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永玉:弗洛姆论人的需要

更新时间:2019-01-12 23:04:18
作者: 郭永玉 (进入专栏)  

  

   人的存在的矛盾性和历史的矛盾性是社会和个人发展的动力。当人面临矛盾时——不管是可以解决的还是不能解决的——总是有所反应,不可能无动于衷。人的存在的矛盾性是人的更深层的处境,尽管这种处境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但人还是要去寻找出路。人的基本需要就是人对存在的矛盾性的处境的反应,而人的情感则是在需要的基础上产生的。

  

   弗洛姆认为,除了生理需要,人的基本需要都起源于人的处境。人必须去解决存在的矛盾性和历史的矛盾性,并克服人在生物学意义上的软弱性。即使人的本能需要都满足了,也没有解决人的问题。弗洛姆针对弗洛伊德的泛性论说,不管性冲动极其派生物如何强大,它们决不是人身上最强大的力量。推动人的行为的基本需要起源于人的存在状况。

  

   这些需要是:关联的需要(need for relatedness)、超越的需要(need for transcendence)、寻根的需要(need for rootedness)、同一感的需要(need for a sense of identity)、定向的需要(need for a frame of orientation and devotion) (Fromm, 1955/1965, pp.35-66)。每种需要都有积极和消极、健康和不健康两种满足方式。积极的、健康的满足方式是弗洛姆根据他的人本主义的理想提出的,是为了给消极的、不健康的满足方式提供一种标尺和参照系。

  

   从弗洛姆的总的思路来看,现代人的需要是人在现代社会的生存条件下产生的。由于现代人生活在自由与安全的两难处境中,生活在全面异化的社会里,所以现代人的需要的满足方式往往是消极的、不健康的。

  

1. 爱与自恋:关联的需要


   人为了克服孤独,就要与他人建立联系。在一种分离和疏远的处境中,一个人如果没有找到与他人联结起来的纽带,即使所有的生理需要都得到满足,他还是会感到自己的孤单的处境象一座监狱,人都有冲破这座监狱以与他人结合起来的需要。

  

   婴儿能够体会到的唯一现实,就是他自己的身体极其需要——生理的、温暖的和感情的需要。他没有把“我”与“你”分开来,他还处在与世界同一的状态中。在他眼里,外部世界不过是许多的食物和温暖,这些可以满足他的需要,他不能客观地认识外部世界中的某人或某物,不能把自己与世界、主体与客体区分开来。弗洛伊德把婴儿的这种状态称为“原发性的自恋 (primary narcissism) ”。

  

   在个体的正常发展中,通过逐渐地认识外部世界,逐渐意识到“我”与“你”的区别,这种自恋倾向逐渐被克服。最初是借助于感觉,发觉外部的人和物是不同的实体,这样就具备了说话的可能性;因为要叫出事物的名字,首先要把这些事物当作个别的、独立的、与自己不同的实体。

  

   但真正在感情上克服这一自恋倾向,需要很长时间。就是在7、8岁孩子的眼里,周围的人主要还是满足他的需要的工具。只要这些人都能满足他的需要,这些人在他看来就没有什么不同。到8、9岁左右,孩子才开始感到别人的需要同自己的需要一样重要,即开始去爱别人。孩子的这种爱一般是对同龄人而不是对父母。人们以为小孩是先爱父母后爱别的人,这是一相情愿的想法。对这种年龄的小孩,父母主要还是依赖和畏惧的对象,而不是爱的对象。因为爱要以平等和自由为基础。这种爱要在儿童期以后才会出现,尽管他的萌芽如果幸运的话可能会早些。

  

   如果随着年龄的增长,儿童得到健康的发展,就能逐步建立起与他人的爱的联系,这就是从原发性自恋到爱的发展过程。所以原发性自恋是一种正常现象,它与儿童正常的生理和心理发展相一致。

  

   弗洛姆所描绘的理想的爱的关系是一种在保持个人独立和完整的同时又与他人结为一体的关系,这是一种与他人共享、共同拥有一个世界、并使个人更坚强更幸福的境界。

  

   如果没有建立起这样一种关系,总是按自己的主观臆断而不是根据现实本身去对待外部世界,把他人看成是满足自己欲望的工具,而不是值得尊重的与自己平等的独立的人,弗洛姆沿用弗洛伊德的概念,称这种情况为“继发性自恋 (secondary narcissism) ”(以下简称“自恋”)。弗洛伊德所称的这种自恋,是一种心理疾病,病人似乎倒退到婴儿时期,不能区分自我和他人,总是从我出发来看待他人。如一个极度单相思的男人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一事实:他所爱的女人并不爱他。他的推理是:“我如此热烈地爱着她,她不可能不爱我。”或者说“如果她不爱我的话,我也不可能如此深地爱她。”然后,他通过这样的推测来解释那女人为什么对他的爱没有反应:“她是无意识地爱着我;而又害怕这种强烈的爱;她想要考验我,想要折磨我……”如此想入非非,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不能自拔。他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对方是另一个独立的人,她有自己的情感,不是为他而存在的,很可能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在弗洛姆看来,自恋的实质是不能客观地看待自己、他人和世界,表现为过高地评价自己的容貌、身材、才智及自己的占有物等等,自我欣赏、自我陶醉。对他人和外在世界则评价过低,甚至只将其视为自己的附属品和工具。每个人身上都程度不同地存在着自恋倾向,只是到了极端的程度才是心理疾病。

