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荣芳:新型夫妻共同财产:婚姻期间的养老金权益

更新时间:2019-02-25 23:37:47
作者: 张荣芳  
[25]目前美国法院的实务见解一般认为,退休金是婚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共同对于家庭财产的贡献,属于共同财产,是离婚时婚姻财产分配的对象。[26]2004年日本国民年金法、厚生年金保险法等法规修正,正式导入离婚时年金分配制度,将婚姻存续期间累积的国民年金、厚生年金以及退职金权益视为夫妻协力取得的财产,是离婚时分配的对象。[27]加拿大年金计划法(Canada Pension Plan Act 1965)规定可以在离婚之时,直接分割其年金给付期待权。[28]英国1995年年金法(the Pension Act 1995)赋予法院分割年金的权力,并于婚姻诉讼法第25条列举法院公平考量的因素,不以年金财产平均分配为必要,或于企业年金法规中授权法院转移年金期待权。[29]瑞士民法第122—124条规定,明确规定离婚配偶年金的分配,分配对象是老年保障第二支柱的职业年金。[30]至于第一支柱老年遗属与失能保险年金,1997年修法时导入离婚时配偶分割制,规定在婚姻关系消解时,将分配双方于整个婚姻期间所获取的收入,包括婚姻期间所缴纳的保险费和所增加的债权额度。而第三支柱的私人自愿性保障措施所为之储蓄,在离婚时无论是否存在使用约束,一律适用夫妻财产制的相关规定。[31]

   (三)婚姻期间累积的养老金权益符合我国婚姻法的法定共同财产特征

   我国虽然采取保险的方式解决公民的老年安全问题,但现行的养老保险制度并未设置反映配偶家务劳动价值和保障其独立养老权利的配偶养老金制度。离婚配偶的老年安全未得到保障。不论是职工养老保险还是居民个人养老保险,均以参保人个人身份参保、缴费,在其永久退出劳动领域后,以参保人本人的身份请领养老保险金或者病残津贴;辅助其工作的配偶只能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使用分享其养老金,没有配偶(更无离婚配偶)独立养老金利益。

   首先,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养老金权益属于婚后所得。我国夫妻法定财产采婚后所得共有制,即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除夫妻个人特有财产外,夫妻任何一方所得财产以及原有财产的孳息,都归双方共同所有。[32]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累积的养老金权益是该期间参保人的劳动报酬或者其他劳动的对价。养老保险作为一种以保险手段预防老年风险的方式,参保人通过缴费或者累积工作年资,依法获得养老金请求权。保险费与养老金之间具有明确的对价关系,我国养老保险制度的设置也明显体现了该特征。职工补充养老金和城乡居民个人账户养老金均属于完全积累账户,参保人及其用人单位的缴费全部进入个人账户,在其退休时将保险费累积总额平均分割在确定的计发月份,或者一次性支付给被保险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实现部分积累,其中个人账户养老金账户完全由个人缴费构成,属于强制储蓄账户;统筹基金账户由用人单位的缴费构成。该部分虽然不是个人直接缴纳,亦是职工劳动的对价,是用人单位利用初次分配的机会留存的部分劳动报酬,属于延付工资。[33]被保险人的养老金建立在保费的基础上,由社会保险人通过保险精算确定。无论是基本养老金还是职工的补充养老金,都是参保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劳动收入的一部分,或者是劳动的对价,蕴涵了夫妻另一方的付出,属于夫妻共同所得。居民的保险费中存在政府的保险费补贴,这部分不能算作个人收入。另外,城乡居民的基础养老金亦不同,它由政府统一为居民支付,金额不高,无缴费对价,来源于政府补贴,属于居民的普惠式养老补贴。这部分补贴作为无对价的政府补贴,与参保居民个人的身份相联,不具有财产的属性,是国家通过公权力实现再分配的结果。

