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俊:感受鲁迅的人性和温暖

更新时间:2006-10-24 21:52:03
作者: 吴俊  

  其实这也是一种矛盾心理的表现。

  鲁迅在社会文化实践中,同样也表现出一种矛盾。什么矛盾?简单地说,鲁迅这个人一辈子执著于思想启蒙。他在三十年代还说,为什么写小说,我就是要搞思想启蒙。鲁迅的思想启蒙最早是什么?是一个个性主义者的思想启蒙。个性主义,非常看重自我的价值,要把个人的价值凸显在社会和群体层面上的。但是,因为鲁迅是一个非常具有社会关怀和使命感的人,于是,一个个性主义者,有强烈的自我价值意识的个性主义者,因同样强烈的使命感的驱使,为了社会和这样一个民族的改造,终将自我价值的实现,融入了社会革命和历史进步的大潮之中。这是鲁迅的社会实践中的一个思想上的特色。

  鲁迅是一个政治意识很强的作家。同时又是一个个人独立性非常强的作家。要将这两点自然地融于一身,是非常难的。如果用一般的政治人物的概念去评价鲁迅的话,有的时候也是很难获得圆通解释的。从这一点来说,鲁迅身上的矛盾性既是对我们的挑战,也是他吸引后人的魅力所在。

    

  鲁迅就是那个追问越过坟地和鲜花的前方是个什么所在的“过客”,向着无穷之远走去,他在伟大的悲剧体验中践行着我们的希望之旅

    

  最后想结合作品来谈一点。鲁迅有一篇作品叫《过客》,收在《野草》中的。我想用这篇作品中的过客形象,来表达我对鲁迅的一种根本性的理解。《过客》写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徒步行走异地的中年人上场了,碰到一个老头,还有他的小孙女。他就问老人,前面是一个什么所在。老人回答,前面是坟。然后问小女孩,前面是什么。小女孩说,前面有很多花,各种各样的花,很好玩。一般来说坟地上都长满了各色野花。但是这个过客却一再追问:野花和坟的前面是什么。一般的想象,坟地代表生命的终点和死亡,烂漫的野花则象征了一种朝气蓬勃的生命。可是过客要追问的是超越了生死的远方是一个什么所在。那不是我们所能够知道的。老人就回答了,我没有去过,我不知道。他劝这个中年过客,你不要往前走了,很危险的,那是一个不知所终的远方。但是,这个过客却连水都不敢喝,连坐下歇一歇都不敢耽搁时间。他说,有一个声音在前面催促我,让我朝前走。这篇作品的结尾就是过客踉踉跄跄地朝着黑暗包围着的前方走去,“夜色跟在他后面”。

  鲁迅所设定的这个过客的形象,是疲惫而又坚韧执著的,在他的身上,体现出一种伟大的悲剧性。他的前方是一个不可穷尽的、无穷之远的远方。因为是无穷之远的远方,就不能解释,也就是难以言说。但是我们并不能由此认定鲁迅是一个虚无主义者,神秘主义者。就像我刚才说的,执著于当下,执著于现实,这是鲁迅的特征。过客的当下、现实是什么?就是前行。往前走是不能停止的。思想的脚步,你也是一刻不能停止的。哪怕你走错路,走向的是一个不确定的目标的前方,你也必须是往前走。暗夜里的独行过客———暗夜,说明对鲁迅是很有压迫感的,没有亮光。独行者,说明没有同志。所以他的思想的伟大性,在当时,引起共鸣的其实是不多的。过客,在鲁迅的话语中,也相当于“中间物”。鲁迅认为,所有的人都是历史过程当中的一个中间物,无数链条中的一个环节。中间物的价值在哪里?价值就在于实现当下的、现实的价值,即能够将过去和未来连接起来。在生命之河中,每个人都是过客,当好这个过客的角色,体验超越生死羁绊的精神快感。所以鲁迅这个人实在是个非常清醒的现实主义者。他说,如果把黄金的世界都预约给现在的年轻人的话,那么以后他们得到的失望就会更大。这也表明了鲁迅对乌托邦的社会和乌托邦的政治的一种反感和批判。他说自己是在“绝望的抗战”,这也是走向无穷之远的远方的过客的内心自白。但是我们知道,“绝望的抗战”者,或者说那个过客,他们所担负的其实是我们的现实希望。他们是为了我们的牺牲者。在这个意义上,鲁迅就像历史上的所有伟人一样,虽然早已离我们远去,但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他的温暖,他的人性的光芒依然能够引领我们的精神前行。(解放日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4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