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承伟: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扶贫思想

更新时间:2019-03-22 01:06:59
作者: 黄承伟  
同时,精准扶贫工作体系还包括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的政策体系,就是在习近平扶贫思想指引下,中央、地方根据不同的实际情况确定深度贫困地区、深度贫困群体,确保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难中之难问题的解决与针对性措施,确保脱贫攻坚任务的整体完成。此外,扶贫工作完善建档立卡解决“扶持谁”的问题;2013~2017年,全国累计选派43.5万名干部担任第一书记,277.8万名干部驻村帮扶,着力解决“谁来扶”的问题;落实“五个一批”,解决“怎么扶”的问题。

   四是政策体系。党的十八大以来,围绕《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中办、国办出台13个配套文件,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研究制定200多个行业扶贫政策文件或实施方案,完成四梁八柱顶层设计。各地相继出台和完善了“1+N”的脱贫攻坚系列文件。这些政策举措涵盖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产业就业、生态建设、社会保障等重点领域,涉及资金、土地、科技、人才等支撑保障,扶贫领域很多“老大难”问题都有了针对性措施,解决了许多长期想办但没有办成的事。这一系列脱贫攻坚文件集合,实质上就是大扶贫治理体系,其实施必然呈现出大扶贫的格局。

   五是投入体系。资金投入是脱贫攻坚保障。坚持发挥政府投入的主体和主导作用,建立与攻坚要求相适应的投入体系。2013~2017年,财政投入大幅度增加。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年均增长22.7%,省级财政扶贫资金年均增长26.9%,2017年中央财政扶贫资金达到861亿。2016年、2017年共安排地方政府债务1200亿元,用于改善贫困地区生产生活条件,实施贫困村提升工程。开展贫困县统筹整合使用财政涉农资金工作,累计整合5200多亿元。深化扶贫领域“放管服”改革,扶贫资金项目下放到县的比例超过95%。加大金融扶贫投放,“十三五”期间,安排易地扶贫搬迁专项贷款3500亿元。扶贫小额信贷累计发放4100多亿元,支持了1000多万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出台扶贫再贷款政策,累计发放贷款1400多亿元。农发行、国开行和农业银行等金融机构不断加大扶贫信贷投放力度。资本市场扶贫举措明显加强,95家证券公司结对帮扶210个贫困县,支持贫困县企业融资近830亿元。保险业助力脱贫攻坚工作稳步推进。加强土地政策支持,贫困地区增减挂钩节余指标流转累计收益主要用于脱贫攻坚。

   六是社会动员体系。不断完善专项扶贫、行业扶贫和社会扶贫三位一体的大扶贫格局。国家将10月17日设立为扶贫日,从2014年起全国各地每年组织开展扶贫日系列活动,广泛动员社会各界关注支持扶贫。设立全国脱贫攻坚奖,发挥榜样带动作用。深化东西部扶贫协作、定点扶贫、军队和武警部队扶贫,开展“携手奔小康”行动,组织342个东部经济较发达县结对帮扶539个西部贫困县。动员中央企业设立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开展定点帮扶贫困革命老区“百县万村”行动。动员民营企业开展“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开通中国社会扶贫网,为社会各界精准帮扶贫困户提供对接平台。积极引导社会组织参与脱贫攻坚。通过各种形式加大宣传力度,宣讲扶贫政策,推广先进典型,营造浓厚的社会氛围。

   七是动力体系。群众内生动力是打好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基础。坚持注重扶贫与扶志、扶智有机结合,大力培育贫困地区、贫困群众内生脱贫动力,是习近平扶贫思想的重要内容和战略取向。这一思想引领下的脱贫攻坚动力体系,其核心就是把扶贫与扶志、扶智结合摆在突出位置,注重培育内生脱贫动力。在实践中,体现在通过广泛宣传,坚定信心决心;树立脱贫光荣,扶贫光荣的良好风尚;开展培训,促进贫困人口就地、就近就业;加强贫困村基层党组织的建设;抓好贫困乡村文明建设和移风易俗、抵制陈规陋习,激发内生动力,增强贫困村的发展活力。

   八是监督体系。中央出台脱贫攻坚督查巡查工作办法,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组织开展督查巡查,查找突出问题,督促整改落实。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国务院关于脱贫攻坚工作情况的报告,全国政协常委会围绕“实施精准扶贫中存在的问题和建议”建言献策。中央巡视工作把脱贫攻坚作为重要内容,8个民主党派中央开展脱贫攻坚民主监督,纪检监察机关开展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检察机关开展集中整治和加强预防扶贫领域职务犯罪专项工作,审计机关开展扶贫资金管理使用和政策跟踪审计,财政部与扶贫办对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开展集中检查,扶贫办设立全国12317扶贫监督举报电话,把各方面的监督结果运用到考核评估中。全面加强扶贫资金项目监管,违纪违规问题明显减少。