   其次,养老金权益并不专属于参保人。在我国婚姻家庭财产关系框架下,离婚诉讼的财产权属划分标尺之一,是财产形态是否“专属于人身的特性”。如果属于具有身份属性的个人财产,则归个人所有,否则,属于夫妻共同财产。[34]。我国婚姻法规定的专属于个人的婚后财产,除了婚后继承和受遗赠财产之外,主要指个人因为身体或者精神受到伤害后获得的补偿金或者赔偿金,以及专属于个人的生活用品。从来源上看,养老金不属于前者,是否专属于参保人个人的生活费用?养老金是参保人退出劳动领域后的所得替代,其功能和作用与劳动状态下的劳动所得相同,除了维持参保人本人的生活之外,还必须作为其受扶养人的生活来源。社会法发生发展自一个基本构想,即每个成年人都应具有通过(从属性或者自主性的)劳动获得自己及家人(配偶和子女)生产资料的机会。[35]在劳动者因为年老、疾病、失业等情形的出现,暂时或者永久丧失劳动能力或者劳动机会时,国家通过保险手段为他们提供所得替代或者负担额外的支出,保障劳动者本人及其受扶养人的生活。养老保险作为一种以保险手段预防劳动者永久退出劳动领域后可能出现的生活困境,保障的风险除了参保人因为年老和残疾之外,还包括参保人死亡后其受扶养人的生活问题,养老保险基金的支付范围包括参保人退休后的养老金、退休前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伤残津贴,以及死亡后的遗属津贴(即我国社会保险法规定的丧葬费和遗属抚恤金)。[36]所以,在家庭关系中,养老金不仅是参保人退休后的个人生活费用,还是其受扶养人的生活来源,其与参保人身份的关联性主要体现在保险团体内,意指养老金领取的资格和条件、以及标准与参保人的缴费时间、缴费标准等要素相关。

   公职人员在传统退休金制度下的退休金,与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来源、功能相同。公职人员的退休待遇,包含了公职人员个人的报酬积累。他们自入职之日起,即与国家成立一种法律关系。他们服从安排、忠实于雇主,按照规定提供职务劳动;同时,按照法律规定享受劳动的对价——工资、福利以及退休保障。与企业职工的劳动报酬由市场机制决定不同,公职人员的劳动报酬及其构成、分配时间等要素,由公务员法等法律以规范的形式确定。国家利用初次分配的机会,将公职人员的收入在工作期间和离开工作岗位(暂时或者永久)之后进行合理分配,一部分以工资和福利的形式在工作期间支付,维持公务人员本人及其扶养对象的生活;一部分留存于国家财政,待其退休后以退休金的方式按月提供,以保障他们退出劳动领域后的生活。退休金的功能和作用与养老金完全相同,作为公职人员退休劳动领域后的收入,为参保人本人及其受扶养人提供生活保障,其性质与参加养老保险体系的职工养老金无异。

   综上所述,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养老金权益属于婚后所得,是参保人退出劳动领域后本人及其受扶养人的生活来源。依据我国现行的夫妻法定共同财产制的规定,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37]

  

   四、认定夫妻共同所有养老金权益的标准

  

   养老金权益尽管作为财产权获得法律的普遍确认,但与传统的财产权相比具有自身的特点。这些特点决定了养老金权益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标准不同于其他传统财产。

   第一,养老金权益必须属于权利人参加养老保险缴纳保险费或者累积工作年资的对价。将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养老金纳入共同财产分配范围,主要基于对一方当事人所从事的家务劳动、以及其他辅助劳动的认可。夫妻关系作为一个共同体,双方基于社会分工和家庭角色的不同,劳动方式有所不同。一般而言,妻子因为需要抚育子女,照顾丈夫,放弃职业劳动或者全日制的职业劳动而从事家务劳动或者非全日制劳动,也正因为妻子的劳动,才使丈夫无后顾之忧,以致其职业发展顺畅、劳动报酬提升。基于两性平等的要求,承认家务劳动的价值,肯认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累积的养老金权益属于双方共同的贡献所得。如果该部分利益不是劳动或者保险费的对价,而是国家对老年人的养老补贴,不属于共同财产范围。如城乡居民养老保险体系中的基础养老金,只要年满60岁居民都可以获得,即使在制度实施前已经达到60岁的居民。这部分补贴相当于国家为城乡居民提供的养老救助,不具有财产权的属性,也无法纳入夫妻共同财产。

