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剑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世界史研究的回顾与展望:改革开放40年来的美国史研究

更新时间:2019-03-05 10:36:24
作者: 李剑鸣  
真可谓难上加难;不独中国史家如此,其他非欧美日的学者也面临相似的困难。

   美国史既然属于第三种类型,国内的研究难以产生国际影响,也就不足为怪了。若干年来,我们的研究者始终在两个颇具张力的选项之间徘徊:到底是追随美国史学的模式,以在英语刊物上发表文章为终极追求,还是融入中国史学,努力参与中国思想文化的建设?就前一选项而言,其主要难度在于,在国内从事美国史研究的人基本上出身于国内大学,自美国学成归国者为数极少;他们所受的训练,所承袭的“家法”,主要来自中国史学,因而在选题、研究、解释、语言和写作各个方面,都难以适应在英语期刊发表论文的要求。于是,很少在国际期刊上露面,就成了质疑国内美国史研究水平的主要依据。在第二个选项上,美国史研究也面临许多难题。外国史研究普遍积累薄弱,在研究方式和解释工具上无法从中国史学传统中获得支援,追随欧美史学又有“拾人牙慧”之讥,于是就不为治中国史的学者所看重。不独美国史研究者,世界史其他领域的学者也有处于学术夹缝中的尴尬,其深层的困惑和苦闷并不易于为外人所理解。由于难以从本土资源中获得有力的支持,外国史研究无以做出有别于欧美学者而又能为欧美学者所承认的成绩;又由于不能引起国际史学界的关注,外国史研究又难免受到国内学术界的轻视。其实,由于缺乏一个强有力的“文化扬声器”,中国学者无论治中国史还是治外国史,其声音要为国际史学界听到,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说到底,未来的美国史研究究竟应取何种走向呢?是极力参与国际学术竞争,还是完全融入中国史学?从长远看,似乎应取两者兼顾的策略。诚然,走向国际史学前沿的道路依然十分漫长,但我们相信,在中国研究美国史是必要而有意义的,许多可供开掘的领域和值得讨论的问题在等待我们问津。如果我们能够既关注美国史学的前沿,又吸取中国史学的滋养,可望在越来越多的问题上取得足以产生反响的成果。在政治史、外交史、经济史这些传统的领域,我们需要借助新的方法,采取新的视角,以提出有意义的问题,写成有价值的论著。在社会史、文化史、城市史、环境史、医疗史、知识史、学科史等较新的领域,我们需要有更多的投入,做更多的尝试。就研究策略而言,我们要了解国际学术前沿,选取规模适度的题材,重视史料(尤其新材料)的搜求和运用,借助合用的理论工具,并将自己的论题嵌入相关的学术史脉络,以形成讨论和对话的格局。另外,在当前这个全球化和大数据的时代,我们还要把握新的机会,采用新的方法和技术,以不断提高学术水平。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365.html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2018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