  

   弗洛姆似乎更关心多数人(而不是临床上的心理疾病患者)特别是现代人身上的自恋倾向。比如种族主义情绪,自己所属的人种(如白人)或民族(如雅利安人)是最优秀的,不能平等地对待其他人种(有色人种)或民族(如希特勒眼里的犹太人)。现代人陶醉于工业文明的奇迹中,看不到工业文明的负面影响,在弗洛姆看来也是一种自恋倾向。在这种倾向中,人过高地估计自己的产品,沉溺于技术万能的幻想中,不能理性地看待技术与人、工业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爱和自恋都出于与他人、世界建立联系的需要,所不同的是,爱是在保持自我独立又尊重他人独立的同时与世界建立联系,自恋则以自我为中心来建立与世界的联系。所以二者的起源相同,方向相反。

  

2. 创造与毁灭:超越的需要


   人都是身不由己地被抛入这个世界,与其他生物一样。只是人能意识到在一点,不甘心安于生物的被动状态,这就是人作为一种生物又要超越生物的被动状态的需要。

  

   人不能接受以掷骰子的方式来决定自己的命运,因而产生一种推动力,以求超越其生物的被动性,超越其生存的偶然性。

  

   一切生物都能创造生命,但只有人才知道他同时是被创造者和创造者。人能创造生命,男女相爱,由女人生下孩子,一起养育孩子长大成为自立的人。人们还去种植东西、生产物品、创造艺术作品、形成各种观点。在创造这一切的过程中,人超越了其他一切生物而进入一个自由和自觉的王国。人对超越的追求,正是物质生产、艺术、爱、宗教的源泉之一。

  

   实现超越还有另一条途径:既然我不能或不愿去创造,那我就去毁灭去破坏。毁灭生命同样也使我超越了生命,人能破坏,正如他能够创造一样,这的确是人的一种神奇的本领。生命就是奇迹,无法解释。在破坏的行动中,人似乎使自己立于生命之上,实现了某种主动性,从而超越了生物的被动性。生物任凭命运摆布,任人宰割,人即使也逃不脱这种命运,但他不可能心甘情愿,无觉无识,毫无反抗。

  

   因而毁灭、破坏是超越需要的变态满足,它是创造意志得不到实现的表现,是受挫以后的反应,是人对不利于成长的处境的反应。当创造意志得不到实现时,毁灭意志就会抬头。创造是生命成长的表现,毁灭是生命退化的表现。尽管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每一个时代都可以看到破坏和毁灭所造成的惨不忍睹的场景,历史的每一页都充满了暴力和鲜血,但弗洛姆还是认为,毁灭不是人的一种本能,而是在特定的生存状况下产生的。相对于创造,它是派生的,是对创造需要受挫后的补偿。创造在人性中是一种更优先更深刻的力量。所以创造与毁灭不是两种独立的力量相当的东西。创造与爱相联系,毁灭与恨相联系。创造需要的满足产生幸福,毁灭需要的满足尽管能导致片刻的快感,但在深层和长远的意义上,毁灭导致的是痛苦。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弗洛姆对弗洛伊德本能论的修正和发展。弗洛伊德认为人有生的本能和死的本能,二者相互独立,力量相当,前者倾向于爱和建设,后者倾向于恨和破坏。两种本能都是生命能量,必须寻找实现的途径。如果死之本能向外实现,就表现为攻击、破坏、暴力;如果不能或没有向外实现,就表现为自我虐待等心理疾病,自己使自己的肉体和精神遭受痛苦,以使死之本能这种能量得到释放。战争就是死的本能向外释放的一种途径。弗洛姆主要在以下两个方面修正了弗洛伊德的上述观点:第一,弗洛姆不是从人的本能而是从人的处境出发来研究人的破坏倾向;第二,因为毁灭、攻击等等不是与生俱来的,所以是可以克服的。创造是人性中更深刻的东西。显然这是一种对待人性的更积极的态度。弗洛伊德对人性则持一种悲观的无能为力的态度。

  

3. 母爱与乱伦:寻根的需要


   人类的诞生,意味着脱离自然的襁褓,脱离自然的束缚。然而,脱离自然又是可怕的。如果人失去了自然的根基,他将向何处去呢?那将是孤立无依的。没有自然这个“家”作为依托,就没有生存的基础,那将是无法忍受的。只有找到了新的生存根基,人才会在这个世界上感到安全、踏实、有所依托。所以人在与自然分离的同时,又有一种回归自然、回归大地的需要,即寻根的需要。文明越发展,人的这种需要就越强烈。正如一个孩子要成为一个独立的人,就要离开母亲但同时又深深地依恋母亲温暖的怀抱。人越是远离母亲,越强烈地思念母亲。自然、大地、母亲是人的根。

  

人类最基本的自然关系就是母子关系。在母亲的子宫里,孩子就开始了生命的过程,他在子宫里发育的时间比大多数动物的胚胎期要长。出生以后,依靠母亲照料的时间也比其他任何动物的抚育期要长。母亲不仅生下孩子,还要继续给孩子以生命力。母亲的关怀是无条件的,她不在乎孩子能为她做些什么,不在乎孩子对她履行什么义务。母亲关怀这个新生命,只因为这是她的孩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51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