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献文 熊鹰:中国电影路在何方?

——基于中国电影现状的反思

更新时间:2019-04-22 22:12:01
作者: 黄献文   熊鹰  
在这个信仰缺失的时代去表现信仰的力量,那丝毫不为国道上轰鸣而过的汽车所动的磕长头队列,那像大海波浪一样翻飞起舞的五颜六色的经幡,那大远景镜头中雪野上的朝圣剪影,似乎是对在物欲中迷失已久的现代人的心灵招魂。此外还有张艺谋的《归来》、冯小刚的《一九四二》、管虎的《老炮儿》等都是经过精心打造的。尽管这些电影的票房不尽如人意,但面对放弃良心的票房诱惑而傲然挺立的身姿,对艺术的坚守,严肃的创作态度,正是电影人不迎合、勇于担当的体现。当然,如果以更高的标准看,它们还有着第六代电影的通病:重呈现,缺乏对社会本质的深度剖析,比起1940年代的《万家灯火》和《一江春水向东流》、1980年代谢晋的《芙蓉镇》等,它们在主题提炼与艺术升华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另外,作为怀旧影视的大类,知青影视虽然其中有一部分因为向市场妥协迎合观众的倾向遭到诟病,但总体来看,它们呈现出的是与当下低俗恶俗乱象迥异的另一道景观,其透露出来的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精神、积极向上的心灵指向和理想主义、英雄主义气质对于这个“没有英雄”的时代,对于当下精神哺乳期特别长、在蜜罐中长大的独生子女一代无疑具有精神引擎功效。冯小刚表现整整一代人青春挽歌的新作《芳华》,歌颂人性的善良和爱,在怀旧的旋律中让我们重走一趟青春之旅,在热泪盈眶中将我们的心洗刷得干干净净,是近些年难得一见的佳作。虽然还有瑕疵,但瑕不掩瑜,它在我们心中唤起的那份感动是真实的,上一代人那份青春的回光返照,仍然美不胜收,在探索艺术与市场的结合上可资借鉴。

   除了“守望者”、“拾荒者”的角色以外,作为精英文化的代表,电影人还应主动承担起提升大众文化的重任。大众文化有着强烈的狂欢特质、蓬勃的朝气和不朽的生命力,但它的反体制、反规范、反经典的内在指向如引导不当往往造成粗俗、浅薄、恶搞、低级趣味等弊端。表现在电影领域,就是近些年在犬儒主义的社会氛围和网络恶搞之风的推波助澜下,某些所谓“中小成本喜剧电影”的跟风效颦,泛滥成灾。“文革”结束以后,喜剧电影曾像一股清新的风,吹进人们的心田,深受观众喜爱。它们是中国社会克服此前不久的荒唐荒谬,微笑着与昨天告别的社会心理的反映。因为整个20世纪艺术的美学风格过于沉重,尤其是在“十七年”后期到“文革”这段时间,那种严肃古板、所谓崇高的美学风格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压倒一切的政治意识形态让人神经绷得紧紧的,人们忘记了笑,听不到笑声。正因为此,这种喜剧样式才弥足珍贵。90年代以来,喜剧电影或以“带泪的笑”表现底层人命运的艰辛,或针砭时弊,或表现转型时代的社会心理。世纪末前后,冯小刚的“贺岁片”以荒诞不经的游戏,揭示了当代人的生活态度、情感方式和真实的欲望,在笑声背后,显示了创作者对生活、对人性观察的准确和深刻,镜头悲悯而温暖。而周星驰的“无厘头电影”在无所顾忌的搞笑狂欢中,将一切的偶像、价值践踏得体无完肤,吻合了世纪末弥漫香港社会、弥漫全球的后现代语境,有其深刻的社会心理指向。然而,近些年,数量上大幅攀升的中小成本喜剧电影在质量上却直线下降,虽有佳作,但总体偏少,不少作品空有喜剧外壳,却缺乏喜剧精神,它们不去关心人们的心灵滋养,而是关心“包袱”抖得是否合适,笑点是否饱满,观众的欲望是否被银幕撩起并从中得到满足,以劣质的笑料和单一的戏仿,“输入低贱的价值观”。结果是造成了电影市场山寨成风的恶性竞争,极大地拉低了观众的审美品位。一个时代如果过分喜剧化,社会心理会趋于麻木和慵懒。而为了拼笑点将喜剧转变成戏耍甚至恶搞,会将人类和我们这个民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价值观消解得体无完肤。崇高将被削平,英雄被解构,深层指涉缺失,人类心灵向上的维度将被抑制。而对市场的屈尊和对大众的过度迎合必然带来高雅艺术的萎缩。所有这些与当下无主题变奏、“无景深”的后现代社会正相吻合。然而,张扬理想主义的文艺作品少,并不能反证当下社会不需要理想主义。新近热播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之所以引起全国上下的热切关注和普遍赞誉,原因是剧中主人公从苦难中昂起头来,敢于担当的奉献精神和理想主义气质唤醒了人们心中沉睡已久的向善向上的冲动,因为吃苦耐劳的精神、向上向善的冲动和理想主义作为一种正能量的精神遗产,不管在哪个时代都不过时。同时也证明,商业与艺术并非天然对立,从长远来看,这批蕴藏着正能量精神指向的高雅的艺术品也许更能收获商业上的成功。

   由此,重新定位电影的产业化和艺术性之间的关系成为必然。现在电影言必谈产业,言必谈票房。电影当然是产业,它不同于小说、诗歌等案头文学读本,它必须走向观众,获得市场认可。但电影同时也是艺术。何谓艺术?艺术必须给人思想的启迪和艺术的美感,必须承担起提升我们民族素质和我们这个国度文明进步的重任。如果矫枉过正,一味以票房论英雄、论成败,将电影当成生意做,紧盯着观众的眼球而非他们的心灵,着力于外部打造而不从内涵用力,忽视对观众心灵的陶冶和人格的提升,结果只会落人演员陈道明说的“电影的繁荣和热闹就是一些票房数字”[14]。最终也会毁了中国电影,因为再多的票房买不回那些低俗、恶俗电影给人们造成的精神污染和价值观的破坏。

   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更关乎民族的素质和国家的未来。当下我们亟需一大批充满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正能量文艺作品占领文化市场,去提升我们民族的素质,矫正严重倾斜的价值观,重新去激活和煮沸这个被犬儒主义、拜金主义、虚无主义浸透的时代里一代年轻人的梦想和热血!我们翘首以盼这个时代早日到来!

   注释:

   ①近来,网上“中戏年轻教师尹珊珊怒怼《战狼2》”的视频炒得沸沸扬扬。笔者认为,视频中有的断语下得过重,但其中不是没有合理之处。

   ②2016年5月12日,《百鸟朝凤》出品人方励现身某直播平台呼吁院线经理为影片增加排片,说到激动处,竟在视频中磕头痛哭,称“希望大家能在微博、朋友圈上推荐一下《百鸟朝凤》”,“只要你(影院经理)能够在这个周末给我们排一场黄金场,我老方愿意给你下跪”。http://ent.qq.com/a/20160513/003773.htm.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008.html
文章来源: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45(02):44. [J].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