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缉思:追问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

更新时间:2019-01-27 23:42:22
作者: 王缉思 (进入专栏)   马国川  

  

   《财经》记者 马国川 | 文  苏琦 | 编辑

  

   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间,世界政治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合流并同时上升,威权主义和强人政治回潮,地缘政治竞争加剧,战争危险冒头。世界越来越令人不安。

  

   “在我看来,世界政治正进入新阶段,”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说,“如果说冷战结束时天下大势以‘合’为主流的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分’的逆流迎面而来。”

  

   王缉思长期从事国际关系研究,但是近年来他更多地从“世界政治”的角度思考问题。因为在他看来,“国际关系”局限性很大,“世界政治”涉及的领域更深更广,“借助世界政治的视角,或许更能帮助我们理解和把握复杂多变的世界”。

  

   最近出版的《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就是王缉思研究世界政治的一个成果。“我认为,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是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这五大政治目标是各国政府、从事政治活动的组织和个人普遍追求的。”王缉思说。“如果仅仅以国家为中心提出理念,就很难和世界其他国家对话。”他试图跳出国家视角,更多从人类世界的角度来看问题。

  

   王缉思承认,自己构想的是一个永远可望不可即的“理想国”,“可是有了目标,就有了方向,知道向哪里走”,“在国家还存在的今天,现实的政治目标是建设相对来说治理良好的国家,或者说‘成功国家’。这也是走向世界‘理想国’的第一步”。

  

世界政治进入新阶段


   《财经》:您所说的“世界政治新阶段”的主要特征是什么?

  

   王缉思:如果说冷战结束时天下大势以“合”为主流的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分”的逆流迎面而来。

  

   主要表现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合流并同时上升,对既有政治秩序形成新的挑战,加剧了国家内部的政治裂痕,也在国家之间造成裂痕。英国公投脱欧,特朗普通过“美国第一”等口号当选美国总统,都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相互融合的产物。在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共同作用下,威权主义和强人政治回潮,“强人”们又利用本国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强化个人权力。在传统的意识形态影响下降后,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正在各国形成一种新的“政治正确性”,导致地缘政治竞争加剧,战争危险冒头。此外,人工智能、生物技术、互联网金融、大数据应用等技术进步也孕育着很大的挑战和不确定性。例如政府利用大数据技术开展审查和监控的行为,冲击着言论自由、隐私权观念,改善人类基因的技术也引发了道德争议。

  

   《财经》:地缘政治竞争加剧,会不会导致一场新的冷战?

  

   王缉思: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可能产生很多冲突的时代。从全球层面看,各国在国际上的不安全感往往同国内政治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互为因果。某些国家的国内治理不善、社会分裂和经济停滞,同国际关系层面的利益冲突相互交织,对全球安全秩序将造成巨大冲击。“新冷战”会不会爆发?世界大国和地区强国的军备竞赛,会不会使全球的长期和平稳定局面出现逆转?这些都是人们不得不思考的重大问题。

  

   实际上,和平与发展这两大时代主题的内涵与外延都已发生变化。当今世界和平问题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安全问题。大国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已大大降低,但安全挑战、特别是各类非传统安全威胁愈发突出。现在整个世界政治失衡,可是又不能通过打仗和革命的旧办法把失衡的世界扳回来,新的手段也没有找到。

  

   《财经》:如此看来,未来的世界充满不确定性。世界政治新阶段是短期现象,还是长期趋势?

  

   王缉思:至少若干年内,新阶段的特点还是显著的。可能是一代人的时间,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30年以前冷战结束,再往前推30年,1958年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再往前就是世界大战了。

  

   乐观地看,世界政治新阶段可能是20世纪晚期开始的和平与发展时代中的一段间奏,但也可能成为一个不稳定的新时代的序曲。

  

   《财经》:在复杂多变的世界政治面前,怎么认识和把握世界政治的发展和变化,是一个重大挑战。

  

   王缉思:作为一名大学教授,我讲过十几年的国际关系理论,但是现在越来越觉得,国际关系立足点是本国政治和各种利益,局限性很大。我曾经打过一个比喻:国际关系就好比冰山浮出海面的部分,它的运动和形状取决于海平面之下的冰川和地壳的运动,也就是世界范围和各个国家内部的社会运动、经济活动、文化底蕴等。

  

   因此,近年来我开始关注和思考“世界政治”。“世界政治”研究的就是世界范围内政治发展的总趋势、各个国家和地区内部的政治、国家之间的关系。或者说,世界政治研究的是冰山隐藏在海平面下面的部分,它比通常理解的国际关系涉及的领域更深更广。借助世界政治的视角,或许能够帮助我们理解和把握复杂多变的世界。

  

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


   《财经》:政治都是有目标的,在您看来,世界政治的目标是什么?

