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长江:再评“贤能政治”

更新时间:2019-02-01 11:19:37
作者: 王长江 (进入专栏)  
”[9]这就引出了一大堆问题:贤能政治和民主政治到底是什么关系?贤能政治作为一个和民主政治相对应的概念,是否具备足够的升华为制度的要素?贤能政治和民主政治比肩而行是否可能?回答这些问题,才能对贤能政治作出实事求是的评价。

  

   1、贤能政治挑战民主政治

  

   贤能政治既然意在取代民主政治,它首先针对的自然是民主政治存在的问题。所以,贤能政治论者无一例外地先要对民主政治、尤其是西方民主展开批判。

  

   不能把贤能政治论者对民主政治的批判一概视为反对民主,更不能简单定义为对民主政治的全盘否定。事实上,他们只是对民主政治持比较强烈的保留态度。在这个基点上,论者对西方民主的否定程度往往不太一样。贝淡宁强调自己是要“将一人一票理想‘去神圣化’”,“将一人一票形式的选举理想‘拉下神坛’”,因为“选举民主不一定比政治尚贤制表现得更好”。[10]白彤东的立场也相类似,明确指出他“批评的核心,乃是一人一票的普选制。但是自由民主的其他成分,比如法治(宪政)、权利(自由)等,问题较少,可以基本接受”。[11]蔣庆则直言,“王道政治”优胜于民主政治[12]。

  

   对民主的缺陷,加拿大学者贝淡宁在他的《贤能政治——为什么尚贤制比选举制更适合中国》一书中有比较系统的论证,具有代表性,并且为贤能政治论者广为认可。他的阐述主要从四个方面展开,同时也从这四个方面逐条论证,贤能政治有可能比民主政治更合理。为了加强论证的说服力,作者强调,他把客观存在的不自由、不公正的选举排除在外(典型如在世界民主化浪潮中出现的一些新兴民主国家,在那里,民主的制度化程度很低,选举不自由、不公正的例子不胜枚举),直言要批评的是自由和公正的选举的缺陷,而且以美国为例。他提出的主要论点是:

  

   第一,即使自由民主国家建立了保护少数人权利免受多数人侵犯的制度,由于多数人缺乏作出知情的政治判断所需要的知识并有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偏好,也会作出非理性的、错误的选择。[13]既是说,凭民主制度,不一定能选出贤能者,也不一定能作出最明智的决定。相反,民主选举往往选出目光短浅的掌权者。

  

   第二,财富在民主政治中起支配作用,民主制度能够轻而易举地被财富精英的利益俘虏,从而出现“少数派暴政”。“只要选举被视为唯一的(主要的)选拔‘真正’决策者的方式,要在资本主义民主国家抗衡‘富有的少数派暴政’就是困难的,甚至根本不可能。”[14]

  

   第三,在民主政体中,民选政治领袖服务于选民共同体的利益,却无人代表非选民如子孙后代和外国人的利益,因而避免不了会损害这些人的利益,产生“选民共同体暴政”。非民主制国家执政者不会遇到政府频繁更迭而长期执政,这可以使掌权者更能考虑长远问题,为子孙后代利益提供保证。

  

   第四,竞争性的多党民主政治难以产生和谐的社会关系,“一人一票形式的全盘民主和竞争性的多党制可能恶化社会冲突,并永远埋葬和谐社会的理想。”[15]与此相反,儒家文化向来重视和谐,容易达成社会共识。

  

   毫无疑问,西方民主政治的这四个问题确实存在。指出这些问题,有利于我们对民主政治的现状保持更加清醒的认识。但是,要在此基础上构建一种新的、具有替代意义的模式,仅仅把问题揭出来是不够的,还必须有针对性地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恰恰在这一点上,贤能政治论者没有做出令人满意的回答。

  

   我们来逐条分析一下。

  

   关于第一条,多数人决定确有可能导致非理性的、错误的选择,可能让目光短浅者获得掌权机会,但并不意味着把“多数人说了算”变成少数人“选贤”就能解决问题。相反,许多事实证明,在多数人的参与被限制的情况下产生的“贤能者”,同样可能是目光短浅的。远的不说,在我国,在许多地方,由于长期GDP导向带来的短期行为,已经产生了资源过度开发、生态严重破坏、干群关系对立等一系列恶果,这是不争的事实。这些事实,不能为贤能政治提供积极论据。

  

   关于第二条,论者提出的解决办法是限制资本家,认为这在选举民主的条件下不可能,而“政治尚贤制没有通过自由和公正的选举挑选政治领袖的需求,或许会更容易地将资本控制在政治权力手中,同时不牺牲支持创新和生产力的市场机制。”[16]这一看法,说得更直接些,提供的是一条限制民主、加强公权力的思路。这条路,人们不是没有尝试过。回顾历史,一些政权沿着这条路一步一步走向专制的案例屡见不鲜。贤能政治不能回答如何防止这种可能性。

  

   关于第三条,如何让掌权者也代表非选民利益的问题,民主政治确实无法解决,也不是它要解决的内容。但它同样不是贤能政治所能够能解决的。论者提出的忧思,如:选民往往只自私地考虑自身狭隘的物质利益,而忽视了子孙后代和生活在国家边界以外那些受到政府决策影响的人们的利益;投票时追求狭隘的经济私利,会让缺乏代表权的非选民们面临灾难性的后果等等,在民主政治中出现了,在贤能政治中一样有可能出现。贤能政治并没有一套为非选民利益提供保证的机制。如黄玉顺所说,认为贤能政治天然能解决这些问题,这是建立在假设基础上的。[17]

  

