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邹治波:朝鲜半岛局势的重大变化与今后发展

更新时间:2019-01-05 20:13:51
作者: 邹治波  

   朝鲜半岛局势因核而来、因核而动也因核而走。虽然朝鲜确认了无核化目标,美朝达成旨在实现无核化的联合声明,但是,美朝就朝鲜弃核的模式、内容、时间表等存在巨大分歧,分歧能否弥合并最终得以化解,这将决定着朝鲜核问题的走向及结果,左右着今后朝鲜半岛局势发展。

  

   (一)弃核内涵

  

   在分析朝鲜弃核问题之前,有必要弄清弃核一词的概念。从弃核要义看,弃核是指放弃拥有和发展核武器,为此,弃核国家应该将所拥有的核弹头、核武器部件、用于核武器的武器级核材料交出予以销毁或转用(核材料民用),撤销核武器研究机构,拆除或销毁核武器生产、试验等用于发展核武器的设施,这是弃核概念本身应有的内涵。但从世界的弃核实践看,由于国际战略格局的不平衡和国际政治互相信任度不高,弃核内涵被扩大化了,产生了另外两个异化的弃核概念,一个是延伸弃核,另一个是全面弃核,实际上这两个弃核概念都超出了弃核本身内涵范畴。

   所谓延伸弃核,就是在上述弃核概念基础上,将放弃铀浓缩和后处理也置于弃核范畴。有些国家认为,仅仅放弃拥有和发展核武器并不能确信弃核国不能发展核武器,因为只要保持铀浓缩和后处理能力,就能保持生产武器级核材料的能力,就可在一旦政治决定时,能在短时间内制造出核武器。因而一些国家坚持弃核国家放弃铀浓缩和后处理权利,这样的典型例子是美伊围绕核问题的纷争。在2013年以前,伊朗核协议一直久拖未决,其主要原因是美伊围绕伊朗的浓铀缩问题互不相让。美国一直坚持禁止伊朗拥有铀浓缩和后处理能力,而伊朗则坚持作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成员国应该拥有的这种权利。2013年11月24日,在美伊就此达成妥协后,即对伊朗铀浓缩和后处理能力进行严格限制条件下,才达成第一阶段伊核协议,并于2015年7月14日最终达成全面伊核协议。

   所谓全面弃核,就是将发射工具的弹道导弹也置于弃核国家的放弃范畴,甚至将生化武器也包含在放弃范围之内,显然这是一种远超弃核本身内涵的一个概念。目前,特朗普政府对伊朗就是采取了这一立场。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要求重新谈判伊核协议,提出将弹道导弹置于协议内容,并随后对伊朗采取了制裁措施。实际上,按照伊核协议规定(对铀浓缩离心机数量、铀材料浓度和质量的限制),在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严格监督核查情况下,伊朗是不会在一年时间内制造出一枚核武器的(伊核协议的门槛限制),伊核协议实现了伊朗的无核化(若伊朗违反协议,国际社会有足够的反应时间对此应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背后的动因是地缘政治因素,美国企图以此削弱伊朗在中东的实力和影响。

  

   (二)美朝关于弃核的分歧

  

   按照特朗普与金正恩达成的《美朝联合声明》,美朝正在就落实峰会成果进行谈判,以期达成最终弃核协议。但美朝就弃核协议存在严重分歧,其主要分歧如下:

   其一是关于弃核模式的分歧。美国坚持“一揽子”弃核方式,即让朝鲜实施一次性弃核方案,甚至表示将对朝开启“利比亚弃核”模式,即“先弃核后补偿”方式,朝鲜以全面无核化方式废弃所有核武器,并将其运至美国的田纳西州橡树岭完成拆解工作。田纳西州橡树岭是美国核及原子能研究园区的所在地,这里之前曾保管通过核谈判废弃的利比亚的核设施和核物质。作为回报,美国提出了“朝鲜版马歇尔计划”,在保障朝鲜体制的同时,批准美国民间对朝投资,支援朝鲜电力网和道路等基础设施和农业发展。