   第二,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养老金权益,其缴费必须来源于夫妻共同财产,或者累积工龄的时间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养老金权益的形成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从参保人参加养老保险体系缴纳保费开始,一般经过数年、甚至十多年的累计缴费(或者累积工作年资),从期待可能性,演变为期待权。即使已经形成的期待权,也随着缴费时间的延长而逐渐增大。要确定养老金权益的归属,必须明确其形成基础和依据。只有保费来源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劳动所得,或者累积的工作年资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该部分养老金权益才凝结了双方的共同劳动;否则,因为无法体现他方的劳动,不得视同夫妻共同财产,与养老金领取的时间无必然联系。我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11条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实际获得或者应当获得的养老金视为夫妻共同财产,没有考量其形成是否融入了另一方的劳动,既缺乏法理基础也不合情理。

   我国养老保险制度中设置了养老保险费用补缴和视同缴费的规定,这直接影响养老金权益的归属。劳动者在工作期间可能因为各种原因未及时足额缴纳养老保险费,之后再依法补充完整;或者在达到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未达到领取养老金的最低缴费年龄15年,退休后按月或者一次性补缴达到这一标准,从而享有养老金的请求权。[38]在这种情形下判断夫妻共同财产范围应当关注补缴费用的来源。只有保费属于夫妻共同所得部分所对应的养老金权益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否则,补缴保费形成的养老金权益不属于分配标的。所以作为保险费或者工龄对价的养老金权益,判断其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需要确定该保费是否属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或者该工作时限是否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至于养老金请领的时间是否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在所不问。这与投资收益不同,因为它需要投资人的付出投资劳动,判断其是否属于夫妻共同所得,主要看该收益形成时间,而不是本金的来源。

   视同缴费是指劳动者事实上没有参保缴费,但因为制度调整或者身份转换要求将该工作时间段视为已经缴纳了保险费。在制度调整过程中,企业职工从传统的单位保障状态变更为社会养老保险保障,原来在国有、集体企业中工作未缴费的年龄,在新制度下视同已经参保缴费。现在的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转轨时亦同。在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分割的状态下,两类用人单位职工在二者之间流动涉及养老保障身份的转换,即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进入企业工作,其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未缴费的时间亦视同缴纳了养老保险费。视同缴费是在劳动者退休计算养老保险待遇时进行核算。在夫妻关系解体共同财产分割时,有关部门需要将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视同缴费的年资对应的养老金权益核算并加以分割。

   第三,该部分属于参保人在工作期间为本人累计的老年安全保障。承认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累积的养老金权益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其基础是家务劳动与职业劳动同样具有价值,职业劳动者的成就蕴涵着家务劳动配偶的生活照顾等无偿付出。其中,子女的养育不仅为社会补充新的劳动力,而且为养老保险体系提供新的缴费主体,德国的养老保险制度甚至将妇女抚育子女的时间视同缴纳养老保险费。[39]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养老金权益纳入夫妻共同财产的主要目的是为离婚配偶建立独立的养老保障,预防家务劳动者在离婚后的老年风险。伴随着生产方式的改变和家庭结构的变化,为老年人提供老年安全保障作为国家义务,由各国的宪法加以确认和保障。自1889年德国老年失能保险制度建立以来,全球已有171个国家实施老年残疾遗属给付制度,[40]为社会主体提供老年风险保障。确认养老金权益的财产属性并将其纳入夫妻共同财产范围,保障参保人在退出劳动领域之后本人及其受扶养对象的基本生活,是国家为公民提供老年安全保障、履行国民安全保障义务的重要措施,也是实施男女平等原则的要求。

  

   五、我国离婚配偶养老金分割权之确认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24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