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永玉:占有与存在:弗洛姆论两种价值取向

更新时间:2019-01-13 21:28:12
作者: 郭永玉 (进入专栏)  
不要成熟,这就是社会主义和革命的最终目的。只要他们还年轻,只要那种精神上的快感尚在,他们就是幸福的。他们不仅没有找到一种坚实的信念,而且变得以自我为中心。终于,他们对一切都不满,或者对一切都漠不关心,或者成为不幸的以毁灭为快的人。

  

   尽管如此,当代社会中确实有些年轻人(包括一些年龄较大的人)真正想要放弃重占有的生存方式而采取重存在的生存方式。相当多的个人和团体是在向这个方向前进的,他们超越了大多数人所具有的占有取向而代表着一种崭新的取向。少数人代表历史发展的方向,这在历史上是常见的。人们普遍地放弃重占有的观念,从而树立起重存在的观念,是有希望实现的。之所以说这种希望是现实的,是因为在有利于这一新取向发展的因素中,有一些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是不可逆转的。这就是:统治妇女的父权制度开始瓦解;父母对子女的控制有所放松,代之以民主的、朋友式的亲子关系;性压抑被突破了……妇女的革命、子女的革命和性革命,虽然这些革命远没有完成,但他们所提出的要求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陈旧的意识形态日益显得荒唐可笑。

  

   重存在的生存方式的先决条件是:独立、自由和具有批判性的理性。其重要特征就是积极主动地去生活。这种主动性指的不是那种外在的、身体的活动,不是忙忙碌碌,而是内在的活动,是创造性地发挥人的潜能。活动意味着去展现他的愿望、他的才能和丰富的天赋,这些天赋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具备。这就是说,要自我更新,要成长,要饱满涌流,要爱,超越孤立的自我的桎梏,有兴趣,去倾听,去贡献。

  

   但要具体描述重存在的生存方式是困难的。占有涉及到的是物,而物是具体的、可以描述的。存在指的是体验,原则上讲体验是无法描述的。当我们把一种体验完全转变为思想和语言的时候,这种体验就烟消云散了。存在难以用语言描述,只能通过共同的经历彼此才能沟通。在重占有的生存方式中,占主导地位的是僵死的词句;在重存在的生存方式中,占主导地位的是生动的体验。

  

   因此,要揭示重存在的生存方式的本质,先从否定的意义上,即“重存在的生存方式不是什么”的意义去表述也许更为容易些:这种生存方式不是以占有为价值取向的生活方式,不是通过依附于我们所拥有的物品,不是通过占有和固守我们的自我和财产来寻找安全。为了能够这样去生存,必须放弃自我中心和自私自利的思想。但是,放弃这种重占有的价值取向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困难的。他们很害怕这样做,因为这样一来,他们会觉得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了,好象被丢进大海里而不会游泳一样。他们没有认识到,只有扔掉了财富的拐杖之后,才会真正地运用自己的能力靠自己的力量去行走。人们总认为,没有财产的支柱便寸步难行并遭到毁灭,障碍他们前进的正是这种错误认识。

  

   重存在的生存方式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活动(activity)。但这里所说的活动与通常意义上的含义是不同的,后者往往是指运用一定的能量而取得明显效果的行为,如耕地的农民、流水生产线旁的工人、劝说顾客买东西的推销员、整理文件的办公室职员等等,都被看成是在活动。这种活动是指行为而不是指以某种方式活动着的人。对于活动着的人而言,他可能是象奴隶那样受到外在强力的逼迫、或内心的恐惧,也可能是对所从事的工作感兴趣、能够从工作中得到满足。这两种人的活动是完全不同的。

  

   为了明确活动的概念,弗洛姆进而将活动区分为异化的活动和生产性的活动。异化的活动是单纯的忙碌(busyness),我没有体验到我是自己行为的主体,我体验到的只是行为的结果,某种与我相脱离、超乎于我之上或与我相对立的“彼岸”的东西。从根本上讲,行动的不是我,而是内在的或外在的力量通过我来行动。在心理病理学领域,异化活动的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强迫症。具有这种症状的病人总是在内心的压力下反复去做违反自己意志的事,比如重复洗手、反复检查门是否锁好等等。表面上看,他是在主动地活动着,但他是在受一种自己没有意识到的内在力量的驱使。

  

   在生产性活动中,我体验到自己是自己活动的主体。这种活动是一个创造、生产的过程,我与我的产品之间始终保持着内在的联系。我的活动是我的力量和能力的表现,我、我的活动和我的活动结果结为一体。

  

   如前文所述,生产性主要不是指造就某种新的、独特的东西,它不仅仅指科学家和艺术家的创造性(creativity),它主要是指一种生存方式和人生态度。生产性主要不是指我的活动产品,而是我的活动特质。一个人为一棵树的形态所吸引而流连徘徊,或者读到一本书而受到感动,那么他的这一过程即使什么也没有“创造”,他也是生产性的。一个具有生产性的人可以赋予他所接触到的一切以生命,他赋予自己的能力以生命,也赋予别的人和物以生命。

  

   每个人都有占有和存在两种倾向,但不同的人占主导地位的倾向可能不同。占有倾向占主导地位是建立在私有财产和占有欲之上的社会中的人的特征,特别是西方工业社会中人的特征。在这个社会里,生活的中心就是对金钱、权力、荣誉的无止境的追求。而重存在的倾向则是健康的性格倾向的综合,是对生命的肯定,对生产性的存在方式的追求。

  

   (选自郭永玉著《孤立无援的现代人》,湖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199-206页。)

   参考文献链接:http://www.personpsy.org/Info/Index/145?pageIndex=1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54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