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钱琪:泰戈尔短篇小说特色浅说

更新时间:2019-05-12 00:07:18
作者: 钱琪  
这种寓意深邃、动人心弦的情景交融、寄情于景的描绘,在泰戈尔的短篇小说中,是屡见不鲜的。

  

   意外偶然 扣人心弦

   泰戈尔的短篇小说在情节的处理上,往往善于以意外的偶然事件,构成新奇曲折的情节,掀起故事的波澜,吸引读者。但是,在这偶然性中又含有生活本身的必然性,使人感到真实可信,具有动人肺腑的艺术魅力。这是因为作者巧妙地运用的偶然事件,既不是违反现实生活的巧合,又不是主观臆造的离奇,而是符合生活真实的艺术处理,是适应现实矛盾的必然表现。

   例如摩诃摩耶和罗耆波在破庙里幽会,意外的被她哥哥发现了,摩诃摩耶本不想答应罗耆波的求婚。但是,当他哥哥走到他面前时,她却泰然自若地说:“好吧,罗耆波,我会到你家去的,你等着我吧。”(15)这一坚定的回答,无论是对罗耆波,还是对她的哥哥,都是一个意外。然而,更加意外的决定却给她以冷酷的打击。她哥哥当晚决定,把她嫁给在火葬场小屋里等死的一个老头子。第二天,她就变成了寡妇,她并不过于悲伤。罗耆波也是这样,他反而有点高兴;然而,第二个可怕的打击又突然袭来“摩诃摩耶要和丈夫的尸体一起火葬。”摩诃摩耶的一次爱情幽会,竟发生了一系列意外转折,付出可怕的代价。由守寡到殉夫,简直令人惊骇。这些看来是意外、偶然发生的情节,若把它放在流行“寡妇殉葬”传统习俗的特定历史环境中加以理解,就不难看出它的典型意义。它揭示了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封建陋习的吃人本性!接着,作家又安排了一个偶然的“天助”的情节:意想不到的一场暴风雨突然袭来,使摩诃摩耶死里逃生,跑到罗耆波面前。这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暴风雨又使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推波助澜地向前发展。这使作品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泰戈尔对意外的偶然事件的利用,不仅能促进情节发展,掀起波澜,激发读者的欣赏兴趣,而且能突出地揭示主题,在深化主题上产生扣人心弦的艺术魅力。

   作品《河边的台阶》,利用三次偶然性事件,从四个方面揭露了苦行主义对妇女的摧残和迫害,在深化主题方面起到不可轻估的作用。

   第一次偶然性事件是女主人公苦森结婚只不过一年,和丈夫只见过一两次面。有一天她接到一封信,说丈夫已经死了。她才不过八岁,就已经做了寡妇。”这真是一个意外,甚至是令人惊奇的偶然和意外。

   第二次偶然性事件在苦森寡居十年之后,有一天她发现到村子里来了苦行者正是她原来死去的丈夫。苦森向苦行者说:“有一个人我把他当神一样地敬爱,我崇拜他。有了这种情感,我觉得我心里充满了幸福。有一天晚上,我梦见他坐在一个花园里,左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右手,轻轻地和我谈情说爱……”苦行者说:“你一定要告诉我,你梦里看见的那个是谁。”最后,苦森终于说出:“师尊,那个人就是您!”然而,苦行者出人意料地说:“我今天晚上就离开这个地方,……你知道我是一个苦行者,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你务必要把我忘掉。”这个回答,真使人莫名惊诧,百思而不得其解。

   第三次偶然性事件,作家写道:“月亮下去了,到处都变得阴沉了。我听见河里噗咚一声。风在黑暗中咆哮着,好象要把天上的星星都刮掉似的。”谁能想到:苦森已经投河自尽了!

