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侯树栋:论冈绍夫的狭义封建主义

——为冈绍夫《何为封建主义》中译本出版作

更新时间:2019-01-21 23:12:55
作者: 侯树栋  

   内容提要:《何为封建主义》是研讨西欧封建主义的经典。作者弗朗索瓦·冈绍夫在书中用“封建主义”一词指代西欧中世纪一套特定的法律关系或制度,即“封土—封臣”体系,他称之为狭义封建主义。西方学者大都坚持狭义封建主义,不过在何者为这套体系的核心要素上并没有共识。冈绍夫界定并集中阐释了作为“封土—封臣”体系的封建主义,指出封建主义的实质是一套法律关系。在狭义封建说的理路内,冈绍夫的封建主义定义是最严格的,其内涵也是最清晰的。冈绍夫的狭义封建与布洛赫的广义封建显著不同,然而这种不同不意味着对立,不同的背后是共性。“封土—封臣”体系既是冈绍夫定义的封建主义概念的实质,也是整个非马克思主义的封建主义概念和模式的理论基点。20世纪后半叶以来,不少论者挑战和反思封建主义概念,冈绍夫狭义封建主义的价值与局限应置于新学术语境下看待。

   关 键 词:封建主义  冈绍夫  布洛赫

  

   讨论20世纪西方学者的封建主义研究,弗朗索瓦·冈绍夫(F.L.Ganshof)的《何为封建主义》是绕不开的。这本书与早于它几年问世的马克·布洛赫(M.Bloch)的《封建社会》,在学者过去研究的基础上,分别阐述了狭义封建与广义封建,同为研究西欧封建主义的经典之作。马克思主义史学也使用“封建主义”这一术语,但赋予其新含义。这样封建主义就有了狭义、广义与马克思主义的等不同含义,也由此造成学界的论争。《何为封建主义》一书对20世纪西方学者有广泛影响,其着力探讨的狭义封建主义即“封土—封臣”体系,是西方学界的封建主义概念的理论基石;“封土—封臣”概念事实上成为书写西欧中古史特别是中古政治史的一种模式。“封土—封臣”概念及其历史意蕴,对我国学界也有重要影响。所以,对于关注封建主义问题的中国学者来说,《何为封建主义》是必读书。本书中译本的出版,一定会推进我国学者对相关问题的深入思考和讨论,意义重大。①

  

一、冈绍夫的封建主义概念


   “封建主义”是近代语汇,把欧洲中世纪抽象为封建主义、封建制度、封建社会,自然也是近现代以来的事情。“封建主义”一词含义众多,即使在专家学者那里这一概念的指称也往往不同。西方学者采用的封建主义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和狭义封建说的代表作都出自法语学界的大学者:法国史家布洛赫和比利时史家冈绍夫。布洛赫的《封建社会》出版于1939-1940年,冈绍夫的《何为封建主义》出版于1944年。布洛赫用“封建主义”一词指代一种社会类型,也可以说指代一种社会形态或社会结构,即西欧中世纪整个社会,因而属广义封建,冈绍夫用封建主义指代西欧中世纪一套特定的法律关系或制度,因而属狭义封建。

   何为封建主义?冈绍夫给出的定义是:“‘封建主义’可以被视为一套惯制,这套惯制造就并规定了一种自由人(封臣)对另一种自由人(封君)的服从和役务——主要是军役——的义务,以及封君对封臣提供保护和豢养的义务。这种豢养义务通常所产生的结果之一,是封君授给封臣一块土地,这块土地称作封土。”他进一步指出,封建主义的这种含义“更具限定性且更为专门化”,“我们可以视之为该词的法律含义,”这就是“表示封地-封臣惯制体系的狭义封建主义”。冈绍夫说:“我讨论封建主义仅限于这个词的狭隘的、专门的与法律的意义。”②也就是说,他讨论的封建主义,仅限于“封君”、“封臣”、“封土”的含义及其封君封臣之间的法律关系,这就是狭义封建主义,通常又简称为“封土—封臣”体系。

   根据冈绍夫的论述,作为一套法律关系或制度的封建主义,其基本内容可大体归纳如下:

