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建国:中共中央撤离延安问题再研究

更新时间:2019-04-22 08:58:54
作者: 徐建国  
胡宗南部15个旅14万人从南面分两路自洛川、宜川一线向延安发动进攻。由于中共中央预计的敌开始进攻时间是15日甚至是更晚, 这必然会对保卫延安的军事部署造成一定影响。

  

二、中共中央保卫延安的部署


   延安对于国共两党来说, 都具有特殊意义。对国民党来说, 延安是中共的政治中心, 占领延安具有巨大的宣传和象征意义。对中共来说, 自从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后, 延安逐渐成为革命的象征, 被称为“圣地”, 是容不得敌人侵犯的革命心脏, 放弃延安绝不是能轻易做出的决定。但胡宗南的这次进攻不同于以往, 它是在国际国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 国民党急于挽救危局的情况下。所以, 中共中央有两手准备:一是首先作保卫延安的部署;二是在保卫延安可能会付出重大代价或影响解放战争战略展开的情况下, 则放弃延安。

  

   在军事上, 3月2日, 中共中央书记处开会讨论对付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问题。这是中共中央第一次正式开会讨论这个问题。同日, 彭德怀代表中央军委致电张宗逊、习仲勋, 提出保卫延安的三个作战方案:“ (1) 25迅速消灭四十八旅, 我主力转向关中, 歼击守备之敌。 (2)我主力迅集张村驿、直罗镇线, 准备歼击北进或东进之一路 (几个战斗) 。 (3) 让敌深入延安、延长后, 待敌困难增多时再从敌侧后歼击。以上何者为宜请即考虑并将理由说明电告。”同日, 中央军委发出给保卫延安各部队的指示, 要求做好战斗准备, 并对防御阵地作了调整, 强调:“要取得外线有效配合, 内线防御须有二十天坚决抗击, 才能粉碎敌人, 保卫延安” 。这说明中共中央为保卫延安制定的是内线防御、外线配合的作战方案, 即“内外线结合, 坚决保卫边区, 保卫延安”。所谓“内线防御”指的是第一线防御部队顽强阻击敌人, 争取更多时间疲劳敌人以取得外线配合。所谓“外线配合”指的是陈 (赓) 谢 (富治) 兵团袭占陇海路、刘 (伯承) 邓 (小平) 兵团袭占平汉路。3月6日, 中央军委致电陈赓、谢富治等人:着陈赓、谢富治率四纵队及王新亭纵队主力, 出敌不意, 准备渡河攻占阌乡 (引者注:今河南灵宝县境内) 、陕县、新安等县及洛河以北区域, 彻底破坏陇海路潼关、洛阳段, 以确实保卫延安, 救援五师, 错乱胡宗南军全部部署。保卫延安的内线防御作战, “主要依靠陈谢从外线解围”。

  

   同一天, 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发出致刘邓、陈谢等人的《保卫延安主要依靠外线作战》的指示, 指出:“陈谢率五个旅寅皓 (引者注:3月19日) 渡河袭占陇海潼洛线, 为调动胡军、保卫延安最好办法。你们休整务于寅删 (引者注:3月15日) 前结束, 期于寅皓与陈谢渡河同时攻击平汉线。”指示强调:胡宗南部“主力正向宜川、洛川、中部之线急进, 寅灰 (引者注:3月10日) 可集中完毕, 寅删可能开始攻击 (亦有可能延至寅删、寅号 (引者注:3月20日) 之间) 。我现布置内线纵深防御可能迟滞十天时间, 主要依靠陈谢从外线解围。估计陈谢五个旅切断潼洛必能引起变化, 即使突入延安亦难持久, 而陈谢在潼洛之行动又需你们积极援助。”这是根据胡宗南抽调军队进攻延安留下防守空隙而作出的部署, “此次胡军攻延带着慌张神情, 山西仅留四个旅, 西兰公路及陇海线均甚空虚, 集中全力孤注一掷。”中共中央的目的是刘邓兵团以攻击平汉线而援助陈谢兵团攻击潼洛线, 调动胡宗南进攻延安部队回撤, 从而解延安之围。陈谢兵团能否及时发动攻击成为关键。3月7日, 彭德怀致电张宗逊等人:“要取得外线有效配合, 内线防御须有20天坚决抗击, 才能粉碎敌人, 保卫延安。”除了外线配合外, 中央军委在内线防御方面也作了精心部署。3月8日, 彭德怀为中央军委起草两份电报:令王震率独四旅、三五九旅即从延水关西渡, 隐蔽集结在延长附近, 准备配合教导旅在临真镇、金盆湾地区各个歼敌;令西北野战集团军主力集结张村驿及其以东至羊泉镇间。其目的是以少数防御部队诱敌深入, 主力隐蔽集结, 在敌人疲劳、饿饭等困难增多时, 加以各个歼灭。从理论上讲, 这个作战方案不可谓不周密, 但能否奏效的关键一是内线阻击能够赢得外线配合的充足时间, 二是外线及时出击能够调动进攻延安的胡宗南部回撤。

