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舒国滢:在法大的地理空间里求学问道

——《法学的知识谱系》后记

更新时间:2019-03-09 22:26:51
作者: 舒国滢 (进入专栏)  
与人争棋较胜,或面红耳赤,或大汗淋漓,痛快之极,竟至不思归家(见拙作《文人的苦乐》)。本人曾偶发奇想,打算写一本书纪念笔者四十载在法大的乐学经历,题目就叫作《法大地理——每一平方英寸的土地》。不过打算归打算,至今亦尚未动笔成文。数年之前有一篇短文《小月河边,有一所大学叫政法》发表,也算是对这一想法的一点表达,小文至今尚有不少年轻读者念及,本人对此不免生出不尽的感激。

  

   最后再说一说音乐。笔者独处之时,亦喜好八音之韵,悉埙箫鼓瑟、管笛琴笙,偶有兴味,自弹自娱,虽不必然合于音律,但也逸解心智、和理气脉。当然,个人平素尤爱聆听带有一点历史与地理感觉及情味的乐曲,比如,俄罗斯钢琴家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Rachmaninoff Piano Concerto No.2 in c minor,Op.18)、犹太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伊扎克·帕尔曼演奏的《辛德勒名单》主题曲(Theme From Schindler’s List)以及由英国皇家利物浦爱乐乐团演奏的中国交响曲《一条大河》等等,从中感受音乐家们沉重的游魂与悲悯的情怀,体验乐曲本身所展现的苍茫大地的质感、不灭的人性以及哀而不伤的高贵气质,在音乐的世界里寻求持久探索和写作的精神动力。在此之前,本人也曾忙里偷闲写作过《法律与音乐》、《从美学的观点看法律》等等散漫的篇什。

  

   本打算认真地写一本《法美学原理》或者《诗人法学家》之类的作品(有出版社编辑约稿多年),于今笔者却不得不暂时割舍下自己的法美学偏好,而置身于在外人眼里看来“出力不讨好”、“带着镣铐跳舞”的法学的知识考古之中:我想,还是那一句话久久萦绕不散,即,个人问学或许是寻找“不自由的想象力”,而非挥洒“想象力的自由”。值此之际,又不由得想起诗人艾青的著名诗句: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带着同样的情怀,我们的法学者身上多了一份历史感,一份沉重的责任,它激励吾侪像过往一个一个世纪无数像伊尔内留斯那样的法学“工匠”躬奉天职,安静平和,与世无争,惟有在前人传留下来的文献里寻获并保存法学文明的火种,小心翼翼将这火种继续传递给未来的时代,一直到遥远未知的法学世纪。

  

2019年2月7日星期四

农历2019年正月初三

凌晨1点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458.html
文章来源:《中国政法大学校报》第57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