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雁:帕尔乌斯:“红色”007

更新时间:2019-05-01 11:00:31
作者: 金雁 (进入专栏)  
波兰也早已按耐不住了,随时准备做好反俄起义,一声号令就能行动起来。波兰和芬兰之间的波罗的海国家也将动荡不安,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的民族首领已经跟轴心国的政府进行金钱方面的合作,高加索的问题可以借助土耳其,通过伊斯兰教鼓动他们进行圣战。

  

   这第五步是在金融领域引起混乱,搞乱俄国的经济。在从内外打击俄罗斯的同时,还要用充满敌意的世界舆论从外部封锁它,各国的社会主义的报纸要掀起一个反对沙皇俄国的运动,在世界革命的口号下痛斥那些专制国家,揭露沙皇的同时也会使整个协约国声名狼藉,这里面特别重要的是抓住美国的舆论导向。

  

   社会革命的力量还要进入到财政方面,要由德国飞机向俄国空投伪钞——假卢布,同时使其进入国际流通领域,将同期同号的纸币投放到彼得堡和莫斯科,破坏卢布的国际兑换率,在大都市里制造恐慌,引发经济领域的连锁反应。如果这五个步骤能够同时落实的话,不愁俄国不垮。

  

   德军总参谋部虽然对帕氏其人将信将疑,但认为此计划乃“神来之笔”。

  

俄国革命与帕氏方案的相似度


   帕尔乌斯给德国的建议归纳起来就是:与其投入步兵、炮兵进行惨烈的厮杀,与其排兵布阵从正面战场上交锋,不如投入金钱,投入智慧,从堡垒内部攻破,免去德国人的牺牲,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德国总参谋部曾经产生过大毛奇、小毛奇、克劳塞维茨等高超的军事战略家,制定出多少精湛完善的战略构想,但是从来没有产生过如此有气魄地在敌国策动革命以配合战争的通盘方案。

  

   德国还从来不曾有过一位如此了解俄国并深谙其弱点的高参,方案中援助俄国社会主义者使其发挥“定时炸弹”的作用也使德国人脑洞大开。德国政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方案。后来我们在公布的档案中发现自帕尔乌斯献策以后,德国最高司令部致外交部、财政部情报部门的文件中,有大量协助俄国政治流亡者的秘密电报。

  

   既然德国方面已经被说服,剩下的关键就在于如何去打动俄国反对派了。在提供给德国政府的计划中,帕氏对流亡在外的近千名俄国社会主义者具有实质性的详尽分析。他认为,俄国流亡者中派别纷杂,内讧不断,他们很分散,有许多很小的小组,力量薄弱,并且彼此间相互攻讦,整合难度很大。正如韦伯所说的“社会主义者之间的宗派矛盾使它们支离破碎”,好像难以携手共事。

  

   为此应当把他们联合起来,可以在日内瓦举行一次联合大会为其铺垫。当然说服俄国社会主义者难度要比说服德国政府大得多,但也不是没有有利条件。俄国的政治侨民几十年来缺的就是金钱,那都是些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的主,他们之间的纠纷也大多是因为争夺资源而起的。这些人虽然表面上装的很“高尚”、“不世俗”,但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般都经不住丰厚的资金诱惑。既然西方左翼政党和工会总是说自己是为劳苦大众接受金钱,同样道理只要“包装得当”,俄国政治侨民又怎么会拒绝大笔的资金援助呢?

  

   帕尔乌斯考虑最多的是如何说服列宁。帕氏与列宁是老相识,以前他们在慕尼黑就曾经合作过。鉴于列宁在俄国政治侨民中的地位,只要能够说服列宁其他人便不在话下了。帕氏对列宁的评价是:列宁虽然在俄国左翼侨民中,素以理论见长,能把深奥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以通俗易懂的俄国人思维转化出来。但他从来不被理论所迷惑,任何理论只有在为我所需的情况下才是有用的,他可以游刃有余地穿梭在各种矛盾的理论中,所以往往见解独到,他的特点是完全不受左右派理论偏见的支配。同时他是绝无仅有的、严酷的实用主义者,是一个迫切希望能进行俄国革命操作的活动家,只要能够获得成功,只要是能够摧毁沙皇,他会不加思索地把威廉皇帝和魔鬼拉如自己一伙。帕氏判断,列宁接受自己方案的可能性很大。

  

   帕氏认为,列宁的不足之处就是不够豁达,宗派主义的狭隘白白耗费掉他大量的精力,为和俄国各种社会主义派别以及第二国际论战,浪费了他大量的精力。流亡在欧洲的这15年他的主要精力花费在与不同派别划清界限上,用在了清理别人思想的琐碎的唠叨和相互对骂上,这使他陷入了无意义的争斗和答复各种问题的大堆的信札当中。俄国社会主义的分裂以及列宁“得理不饶人”的性格使他在欧洲一事无成,现在留给列宁的只有大战中提供决定俄罗斯命运的最后机会了,如果放弃了这次机会列宁恐怕只剩下移民美国的出路了。

  

   帕尔乌斯到伯尔尼去游说列宁,他用来打动列宁的主要武器仍然是资金提供。他对列宁说,你用什么去夺取政权,显然最缺乏的是需要金钱。这一点列宁心里十分清楚,只有思想成不了大事,没有人员、组织、武器、宣传手段力量,就不能进行革命,而这一切都需要背后的资金支撑。有了金钱就能产生上述的一切。“列宁先生,不要失掉机会,这样的机遇一生中只能遇到一次”。

  

   列宁对这个视角独特的建议异常兴奋。如果真能实现,就可以不依附他人,可以结束无助的侨民生活,可以加入有物质力量的运动。革命需要大量金钱,得到政权和保住政权就需要更多的金钱,有了这样大笔的经费之后,还用得着冒险去抢劫银行吗?去看那个卑鄙的“圣诞老人(这里指考茨基)”的脸色吗?

