对的问题核心是,政党为适应内外环境改变而转型时陷入的身份迷失,以至在组织和引领大众时亦不知所措。这种迷失绝非近几年的新现象,而是代议民主制度发展中的系统因素。如上述的政党类型研究一直默认的,政党是有机的,会随党内外环境的改变而进化,以维持作为政治行为体的权力及生命。

   依据丰富的现有研究,其中包括理论及实证研究,自精英党到群众党,再到全方位型政党及之后的卡特尔政党的政党转型(或进化),都假设政党了解怎样转型及自己在经历什么过程,从一个类型依序地进化到下一个类型。但以西欧国家近年的政情来看,如2016年底宪法改革在公投中被否决的意大利、2017年大选刚结束的荷兰以及正在进行总统选举的法国,政党的群众党、全方位型政党、卡特尔政党身份并不明确。事实上,政党并非依照学术研究而经营的,而且大部分学术研究都是在政党发生变化后的分析。本文所指的群众党、全方位型政党、卡特尔政党等分类,应该被看做规范性的政党蓝本(prototype)。而现实中,政党在面对挑战时的转型并非在一个完全清楚的状态,政党在这一过程中有可能会迷失方向、身份及理念。这正是当下多个资本主义国家政治中出现的情况。

  

   二、西欧国家政党危机产生的原因

  

   既有文献中有大量关于政党危机的分析,包括上文提及的“政党衰退论”和“政党没落论”。综合而言,常见的政党衰退原因多被分为内外两个维度。

   内部原因主要是:第一,随着经济及社会的发展,以宗教或阶级划分的政党党内认同感下降,政党的凝聚力及动员力降低,忠实支持者的数量减少。第二,民众教育水平显著提升,强化了个人主义,而崇尚精英、依附组织的需求大为降低。由此带来的结果是,普通党员数量大减,不但挑战政党的代表性与票源,也直接影响政党的财政来源。第三,西欧多个国家因为殖民历史及劳动人口不足,在过去几十年吸收了大量不同民族与文化的移民,且奉行多元主义。不同民族、文化间的冲突日益严重,逐渐刺激了极端民族主义及极端政党的崛起。第四,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极左翼政党再次回归要求对资本主义进行彻底的系统性改革,激进左派推崇扩大民主,鼓吹更多直接民主及民众直接参与社会运动。

   外部原因主要源于全球化及通讯科技的发展。首先,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各国对外贸、外资的依赖日益增长,而无论哪个政党上台执政,都越来越无力控制经济。其次,自由主义及新自由主义成为资本主义国家的主导思想,即使是传统左派政党都不得不支持政府退出干预市场。通讯科技的发达加上大众媒体的兴盛,使资讯大众化,民众不再轻易相信政党的话。大众媒体更参与到竞选过程中,使政党不得不讨好媒体,以防变成媒体大肆抹黑或联合抵制的对象。除此之外,20世纪80年代以来,各种社会运动、非政府组织、反建制政治力量兴起,它们的出现取代了部分政党代表社会不同利益的功能。

   作为正式的政治组织之一,政党一旦成立,就会成为独立的组织生命体,而维持生存成为政党至关重要的利益。发展至今的政党政治之所以越来越乱象丛生,是因为政党经历长时期生存危机后,在找寻出路的诸多尝试中越来越举步维艰。无论是传统左翼社会党,还是右翼保守党,欧美等资本主义国家的主流政党今天面对的核心生存危机都比较类同,大致可分为需求方和供应方两个方面。

   先分析需求方。第一,二战结束以后欧美社会及经济高速发展,工人阶级人口下降,新兴的中产阶级队伍壮大,传统的阶级政党失去了所代表的群体,其存在的意义受到挑战。第二,随着现代化的加速以及教育的普及,欧美社会的世俗化及个人主义上升,以宗教划分的政党的代表群体也在缩减。结果是,忠实信众及党员数量不断下跌,政党传统的财政来源被切断,加上新时代由媒体主导的竞选活动花费较大,财源不济的政党生存更加困难。第三,个人主义、大众媒体、社会运动的兴起容许民众直接表达诉求与参与政策制定的讨论,政党作为代议中介的功能被削减,其存在的意义遭受质疑。

再来看供应方。第一,媒体和其他社会组织的壮大,取代了政党利益整合、利益表达的传统功能。第二,在西欧国家,经济高速发展使政府有能力提供如普及教育、工作福利保障等之前由个别政党向党员所提供的福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481.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2017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