   第一,所谓封建主义只是“自由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封君的权威也许很大,但封臣——不管他出身或境况是何等卑微——在法律上仍然是一个自由人,故享有最根本的自由权,即在公共法庭接受审判的权利”。

   第二,所谓封建主义通常包括人身与财产两个要素,封臣制表示人身关系,封土制表示财产关系。财产因素对于缔结封建关系越来越重要,然而在起源和法律上,封臣的效忠义务是由契约确立的,“在理论上财产因素并不包含在契约之内”。所以人身关系即使在封建主义的典型时代“仍然被视为封建主义的最根本的特征”。

   第三,所谓封建主义在法律上是一种契约关系。封君封臣关系的缔结“造成了两个方面的后果:一方面是封君对于封臣的人身权力,另一方面是双方的义务”,所以这是相互性的契约关系,它要求“双方承担义务”。③

   西方学者特别是治法律、制度史的学者,大都坚持狭义封建主义,把封建主义归结为“封土—封臣”体系,阐述这套体系的法律、政治和军事意义。然而,在何者为这套体系的核心要素上,狭义封建论者其实并没有共识。有人重视封土上的裁判权、管辖权的行使,并由此阐发“封土—封臣”体系的政治意义。有人认为“封土—封臣”体系是围绕那些“打仗的人”形成的,所以军役、骑士是这套体系的核心。冈绍夫界定并集中阐释了作为“封土—封臣”体系的封建主义,指出封建主义的实质是一套法律关系。在狭义封建说的理路内,冈绍夫的封建主义定义是最严格的,因为他定义的封建主义只是法律意义的。在冈绍夫以前,已经有学者把封建主义着重作为一种法律关系来探讨,德国学者米泰斯(H.Mitteis)就遵循这一研究路径,在1933年和1940年先后出版了《封建法与国家权力》和《中世纪盛期的国家》。④他把德文表示封建主义的两个词Feudalismus和Lehenswesen加以区分,视后者(采邑制或封土制)为前者的一种特定形式,认为后者显示的是一种法律关系。他认为,严格说来所谓封建主义就是封建法,而封建法的核心在于确定封臣的权利与义务。⑤这种认识与冈绍夫笔下的封建主义并无二致。但米泰斯研究的主题还不是封建主义本身,而是封建主义与国家制度的关系。冈绍夫的《何为封建主义》也有封建主义与国家制度关系的内容,但这不是他的重点,他集中研究的是作为法律关系的封建主义。他把社会结构和国家结构本身都排除在他定义的封建主义范畴之外,所以他才说道,“社会或国家结构,只有在它对封土—封臣各惯制发挥直接影响,或它本身受到封土-封臣各惯制影响时”,⑥才会出现在他的论述中。

   冈绍夫定义的严格性,突出表现在他对封建主义与裁判权关系的论述上。我们知道,很多学者都把私人行使裁判权、管辖权表述为西欧封建主义的基本特征,他们认为封建主义既是法律意义的,更是政治意义的。但在冈绍夫看来,封土上的裁判权、管辖权本身,严格说来并不属于封建主义的范畴。他指出,封土的封授未必一定带有“司法”权力的封授,“如果记得justicia所包含的内容远过于现在justice一词”,就需要对这个问题进行仔细分析,因为justicia涉及警察和我们今天视之为纯粹的行政职能等范畴。冈绍夫的结论是,虽然裁判权、管辖权与封土—封臣这套体系的联系极为密切,但实际上,“在封土—封臣关系中,无论是从人身角度,还是从财产角度,都没有任何东西要求,接受封土封授式的封臣一定可以在封地内行使裁判权,甚至也没有任何东西要求,封臣可以代表封君或更高一级的封君行使这样的裁判权”,“法官的职责并不属于封土—封臣关系的本质内容”。⑦由此可见,在冈绍夫的笔下,国家结构的特点或者私人行使裁判权,皆非封建主义的实质。所谓封建主义,就是有关自由人之间人身关系与财产关系的一套法律规范或制度。

