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健:大学讲坛

——《稗海潮》节录

更新时间:2019-01-08 16:05:14
作者: 欧阳健 (进入专栏)  
1994级伍乐天的《尺寸之间——试论曹雪芹塑造赵姨娘之得失》,1995级余小霞的《送鸿迎燕话佳人——从山黛、水冰心到薛宝钗、林黛玉》、余国辉的《本色与嬗变——试析〈红楼梦〉中的袭人》等。《“旁观者”与“当事人”——试论〈红楼梦〉中薛姨妈形象》后来发表在《明清小说研究》1998年第3期。欧阳健最大的愉悦,是在教学中与学生的交流;最大的快乐,是看到学生的成材。成天与年青学子相处,他感到自己也将永远年青。

  

   二

  

   王汝梅来信说:“敝人早就觉得兄应调往高校。相对来说,高校算是块净土,可以静下心来钻研学术了。”汤淑敏来信说:“从电话里听到你的声音,对新生活充满喜悦之情,深深地感染了我,对你找到了发挥自己才华的自由之地,感到由衷的高兴。”

  

   1995年9月初到福建师大,齐裕焜分配给欧阳健的教学工作,一是为本科生上选修课,二是帮着指导研究生;待导师资格得到确认,就能带自己的研究生了。

  

   10月5日那天,没读过研究生、也没见别人带研究生的欧阳健,第一次一人讲一人听地上了研究生的课,感到有点新奇。听的是齐裕焜的研究生郑其兴,讲的是小说版本学。以《古代小说版本漫话》为教材,开局尚称从容。后来,齐裕焜与袁世硕合作培养的山东大学博士生涂秀虹,也来听讲了。

  

   10月9日,欧阳健填了《硕士生导师申报表》,又填了三年学术成果汇总表。10月25日系里开会,倪宗武说欧阳健的导师资格,须待12月学术委员会批准,但已列入研究生招生计划。不知什么原因,这一资格到1996年6月28日方获批准;又不知什么原因,到1998年4月方安排招收计划。于是,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又为齐裕焜、涂元济的研究生段春旭、伍大福、刘鸣亚讲了文献学。伍大福原是安徽中学教师,刘鸣亚原是安徽工厂工人,都是刻苦自学考上的,欧阳健讲得特别上心。陈节闻讯,也让她的研究生王永金前来旁听。

  

   到了1998年4月,终于列入招收计划了。经笔试筛选,有两人进入复试,然面试情况极不理想。欧阳健提了两个小问题:一是读过《太平广记》吗?考生神情茫然,摇头说没有;一是看过《水浒传》电视剧吗?有什么看法?考生说看过,很好,很好!多一句也没有了。欧阳健大失所望,给齐裕焜打电话说,这是生平第一次招收研究生,总想培养一个研究人才,考生基础太差,毫无研究意识,是否明年再招?齐裕焜说,招研究生是有计划的,有的人想招还不行呢!果然,另一位导师说你不要给我,就转给他了。

  

   待到1999年,95本选报欧阳健的考生甚多。讲了一年古代小说研究,中意的学生有傅修海、邓美华。傅修海对所学课程能领悟与发挥,多次与谈研究的思路与观点的发现,鼓励他树远大目标。星河文学社《双桅船》毕业纪念专刊,有傅修海《我的大学及其它》,中说:“大四是我过得最神气也最丧气的日子。由于自己崇高的考研选择,我过得也很充实。这件事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欧阳健老师的‘元明清小说研究’课上的垂爱有加,这狠狠地刺激了我的梦想,不管这事成功与否,我想都得感谢他。”邓美华学习勤奋,一心要做他的研究生。欧阳健没有教过95基地班,只循例去讲了一次治学体会,提到《水浒》写的不是农民起义,谢超凡听后大为钦佩,决心要考他的研究生。

  

   三天考试过去了,听说英语特别难,有人考了一半就放弃了。古代文学专业报名42人,总分220分以上仅5人。傅修海总分350分,然英语只49分,未能上线。谢超凡总分335分,与邓美华同时录取。两人拎着水果来,欧阳健与谈学习的思路,布置写《我的起点》一文,约定在毕业之前,不要送任何礼品来。

