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进:追寻沉默的美国铁路华工①

——以中国近现代广东五邑侨乡文书为中心的探讨

更新时间:2019-01-01 22:47:03
作者: 刘进  
风气大变。”(30)“举目乡间,村落焕然,屋宇丽都。”(31)这说明五邑地区大量侨汇的流入,是侨乡建屋兴起的主要经济支柱。

   一些归国的华侨除了在本乡本村建房外,还在诸如江门、县城、省城广州等城镇和城市购地建房。《江门海关十年报告(1904~1911年)》记述说:“在本市区东区有些较新、较大的房屋,它们是归国华侨的房屋,那里的房屋对卧室光线有很大改进,虽然厕所也修得不错且收拾得妥当,但对污水的处理仍然不好。”(32)华侨们已经习惯和喜欢都市的生活方式。

   2.华侨家庭的社会地位得到改变

   随着几代人的打拼,华侨家庭经济地位改善,财富增加,子弟教育水平提高,因而华侨家庭在侨乡的社会地位显著提升,已经致富的华侨家庭在家乡显摆露富,进行炫耀性消费,他们的子弟在建立婚姻关系时具有明显的优越地位即为重要表征。

   地方史志记载,侨乡社会生活风尚的改变正是出现在淘金华工和铁路华工大量涌现之后的时期。1909年,新宁县县令覃寿坤颁布禁止婚丧嫁娶等社会生活中的奢侈浪费行为的《告示》,其中谈道,“访闻县属,咸同以前,颇崇俭朴,自出洋人多,获赀返里,风气为之一变,迩来竞奢尤甚。”(33)咸丰皇帝统治时期为1851年到1861年,同治皇帝统治时期为1862年到1874年,正是淘金华工和铁路华工兴盛的时代,这说明,是早期华工们大量的血汗金钱逐渐改变着侨乡的社会生活方式。华侨家庭为什么把血汗钱用于建立奢侈的生活方式呢?一个深层原因是,华侨及其家庭原本处于乡村社会中最低的社会阶层,他们通常以炫耀式消费来显示他们通过在金山的拼搏已经衣锦还乡,是人生的赢家,从而达到提升家庭社会地位的目的。笔者对华侨书信的研究和田野调查表明,无论近代时期的华工,还是当代从农村走出国门的华侨新移民,对于在家乡熟人圈中通过捐献、建造豪华住宅等方式建构自身成功的形象都十分看重,譬如,民国时期台山华侨陈奏平在信中劝说同在国外谋生的陈金铭说:“金铭四哥雅鉴:……想吾兄出洋屈指数年,自当回唐一转,金钱多少又何足计较,总要少年归国,乃为荣耀,否则他时年尊老大满载而归又何足怪哉!”(34)

   华侨家庭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的改变,使他们的子女在建立婚姻关系时具有十分优越的地位,这方面的民间歌谣非常之多,譬如:“有女莫嫁耕田人,时时泥气郁败人;有女要嫁金山客,打转船头百算百。”(35)从华侨书信可知,无论是海外华侨还是侨乡民众,大都希望与金山客或他们的子弟攀上姻缘。

   以新宁县华侨梁芳荣家庭为例。根据梁芳荣妻子1922年准备移民美国时的口供纸可知,梁芳荣于1880年出生于“金山”。华人口供纸中的内容有真有假,需要仔细辨别。该口供纸中梁芳荣的姓名与其来往书信中的姓名一致,这说明梁芳荣的父亲可能是在淘金时期或者修筑铁路时期出洋的,他并不是冒名顶替的“纸面儿子”(paper son),至于梁芳荣是否在“金山”出世则很难判断,也有可能1906年三藩市大地震时他父亲向政府注册为入籍美国的华人,因此使梁芳荣获得“出世仔”的身份,得以移居美国。(36)梁芳荣的书信显示,他曾在美国加州的三藩市、俄亥俄州的粗朗度(Toledo)等地谋生,1927年返回国内。梁芳荣在美国从事商业,他的成功使其子女在家乡成为有名望家族攀亲的对象,1919年梁芳荣的女儿培嫦嫁给当地叶姓富翁的儿子,两家人皆大欢喜。梁芳荣的两个儿子在写给父亲的信中描述了姐姐的婚姻盛况:

   培嫦姊于正月十一日已经过门,乘四人抬之大轿,兼有先生、书友锣鼓架护送,随路烧炮仗,男女见者无不喝彩,亲家搭酒厂用银百余元,新宁中未有如此之大。当初母亲意欲不用四人抬之大轿并锣鼓架,但亲家定意要用,至人工银皆亲家所出。培嫦姊去归,一切辛苦工不做,虽煮饭扫地,亦不准做,甚至装饭,亦是婢女装梅而后食。虽千金小姐,未有如此之爽也。……再者母亲亦知嫦姊年少,非是粗心肝嫁归,亦见均锡极致丰富,好难得如此之门口,是以母亲一心应承。就此村中男女老幼皆欢喜好门户,故母亲就放心嫁培嫦姊去归。(37)

   确实,梁芳荣家乡的很多人在写信时对这一桩婚事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一位名叫“照文”的人对梁芳荣说,培嫦的这门亲事好难得,“今配合如此富家弟,亦欢喜无疆矣”。(38)另一位名叫“曾毓英”的人对梁芳荣说:“令千金许配叶姓富翁为媳,十分欢喜可贺也。”(39)通过与当地富有名望的家族联姻是华侨家庭的社会地位得以提升的方式之一。

   3.铁路华工编织了移民网络

   淘金和修筑铁路时期华工大量奔赴北美洲,从而成功地编织了从华南侨乡到香港、再到北美洲的移民网络,后来美国虽通过了《排华法案》,但华侨还是能够找出突破官方移民限制的办法,使其子弟继续前往美国谋生,这得益于此前已经形成的移民网络,兹举两例说明。

   先看陈以琳的事例。根据1919年由中国驻金山总领事署发给他的回国护照记载,陈以琳是广东开平县人,时年71岁,那么他应该是出生于1848年或1849年,如果他18岁出洋,也可以赶上修筑中央太平洋铁路,属于修筑铁路华工那一辈人。1919年他回家颐养天年时,已经把自己的儿子陈宏壮和20余名亲属都迁移到美国了。归国之后他还经常利用自己的人脉和经验帮助亲友移民,因而在乡间很受尊重。(40)

   再以前述梁芳荣家族为例。他的父亲应与陈以琳是同一辈人。在美国站稳了脚跟的梁芳荣不断地把在家乡无以为生的亲属设法送往美国打工。1910年4月,梁芳荣表弟芳鸿给他的信中说:“前日兄台代弟设法打算,称说‘作金山之路’”,因而非常高兴,请求梁芳荣“千祈栽培,多劳感大德也”。(41)可能芳鸿在此前的信中已经恳求表兄为他设法办理去美国谋生的必要手续。1910年7月,梁芳荣的女婿“英述”恳请岳父将他带到金山谋生,其言辞甚为谦卑恳切:

   今日百物腾贵,百钱升米之时,谋食甚是艰难。……愚婿在家无好工可做,工价太贱,所以草字呈上,不顾羞耻,望大人慧顾照贫,设法取美国路,渡愚婿过来。……欲想发达,除外洋之外,再无他处。本不敢尽口,见亦属父子之亲,倘日后有发达,皆大人所赐也,然此恩此德,比于生身父母更大焉,当日夜焚香告祝大人之恩。(42)

   这个女婿最终顺利到了美国,另一个女婿锦祥在梁芳荣归国后也踏上了去美国谋生之路,成为时人艳羡的“金山客”。

   在帮助亲属移民美国时,梁芳荣与香港开办广合源商号的雷维治关系密切。1912年,雷维治写信给梁芳荣报告帮助寻访移民到美国证件的事宜,说“现因列强未曾承认我‘中华民国’”,因此不能取得中国国民移民的证件,“只有生意仔纸、出世仔纸耳,该二样纸现未有,待迟日有到,然后再通知便是”。(43)1919年,雷维治给梁芳荣的信中又谈及帮助梁芳荣“内弟”移民事宜,为此梁芳荣寄给“唐银叁佰元”,给内弟作为船费。(44)