   九是考核评估体系。贫困治理新体系把“脱真贫、真脱贫”作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首先,精准识别出真贫,就是提高建档立卡水平,加强建档立卡动态管理,把符合标准的贫困人口以及返贫人口全部纳入。其次,确保脱贫人口的精准退出。就是建立贫困退出机制,明确贫困村、贫困县、贫困人口退出标准、程序以及后续扶持政策,防止“数字脱贫”“虚假脱贫”。第三,实施最严格的扶贫成效考核,倒逼各地落实脱贫攻坚责任,推动政策措施精准落实落地,确保脱贫成果经得起历史和实践的检验。中央实行最严格的考核评估制度,在考核方式上不断上台阶,2015年实施了扶贫第三方评估,2016年增加了省际交叉考核,2017年增加媒体暗访考核。

   上述九个方面构成了我国贫困治理新体系。这一体系,是以习近平扶贫思想为遵循,逐步构建、完善,经过了实践的检验,九个方面相互联系,相互作用,既是有效治理贫困的基本经验,也是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的要求。既是对党的十八大以来精准扶贫经验的总结,也是对今后三年脱贫攻坚工作重点的明确。这套体系已经形成,再经过三年的实践、完善,就会定型成为贫困治理体系。这套体系的完善、定型,不仅为如期完成目前3000多万贫困人口脱贫提供保障,而且,对于中国的农村乡村发展,特别是贫困地区的乡村变革将发挥根本性的、革命性的作用。换言之,以习近平扶贫思想为指导,按照十九大报告的部署打好脱贫攻坚战,不仅要解决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县脱贫摘帽,解决区域性贫困,而且要在干部作风转变、乡村治理能力提高、为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奠定基础等方面作出贡献。

  

   五、习近平扶贫思想指引新时代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进展

   新时代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的进展。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农村贫困人口累计减少6853万人。截至2017年末,全国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末的9899万人减少至3046万人,累计减少6853万人,减贫幅度达到70%;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末的10.2%下降至3.1%,累计下降7.1个百分点。年均脱贫人数1370万人,是1994年至2010年间年均减贫人数的两倍多。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年均实际增长10.7%。2013-2017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名义增长12.4%,扣除价格因素,年均实际增长10.4%,实际增速比全国农村平均水平高2.5个百分点。2017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全国农村平均水平的69.8%,比2012年提高7.7个百分点,与全国农村平均水平的差距进一步缩小。住钢筋混凝土房或砖混材料房的农户占57.1%,自然村通电率接近100%,通电话率98.2%。贫困县数量实现了首次减少,2016年有28个贫困县脱贫摘帽。

   新时代脱贫攻坚促进了贫困地区加快发展。贫困地区特色优势产业迅速发展,旅游扶贫、光伏扶贫、电商扶贫等新业态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快速发展。生态扶贫、易地搬迁扶贫、退耕还林等明显改善了贫困地区生态环境,奠定了实现生态保护和扶贫脱贫有机结合的基础。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高强度集中投入,促进了贫困地区农村基础条件的明显改善和公共服务水平的明显提升。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管理、精准退出等精准扶贫方略实施,明显提高了贫困地区基层治理能力和管理水平。

   新时代脱贫攻坚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宗旨、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一大批的党员干部深入基层发动群众,以精准扶贫新理念,为贫困群众办实事、好事,帮助贫困群众摆脱贫困,改变贫困现状,以实际行动回应群众的基本需求,充分体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必然促进党群关系、干群关系更加密切,巩固了共产党的执政基础。

   新时代脱贫攻坚激发了贫困地区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贫困地区、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是建立稳定脱贫长效机制的基础,是贫困群众摆脱贫困的根本,也是全球贫困治理共同面临的难题。现实中,一些干部常把群众“等、靠、要”现象常挂在嘴边,认为群众贫困的主要原因在群众自身,这实质是忽视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习近平扶贫思想的一个根本要义,就是通过把扶贫同扶志、扶智结合起来,采取宣传引导、政策激励、典型示范、村规民约等多种方式,把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调动起来,不断增强贫困群众在参与中的主体感、获得感,促进他们传统观念的改变。

