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启正:一个真实的中国,美国无需畏惧

更新时间:2019-01-14 17:30:13
作者: 赵启正  

  

   第三,就是受众。这与教育程度、判断能力、立场角度、年龄阅历紧密相关。不能外媒说中国好就好,说中国坏就坏,我们要有自己的判断。如果受众永远跟着媒体不假思索的话,国家的真实形象就很难得到完整的体现。

  

   所以,政府外交要坚持不懈地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外交则要不断地表达一个真实的中国,那我们中国的形象就更接近真实了。

  

   采访组:2005年,您的著作《中国人眼中的美国和美国人》出版,您提出中美之间相互了解还很不平衡。十多年过去了,您认为这种“不平衡”还存在吗?

  

   赵启正:中美之间彼此了解仍旧不对称。我们对他们了解更多,而他们对我们了解要少。这并不奇怪,任何一个先进的国家都更容易被人了解、被学习、被重视。而现在愿意了解中国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因为中国重要了,中国的产品走遍世界了,中国的政策变化不仅影响中国也影响外国了。也因为中国的发展涉及到很多外国人的利益,如果他们利用好了中国的发展机会,就能获得巨大的利益;如果他们不重视中国的发展,就失去了搭乘中国便车的机会。目前是一个让外国人了解中国的好时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不应错过机会好好地表达中国。

  

   我们和美国公众交流交往的规模和数字太大了,我相信美国对中国的了解也在与日俱增。我希望我们的出国旅客都能展现文明友好的形象,我们的企业家都能展现诚实精干的素养,大家一起努力加强交往。加强沟通是必要的,减少误会是可能的。

  

中美共驾同行,商量着开才能稳步前进


   采访组:西方媒体一度热炒“锐实力”一词。您怎么看?

  

   赵启正:随着中国的发展,美国对中国越来越警惕,“中国威胁论”也不断翻出新花样。我们要清楚地表达中国对美国不是威胁,要拿出更多的事实,讲出更多的道理,表达清楚。我们表达多了,美方吸收10%也好,20%也好,逐渐能产生影响;不能不表达,不能就认了。

  

   此外,世界不只是一个美国,还有亚洲、拉丁美洲、非洲等等,对这些国家和地区我们都要做工作。我们的工作做好了,美国人也会思考:为什么只有我们跟中国对立呢?为什么非洲和拉丁美洲不和中国对立呢?因此,要孤立“反华派”,就要多培养我们的朋友,这是一项长远的战略考虑,不能急于求成。

  

   采访组:回顾历史,您怎样看待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

  

   赵启正: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是不容易的。像这样两个大国必然有利益冲突,需要通过对话、通过彼此让步,来达到一个共同接受的结果。这个过程是必然的,不必大惊小怪。

  

   我在北京担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的时候,有美国记者问中美关系怎么走?我说:中美关系假如是一辆车的话,我希望美国人不要忘记,驾驶员不只你一个人。这辆车有两套驾驶系统,两个方向盘,两个车闸和两个油门,两人要向前走必须商量着开车。不商量着开,这车就停了,原地打转了。

  

   美国在对华战略上长期采用“遏制+接触”政策。实际上,任何两个国家之间都有利益的共同点,也都会有利益的冲突点;都有斗争的一面,也都有让步的一面。中美关系冲突的时候,务必要冷静分析、弄清情况。美国国内意见并不一定一致,也会变化,我们用中国人的智慧完全能够应对。

  

   采访组:您认为中美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吗?

  

   赵启正:我们要承认中美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减少差异给我们带来的利益损害。我们要改善我们的舆论环境。但必须指出,我们和美国不同:中国的对外交往不会为了本国利益而损人利己。“中国梦”不是自私自利的梦。中国发展好了,对美国也有好处。并不是说一个新兴国家强大了,守成国家就要吃亏,不要掉进这样的陷阱里去。这不是必然规律。处理好了,可以回避这个问题。中美之间出现了问题,要脚踏实地解决具体问题;出现矛盾,要认真调研,提出解决方案,这需要政府的领导,智库的贡献,企业家的实践等多方共同努力。

  

   更早以前,亨廷顿提出了“文明冲突论”,我并不完全同意。不能否认存在文明的冲突,但我不认为文明的冲突会如此激烈以至于完全影响国际秩序,成为一个不可克服的障碍。我们中国的文化相信“和为贵”,相信我们能克服文明的冲突,达到文明的和谐交融。

  

   采访日期∣2018年4月10日

   采访地点∣上海公共外交协会

   采访撰稿∣杨一帆

   编辑审校∣叶君 龙菲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573.html
文章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