   泰戈尔利用这三次偶然性事件,向读者表明:苦行主义对年青妇女的摧残和迫害是极其惨无人道的。首先,他为了宣传苦行,到处云游,竟然佯称已经死去,使苦森失掉了新婚之后的家庭幸福;其次,使苦森忍受了十年寡居的痛苦和哀伤;再次,粉碎了苦森想要重建家庭的一个美好的梦——理想;最后,逼她走进死亡的深渊。这四个方面的罪恶,正是通过上述三次偶然性事件揭示出来的。

  

   抒情强烈 诗味浓厚

   泰戈尔的短篇小说,洋溢着强烈的抒情气氛也充满了浓重的诗情画意。这正如季羡林先生所说的:“在短篇小说方面,除了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封建主义的思想内容以外,他还创造了一种比较新颖的体裁:他把抒情诗与短篇小说结合了起来,成为象散文诗一般故事性不强而抒情气息很浓的一种新文体。”(16)有一些短篇小说,像《河边的台阶》、《素芭》等,本身就象是一首抒情诗。在其他短篇小说中,也到处可以找到抒情诗一般的描写。如在《法官》里,有一个涉世未深的“还不到十五岁”的寡妇,泰戈尔在描绘她对人生的理解时充满了浓郁的诗味:

   被一片朦胧的深绿树叶笼罩着的远远的海岸像仙境那样美丽,可是一上了岸,它便不再那么迷人了。从她与世隔绝的孀居生活看来,社交界似乎是一所充满欢乐的神奇的花园。她不知道人世的复杂和艰难,更不知道人世中满布着忧伤和劳苦。其中有欢乐和富裕,也有猜疑,危险,悔恨和无法解决的困难;她以为人生象一条清澈的潺潺的溪流一般的,以为她面前条条道路都是广阔的,美丽的,笔直的。她认为一切幸福正在阳台外面等着她。只有在她自己那可怜的,不平静的,轻轻地在它的牢狱里跳动着心里才孕育着不能满足的愿望。春风吹拂着她的全身,大地被温暧的美丽的霞光包裹着。她觉得蓝天随着她内心的涟漪在颤动,整个宇宙正围着一个芬芳的核心展开了花瓣。(17)

   这像散文诗一样的语言,具有强烈的抒情色彩,洋溢着浓烈的诗歌味道。

   又如在《素芭》中,通过对素芭“一双垂着长睫毛的大黑眼睛”诗一般的描写,生动地展示了这个哑巴姑娘的思想变化和感情波澜,激起了人们深厚的同情。对《弃绝》中“一个月圆之夜”的描写,诗意盎然地烘托出男主人公的心境。在《法官》中对卡洛希达投河前不幸遭遇的描写,产生了扣人心弦的抒情效果。

   这样散文诗般的叙述,在一般短篇小说中是难见到的。但是,这种诗的风格,诗的意境,在泰戈尔的短篇小说中,是不胜枚举的。

   总之,泰戈尔短篇小说的艺术风格正是伟大作家深邃的思想和高越的艺术技巧的完美结合。它的作品不仅在印度,而且在世界的文艺宝库中,也将永远闪耀着夺目的奇光异彩。

   注释:

   ①《摩诃摩耶》、《泰戈尔作品集》(三),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版,第108页。

   ②《法官》、《泰戈尔作品集》(四),第9页。

   ③④⑤⑥《摩诃摩耶》、《泰戈尔作品集》(三)第112页、第110页、第111页、第111页。

   ⑦⑧⑨《法官》、《泰戈尔作品集》(四)第10页。

   ⑩(11)(12)《摩诃摩耶》、《泰戈尔作品集》(三),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版,第68页、68页、75页。

   (13)(14)(15)《摩诃摩耶》、《泰戈尔作品集》(三)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版,第107页、107页、108页。

   (16)季羡林《泰戈尔的生平、思想和创作》、《社会科学战线》1981年第2期。

   (17)《法官》、《泰戈尔作品集》(四),第9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256.html
文章来源: 《丹东师专学报》 1994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