   朝鲜则坚持“分步弃核”方式,即“分阶段、同步”推进无核化的方案,这种方案意味着在朝鲜采取分步骤弃核过程中,美国也应在取消制裁、终止半岛战争状态、建立美朝外交关系并最终构建半岛永久和平机制等采取同步、平衡行动,从而实现双方行动的“同步、对等”。针对美国提出所谓“利比亚弃核”模式,朝鲜对此予以坚决反对,认为这包含了将利比亚命运加到朝鲜身上的企图,并表示朝鲜从未表达过对美国帮助建设经济的期待,未来也绝不会有这种交易。

   其二是关于弃核内容方面的分歧。2018年5月13日,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表示,美国追求的朝鲜弃核是“全面、可验证以及不可逆的无核化”,进而解释:“我们所说的弃核,指的是核项目的各个方面,就需要完全消灭朝鲜国内铀浓缩和钚后处理能力。毫无疑问,和伊朗的情况一样,旨在发射核武器的弹道导弹项目也需要放弃,我认为我们还需要检查他们的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项目。”博尔顿还就验证朝鲜弃核一事表示,“朝鲜要公开所有核与导弹设施的位置,并允许公开检查。验证工作将交由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负责,但实际废除核武器工作则将由美国来进行,届时可能还需其他国家提供协助”。这是美国官方首次提出了对朝鲜弃核的要求,实际上这远超出弃核内涵本身的范畴,是一种全面弃核概念。显然,朝鲜很难同意这样严苛的弃核要求。

   其三是关于弃核时间表上的分歧。在美朝磋商中,弃核时间表问题一直是主要问题之一。美国追求一个明确短期的弃核,美国联合国代表黑莉就曾表示,美国虽然会在弃核问题上保持耐心,但也不愿意等太久。由于分歧严重,弃核时间表并未出现在特朗普和金正恩新加坡会晤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美朝首脑会晤后的第二天表示,美方希望朝鲜今后两年至两年半,即美国总统特朗普结束四年任期前就放弃核武器采取“主要”举措,这是美国就朝鲜弃核时间表问题的首次公开表态。因遭到朝鲜的拒绝,蓬佩奥因此随后改口表示,无核化的最终时间表由朝方决定。这说明美朝在有关弃核时间表问题上仍未取得实质进展。

   弃核时间表问题在朝韩第三次首脑峰会前出现转机。在峰会前,韩国总统府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率团访问朝鲜并受到金正恩接见,随后韩国青瓦台表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前一天在同韩国特使团会面时表态称,朝方期待朝美能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内结束长达70年的敌对历史,改善关系,实现无核化。这暗示,朝鲜方面同意美国提出的在特朗普任期内完成弃核,这是美朝就弃核问题达成的重要共识,但在美朝对弃核方式和弃核内容这些实质性问题存在严重分歧情况下,这一共识只具有政治意义,不具有现实性。

  

   (三)半岛和平机制的构建

  

   归根到底,朝鲜核问题的产生是由半岛安全格局的失衡造成的,同样,核问题的解决也必须要改变这种失衡的安全格局,这就需要构建半岛新的和平机制,以保障各方的安全需求,这也是中国提出的半岛无核化与建立半岛和平机制“双轨并进”的思路。而在构建和平机制方面,有关方面仍然存在较大分歧。

   朝鲜坚持半岛无核化和停和机制转换同步进行,而美国则要求朝鲜先完成弃核后再谈和平机制构建问题,甚至连朝鲜要求的解除制裁问题,美国也坚持同样的立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驻联合国代表黑莉等美国高官均表示,在朝鲜没有实现彻底弃核前不会考虑解除制裁问题。显然,美国对解除对朝制裁、构建半岛和平机制和与朝改善关系提出了极高要价,而这这种要求不符合国际政治原则和逻辑。

