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亦奇 唐世平:“半负面案例比较法” 与机制辨别

——北约与华约的命运为何不同

更新时间:2019-01-16 15:31:09
作者: 周亦奇   唐世平  
事实上,如果我们对负面案例比较法所倡导的充分和必要条件进行深究,可发现其恰恰体现了一种因素与机制的结合的思路。某一个因素之所以是充分或必要的,是因为此因素可以激发某一种有关的机制,从而驱动/阻碍相应的结果。例如,我们说太阳是各种生命存活的必要条件,这是因为太阳可以激发植物的光合作用机制从而制造氧气,我们除了要证明太阳是生命的必要条件之外,还需要有方法辨别出光合作用这个机制的存在,而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并不能实现这一点。由于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缺少对于中间机制的讨论,从而使得相关研究人员其实无法论证因素与结果之间的真正机制。在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下,即便研究者发现了A是B的充分必要条件,也不能确定此研究者所说的A导致B的中间机制是真实存在并运行的。比如,虽然我们可以通过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发现国内体制差异是导致美苏两大阵营最终呈现出不同的联盟转型结果的一项重要影响因素,但是如果仅停留于此,其实也无法了解这一因素产生影响的真正机制。根据传统比较方法,虽然我们可以提出民主和平、价值吸引、相互和解等多种机制的解释,但无法知道哪一种机制真实存在并产生影响。实际上,在目前的讨论中,已有学者提出,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必须要加入对于中间机制的探讨,例如詹姆斯·马宏尼就认为要论证某一因素是结果的充分或者必要条件,关键在于确立原因和结果之间的中间机制,然后对这一机制进行相应的检验,从而确定这其中的逻辑关系。

  

   第二,传统的正负案例比较法不能真正区别其他机制和其他因素可能对结果产生的影响。在加入了机制的考虑后,可发现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混淆了两种不同的情况。第一种情况中正面与负面案例由于其他因素组合或者不同的机制而导致不同的结果,第二种情况中的正面和负面案例中则存在相同的机制,但因为该机制受到某因素的阻碍,从而变成不同的结果。举例而言,对于冷战时期美国的联盟转化为安全共同体而苏联阵营最终分裂的结果,研究者至少可以找出三种不同的原因:其一,可能是负面案例内国内体制之外的其他因素导致了联盟发展的不同结果,与国内管理体制因素并没有关系。其二,虽然国内管理体制的差异会导致不同的结果,但在正负案例中这是依靠两种不同的机制,才会最终导致不同的结果。其三,两个案例中的机制其实并无差异,只是国内管理体制的差异会导致相同的机制在正面案例中得到激发,而在负面案例中被阻碍。从最终机制辨别的角度而言,这三种解释对于机制的辨别作用并不相同。在第一种与第二种情况下,由于两个案例机制不同并有可能出现一个潜在未被观察到的变量,研究者其实并不能通过案例论证出某项机制的存在或者不存在,而只有在第三种情况下,由于正面与负面案例都具有相同机制,研究者可以通过负面案例了解机制受到限制的原因及其与结果之间的联系,从而更加信服地辨别出某一机制的存在。

  

   (三)半负面案例比较法

  

   在此情况下,本文提出半负面案例比较法。此方法以正负面案例比较法为基础,故而也是一种对具有相似初始条件、不同结果的案例的比较方法,并且在半负面案例比较法中,也依然存在着正面案例和负面案例的比较。但半负面案例比较法对其中的负面案例提出了更高的选择要求。与传统比较方法相比,半负面案例比较法将因素与机制的结合作为论证的核心。并且将焦点集中于在负面案例中拥有与正面案例相似机制的那一部分案例,从而更为准确地辨别机制的存在。因此,如果说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由于侧重对因素的作用的逻辑推理而忽视了机制的话,半负面案例比较法则聚焦于其中只存在相同机制的正负案例中,可以说只分析传统负面案例中的“一半”;在本方法中,正面案例是指一个机制得到完全实现的案例,负面案例则是指一个案例中因为某项因素(阻碍剂)而使得机制并没有得到完全实现的案例(实现了“一半”)。因此,从较为形象的角度,我们将其命名为半负面案例比较法。

  

   本文所讨论的半负面案例比较法相比较于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有三个优点。

   第一,半负面案例比较法可在案例比较中发现因素和机制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与传统方法相比,半负面案例比较法将比较的视角从单一的因素扩展到因素与机制的比较上。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只强调因素的比较,其所谓的相关案例只是强调具备了相似的必要条件因素。但是在半负面案例比较之中,除了要考虑初始条件和必要因素的讨论之外,还加入了对机制的讨论。研究者在正面和负面案例中讨论的不仅是某一个关键解释因素的有无或者程度高低,还要讨论这两个案例中是否存在一个相同可比的机制。故而,在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中,只要具备了相似的初始和必要条件便可作为负面案例,而在半负面案例比较法中,构成负面案例的标准除了具备相似的因素,更要具有相似的机制,才可称为相关负面案例。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的重点是不同的因素如何导致不同的结果,而在半负面案例比较法中,我们的分析重点是不同因素如何对相似机制产生不同的促进/抑制作用,最终导致不同的结果。正如前文分析的那样,如果不在案例比较中控制相似的机制,会导致负面案例比较中可能出现两个独立的不同机制或者不能排除其他因素或机制对结果的影响。这样的负面案例比较就不是可控的比较,而是两个案例的简单堆砌,这样的比较本质上就和单案例的效果一样,并没有办法论证出某一机制的推广性和外部效度。

