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东燕:2018年全球政治与安全形势热点与趋势

更新时间:2019-01-16 15:04:51
作者: 李东燕  

  

   2018年,中美、俄美关系中的竞争性、对抗性加剧,中美关系成为影响世界格局的关键要素,“美退中进”的态势正在加剧战后国际多边体系的解构与重建进程。叙利亚、也门、朝鲜半岛等主要国际热点问题仍未得到解决,和平进程曲折多变。民粹主义势头的上升和大国竞争的加剧,使多边全球治理和联合国全球议程受挫,中国及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全球影响力上升。中国面临的安全形势既有积极的方面,也有消极的方面,美国及其盟国针对中国的军事演习升级,增加了中国周边的不稳定因素。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风险和挑战也日益增多,中国海外利益的保护任务更加复杂艰巨。

  

一、经历巨变的大国关系与世界格局


   从2018年大国关系看,中美、俄美两对大国关系中的竞争性、对抗性均有加剧。美国已明确将中国定义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且采取了一系列针对性政策,中美关系已成为影响大国关系和世界格局的主线。

  

   (一)中美、俄美关系对抗性增强,中美关系成为主线

  

   从战略上看,美国将中国视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已成定局。2017年年底以来,美国发布的一系列有关国家安全和国防战略的重大报告都清楚地阐明了这一意图。例如,2017年12月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将中国定为“竞争对手”和“修正主义国家”,2018年1月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国防战略报告》同样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2018年,除在经贸领域的“贸易战”之外,中美在其他领域的关系也继续走低。特别是美国及其盟国在台湾问题、南海问题和印太战略方向不断挑战中国底线,使中美关系的对抗性增强,风险上升。

  

   美俄关系在2018年也继续走低,特朗普与普京之间的对话并未给两国关系带来转机。在叙利亚、乌克兰、伊朗等问题上,美俄关系继续紧张,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仍在继续。美俄之间的军演则愈演愈烈,且更具针对性。特别是作为非正式北约国家的乌克兰,和北约一起在俄罗斯门口大张旗鼓搞军演,并让美军战斗机进驻乌克兰。尽管北约称其军演没有针对性,但俄罗斯方面则表示,北约的军演具有明确的“反俄倾向”。为此,俄罗斯针锋相对地举行了多次军事演习,包括展示其核打击能力的演习。

  

   受中美、美俄关系影响,世界格局继续动荡,存在极大的不稳定、不确定性。中美力量对比和双边关系的性质已完成从量到质的转变,中美关系成为影响未来世界格局和国际秩序走向的关键。

  

   (二)“美退中进”加剧战后国际多边体系的解构与重建

  

   2017年底以来,特朗普开启了“退群”模式,陆续退出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移民问题全球契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多边机制和组织,并宣布中止对一些联合国维和项目及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项目的资金支持,甚至扬言要退出联合国。与美国“退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些年来,中国加大了对联合国及多边国际组织的支持力度,中国的贡献份额和影响力在上升。这种“美退中进”的趋势正在加速战后国际多边体系的瓦解与重建进程。联合国是战后美国主导下建立的国际组织,是战后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重要支柱,日本、德国等主要发达国家一直是联合国会费的主要贡献者。2000年以来,主要发达国家所承担的联合国经费分摊额不断下降,而中国所承担的经费分摊额则大幅上调,已成为联合国会费和维和经费的第二大贡献国。“美退中进”无疑是加速战后国际多边体系解构和重建进程的关键因素,在这一变化进程中存在极大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也存在一定的风险。

  

二、国际热点问题持续紧张,和平进程曲折多变


   2018年,许多持续已久的热点问题,如叙利亚、也门、伊朗、朝鲜半岛等,仍然处于紧张状态,局势动荡不定。朝鲜半岛局势在2018年出现明显好转,叙利亚、也门内战在经历了持续冲突、胶着对峙乃至激战之后,也显露出和平转机,但这些热点地区的和平进程仍然艰难曲折,前景充满变数。

  

   (一)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曲折多变,但向好因素明显增加

  

   2018年,朝鲜半岛的总体局势仍然错综复杂、曲折多变,但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缓和与向好因素明显增加。首先,朝鲜领导人对其国内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决定集中一切力量发展经济,朝鲜劳动党的工作重点发生了转移。与此同时,朝鲜在外交政策方面也做出了重大调整。其一是朝韩领导人的会晤与半岛南北双方关系的改善。朝韩领导人的频繁会晤是双方加深互信与合作的体现,对半岛局势的缓和发挥了积极作用。其二是朝鲜对其外交政策做出了重大调整,包括再次确认无核化目标,主动采取冻结核武器步骤,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改善与美国的关系等。2018年6月,金正恩和特朗普在新加坡举行了历史上首次朝美首脑会谈。

  

   朝鲜对外政策的变化引发了朝鲜半岛局势和双边关系的一系列重大变化,半岛紧张局势趋于缓和。虽然朝鲜半岛出现向好转机,但无论是朝鲜国内的政治与经济发展趋势,还是与半岛稳定密切相关的大国关系,都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特别是朝美关系,两国在弃核问题上仍然存在严重分歧,一年来两国关系的发展跌宕起伏,时好时坏。

  

   (二)叙利亚、也门内战仍未停息,和平进程曲折艰难

  