   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是因朝鲜不断进行核试验和联合国禁止的导弹试射,若按照一般国际政治原则,在朝鲜表达坚定的弃核决心,宣布不再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并采取废弃核试验场、导弹试验场等实质性冻核行动后,联合国应该对此做出相应反应,解除部分对朝制裁,这不仅符合联合国关于制裁的原则和目的,也是鼓励朝鲜继续向弃核方向努力的行动,以推动半岛向无核化目标继续前进。然而,美国不仅继续坚持对朝制裁,甚至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突出对朝制裁。在文在寅2018年9月18日开始访朝前夕的17日,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黑莉要求安理会专门就朝鲜半岛核问题和联合国对朝制裁执行情况举行公开会议,在会上指责俄罗斯“违反”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内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表示,即使正在策划特朗普与金正恩再次会晤,美国还将把对朝鲜制裁的藩篱扎得更牢。美国这种让朝鲜“先交抢,后给予”的做法,若不是因为其一贯的强权政治逻辑所致,就会令人怀疑美国是否在真心推动朝鲜弃核、实现半岛无核化。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9月访朝时,就尽快发表终战宣言与朝方达成一致,表示终战宣言是一份宣布终止敌对关系的政治性宣言,是为签署和平协定而展开谈判的起点,并为安抚美国表示,终战宣言不影响驻韩美军地位问题,甚至在美国接受福克斯访谈时表示,将来“即使韩朝统一了,也需驻韩美军继续驻扎”(但愿这是文在寅安抚美国的语言,不是韩国的政策,不然将产生严重后果)。文在寅说,韩方的目标是在年内签署终战宣言,相关内容将在美朝领导人会晤上具体讨论。签署终战宣言是开启和平机制谈判的开始,美方在第二次美朝首脑会晤能否同意达成这一宣言,是检验美国是否真心推动构建半岛和平机制的试金石。

  

三、朝鲜半岛局势今后发展


   朝鲜半岛局势的今后发展无疑将取决于无核化进程,这将是一个长期曲折过程,未来世界格局和东亚地缘格局的演变可为半岛无核化的真正实现带来希望。即使在现阶段无核化进程发展不利情况下,半岛局势也仍然有保持缓和向好的可能,这不仅因为朝鲜已经改变了国家政策和发展方向,也与有关方面的共识与努力息息相关。

  

   (一)无核化前景

  

   目前,美国追求的是在特朗普即将结束任期的2020年底或2021年初朝鲜完成弃核目标。在经过艰难选择后,朝鲜也刚刚同意了这一目标。但从政治战略层面看,无论是美国还是朝鲜,都难以真正推动实现这一目标,特别是从朝鲜方面看,同意美国提出的弃核时间表有可能是一种策略之举,即将举行的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将处理这一问题。从朝鲜核问题的根源和症结看,朝鲜核问题的解决取决于美国的战略决断,由此推断,朝鲜核问题的解决前景并不乐观,朝鲜核问题有可能长期延存下去,何况现在朝鲜已经拥有核武器并宣布具备对美国本土的核威慑能力,这与1994年和2005年两次达成弃核协议的情形大不一样。

从朝鲜方面看,虽然目前朝鲜再次确认了无核化目标,并主动采取无条件的冻核措施,表现出弃核的极大诚意,但从地缘、历史和现实情况看,在短期内朝鲜没有放弃核武器的可能性。其主要原因:第一,朝鲜发展拥有核武器是几十年来孜孜追求的战略目标,拥核已纳入其宪法,朝鲜并为此付出巨大努力和惨重代价,一旦拥核绝不会轻言放弃,除非朝鲜的安全保障条件得到可靠满足,而这是美国不会轻易给予的。第二,现在朝鲜已经完成建设“核强国”这一“历史伟业”,若在短时间内放弃且难以得到美国可靠安全承诺情况下,不仅安全筹码毁于一旦,对内也无法交代。朝鲜在七届三中全会报告中明确提出,“只要不受到核威胁和核挑衅,朝鲜绝不会使用核武器,不会泄露核武器和核技术”,显然这是朝鲜公布了其核政策,朝鲜已以核国家自居。第三,从朝方的一系列表态看,朝鲜确认的无核化是终极目标而非短期目标,坚持的是分阶段、同步实现无核化方案,这预示着朝鲜弃核不是一个短期过程;第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387.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