   新时代脱贫攻坚培养锤炼了一大批干部和人才。到贫困村和群众一起脱贫攻坚,是培养锻炼干部的最好形式之一。脱贫攻坚各种各样政策的落实,为人才培养提供了具体支撑和支持。第一书记、驻村干部不仅有事干,而且有条件干事、干成事,这对于年轻干部是非常难得的锻炼机会,对于他们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形成无疑是独特而有价值的。把干部锻炼培养和脱贫攻坚结合起来,把真正能干的干部派下去,若干年后,这些干部中就会出现一批对乡村有感情、懂农村、懂农民的国家治理骨干,这是我们党的宝贵财富,是脱贫攻坚的重要价值体现。

   新时代脱贫攻坚营造了良好的社会氛围。实践证明,脱贫攻坚对整个社会扶贫济困氛围形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营造更和谐的发展氛围,都是一个重要抓手和载体。东西部扶贫协作,东部地区在支持西部地区减贫发展的同时,拓展了自身发展空间,彰显了社会主义实现共同富裕的价值取向。中央国家机关单位定点扶贫,不仅为定点帮扶县带来资金项目、新理念新思路、新技术和新市场,而且定点扶贫成为中央国家企事业单位干部了解农村、密切干群关系、培养锻炼干部的重要平台和渠道。广泛动员民营经济、社会组织、公民个人参与脱贫攻坚,激发了人们内心深处扶贫济困的本质情感,在帮扶中促进了社会和谐发展。

   新时代脱贫攻坚展现了以精准扶贫为核心的贫困治理体系的巨大国际价值。首先,以实施综合性扶贫策略回应发展中国家扶贫问题的复杂性和艰巨性。任何发展中国家的贫困都具有综合性、艰巨性特征。长期实践证明,小打小闹是解决不了贫困问题的。习近平扶贫思想引领形成的中国贫困治理体系,以扶贫对象需求为导向分类施策,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扶贫措施,使扶贫资源供给和扶贫对象的需求有效衔接,扶贫的综合性和精准度有机结合,有效地解决脱贫的综合性需求。其次,发挥政府在减贫中的主导作用以回应全球经济增长带动减贫弱化的普遍趋势。过去,经济增长可以带动一大批的贫困人口脱贫。但是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经济增长的减贫带动效应下降,甚至趋向于零。习近平扶贫思想发挥政府主导作用,主导贫困瞄准、贫困干预、脱贫成效评估等减贫全过程,通过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管理机制,提升了政府扶贫的整体效能,激发了强大扶贫动能,构成多元主体参与的扶贫格局。这些经验具有普遍性,适合于任何决心减贫脱贫的执政党和政府。再次,我国在实践中逐步形成,并经过大规模实践检验的自上而下、分级负责、逐级分解与自下而上、村民民主评议相结合的精准识别机制,为有效解决贫困瞄准这一世界难题提供了科学方法。尽管目前建档立卡还不是非常完善,还存在漏出、错评等现象,但从总体上看,现在已经是达到比较高的精准度。由此,所形成的方法体系是有效的,有力地证明了习近平扶贫思想的科学性。同样适用于不同国家、不同贫困人口提高贫困瞄准度和摆脱贫困的有效性。

   联合国秘书长专门为2017年10月9日在北京召开的国际减贫发展高层论坛撰写贺信并指出:精准减贫方略是帮助贫困人口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宏伟目标的唯一途径。联合国粮农组织减贫项目官员安娜·坎波斯近日表示,“中国在减贫领域取得巨大成果是因为政府始终把扶贫工作摆在重要位置,并且在扶贫方面有清晰的目标。中国在减贫领域为其他国家树立了榜样”。法国著名经济学家米歇尔·阿列塔指出,“中国的扶贫成功经验值得推广学习”。这表明,“习近平精准扶贫方略就是解决全球贫困问题的唯一路径”,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脱贫攻坚不仅成为中国特色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生动写照,而且也成为了全球反贫困事业的亮丽风景。

   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巩固党的执政基础,事关我国国际形象,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是对中华民族和整个人类都有重大意义的伟业。党的十九大把打好脱贫攻坚战作为决胜全面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之一进行了部署。2018年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四川成都市主持召开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听取脱贫攻坚进展情况汇报,集中研究打好今后三年脱贫攻坚战之策,向全党全社会发出了新的动员令。打好打赢脱贫攻坚战,需要准确把握打赢脱贫攻坚战面临的困难挑战,精确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深化,有效构建稳定脱贫的长效机制,着力提升脱贫攻坚管理水平,确保“脱真贫、真脱贫”,使脱贫成果得到人民的认可,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627.html
文章来源: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