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龙卫球 王 琦:民法典合同编对拖欠中小企业债款行为的规制

更新时间:2019-04-10 23:25:37
作者: 龙卫球 (进入专栏)      
由于现行《合同法》欠缺有关规定,所以需要新增一项法条。

  

   首先应考虑新增法条适合在何处加入。由于履行期限不局限于单一合同类型,而是所有合同的共同问题,所以新增条文应当处于总则或者通则部分。进一步而言,这一法条针对的是合同中特定条款生效与否的问题,所以应处于合同的效力部分(现行《合同法》第三章)。检视现有条文,《合同法》第53条的规范内容正在于将合同特定免责条款(“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规定为无效,因此是一个合适的插入点。建议在现行《合同法》第53条的位置内增加两款作为第2、3款。为行文便利,文章将该条作为一个独立条款来论述,标为“新增条文A”。以下先列出条文内容,后两节将详加论述。新增条文A的原型是《欧盟打击迟延支付指令》Article 2、3以及《德国民法典》第271a条第1、2款。

  

   新增条文A:当合同一方是中小企业,且相对方并非消费者时,相对方同中小企业约定支付期限时长超过20日,需要采取书面形式并且这一约定必须不会给中小企业的利益带来严重不利后果。相对方同中小企业约定支付期限时长超过40日的,这一约定无效。双方约定了检验或者受领步骤的,上述期限最长可以延长20日;基于合同性质确实需要更长时间的除外。

  

   支付期限的起点是相对方收到中小企业给付之日。中小企业事后出具账单或者其他类似支付单据的,以该单据到达相对人之日为支付期限的起点。

  

   (二)立法目的:避免对合同自由的滥用

  

   新增条文A的立法目的在于阻止相对方滥用合同自由损害中小企业的利益。这种滥用体现在相对方借着合同自由的名义,以双方自愿为幌子,设定不合理的支付期限。阻止这种滥用最有效的做法是,立法上预先规定对中小企业所负金钱债务的支付期限的可约定空间,也就是说,在这一点上将相对方的自由事先就控制在无从滥用的范围内。这在民法上绝非什么异常举动,事实上,凡是民法赋予自由之处,无不同时伴随着对滥用自由损害他人或者公共利益的防范。[6]可以说在民法规制体系中,赋予自由和限制滥用自由本就是一体的两面,最高层次的规制即存在于民法基本原则中,首先是公平原则和诚信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6、7条)。[7]

  

   (三)规范内容释义

  

   1.区分支付期限的“时长”和“起点”

  

   首先,支付期限是民法上期间的一类,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章关于期间的一般规则。从构造上来说,支付期限(和任何期间一样)由两部分组成,第一是期限的“时长”,第二是期限的“起点”。[8]支付期限到底在何时终止,是由这两个因素共同决定的。两类期间即便有相同的时长,只要起点不同,也会在不同的时间点终止。因此,限制约定支付期限,既要考虑“时长”,也要考虑“起点”。新增条文A就是在这两处分别着手,第1款涉及期限的时长,第2款涉及期限的起点。

  

   2.对时长部分的规制(新增条文A第1款):划定时长上限

  

   《欧盟打击迟延支付指令》划定的上限相对较高(30日/60日),考虑中国的社会生活节奏比整体而言节奏较慢的欧盟要快很多,而且中国无需像欧盟那样考虑各成员国间的巨大差异,所以第1款划定的时长上限要低于欧盟的规定。当然这些具体数字都可以再斟酌。

  

   具体而言,新增条文A第1款——仿效《欧盟打击迟延支付指令》Article 3、4——通过划定两条线形成了三区,即“自由约定区”“限制约定区”和“禁止约定区”。时长20日以内,是自由约定区。20~40日以内,是限制约定区(新增条文A第1款第1句),相对方如果想和中小企业约定这一范围内的时长,必须同时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形式性的,即必须满足书面形式的要求,这排除了口头约定20~40日内时长的可能性;第二个条件是实质性的,即这一约定不会严重危及中小企业的利益。40日以上,属于禁止约定区,所做出的约定无效(新增条款A第1款第2句)。

  

   另外,还需要注意双方约定了验收或者受领步骤的情形。这一步骤通常需要额外的时间。债务人同样有可能利用这一步骤来规避法律拖延支付,比如验收有意拖个一年半载。[9]所以,验收、受领的时长也必须受到限制,新增条文A第1款第3句正为此而设,据此,合同中如果约定了验收或者受领步骤,那么支付期限的时长最多增加20日(新增条文A第1款第3句第1分句)。同时考虑到也存在较为复杂的、客观上确实需要更多时间的合同,所以新增条文A第1款第3句第2分句还做出了一个除外规定——“基于合同性质确实需要更长时间的除外”。

  

   3.对起点部分的规制(新增条文A第2款):明确起点的起算

  