  

   王缉思:世界政治目标有多种,有初级目标、中间目标,也有终极目标。什么叫终极目标?终极目标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但又是值得人们去追求的。我最近出版的《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一书,就是试图找出当代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社会和从事政治活动的个人都接受的长远目标。

  

   《财经》:您提出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是不是受到了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世界政治动荡的影响和启发?或者说,在这样的背景下,对这些问题有了更多的思考?

  

   王缉思:是的,越是在纷乱的世界里,我们越要找到终极目标,才能够反观世界,不失去方向。如果追根溯源,早在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提出“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的时候我就想,和平与发展是不是人类永恒的主题?100年前、1000年前的世界是不是也要和平与发展?人类是不是还有别的主题?这就是我的思考原点。

  

   后来,我到过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感触最多的是不同社会里的人对国家、信仰、社会组织、家庭等的不同观念。我从接触不同国家、不同社会的人,开始了对“世界政治终极目标”的感悟。1993年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发表“文明冲突论”,引起国际学界的争论,触发了我对这个议题的深入思考。

  

   《财经》:亨廷顿认为,冷战结束后世界政治的焦点不再是意识形态冲突或大国争霸,而是以宗教界定的“文明”之间的碰撞,特别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冲突。当时,中国思想家和学者认为亨廷顿的论点完全站不住脚。

  

   王缉思:这并不足为怪。在那个年代,中国学者辩论的焦点是邓小平提出的“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的论断,有人强调邓小平的论断否定了过去“战争与革命”是时代主题的看法,也有人争辩说邓小平的原话其实是和平与发展是“两大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还有人争论世界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是南北矛盾、西方国家之间的矛盾、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矛盾,还是中美矛盾?

  

   这些问题跟亨廷顿提出的“文明冲突论”完全搭不上边。那时我就感觉到,中国跟许多西方国家、伊斯兰国家在政治话语体系方面有很大区别,主要区别在于国情、文化和历史经验不同,对政治的终极目标的理解也就大有区别。很多中国人认为,世界如能保持长期和平和经济高速发展,就天下太平了;中国高举和平与发展两面大旗,就能赢得世界的尊重。但是对世界上很多人来说,“政治”不仅仅是解决和平与发展的问题。

  

   在寻找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的过程中,我不断地阅读古今中外书籍,自己和自己辩论,也不断地找外国人讨论。例如,在我和法国人交流时,他们就提出“尊严”应该是终极目标,所有人都要尊严。于是我考察了尊严的含义。但是后来发现,“尊严”和其他目标有重合,如果一个国家有自由、有公正、有信仰,人们自然就有尊严了。于是我没有把它单列到终极目标里。

  

   《财经》: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思考,您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什么?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有哪些?

  

   王缉思:我认为,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是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这五大政治目标是各国政府、从事政治活动的组织和个人普遍追求的。世界各国都将保障安全、促进国民福祉(一般都表现为财富的拥有)、维护信仰、社会公正、个人自由列为国家的目标,写入宪法。宪法对于多数国家来说是庄严而长久不变的,因此宪法中这些目标也可以看作是其制定者心目中的终极目标。

  

   作为终极目标,它们都是不可能得到终极满足的。一个人可能觉得自由不够充分,社会不够公正,信仰不够充分,安全没有得到完全保障,财富没有满足。虽然不可能得到终极满足,但是值得人们永远去追求。

  

   《财经》:显然,有一些重要的目标似乎被忽略了,例如,平等就是古今中外都很重视的人类社会的理想目标。

  

王缉思:平等是很重要的价值,很多人崇尚平等,我也承认平等是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之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827.html
文章来源:《财经》杂志2018年11月12日出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