  

   面对日益严峻的形势, 除做好军事部署外, 3月8日, 中共中央举行一万多人参加的保卫延安军民动员大会, 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等人讲话。周恩来指出:蒋介石、胡宗南要来进攻我们的边区,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许多人以为上两次没有来, 这次也许不会来了。同志们, 不要这样想, 这一次他是决定要来的。为什么要来?因为他在全国许多地方都打了败仗, 许多解放区的人民解放军消灭了他的大量部队。蒋介石在财产上也破产, 滥出票子, 人民已活不下去了, 所以起来和他闹。“因为这样, 他想不出别的办法, 他只有最后一个手段, 拿进攻延安来挽救已失的人心。”朱德说:胡宗南部队要进攻延安了。我们有把握打垮胡宗南的进攻, 我们一定能打胜仗。各个地方都要切实地做好坚壁清野工作, 每家的粮食都要好好地埋藏起来。敌人来了找不到饭吃, 找不到炭烧, 困也困个半死, 我们大军一到就更容易消灭他们33。中共召开盛大的动员大会, 宣扬能够打败敌人的雄心壮志, 这从鼓舞军心民心角度可以理解, 但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组织民众撤离工作的及早实施, 为后来赢得转移时间造成了一定困难。胡宗南为了解延安的情况, 专门搜集了与这次动员大会有关的五则“新华社延安9日电”以及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的讲话全文, 认为:“从周恩来和朱德的讲话看, 共产党毫无准备, 和平观念很深, 开个动员大会也扭转不过来, 只剩下几天, 来不及坚壁清野, 谈不上长期作战。他出敌不意, 攻敌不备, 正好乘虚闪击突袭, 迅速拿下延安。”这种认识也并非毫无道理。

  

   胡宗南改变作战方案也给中共中央实施保卫延安的部署造成了一定困难。3月10日, 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致张宗逊等人电:“ (一) 西安确息, 胡宗南准备伞兵千人, 寅齐 (引者注:3月8日) 在西安集中, 待命起飞袭击延安; (二) 望着新四旅立即开延安, 以两天行程赶到延安附近, 保卫延安为要。”中共中央得到的情报是国民党伞兵准备袭击延安, 而没有提及地面进攻。3月13日, 胡宗南部14万人分左右两个集团, 同时从宜川、洛川一线向延安发动攻击, 而当时用于该线保卫延安的部队仅有教导旅和警备第7团共5000余人, 双方力量悬殊, 防御部队只能依托既设阵地, 节节抗击进攻之敌。同时, 国民党出动45架飞机轰炸延安, 彭德怀急调新四旅一个团守卫延安机场, 准备歼灭敌空降兵。但实际上由于考虑到陕北地形复杂, 胡宗南没有实施空降兵作战, 这对后来的战略部署产生了一定影响。中共中央没有得到情报, 因为3月7日熊向晖把情报送出后, 8日就随胡宗南去了洛川, 后来情况发生变化, 他的情报却送不出去了。

  

   对于是否从外地抽调更多部队来保卫延安, 中共中央一开始有这种想法, 但在权衡利弊后放弃, 因为这不仅涉及能否及时赶到的问题, 而且后勤保障尤其是粮食供给也是必须考虑的现实问题。在3月28日的清涧县枣林沟会议上, 毛泽东就说:“不能再调部队了, 陕甘宁边区巴掌大块地方, 敌我双方现在就有几十万军队, 群众已经负担不起。再调部队, 群众就更负担不起了。

  