   仅仅划定时长上限还不足以限定支付期限,可以设想,即便时长只有15日,但如果在中小企业履行完一年后才起算,那么债务人可以坐等一年零十五天才付款,这对中小企业显然是不公平的。所以限制支付期限还要求对期限起点进行规制,这是新增条文A第2款负责解决的问题,这款不仅明确了期限的通常起算点,而且还将推迟期限起算的可能性完全保留给中小企业一方。

  

   第2款第1句明确“支付期限的起点是相对方收到中小企业给付之日”⑦,这首先排除了债务人一方对支付期限起点的操纵力,即债务人无从设定一个更靠后的起点。第2句则规定,“中小企业事后出具账单或者其他类似支付单据的,自该单据到达相对人时起算”。这考虑的情况是,在某些交易中具体支付数额只要在履行后经过专门计算才能确定。这种情况下的延后起算对作为债权人的中小企业并无不利,因为出具单据的主动权在自己手上。[9]另外由此债权人还可以对支付期限的起点做更具灵活性的安排,依其意愿在单据中指定一个更靠后的起点,如“账单到达七日后,支付期限起算”。

  

   总而言之,第2款实际上是将债务人收到对待给付的时间点确立为一种半强制性的支付期限起点。“半强制性”意味着债务人一方无权通过约定的方式用一个更靠后的时间点取代上述时间点,能够推迟支付期限起点的仅仅是作为债权人的中小企业。同时,这个半强制的起点本身也已经兼顾了债务人的利益,随着收到中小企业的对待给付,债务人的合同利益已经得以实现,现在处于法律保护中心位置的毋宁是作为债权人的中小企业的利益,从这个时刻起使债务人承担支付期限起算的负担,从利益平衡角度而言完全得当。

  

四、合同法上的规制手段Ⅱ:加重拖欠方的违约责任


   (一)一般说明以及新增条文内容

  

   如果履行期限已经超过而债务人仍未支付,通常就构成履行迟延。在这个阶段,如果要保护作为被拖欠方的中小企业,合同法可以采取的措施就是加重债务人的违约责任。这同样需要新增一项条文,现行《合同法》中有一个现成的插入点,即涉及金钱债务违约责任的第107条。可在该条所在位置内加入1款作为2款。同样出于行文便利的考虑,文章暂且将其标为“新增条文B”作为一个独立条款论述。新增条文B的原型是《欧盟打击迟延支付指令》Article 6,以及《德国民法典》第288条第2、5款。

  

   新增条文B:对中小企业迟延履行金钱债务且债务人并非消费者的,应当支付逾期利息。双方约定逾期利率或其他计算方法的,从其约定;未约定的,按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50%的利率支付利息。除此之外,中小企业还可以向债务人额外要求支付一笔600元固定数额的补偿金;上述补偿金不影响债权人就其他损失主张赔偿。

  

   (二)立法目的:促使拖欠方履行债务,便利被拖欠方的损失求偿

  

   新增条文B的立法目的之前已经论及,即以加重违约责任为手段,促使债务人向中小企业履行债务,同时也在一定范围补偿债权人因被拖欠债务而生的额外费用。

  

   (三)规范内容释义

  

   按照上述立法目的,新增条文B设计了两条规则,分别涉及逾期利率的确定(第1句)和专门补偿金的引入(第2句)。

  

   1.逾期利率的确定(新增条文B第1句)

  

   金钱债务的债务人如果履行迟延,应当支付逾期利息,现行《合同法》在第113条(损失赔偿)、第114条(违约金的约定)侧面确认了这一点,第207条针对借款合同正面规定:“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德国民法典》第288条直接规定了迟延利息。[9]

  

   新增条款B在第1句作出规定,首先当事人对逾期利率或者其他计算方法有约定的,从其约定(第1分句),这是合同自治的体现,无需多言。⑧难点在于,如果当事人未约定逾期利率,该如何处理,或者更准确地说,应当如何加重?《德国民法典》第288条提供了一个办法,其第1款规定“金钱债务于迟延时应支付利息。迟延利息之年利率为基本利率加5%”,同条第2款针对商业交易中的履行迟延将逾期利率进一步调高,即基本利率加9%,可见德国法的做法是“基本值+X”。[9]类似的模式在中国司法解释中也可以找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4条第4款规定:“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

  

   以此为参照,新增条款B第1句第2分句规定,如果没有约定的,按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50%的利率支付利息,即以同期银行利率乘以1.5的公式计算逾期利息。举例而言,如果同期银行贷款利率为4.35%(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自2015年10月24日以来的短期贷款基准利率),那么逾期利率为6.525%。⑨50%这一具体数值的依据是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人民币贷款利率有关问题的通知》(银发[2003]251号),该通知的第三条规定“关于罚息利率问题。逾期贷款(借款人未按合同约定日期还款的借款)罚息利率由现行按日0.021%计收利息,改为在借款合同载明的贷款利率水平上加收30%—50%”。[10-11]

  

   2.固定数额补偿金的引入(新增条文B第2句)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867.html
文章来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 32(2)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