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际春:改革开放40年:从懵懂到自觉的中国经济法

更新时间:2019-01-03 01:00:50
作者: 史际春  

   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简称《民法通则》)颁布,导致经济法忽然陷入低谷。原因是随着改革开放,市场的作用与日俱增,民法作为传统学科在法学院系很快恢复其强势地位,而经济法浅薄“幼稚”、众说纷纭,在有关经济法与民法和其他法律部门关系的争议中,否定经济法的观点占了上风。一时间,若干年内,经济法教学受到削弱,甚至被取消,曾经的经济法学者或主动或被动地被边缘化,去研究“商法”或者将经济法的内容置换为商法。立法者在《民法通则》制订中,虽未否定经济法,但称“政府对经济的管理,国家和企业之间以及企业内部等纵向经济关系或者行政管理关系,不是平等主体之间的经济关系,主要由有关经济法、行政法调整”,[6]排除了经济法学主流所主张的经济法对经营协作等“横向”经济关系的调整。这样一来,经济法要么是民商法,要么是行政法或经济行政法,人民法院取消经济审判庭,以至于按照“非民即行”的思路实行名为“大民事”实则“小民事”的改革,蓬勃发展的经济法现象或经济法领域的实定法就这样遭到人为的漠视或忽视,“经济法”似乎消失了。可以说,改革开放初经济法避开民法悄然兴起,其实是十分懵懂的,经济法主观根基的薄弱为这次意外受挫埋下了伏笔。在经济法30年回顾时,我们曾将1986年《民法通则》颁布到1992年作为经济法的一个发展阶段,因为其间经济法“名不正言不顺”,“任何规制都不得人心”,经济法的实际效力受到削弱。[7]现在看来,经济法当时式微,是主观学说和无序逐利“向钱看”的思潮所致,经济法规范仍在勉为其难地推出及实施。更重要的是,经济法受经济生活直接驱动,积极而言,学说和社会观念之不合时宜只对其稍有阻碍或羁绊,可不必将40年中的这个小波折作为经济法的一个阶段。到90年代初,改革开放从量变到质变,经济法又呈现出了方兴未艾的局面。

   (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从目标确立到不断完善(1992年至今)

   1993年,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提出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从建立到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迎来新局面。经济法与政府积极有为的市场经济天然契合,维护公平竞争、平衡协调国民经济,经济法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追求中得天独厚,对经济、社会的规范和推动作用愈加突出。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为新时代推进改革开放指明了方向,也为经济法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调。在改革开放中,经济法的理念和制度导向均契合着同一时期党和国家的决策,在党和国家的战略决策与经济社会发展的整体要求及市场经济方向相一致的情况下,这种契合赋予了经济法重要的价值和现实意义。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念和决策,导致经济法的法律法规呈爆发式增长,促成了中国经济法的基本体系。其中起基础性作用的,是当时主要承担国有企业改革任务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1993年,2005年、2013年修订)和相应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1998年,2005年、2013年、2014年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1993年,2017年修订)则在长时期内既规范不正当竞争行为也反垄断、实际上是一部“竞争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1993年,2014年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199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1997年)等。2002年党的十六大决定在国务院、省、市三级成立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由其分别代表国家行使国有资本出资人职能,以及2008年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国有资产法》,一举解决了国有企业“老板”不到位的老大难问题,使国有企业的经营和效益很快发生了根本改观。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出台,2016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表明国家、政府确立了市场经济理念,将真正按照经济规律的要求,来调控监管立足于市场机制的经济活动,调整相应的经济关系。

   1993年《国务院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使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1995年,2003年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1995年,2003年修订)相继出台,1994年起汇率并轨,1996年起实现了人民币在经常项目下可兑换,2003年还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国务院关于实行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的决定》(1993年),伴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1994年,2014年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199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营业税暂行条例》(1993年)等,配套的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1992年,1995年、2001年、2013年、2015年修订)。税法随着改革开放和法治建设不断发展完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合并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2007年),统一适用于内外资企业;《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多次修订,提高起征点,降低税负,并酝酿劳动性所得综合申报;“营改增”,取消营业税,流转税结构合理化,并降低企业税负;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车船税法》(2011年)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2016年)等;2018年实行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合并省级和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构建优化高效统一的税收征管体系,推进办税和缴费便利化,优化营商环境,将社会保险费和非税收入征管职责转由税务部门承担。