   叙利亚内战已持续七年之久,2018年叙利亚政府军不断收复失地,巩固原有的控制区域,叙利亚战局逐渐趋于明朗,但最终的和平仍然迟迟未到,和平进程曲折多变。除美俄两个大国之外,伊朗、土耳其、以色列、沙特也是卷入叙利亚内战的国家,各方力量之间的角逐和缠斗,是叙利亚内战复杂化、长期化的原因。2018年,也门内战也经历了一个与叙利亚内战相似的情形。年底,胡塞武装发表声明称愿为和谈停止一切军事行动,沙特也有意与胡塞武装言和。为推动也门停火和人道主义援助,联合国方面也积极开展斡旋。美国方面也明确表示,也门内战双方应通过联合国调停框架进行谈判。虽然已出现和平转机,但冲突仍时有发生,也门局势尚未稳定。

  

三、受民粹主义与大国竞争影响,多边全球治理受挫


   从全球治理视角看,随着民粹主义势头的上升和大国竞争的加剧,以及特朗普“美国优先”原则下的“退群”,自由制度主义的全球治理式微,联合国已有多边框架内的全球议程受到冲击。

  

   (一)多边全球治理及联合国全球议程受到冲击

  

   民粹主义和大国竞争的强劲势头对自由制度主义的全球治理和多边合作机制带来巨大的冲击。发达国家民粹主义势力的上升导致其国内对全球议程的立场日趋分裂,对联合国已经确立的全球议程和多边机制产生极大的消极影响。

  

   2018年是联合国维和行动70周年,但面临的是特朗普要求联合国削减维和预算的压力,国际反恐、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等全球议题也面临同样的命运。贸易战以及此起彼伏的大国军演,冲淡了国际社会对全球议题的关注,尤其转移了各大国的对外战略重点。奥巴马曾将恐怖主义视为美国的头号威胁,并对国际反恐合作、气候变化等全球议程给予高度重视。特朗普政府已对此做出了重大调整,根据《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恐怖主义不再是排列首位的威胁,中国和俄罗斯成为美国首要的战略竞争对手。

  

   (二)多边组织和集团矛盾加剧,中国成为支持全球多边合作与治理的重要力量

  

   随着民粹主义和大国竞争的加剧,作为全球多边治理的重要平台,联合国、欧盟、七国集团及二十国集团等多边国际组织和集团,都面临矛盾增多、离心力加大、影响下降的趋势。战后以来,欧洲国家和日本一直是联合国和多边主义的支持者。但在民粹主义势力上升的今天,欧洲国家对联合国和多边主义的支持无疑会受到影响。安倍政府极力强化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加上“入常”无望,也采取配合特朗普向联合国施压的立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与欧洲国家的民粹主义合为一股,为逆全球化趋势推波助澜。受美国和发达国家对中国、俄罗斯立场的影响,加之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强硬态度,G20国家之间的矛盾变得更加突出。除贸易争端加剧外,南海问题、乌克兰问题等也加剧了G20大国之间的矛盾。

  

   在这一背景之下,中国成为支持全球治理和国际多边合作最为重要的力量,中国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国家在全球治理和国际多边机制中的作用和影响力呈上升趋势,包括对联合国维和部队人员派遣和会费贡献的上升,以及在发展、维和、气候变化、人权等领域合作的加强。

  

四、中国面临的安全形势与风险日趋复杂


   2018年中国面临的安全形势既有积极的变化,也有消极的变化。在周边地区,一些热点问题出现缓和,安全形势得到改善。同时,也有一些方面出现矛盾和冲突的升级。五年来,“一带一路”建设继续取得进展,但面临的各种风险也随之增多,海外利益保护的任务更加复杂、艰巨。

  

   (一)中国周边安全形势既有积极的变化,也有消极的变化

  

   2018年,中国周边安全形势基本稳定,出现了诸多积极、利好的发展。朝核问题的缓和,使中国东北亚方向的安全形势有了较为明显的好转。在东南亚方面,积极因素也有所增加。中国与周边国家在推进地区合作机制方面取得了进展,澜湄合作、中日韩三边自贸协定磋商,以及南海行为准则磋商等都在进行中。除中俄关系稳步发展外,以日中邦交正常化45周年为契机,中日关系有所改善。在南亚方向,中印两国都希望避免冲突。2018年11月举行的中印边界谈判,官方均表示谈判“达成重要共识”,“基调积极、且富建设性和前瞻性”。

  

   与此同时,某些方面的矛盾升级,不稳定因素增加。主要不稳定因素来自美国及其盟国在中国周边采取的针对中国核心安全利益的举措。2018年,美国及其盟国在台湾海峡、南海及印太方向针对中国的军事活动升级,加剧了中国周边的安全风险。

  

   (二)“一带一路”面临更多安全风险,海外利益保护任重道远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扩大和深入,面临的风险也更加复杂多样,既有地缘战略方面的安全威胁,也有来自其他层面的政治、经济风险。越来越多的项目涉及“三股势力”活跃的国家和地区,对中国海外人员和财产安全造成直接威胁。这种风险不仅限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一带一路”项目。随着中国企业的“走出去”以及中国国际经济与发展合作的扩大,海外安全利益风险的上升不可避免,海外利益保护任务变得更加艰巨和复杂。

  

   (作者:李东燕,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原载张宇燕主编:《国际形势黄皮书:2019年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1月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619.html
文章来源:国际研究学部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