  

   帕尔乌斯规劝列宁,应当想想为什么输掉了第一次1905年革命?说什么敌我力量对比的悬殊,说到底还是缺乏经费,如果有了大笔的钱,搞宣传、买武器、雇杀手,何愁没有能够组织起来的力量,第二次可不要再输掉了,世界大战的机会是多么千载难逢啊!

  

   列宁并没有表示直接接受帕尔乌斯其人和他的计划,一来不想和这位声名狼藉的人有太多的瓜葛,当然实用主义的列宁并不仅仅是出于从自己的道德形象考虑,而是对帕氏方案不托底。他深知此公水很深、脚踏很多条船,不知道他嘴里到底有多少是真话,多少是忽悠,多少是陷阱。万一他是德国的间谍怎么办?帕尔乌斯只好转而去游说其他人。现在无从证实列宁听进去了多少游说者的主张,但最后真实的历史进程与帕氏方案高度重合,恐怕不仅仅是一种巧合吧,不能不叫人有所联想。

  

“没有帕氏的帕氏方案”


   我们现在可以肯定一点,列宁在十月进程中实行了“没有帕尔乌斯的帕氏方案”,从后来列宁的策略中我们处处可见帕氏计划的影子。此后列宁的“战争与革命”不可分割的言论大量增多。列宁提出,战争是通往革命的最好道路。我们应该怎样来利用这场战争呢?争取和平这是神父的口号,应该认为这是一场幸运的战争,它将给国际社会主义带来巨大的利益,这一下子就可以使工人运动摆脱和平时期的阴影了。过去把社会主义者区分为机会主义和革命者,现在看来这种区分是不清晰的,应该区分为爱国主义和反爱国主义,我们就是反爱国主义者,这是一个可是极其有利的时机,坐失良机就等于自杀。

  

   德国不是等同于帝国主义国家,而是一个强大的盟友,要干革命就需要武器,需要军队、需要金钱,需要去寻找谁为我们提供这些东西。从党的利益出发和从国家的利益出发是完全不同的,为了党的利益最大化埋葬牺牲掉国家利益是革命的需要。因为沙皇俄国是反动国家,沙皇专制政府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自然只能从与其相反的方向考虑问题,根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定律,德国站在俄国的对立面,那么它就是反对沙皇最好的和最自然的盟友。在我们敌人的阵营中总是能够找到为我们所用的东西,“德国的胜利就是社会主义的胜利”就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 与德国人结盟已不成为什么秘密,“布尔什维克主义越来越经常、越来越甘心情愿地寻求德国帝国主义的帮助”。列宁说,要利用敌人的矛盾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些反对布尔什维克的力量由于利益不一致,无法联合起来共同对付我们”,“我们只是尽量利用协约个各国之间的缝隙,我们对他们是各个击破”。列宁总结出一条规律,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矛盾使他们不像看起来那么可怕,只要加以利用绝对有机可乘。拿与政府敌对势力的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不算什么不道德,只要“目的是高尚的手段可以忽略不计”,世界革命成功了民族国家都会消亡。

  

   在此之前,各派革命党人互相指责别人拿钱不公,吞没了自己的一份。列宁曾多次指责其他人私吞了国外兄弟党的捐款:“关于托洛茨基我要说明,他拿了德国党的钱用于自己的一派,用于他自己的派别!!当时普列汉诺夫及其同伙拿了德国人的钱,没有给党,而给了自己的一派,为此受到倍倍尔的责难,倍倍尔迫使他们把钱交给党”。列宁后来觉得自己用德国人的钱是有道理的:你们能拿德国工人政党的钱,我为什么不能拿德国威廉皇帝的钱?不但德国人日本人的钱也照拿不误。我们现在从档案材料中得知,二月革命后回国的流亡者通过帕尔乌斯、斯德哥尔摩委员会以及其他人那里得到过数额不等的资金支持,具体数目至今不详,因为有些资金来源经过了多次转手。

  

   很多人流亡者都提到,当时组织上好像一下子有了很多钱,回国之路也变得异常顺利。“我们驶入德国,这里一切都组织的井井有条,我们的列车作为特别快车运行,还给我们吃了极好的牛肉和奶酪,送来了茶,横穿德国只用了30个小时”。“瑞典人想用5个车厢把我们运走,而实际上就是7个车厢也不够用,我们聚集起来的人有500多人。他们大概只知道,“钱是由各种各样的资产阶级支付的”,至于来自什么国家已经不重要了。

  

   十月革命后,已经潦倒的帕氏还不断地想从执政上台的布尔什维克政府讨还资金,而列宁由于考虑到道德形象拼命要与帕尔乌斯撇清关系,于是帕氏便成为在苏俄严加回避的人物,有一位不明就里的编辑在1922年2月2日《消息报》上登载了一条发至华沙的电讯,介绍了帕尔乌斯的小册子《挽救经济的道路》。列宁为此大发雷霆,说“只有十足的笨蛋或白卫分子才会替这样的恶棍做广告”,要求严肃追查和处理刊登这则电讯的人。2月8日为此政治局专门召开会议,3月11日又一次闭门开会研究此事。政治局两次开会为一则书讯在苏联政治史上实属罕见,在很多人看来难免有些小题大做,只有了解上述历史的人才知道列宁忌讳的是什么。后来通过第三方把钱还回去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112.html
文章来源:学人Scholar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