  

   9月29日,第一次为自己的研究生讲课。除谢超凡、邓美华,还有王子宽的研究生曾垂超,蒋松源的研究生戴力芳。欧阳健开言道:“祝贺进入研究生阶段的学习,这是人生的一大飞跃,要意识到自己的责任,珍惜这一机遇。”他说,“元明清小说研究”的教学目标是:全面掌握元明清小说的概况和发展历史,打下较为扎实的专业基础,激发培养对元明清小说研究的浓厚兴趣,及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实际能力。为此,摒弃“拼命上课”而取苏格拉底“助产士”式教学法,讲授与讨论相结合,读书与写文章相结合。教无定法,学无定式。送给大家四句话:一是夯实基础,要在文本、文献上下工夫,大量阅读作品原著。古代小说不但数量多,而且部头大。要面对这个现实,下决心多读书。既要有速度,又要下水磨工夫;二是关注前沿,要注意学术动态,有意识参与学术界的争论,并获得发言权;三是更新观念,要有怀疑和反思的勇气;四是意在发现,学术研究的最终目标,是发现和创新,是对前人成果的发展和突破。

  

   开场白之后,便进入《中国小说史略》研读。先将全书按章分配,仔细研读,要求:弄懂文意,明晓史实,领悟要义,参以己见。每次讲课,先由一人逐句疏解,扫清障碍,明其要义,发表心得,提出质疑,然后开展讨论。欧阳健告诉学生:《史略》是经典是“杰构”,但不能当作规定好的“前提”,甚至成为某种思维定势。更新观念,树立怀疑和反思的勇气:在人家以为“没有问题”的地方发现问题,在人家以为“问题很多”的地方看出其实并无问题。《史略》二十八篇研读结束,以《〈中国小说史略〉反思》为题,开卷考试,皆有独到见解,邓美华的答卷《用新的眼光审视〈中国小说史略〉》尤佳,经修改后发表于《阴山学刊》2001年第1期。

  

   同时,以《全古小说》的凡例与校点规定为教材,上文献史料课,将复印来的小说分配给各人,一开始就让他们步入实际操作,在实践中解决遇到的问题。谢超凡分到《凉棚夜话》,为福建省图书馆藏残本,仅第四卷,卷端题“浙东海槎客著”。此书袁行霈、侯忠义《中国文言小说书目》、宁稼雨《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均未著录。谢超凡运用学得的知识,寻出若干内证,考得作者为方元鹍。欧阳健认为,资料切实,推论合理,惟作出最后结论,尚缺硬证。几天后,在福建师大图书馆查到道光癸未刊本,卷首有作者自序,即署“嘉庆己未三月朔日,铁槎道人方元鹍书于海萍书屋”,发现的喜悦,自不待言。又经欧阳健五次审读,终成《方元鹍和他的〈凉棚夜话〉》。邓美华写了《〈质直谈耳〉及其作者》,曾垂超写了《〈景船斋杂记〉考辨》,戴力芳找到《隻麈谈》全本与《小家语》作者黄沐三的材料,也写成了文章,都有相当的质量。

  

   师大常请校外专家讲学,欧阳健要求学生必须认真听、认真记、认真讨论。11月3日,刘世德应邀来讲治学体会,说到写毕业论文的诀窍,首先是确定论文题目,或确定范围。选题成功了,就成功了一半。还建议不要选大作家、大作品,要选择学术界接触不多的题目,等等。欧阳健组织学生讨论,指出这确是经验之谈,但未免太功利了。我们的目标不只是写出论文以应付过关,应该在自己的学术领域有所建树和创新。要敢于善于以平等的心态,与任何学术界人士对话,发挥主观主动性,搜集材料,形成观点,找到思路,选准突破口。

  

