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炜光的思与悟

更新时间:2019-05-23 20:00:28
作者: 李炜光 (进入专栏)   刘玉海  
我现在在写一部魏晋南北朝税史,资料、案头做的差不多了。

  

   最近读得比较多的,是《中国近代财政史研究》。作者岩井茂树是日本京都学派的。这本书我一章一章,读得特别细,它绝对不只是一个技术很强的税收著作,而是讲了一个道理:中国古代一直实行集权统治,历代的统治者,一直在集权,但后来发生了奇怪的悖论——集权的结果却是出现了分权!而且,这个分权是他自己造成的,而不是别人。因为集权集来集去,导致基层社会空虚,把资源都弄到中央,地方没有资源,但地方一旦有事,就没有能力去应对,一下就变成中央的事。所以,那时候农民起义虽然是在地方发生,但经常一打就打到北京,因为地方没有任何力量去应对事态的恶化。

  

   比如,满清王朝开始镇压太平天国时,国库是很充裕的,但也架不住打仗,中央国库里的银子很快就挥霍光了,但仗还得继续打,怎么办?让地方自己组建军队——以往是绝对不允许地方组建军队的——曾国藩组建湘军,李鸿章组建淮军,地方可以自己征税,这样就出现了省级财政。

  

   中国原来是没有省级财政的,只有一级,就是中央财政,所有财政资源也是上解到中央,地方上留点人吃马喂;地方政府都是中央的派出机构,而没有一级财政、一级政府的概念。因为一级政府,得有自己的财源,有自己的人员支应,这是一级权力。到清末,这都有了,慢慢出现地方督抚大员掌控一级地方,地方人事任命、军队训练都是他们说了算。反过来,中央得有求于地方,就是分权了,而且他不认这个分权都不行。所以,到了清末,最活跃的其实是地方,地方搞洋务运动、行政改革,但中央政府越来越没有力量,而且越来越落后,比起地方来,中央做不成什么事,做事也是地方逼的,不能不做,可是又跟不上整个节奏。这时候地方弄出点动静,就可能彻底掩埋中央集权。清王朝就是这样。

  

   这本书对我最近的阅读影响很大。

  

   问:我读你的著作,你引用曼瑟·奥尔森还挺多的,您怎么看他的观点?

  

   答:奥尔森已经去世了,他差点拿诺贝尔奖。他的那本《权力与繁荣》对我影响也很大,因为他解释了权力的本质问题,权力和市场的共融关系这个思想对我影响很大。现在的公共体制,恰恰是一个相融的体制,既有公共权力,也有私人权力,两者谁都离不开谁。奥尔森称之为强化市场型体制。

  

   他恰恰也是从税收这个角度来解释的。比如解释各国的大革命,会发现都跟税收有关,特别是起因。税收很可能到最后形成一个矛盾胶着和引发剧烈冲突的导火索——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都是因为征税;英国“光荣革命”也是税收问题引发的。

  

   税收跟社会文明发展进步之间的关系,在中国一直没有很好的得到解释,因为中国的税收学者没有这个能力,他们一般都是经济学者出身,很少去增加政治这方面的知识。整个经济学,直到布坎南,用经济学的方法来解释现实政治问题,才有所突破。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445.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