  

   第二,半负面案例比较法对于因素分类的理解也与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有所不同。在传统的比较方法中,因素的分类通常为必要、充分、必要充分、INUS条件等。传统方法理解的机制是在确立了必要和充分条件之后,再对其中间过程进行主观的描述。正如前文所言,这样的思考方式其实并没有将机制理解为一个客观存在的过程,并且人为地割裂或者混淆了因素和机制。在半负面案例比较法中,一切因素都被理解为对于机制起到催化或者阻碍的必要或充分条件,而机制本身也变成了需要由因素来推动的必要条件。研究者不必过度纠缠于因素本身对最终结果的充分性与必要性,只要通过直接观察因素与机制的互动,便可分析因素是如何逐步驱动结果的发生或未发生的。因此,如果说传统的方法所讨论的充分必要条件都是针对结果的充分必要条件的话,本方法所提出的充分必要条件则是针对机制而提出的充分必要条件,因此更为综合与准确。

  

   第三,半负面案例比较法对于机制的认识也不同于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法。由于传统的案例比较法将机制更多视为中介变量或者一种叙事,故而会产生一种误区,认为机制只存在于出现结果的正面案例中,而不存在于负面案例中。事实上,这种对于机制的理解是一种过于决定论的思考方式。机制是否存在并不依赖于结果是否出现,机制与最终结果之间的关系需要考虑机制所处的具体环境。这里所说的具体环境是指能对机制产生阻碍或者催化的相关因素。因此,在传统方法中,负面案例关注某项不存在的因素对未出现的结果的影响。而在半负面案例比较法中,负面案例的作用除了关注某些不存在的因素,更要关注一些虽然存在但被遏制的机制。

  

   在半负面案例比较法的具体操作上,需要遵循四个原则。

  

   首先,根据既有案例比较原则,选择一批具有相似初始条件和不同结果的案例进行比较。例如,相似的前现代国家,但出现不同的革命结果;相似的族群矛盾,但出现不同的冲突情况。

  

   其次,在提出自身的研究解释与假设时,要采取因素加机制的解释模式。要将正负面案例的解释统一为相同的机制解释,并通过此机制而非单纯的结果来确定相关研究因素的影响,分析有关因素如何促进或者阻碍相关机制的运作。

  

   再次,在提出假设的基础上,进行分析案例之前首先需要说明为何这两个案例是具备相同机制的。在传统的正负面案例比较中,通常将焦点放在具有相似初始条件、不同解释变量和不同结果的案例上,而半负面案例比较法除了要满足以上条件之外,还需要确保两个案例拥有相似的机制。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在负面案例中这一机制通常被抑制,并不能被完整地观察到,因此研究者需要采取类似于传统正负案例比较中所提到的可能性原则的方式,用正负案例相似的初始条件来推断该机制在负面案例中存在的可能性,并在之后的过程追踪中提出这一机制的存在(部分存在)的经验证据。

  

   最后,在每个案例中,要根据自身研究的问题和理论假设提出相应的理论机制,以此对每一个案例描述进行规制,并利用过程追踪来对相应的机制进行检验,从而在不同案例中分析阻碍因素对机制的影响。在对案例过程追踪中,需要重点观察本文所讨论的机制及其过程的运作情况。

  

   在下文中,笔者将采用由和解机制与国内管理体制这一因素组成的理论框架,并以美苏在冷战时期同盟体系为案例,展示半负面案例在具体研究中的作用。

三、联盟内和解:机制与影响因素


   在冷战时期,欧洲大陆的两端出现了以北约为代表的西方阵营与以华约为代表的东方阵营。这两个阵营都以遏制对方为目标,并分别在内部发展出了相应的军事、政治联盟组织,可谓互为镜像,但是这两大拥有相同初始条件的联盟最终发展结果却完全不同。为什么冷战时期的北约最终发展成了安全共同体,而华约却没有?这一问题除了作为历史学和区域研究讨论的重要问题外,也是国际关系理论讨论的重要问题。

  

   既有对此问题的理论解释主要是从联盟与安全共同体构建两个角度展开。联盟理论将此问题视为联盟维持问题,认为该联盟面临的外部威胁、内部实力对比与互动情况是影响此问题的变量。该理论认为拥有共同敌人、内部实力不均衡,并存在较多互动的联盟体系更易持续。但联盟维持理论并不能有效地解释北约与华约这两个案例之间的差异性,因为这两个案例都满足拥有强大对手、内部存在霸主并有较多互动等条件,故而根据联盟维持理论,北约与华约的联盟体系都应该可以长期维持下去,并且根据此理论预期,如果华约解体,北约也应该随之解体。而这都与实际观察到的现实并不相符。

  

与联盟理论相比,安全共同体理论可以更为动态地理解这一问题。其认为联盟演进是一种内部成员身份认同变化的过程,安全联盟可以通过成员内的和解而演进为共同体。不过,安全共同体理论虽然意识到了联盟的动态演进性,并且认识到了和解的重要作用,但在本问题的研究中,此类理论只能为北约的案例提供一定的解释,但却无法解释华约的案例。事实上,无论是北约还是华约,其联盟中的主导国都试图将自身的联盟体系建成更为稳定的安全共同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621.html
文章来源: 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