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顺利 孟亚男:嵌入与脱嵌:社会工作参与精准扶贫的理论与实践

更新时间:2019-03-05 00:13:46
作者: 林顺利   孟亚男  
但那种基于欲望和攀比所产生的相对贫困,那种对贫困地区和贫困人群的贫困文化和身份建构,那种以污染环境和消耗资源为代价的扶贫模式等方面的问题,却很难得到根本改变。”[15]这些问题,归根结底还是要归为一个我们长期讨论的核心问题——“本土化”的问题。在笔者看来,中国社会工作的本土化其实并不仅仅是一个“文化适应”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和本土社会福利和社会治理相互适应的问题,也就是从各层次系统嵌入的问题。

  

   四、对策和建议

  

   在笔者看来,无论是形式的嵌入还是地方层面与工作情境的脱嵌,既是一个发展中的问题,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十九大报告指出:“从现在到二○二○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脱贫攻坚的任务艰巨,时间紧迫。在这种形势下,社会工作能够充分发挥其社会治理和服务的潜能,形成对当前政府主导精准扶贫工作的专业支持和有效补充,对于决胜小康至关重要。因此,笔者尝试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一)在地方工作中为社会工作嵌入留好“接口”

   脱嵌问题关键在地方政府,主要的短板有两块:一是地方政府对社会工作的认知和接纳程度;二是精准扶贫所涉及各部门与社会工作在制度和工作机制上对接不足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深化和提升地方政府对社会工作的认知度和接纳度,一是从中央层面自上而下做好政策宣贯;二是中央制定标准将社会工作的参与程度纳入地方政绩考核;三是加强对地方政府的专业培训。培训要分层,从主管领导到各相关系统职能部门的负责人,再到各系统内中层干部和部门工作人员。设置接口其实是个系统问题,这个接口包括对接部门、对接岗位、政府购买服务设计、社会服务组织登记注册和评估监管等,是要在目前的精准扶贫工作机制中为社会工作理念、方法和技术以及人才队伍和项目运作提供系统的支持和扶持机制,而不仅仅是资金投入和简单的政策支持。当然,还应该包括接口系统内部各部门的互动联动机制,能够为精准扶贫工作系统进一步理顺关系,为社会工作整合资源奠定基础。

   (二)积极营造和改善社会工作在基层的工作情境

   要在工作上理顺“中层嵌入”和“情境嵌入”的衔接关系,要把社会工作与乡镇街道和社区互动关系的理顺和联合工作机制的建设作为中层市县层面精准扶贫工作、社会工作“接口”建设的重要工作来抓。实际上这是一个系统工作思维和主体关系理顺的问题,系统工作思维指的是市县层面在社会工作介入精准扶贫工作的系统统筹,要在现有工作体系各层面为社会工作留出让渡空间,并且尽可能做到资源和信息的共享,充分发掘社会工作的潜能;而这就需要理顺各层次功能相关的平行部门和垂直的治理关系。对于本土社会工作来说,与政府的关系是至关重要的,其次是与社区两委、社区组织和居民村民的关系,而最终工作要落实到案主和家庭——这种生态系统也是逐层递进的,同时各层都分布了社会工作可整合的资源。具体而言,就是要在社会工作项目落地的乡镇街道和社区层面普及政策宣传和社会工作专业培训,配合各种形式的活动,增加社会工作的认知度和接纳度,改善和优化社会工作的工作环境。

   (三)进一步强化社会工作自身能力建设

   社会工作参与精准扶贫的实践困境,尤其是脱嵌的状态不仅仅是政府的问题,同样也是其自身能力不足的问题。笔者认为,在参与精准扶贫的工作中,社会工作能力建设可以从三个层次入手。

   第一是行业能力建设。长期以来,社会工作教育先行,但教育行业和社会工作行业毕竟不属于同一行业,社会工作教育协会很难承担职业化的重任;而与此同时,官办背景的全国以及地方的社会工作协会(全国层面的“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和各地的“社会工作促进会”)行业治理能力尚待增强,在精准扶贫上还未能有效发挥行业引领作用。针对这种现状,要进一步加强对各级行业协会的支持和指导,由行业协会规范和引导行业发展,将行业工作重心由城市向农村精准扶贫转移,做好行业经验总结、服务指导规范、技术支持和质量评估等工作,加强行业监管和行业服务。

   第二是社会工作从业人员职业能力建设。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是社会工作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发展,主要的服务集中在了城市,农村服务经验和能力相对不足;第二是精准扶贫本身也属于新生事物,这就需要从政府、行业、高校、机构和社会工作从业人员四个层次加强专门的知识和能力培训,将农村服务和精准扶贫专业支持纳入职业能力体系中。也可以采用细分的方式,在从业人员中专门培育农村和精准扶贫专业人才,鼓励高校在这两个方面设置专业培养方向。

   第三是社会服务组织的能力建设。与社会工作从业人员的问题一样,全国范围内的社会服务组织发展,农村严重滞后于城市,社会工作专业机构在城市的发展要远远好于乡村。所以要运用政府资源配置和行业引导手段,逐步将城市“溢出”的社会工作专业力量向农村转移,同时大力培育农村社会工作服务组织来填补空白。从目前社会工作专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的发展来看,人才和社会工作服务组织的参与度已经成为制约工作推动的短板,必须得到重点关注和有计划的解决。

   第四是要充分发掘本土农村的自有资源和优势。“优势视角”和“增能理论”是社会工作最重要的理论依据和工作手法,同样可以应用到本土精准扶贫工作实践中。针对社会工作专业力量不足的现状,更要充分发掘、培育、发挥农村本土的自有资源和乡土工作情境的优势和潜能。根据笔者的项目实践经验,在社会工作专业介入计划设计和实施过程中,充分培育农村社区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以培育和重建乡村社会支持救助网络为手段,大力推广“三社联动”的工作模式,让农村社区力量真正参与到自身贫困处境的改变中来,在参与中增能,能够有效促进内外影响力共同作用,稳定和巩固精准扶贫的成效,也有助于我们积极探索可持续发展的精准扶贫工作路径和策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351.html
文章来源: 《甘肃社会科学》 2018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