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永玉:弗洛姆分析希特勒的“奋斗”历程:他的出身及早年生活

更新时间:2019-01-13 21:34:23
作者: 郭永玉 (进入专栏)  

  

   5年的小学生活过得较为顺利。他的智商高于平均水平,由于良好的家庭背景而被老师优待,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升到了最高年级。

  

   这个时期结束时,他没有克服在童年早期就形成的自恋;他不是越来越接近现实,反而建立了一个施展他的权力的幻想的游戏王国;他没有发展起任何积极的兴趣。总之,5年的小学生活并未使他超越刚入学时的成长状况,但在这个阶段也未暴露出什么严重的问题。

  

青春期:11~17岁(1900~1906)


   希特勒上中学后的第二年,父亲就去世了,这更促使他向坏的方向发展。

  

   首先是学业上的失败。他进中学的第一年表现相当差,以至于必须复读一年。第三年他在某些科目上必须参加特殊的考试,才能被允许升级。他在学校中的最后一年的一件事对他的学校生涯具有相当的象征性。在领取了毕业证后,他和同学一块去喝酒,返回的时候,发现证书不见了。当他正考虑编什么理由的时候,被叫去见学校的主任。原来,他的毕业证在街上被别人发现,他把它当作手纸用了! 即使他确实喝醉了,这种行为也象征性地表达了他对学校的憎恨和蔑视。

  

   希特勒上小学时处于优越的地位,由于智商在平均水平之上,他无须付出多大努力就能获得优秀的成绩。到了中学,情况就不同了。那儿平均智商比小学要高,老师受过更好的教育并且要求更高。老师也不会对他的社会背景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它在中学生的社会成分中并不突出。简言之,要想在中学取得成功,必须真的去学习。学习的任务并非使人劳累至极,但它比年轻的希特勒所习惯的、愿意的、或能够做到的则要多得多。对于这个在小学可以毫不费力地取得成功的极度自恋的男孩来说,这种新的情况是令人震惊的。

  

   像这种在小学取得成功但在中学失败的情况并不少见,它常常可以刺激一个小孩去改变他的行为,去克服——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他的幼稚的态度,学会去努力。但在希特勒身上却没有产生这种效果。他不仅没有面对现实采取措施,反而更加退缩到他的虚幻世界,避免与人们亲密接触。

  

   如果他在中学的失败是由于他对学校的大多数课程没有兴趣,那么他就会在他感兴趣的科目上下功夫。事实证明并非如此。他并没有在德国历史——一个能激起他的热情、使他兴奋的科目——上付出足够的努力以获得优秀的成绩。这一点在他以后的发展中也得到了证明,他后来找到了一个唯一使他感兴趣的学科——建筑学,但他也没能付出持续的努力。因此,他在中学的失败,不能被解释为他对所学课程不感兴趣而对其它学习领域感兴趣。希特勒几乎不能从事系统的工作,除非在很迫切的需要或被激情所驱使的情况下。

  

   在中学的几年中,希特勒日益回避现实,他对任何人都没兴趣,包括母亲、父亲和妹妹。他的唯一强烈的兴趣是和其他的男孩子玩战争游戏,在游戏中,他是领导者和组织者。尽管这些游戏对于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子是合适的,但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讲则有些奇怪了。这些游戏有几种功能。它们给他当领导的满足,证明他的自信,他在游戏中能掌握权力,使其他人服从他;它们还增强了他的自恋;更重要的是,它们把他生活的中心引向幻想之中,更加使他逃避现实——现实的人、现实的成就、现实的知识。这种沉溺于幻想的另一表现是他对卡尔·梅(Karl May)的小说的迷恋。梅是一个德国作家,写了许多有关北美印地安人的幻想小说,尽管作者从未见过任何印地安人。事实上,许多德国和奥地利的男孩子都读梅的小说,希特勒对梅的作品的热情对一个在小学最后几年的男孩子来说是相当平常的。但他对梅的作品越来越热衷,他从未放弃梅,他在少年、青年甚至到当德国总理的时候,都一直被梅迷着。他从不掩饰对梅的喜爱和敬慕。弗洛姆解释说,阅读梅的小说是希特勒的战争游戏的继续和他的幻想生活的表现。尽管他长大了,却仍然喜欢读梅的小说,这意味着对现实的回避,意味着一种以一个主题为中心的自恋倾向,他幻想着自己是领导、战士和胜利者。如果把希特勒年轻时的行为与他后来的生活情形联系起来,就会发现,对一个高度自恋的退缩的人来说,幻想比现实更真实。

  

   (选自郭永玉著《孤立无援的现代人》,湖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220-228页。)

   参考文献链接:http://www.personpsy.org/Info/Index/145?pageIndex=1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5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