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荣芳:新型夫妻共同财产:婚姻期间的养老金权益

更新时间:2019-02-25 23:37:47
作者: 张荣芳  
94 A.L.R.3d 176,200(1979).

   [27]参见日本《国民年金法》(昭和34年4月16日法律第141号)第三章第二节至第五节有关各类基础年金给付条件的规定。《厚生年金保险法》(昭和29年5月19日法律第115号)“第三章の二離婚等をした場合における特例”的规定。

   [28]Canada Pension Plan (R.S.C.,1985, c. C-8), http://laws-lois.justice.gc.ca/eng/acts/C-8/.2017年3月23日访问。

   [29]The Pension Act 1995, http://www.legislation.gov.uk/ukpga/1995/26; Matrimonial Causes Act 1973, http://www.legislation.gov.uk/ukpga/1973/18/section/25A,2017年3月23日访问。

   [30]参见于海涌、赵希旋译:《瑞士民法典》,法律出版社2016年版,第58-59页。

   [31]参见林怡君:《德国离婚配偶年金分配请求法制之研究》,台湾政治大学法律学研究所2010年硕士学位论文,第134页

   [32]参见巫昌祯、夏吟兰:《婚姻家庭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14页。

   [33]参见许志涛:《养老保险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机理及效果研究——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为主体的分析》,西南财经大学2014年博士学位论文,第78页。

   [34]参见赵玉:《司法视域下夫妻财产制的价值转向》,载《中国法学》2016年第1期。

   [35]同前注[1],[德]汉斯·察赫书,第99页。

   [36]参见《社会保险法》第16条、第17条。

   [37]《婚姻法》第17—19条规定,在当事人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情况下,除夫妻个人特有财产外,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为夫妻共同所有。

   [38]参见《社会保险法》第63条、第17条。

   [39]参见孙迺翊:《社会给付权利之宪法保障与社会政策之形成空间: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关于年金财产权保障及最低生存权保障判决为中心》,载《台大法学论丛》第41卷第2期。

   [40]参见柯木兴:《社会保险》(第3版),三民书局2013年版,第147页。

   [41]瑞士民法第122-124条关于离婚年金分配制度中,纳入分割对象的是第二支柱的职业年金;第三支柱的私人自愿购买的养老保险金亦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加以分配。参见瑞士联邦老年遗属保险法第29条之4第3项C,和瑞士民法典第197条第5款。转引自前注[31],林怡君文。

   [42]参见郭玲惠主持“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委託研究報告:《劳退及劳保老年给付于离婚配偶间如何分配之法制度案》,2012年,http://www.mol.gov.tw/media/2687930/,2016年10月10日访问。

   【期刊名称】《法学评论》【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24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