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嘉健:如果你患有“受虐敏感症”

更新时间:2019-01-05 13:34:57
作者: 吕嘉健 (进入专栏)  
中国人已经骄傲得可以买下全世界了,认为自己已经事事领先国际了。意大利人的偏见还在于不自觉地流露出西方文化的优越性:“我们要向大家展示,如何用这种小棍子状的餐具,来吃我们伟大的玛戈列特披萨。”完蛋了,这么一对比,把筷子鄙俗化,而对披萨神圣崇仰,两种文化代表性意象之对比性较量,猛烈地刺激到了中国人内在交织着的复杂之自卑心-优越感了。

  

   其中似乎暗示着“你们的文化没法对付我们的文化”之意思,有些中国人肯定会这样感觉到了。

  

   其实在欧洲呆过的人都会知道,欧洲各国人常常就是这样互相拿别国人来幽一默的。英国人在 Benny Hill搞笑电视剧中,总是拿法国人和德国人来开玩笑。他们瞧不起法国人之不守规矩太任性,嫌德国人太严肃刻板,讥笑意大利人情绪化,揶揄俄罗斯人郁闷透顶,批评美国人强势,觉得东方人危险和像谜一样神秘,但是他们自己也被别国人嘲讽其似乎还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

  

   从此要记得了:文化的不可通约性始终是存在着的。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1962)中提出了“不可通约性”的概念,认为不可通约性这种思维方式把世界分割成不同的认同群体。在不同的范式之间不存在判定二者优劣的共同的价值标准,即没有共同的尺度。不存在共同的“中立性观察语言”,故不可通约。

  

   什么叫做不可通约性的文化?举个例子:西方的媒体是“批判性公民+权力监督义务+追求商业利益”的三合体结构,那么媒体必然是政治正确的左派当道和传播批评性内容为主,西方媒体的故事,总是问题加黑暗面,没有歌功颂德,不像中国只有光明永远是主流倾向这一个声音。西方揭示负面信息,这是以逆反的方式治理社会,媒体就是一个“反对党”;中国告诉你好消息,是害怕国人心理脆弱,这是“王道仁慈”。治国方式不同,这是文化的不可通约性。

  

   西方人什么都可以开玩笑,包括基督、上帝或者国家、政治家也可以嘲笑一番,中国人你试试看?这也是不可通约性。

  

   面对不可通约性,除了宽容,还有其他出路吗?你总不会对所有“不可通约性”都开战吧?宽容就是容许他者有TA自己观察和思考问题的立场,即使是在讨论你的问题时。站在对方的立场和视角上反思一下,可以产生认同。

  

   意大利人的调侃未必幼稚,它反映了别的族群人士看待中国文化的另一种视角:灵活的筷子也有不灵活的时候,看用在什么对象上。他告诉你:如果用斯文细气的工具去处理大体积的对象,是无效的。假如你这样去理解,可能你会心平气和了。

  

   凡抱持着唯我主义思维,即看问题只有“我”一个视角时,就必然陷入“不自知的偏见”,偏见而不会认为自己是偏见。正像多数中国人在英国和澳大利亚,习惯了靠右行走或站立,就经常与他人相撞或阻塞,而如果你不会立即改正,而习惯了等待别人来让道,那就会产生“不自知的偏见”。又多数海外中国人都怀抱着“祖国情结”,有“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集体无意识,于是吃着移民国的福利面,却唱着故国的大宣调,于是该移民国的主体便认为你们不认同本地的价值观,不会融入本国的文化主流,自然便有了分别心,不会信任你,在很多事情上就有了微妙的态度,于是海外华人就有了“排华”或者“辱华”的感受。

  

   用筷子的和用刀叉的,在种种细节中,隐藏着很多微妙的文化差异,一个轻佻的玩笑会产生不能得到宽容的偏见和误解,如果你患有“受虐敏感症”,你就容易自取其辱。

  

   这既是不可通约性,也是缺乏从自我内在归因反思之障碍。

  

  

                       敏感:固定型思维模式的反应

  

   一齣开玩笑的喜剧意外地引发了很多中国人的集体愤怒,此事件应该使西方人意识到“中国式的政治正确”之严重性,由此该知道什么是中国人敏感心理的红线。

  

   从此他们就决意不和我们玩了。

  

   心理分析学家A‧阿德勒指出:

  

   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卑感。人类的全部文化都是以自卑感为基础的。如果我们一直保持着我们的勇气,便能以直接、实际而完美的方法改进环境,来使自己脱离掉自卑感。如果一个人已经气馁了,他不再设法克服障碍,反倒用一种优越感来自我陶醉或麻木自己,那么他的自卑感会愈积愈多,问题依旧存在,将他自己导入自欺之中,于是自卑感会变成精神生活中长久潜伏的暗流,是为“自卑情结”。企图达到优越地位的努力,成为了整个人格的关键。(《自卑与超越》,作家出版社)

  

   中国人进入近代和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充满着许多不堪回首的自卑感。在辉煌的历史记忆与近代耻辱的对比下,对于记忆犹新的失败,倾向于外部归因而耿耿于怀着一种仇恨敌意心态。

  

   当人处于劣势时,他会将敌意隐藏起来,一旦他获得成功和立于高尚地位之后,潜在的自卑感会转化成寻求优越感来获得补偿。这时候他的自卑-优越感交织的“受虐敏感症”会变得非常强烈。这是一触即发、过度反应的神经。

  

   尤其当它将“民族的伟大复兴”之旗帜高悬在国门的时候,外人就要十分当心了。

  

   西方人早就忘记了曾经摁着清朝的脑袋赔款、火烧圆明园和割地强租的故事,但是中国人却时时刻刻念兹在兹地声讨着“八国联军入侵”和“文化殖民”的屈辱。意大利人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中国人潜在而强烈的敏感警戒心和执着的敌意。

  

   意大利人没有看过中国人拍的电影《火烧圆明园》,里面有一个镜头:慈禧对着满朝大臣和光绪帝歇斯底里地喊道:

  

   “向英吉利国开战!向法兰西国开战!向德意志国开战!向奥地利国开战!向美利坚国开战!向意大利国开战!向俄罗斯国开战!向日本国开战!”

  

   很多西方人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中国正是借助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作为国家治理和外交对待的战略战术方式,民族主义情绪恰恰是一根自卑-优越感交织的斗争性神经。

  

   西方人甚至经常没有意识到中国人从他们的政府和社会生活中习得的是一种“权威主义人格”。“权威主义人格”具有不安全感的警觉性,倾向于特别关注权力和地位,容易形成非对即错的敌我思维方式,难以忍受模糊性。一旦产生误解,就会定义为歧视和侮辱,进而激起暴躁的反应。他们只服从于权力高尚和直接管控自己的人,而对那些不构成直接威胁和地位在自己之下的人表示蔑视或者实施攻击。

  

这种人格认为优势群体应当抱持种族歧视的偏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38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