   校方有发表文章数量的规定,好多研究生只得向边远学报交版面费。欧阳健不能容忍这种不正之风,一开始就明确宣布:不准买版面,要凭质量谋求发表。两位学生很争气,不但发了文章,还拿了稿费。谢超凡的文章有《方元鹍评传》(《明清小说研究》2000年第4期)、《一枝一叶总关情——论晚清小说对“国民性”问题的关注》(《明清小说研究》2001年第3期)、《枕上晨钟为谁而鸣——初读〈枕上晨钟〉》(韩国《中国语文论译丛刊》第十辑);邓美华的文章有《正是中原薪胆日,谁能高枕醉屠苏:试论晚清小说对知识分子精神面貌的刻画》(《明清小说研究》2001年第1期)、《钱肇鳌和他的〈质直谈耳〉》(《福建教育学院学报》2001年第2期)、《用新的眼光审视〈中国小说史略〉》(《阴山学刊》2001年第1期)、《〈红楼梦〉仿作〈风月鉴〉论析》(《南都学坛》2003年第1期)。

  

   2000年10月,上海近代小说暨陆士谔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朱家角召开,谢超凡、邓美华都想参加。欧阳健说要去可以,但必须作为正式代表,带上自己的论文。谢超凡论晚清小说“国民性”问题、邓美华论晚清小说知识分子精神面貌的文章,就是这样写成的。陈年希见到了欧阳健的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学生一样,连夜与谈发言的思路和技巧,因为讲得过于细致,邓美华心理有了压力,连早饭都吃不下了,陈年希听说,连忙送去蛋糕,鼓励她调整心态。大会发言时,邓美华虽然有些紧张,但还是讲下来了。主持会议的侯忠义说:“邓美华同学迈出了研究近代小说的第一步,可喜可贺!”评议人谭帆说:“邓美华从学习到研究的转换,除了论文本身非常出色之外,还体现了一种学者的风度,欧阳先生后继有人。”谢超凡大会发言,比较从容沉着,口齿清楚。评议人潘建国说:“有名师指点,出师顺利。”主持人陈美林也给了肯定的评价。会议结束后,应孙逊之邀,欧阳健与两位学生至上海师大,给博士生讲古代小说若干问题的探索,涉及《水浒》、晚清小说、《红楼梦》、神怪小说。陈年希热心陪欧阳健与谢超凡、邓美华游了人民广场、南京东路、外滩、城隍庙。又喝了奶茶,吃了南翔小包子,鸭血粉丝汤。

  

   2001年9月,福建师大工会授予欧阳健“三育人”先进个人,陈节通过走访起草的《先进事迹》说,六年来,欧阳健以深厚的学术修养、良好的职业道德和崇高的敬业精神培养和教育学生,为师大的发展、文学院的建设,作出了一定的贡献。材料上说:

  

   欧阳健同志是个在学术上多所建树的专家,在中国古代小说史、小说版本学、晚清小说、神怪小说、《红楼梦》研究等领域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多年来,他站在学术的前沿,孜孜不倦的耕耘,据粗略统计,从他1995年自南京调到福建师大工作以来的6年中,出版了学术专著9部、古籍整理9部,发表学术论文57篇。他独到的发现和见解,在学术界形成不容忽视的影响。

  

   以此深厚的学术修养,欧阳健同志的教学有着高屋建瓴的优势,深受师生的好评。他为中文系本科生开设《晚清小说研究》、《古代小说研究》、《红楼梦研究》等课程,为全校本科生开设《古代小说的阅读和欣赏》、《红楼梦的阅读和欣赏》等课程,为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各不同方向的研究生包括博士生开设《中国文学史方法论》、《古代小说文献学》、《小说版本文献研究》、《中国小说史》、《古代小说理论》、《白话小说研究》、《文言小说研究》、《晚清小说研究》等课程。在教学中,他不仅注重教学方法的创新,尤其重视学术创造和发现能力的培养。他总是鼓励学生发表自己的观点,对学生的观点进行评点,重在鼓励,引导他们对学术的兴趣,把自己的学术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学生,同时,也引导学生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对待历史优秀的文化遗产,批判的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并有意识的树立学生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

  

欧阳健同志如此超负荷的担负繁重的教学和科研任务,而乐此不疲,无穷的动力源自于他对教育事业由衷的热爱。他曾自称最大的愉悦是教学中与学生的交流,最大的快乐是看到学生的成材。他以满腔的爱护之心对学生高标准、严要求而悉心指导。在已经毕业的历届本科生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44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