   冈绍夫的《何为封建主义》虽以一个抽象概念为题,但并非理论解说,而是对“封土—封臣”体系的微观、具体研究。斯腾顿(F.M.Stenton)指出:“冈绍夫教授让读者看到的,不是思想中到处存在、而现实中无所存在的理念,而是具有加洛林渊源、可以正确地称作‘经典封建主义’的东西,在一个宽广但居于中心位置的地区的演化。”⑧冈绍夫曾师从经济社会史大家亨利·皮朗(H.Pirenne),但在治学上遵循的是制度史研究的传统和路数。他关注的不是理论抽象和宏大解释,而是有关封土与封臣的一整套具体的法律关系或制度。⑨制度史的传统是重视历史文献特别是法律文书等所谓规范性资料的运用,从而对历史上某种制度的内含及其来龙去脉给出清楚的说明,所以有人说,坚实的文献支撑和明确的问题意识与说明是制度史的长处。⑩冈绍夫的封建主义研究就有这样的特点。第一,他使用的主要资料是各类法律文书,虽然他说在论述10-13世纪时不得不使用一些“叙述性材料”,但立法、特许状等规范性资料仍然是主要的。(11)他对这一类资料掌握全面,辨析细致,《何为封建主义》的一系列立论有着坚实的文献特别是法律文书的支撑。第二,他对封建主义的定义非常严格,严格的定义意味着内涵的清晰。他因只讨论“作为法律意义的封建主义”,从而对“何为封建主义”这个复杂问题给予了简洁明快的回答。佩因特认为,冈绍夫的研究有力度,历史判断可靠,阐述精确。(12)这些评价道出了《何为封建主义》一书的价值。《何为封建主义》以对特定时间(10-13世纪,冈绍夫谓之封建主义的典范时代)和空间(卢瓦尔河与莱茵河之间的所谓加洛林政权的核心地带,冈绍夫视之为封建主义的发源地)范围内封建主义的精细研究而知名,以全面、细微的史料辨析与清晰、简要的概括相结合,在有限篇幅里清楚地呈现了处理西欧中世纪贵族内部个人关系的一套规范或制度。《何为封建主义》一书的篇幅虽不大,但其中的一系列论述和结论为西方学界熟知,长期以来为很多学者所坚持和引用,影响之大,以致一提到“封土—封臣”体系,就会想到冈绍夫,想到冈绍夫的这本《何为封建主义》中的论述和结论。

  

二、冈绍夫与布洛赫


   完整、准确地把握冈绍夫封建主义概念的特点,还需将其与布洛赫的封建主义概念作一比较分析。

布洛赫是年鉴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是整体的、综合的史学方法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他视野广阔,长于综合,试图把中世纪复杂的组织原则结构成一个整体。他的《封建社会》就是要“对一种社会组织结构以及把它连为一体的各项原则进行剖析并做出解释”。(13)他把欧洲封建主义视为一种社会类型,其基本特征是:依附性农民阶级的存在;采邑的广泛使用;职业武士的优越地位;服从-保护关系的盛行;权力被分割;家族和国家的存留。(14)显然,布洛赫的归纳呈现的是多重关系交织的结构,展示的是整体的、综合的研究视角与方法。布洛赫把他研究的那种社会类型命名为“封建社会”,狭义封建论者由此批评布洛赫用词不当,把“封建”一词的含义变得“广而散”。其实,一个词语在时间的迁移中逐渐改变其初义,这种现象并不少见。“封建”一词也是如此。18世纪以来,封建主义逐渐成为一种全称性的概念,指称欧洲旧制度和旧制度下的各种社会现象,一定意义上布洛赫是这种思想传统的继承者。布洛赫的史学是综合的,而且这种研究方法更需借助科学的抽象。他清楚,封建主义的含义已经多种多样,“有时会被做出极不相同、几近对立的解释,但是这个词语的存在本身就表明,人们已经本能地承认了这个词语所表示的这个阶段的独特性质”。(15)布洛赫关注的正是“这个词语所表示的这个阶段的独特性质”。正如《封建社会》英译本1989年版前言作者所指出,从狭义封建概念出发批评布洛赫实在是弄错了方向,“封建”一词的名与实根本不是布洛赫关心的问题,他研究的是已经约定俗成地被视为“封建”的那种社会类型。封建主义或封建社会在布洛赫笔下既是用来标明他要研究的事物的方便标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722.html
文章来源:《史学理论研究》2017年 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