   关于第四条,论者秉持的是这样一个逻辑:今天整个世界都重视和谐;重视和谐就等于认可儒家文化;认可儒家文化就等于承认贤能政治有道理。实事求是地评价,靠这样的推论串起的逻辑有些粗糙,相互之间的关联非常脆弱,经不住严格的推敲。

  

   除了上述四条,贤能政治论者还选择了其他一些方面对民主政治提出了质疑。例如,一些论者认为民主不足以克服腐败,有些民主制度腐败程度也很高。不过,这些论证都不足以为贤能政治提供支撑。因为,即使民主政治中的腐败是事实,也无法说明可以不要民主,更不能证明民主选举应该由选贤制度来替代。而且有更多的事实表明,如果说民主制度不一定能防止腐败,那么,把消除腐败的希望寄托在掌权者个人素质上的贤能政治,同样也很难防止腐败。

  

   贤能政治论者指出的民主政治的问题,概括一下,实际上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并非所有民主政治都存在、而只是在美国存在的问题,例如政治机关和行政机关的分立,使美国政党的作用很大,政党扭曲民意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大。而在英国,两个机关的协调性强,这方面的问题则相对小些。第二类是所有政治都存在,而不是只有民主政治才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是人类政治要共同面对的,也是激励民主政治不断完善的动力。第三类才是民主政治本身具有的问题。但即使这类问题,也要靠完善民主制度、而不是靠用贤能政治取代民主政治来解决。

  

   总之,贤能政治论者剖析了民主政治的问题,不少方面还体现出鞭辟入里的深刻。但与此同时,给出的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却是乏力的,尤其难以证明,贤能政治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答案。

  

   2、贤能政治与民主相结合

  

   如果说,仅靠对现实民主政治的批判难以确立一个与民主政治并立的贤能政治,那么,当贤能政治论者试图建设性地构建贤能政治的框架时则进一步发现,实际上把贤能政治作为民主政治的对立面来设计是没有出路的,民主是现代政治无法绕过去的东西。

  

   在这种情况下,论者开始探索贤能政治和民主的结合。一些论者一方面言之凿凿地要把贤能政治打造成民主政治的替代物,另一方面又表示这不是反对民主,而是反对那种“心照不宣地认为选举民主是挑选政治领袖的唯一合理方式”的理念。有的论者还申明自己没有要贬低民主的意图,而是“强烈支持实施选举民主的国家进行民主选举”。[18]有的论者强调,贤能政治只是在没有实行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国家,可以作为民主政治的替代品。贤能政治本身也可以部分吸收民主制度的优点,贤能政治和民主政治两者之间可以相互学习,取长补短。

  

   对于为什么贤能政治可以与民主政治相结合,如何取长补短、实现二者的结合,一些论者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唐皇凤博士强调贤能政治和民主政治并不矛盾,认为“相较于民主政治,贤能政治是在承认‘主权在民’的现代制度框架下,重点解决治权拥有者的基本资格和遴选标准问题,具有与民主政治互补的制度功能。”他把二者的结合方式设想为:“在现代民主政治的基干和框架下,嫁接传统贤能政治的有益部分,建立程序规范、过程透明的干部选拔制度,使得选贤任能的过程具有更强的可测度性与客观性、公开性与公正性,选拔的过程与结果更容易接受人民的监督以及法律制度的规约”,并称之为“新贤能政治”。[19]白彤东特别主张弘扬孟子的贤能政治思想,把这一思想概括为“主权在民,治权在贤”,认为基于这一思想构建的民主与贤能成分结合的混合政体,可以解决民主政治缺贤能而贤能政治少民主的问题。

  

   可以想象,如果贤能政治和民主政治真能结合,这种结合不外乎两种形式:一是以民主政治为基,吸收贤能政治的若干主张;二是以贤能政治为基,吸收民主政治的若干因素。但是,恰恰是这种结合,会把贤能政治带进非常尴尬的境地,这种境地又回过头来说明,其实这两种结合逻辑上都是不成立的。

  

   我们先来看第一种结合:以民主政治为基的结合。

  

   以民主政治为基,可以解释成是民主政治为主,贤能政治为辅,贤能政治是民主政治的补充。两者的辩证关系,道理上听起来无疑很完美,但这种完美是建立在这样的假设上:民主政治中缺乏对贤能的要求,因而需要从贤能政治中吸取营养。然而事实是,民主政治并不排斥和反对选贤任能。相反,民主政治本身就包含着对贤能的要求。甚至在贤能政治论者的著作中,我们也不难找到这样的例证。例如贝淡宁谈到:“美国开国领袖承诺某种形式的民主,但他们也赞同政治制度的设计应该以选拔拥有高超能力和美德的统治者为目标。”[20]这种对掌权者能力和才干的要求,后来还在西方文官制度中得到了严格的规范。19世纪美国通过了文官制度一系列法案,就是把原来由政党控制的大量官员拿出来,凭能力进行考任,就是“坚决要求更重要的官员,如各科、处的长官,海关和国内税收官员,邮政局长,甚至在很多情况下各局的长官,都按其胜任能力来挑选”。[21]英国文官制度明确规定,文官晋升的考试和考查,一般包括下列十个项目:知识面、性格、判断力、责任心、创造力、可靠性、机敏程度、监督能力、热情程度和行为道德。一切公务人员都须自觉遵守《荣誉法典》中规定的职业道德,像司法人员一样,给任何人以公正严明的形象,以免引起公民对公务人员的怀疑,使国家、政府的威信受损。显而易见,民主政治中并不缺少对贤能的要求。

  

所以,承认民主政治为基,就等于承认民主政治才是现代政治的基本框架,最多是需要更加重视选贤任能而已。贤能政治“结合”到民主政治中去的实际结果是贤能政治“化”入民主政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89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