   虽然根据现有兵力作了周密部署, 也作了充分的民众动员, 但随着国民党进攻延安的步步推进, 中共中央面临着守卫还是放弃的艰难抉择。3月16日, 胡宗南部已突破防御部队的第一线阵地, 延安处于重兵压境的危机之中, 为有效地指挥作战, 中央军委发布命令, 驻陕甘宁的所有野战部队和地方武装组成西北野战兵团, 约2.6万人, 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同一天, 中共中央发布保卫延安的命令:“敌以五师十二旅约八万人进攻延安, 经三天猛烈攻击, 突破我第一线阵地, 由于我军坚决英勇抵抗, 敌伤亡甚大, 困难增加, 颇疲劳, 今后将更甚”, “边区各兵团有坚决保卫延安任务, 必须在三十里铺、松树岭线以南甘泉、南泥湾、金盆湾地区, 再抗击十天至两星期 (十六日至二十九日) , 才能取得外线配合, 粉碎胡军进攻延安企图”。为此特组织由张宗逊、廖汉生指挥的右翼兵团, 王震、罗元发指挥的左翼兵团, 新四旅为中央兵团。该命令除强调迟滞敌人进攻外, 还要求:“在防御战斗中疲劳与消耗敌人之后, 即可集中五个旅以上打运动战各个歼灭敌人, 彻底粉碎敌人进攻。”

  

   最终, 陈谢纵队渡河攻击陇海线潼洛段的计划没有实施, 从外线配合保卫延安落空, 这是因为中央关于陈谢纵队的使用方向发生了改变。3月11日, 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致刘邓电:“延安准备暂时让敌占去, 但陈先瑞韩东山所率五师三千余人有被敌歼灭之危险, 故无论如何应派队救援”。目前陈谢所部五个主力旅的行动有三个方案, (一)按原计划出潼洛线; (二) 以一个旅出潼洛线, 接护五师北上, 主力四个旅参加平汉道清线 (引者注:指平汉路河南滑县道口镇至博爱县清化镇段) 作战。然后, 陈谢部在刘邓所派一二个纵队的配合下, 或出潼洛线, 或先占同蒲线, 再占潼洛线 (即把占潼洛线放在最后一着) ; (三) 以一个旅渡河接护五师, 主力四个旅即刻占同蒲线。该电强调:“无论采何方案, 均须接护五师北上。派一个旅是否能完成任务, 亦须考虑。”该电命令陈谢纵队的主要任务是接护五师陈先瑞韩东山部北上, 并初次提出暂时放弃延安的想法, 但没有形成最终决定。由于考虑到陈谢纵队一部或全部南渡黄河威胁陇海线, 接护陈先瑞韩东山部北上, 面临两种可能性, 或者是完成任务, 或者是完不成任务, 反而有可能造成陈谢纵队被阻隔在黄河以南无法北返之虞。而陈先瑞韩东山所部依靠自身力量, 经过与敌周旋, 从卢氏出发, 经洛宁、渑池后, 于3月18日通过陇海路, 19日与南渡黄河接应的太岳部队会师, 随即在新安县曲沃镇北渡黄河, 20日全部渡河完毕, 进入晋冀鲁豫解放区。

  

   后来的事实表明, 中共中央及毛泽东高估了敌人进攻可能遇到的困难, 也高估了保卫延安部队的阻击能力。为了掩护民众撤离, 防御部队不得不在极端艰难的条件下英勇奋战, 为撤离赢得宝贵时间。3月18日, 敌军仍被阻于临真、金盆湾以北高地一线, 敌在进攻受阻后, 采取“钻隙战术”, 经茶坊、王庄北进, 在防御力量薄弱的松树岭至杨家畔一线的原始森林打开突破口, 迅速向延安逼近47。因此, 中央所制定的左、中、右三路防御部队“再抗击十天至两星期” (16~29日) 的计划已经无法完成。由于力量过分悬殊, 没有外线配合, 单纯依靠内线防御部队不可能粉碎敌人的进攻, 为此, 中共中央主动撤离延安。对于放弃延安, 毛泽东还是耿耿于怀的, 在转战陕北期间到了米脂县杨家沟后, 12月26日是他54岁生日, 各地来开会的党政军高级干部提议为他庆祝生日, 他说:延安都丢了, 还祝什么寿? 这不能单纯视为他为了拒绝祝寿而刻意找的理由。

  

三、中共中央撤离延安决策的实施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002.html
文章来源:《党史研究与教学》2018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