   在农业和农村经济改革领域,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核心的改革取得成功,1993年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2002年、2009年、2012年修订),200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废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的决定》,新中国实施了近50年的农业税条例被废止,一个在我国延续了2600多年的税种宣告终结。《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2006年)为农业经营和农民创业提供了一种国际通行的组织形式。

   1994年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是我国对外经济贸易合作的基本法。2001年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四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法律文件,经过15年的艰苦努力,我国终于成为WTO成员,这对政府加快转换职能、建设法治政府,企业提高经营管理和技术水平、结构调整等,都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同年,依循国际惯例颁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2001年)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2001年)。在国际经济形势复杂多变、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我国更为主动地深化改革、加快开放步伐,比如从2013年启动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成为我国开放型经济建设的新标志和新动力。对此,经济法学整体上给予的关注度不足,这是值得反思和改进的。

   践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另一重要方面,是行政和指令色彩浓重的计划转变为立足市场、动态落实的规划和产业政策。早在1986年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七个五年计划》中,就首次出现了“产业政策”用语;1987年党的十三大报告进一步提出,要将计划管理的重点转向产业政策,综合运用各种经济杠杆促进产业政策的实现;1989年出台《国务院关于当前产业政策要点的决定》、1994年国务院又颁布了《90年代国家产业政策纲要》,自1997年起发布《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同年还制订了《当前国家重点鼓励发展的产业、产品和技术目录(试行)》。产业政策须以柔性的引导方式,而不是行政指令、刚性指标加以实现,尽管运用起来还显笨拙,但这些都反映着指导思想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2001年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五”计划》将中央政府的主要职能定位为“搞好宏观调控和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2006年十届全国人大通过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2006—2010)规划纲要》,首次将“五年计划”中的“计划”改为“规划”,还确定了主要依靠市场主体的自主行为实现的预期性指标,约束性指标则是对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部门提出工作要求、强化政府责任的指标,表明国家认识到了同时发挥市场和政府在经济调节中的作用的重要性。针对区域差距拉大,国家接连制定了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并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1999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西部大开发的若干意见》提出西部大开发的十条意见;2003年国务院研究实施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提出了振兴东北的指导思想、原则、任务和政策措施。

   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切实把政府经济管理职能转到主要为市场主体服务和创造良好发展环境上来。”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必须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创新行政管理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转变政府职能,深化简政放权,创新监管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由上可以看出党和国家对转变及优化政府职能的重视,以及顶层设计的相应演进。经济法的核心正在于调整和优化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政府行为,促进政府作为一股内生性力量推动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易言之,在这一阶段,随着认识和实践的推进,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由概念、雏形到不断发展完善,经济法起到了其应有的规范和保障作用,在应对各种现象及问题中获得了宝贵的知识和经验,也让人们对经济法的未来从理念到制度和成效,充满乐观和期待。

  

   二、中国经济法的成就

  

   (一)理念发生根本变化

中国经济法40年的发展,表现出一个渐进但却实实在在的理念变迁,即从误解苏联现代经济法学派的“纵横统一”——“纵的”“横的”经济关系概由经济法调整,把经济法当作“经济的法”,“侵占”民商法及其他部门法,转向政府与市场互补、协调互动、公私合作交融的理念。在提出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前,经济法理念在实践中只是苗头、萌芽,政府对经济“一放就乱,一统就死”,手法笨拙;如今经济权力与权利有机结合,而非权力或权利非此即彼。易言之,政府经济职能与市场主体的投资、交易之间不再是以往那种单纯的行政梯级关系,也不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公私分野,而更多是一种物质利益的线型和交织关系。政府不只是权力主体,一方面,政府自身投资和交易时与其他市场主体平等;另一方面,政府经济管理中尽可能引进平等和民主因素,在尊重被管理主体、听取被管理主体的意见和诉求以至于在协商博弈的基础上,实现政府调控监管的目标,从而使得政府与市场互动交融成为政府调节经济关系和经济法的基本理念。比如在产业政策制订和执行、税收征纳、证券银行保险监管措施及文件的出台、标准制订和实施、反垄断执法等过程中,政府与市场主体平等协商互动已十分普遍,询问、约谈等柔性管理方式也悄然兴起。特别是近年公私伙伴关系(PPP)的发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兴建或运营公用事业,开创了政府以平等主体身份参加市场经济法律关系的新局面。此外,从体制改革与产业政策、农业与农村经济、国企改革、市场秩序管理等诸多方面看,国家经济行为在市场经济下形成了新的模式,即政府通过收集市场信号(包括供求信号和秩序信号)的宏观决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3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