   梁芳荣帮助亲友不断移民到美国谋生的经历,应该是铁路华工那代华工群体在1882年美国颁布《排华法案》后比较普遍的经历。经过铁路华工那一代人及其后辈的辛苦努力,编织起遍布北美各地的移民网络,台山、开平等侨乡民众普遍心怀“金山之梦”,他们把到北美洲谋生作为最重要的人生选择。正如有人评论的那样:“台人三十年来公脑中唯一之大目的,则去金山而已,去金山之口头禅而已,舍去金山外无所谓劳力,亦舍去金山外无所谓职业。”(45)进入民国时期,国家四分五裂,家乡社会动荡,土匪横行,华侨们“颇感故国之满途荆棘,何如美洲之海外桃源,携眷西渡,适兹乐土。爰居爰处,生斯长斯,又几视乎美洲为新宁之第二家乡矣”。(46)

  

五 从修筑美国的铁路到修筑家乡的铁路


   早期华工在外打拼,有些人逐步积累了财富。他们牵挂着家人,也关注着家乡。因美国的排华政策和种族歧视,他们无法在侨居地落地生根,叶落归根是华工唯一的出路。随着清政府废除禁止移民的律例,铁路华工这一代人开始把目光聚焦在家乡建设上。1897年,新宁县唐美村耆老“倡议开办学校,以作育乡中子弟……斯议一倡,乡人热烈附和,尤以旅外昆仲互相解囊捐金汇归,于是唐美学校之雏形告成”。(47)

   清末民初,侨乡社会动荡,土匪蜂起,绑架勒索事件时有发生,家乡治安问题突出,引起了海外华侨的关注。譬如,1912年,开平县华侨谢珮圣给谢维烺的信中谈到了在三藩市本村华侨中筹捐家乡村落“看更”费之事,此时已经筹集到300元,但他认为“要尽力捐助方能有效”。(48)在另一封信中,谢珮圣谈及在本村举办学校之事,他说:

   本族倡办两等小学堂缘簿,村彦捐150元,愚捐150元,余外100元、50元居多,约共1000元之谱,此事最有益养人才宗旨,若能周转财政,不妨多捐几百,留名万载。现各兄弟议论,美洲头名必不出汝与彦进兄矣。本应亦要做也。人生世上,最紧要系名誉也。若果贫穷亦无能为也。总至出自各人善意便是。(49)

   上述各类华侨举办公益事业的举动,在清末已成普遍之势。在台山、开平等侨乡,一般民众都是聚族而居,地方事务很多时候也是家族的事务,家族或地方精英在地方事务中发挥着关键作用。一份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由草坪村各家房长集祠议事后签署的筹集公用经费的“合约”,对于外洋谋生的本族人提出了特别要求:

   要将各人往金山州府外洋等处有银付归,每元抽科银柒厘贰归众;做生意每字号股份每年抽科银壹大元正归众;如果横财大发与及意外之财等,每两抽科银五份正归众;至外洋回家之日,每名抽科银拾大元柒贰兑归众,防御科银壹元归众;倘有财赀贰仟以上回家,令签多助;倘有付银回家,隐匿不报,众一见查出,将抽之银加倍收足,无得异言抗阻;倘有恃强不遵,合乡向伊家长取足。(50)

   上述事例说明,无论是铁路华工自身还是他们家乡的乡亲们,仍然把华侨视为本村的居民,他们对本族本地负有更大的责任和义务,理应对家族和地方社会事务投入更多的金钱和精力。

   铁路华工那一代人为修筑横贯美国大陆东西两岸的中央太平洋铁路付出了血汗乃至生命,但是这样巨大的贡献并没有换来这个国家当时的主流民意和统治者的认可,1882年的《排华法案》使他们的生存境遇越来越艰难。然而,由于祖国和家乡不尽如人意,他们仍然想方设法留在美国谋生,也千方百计地使他们的子弟前往美国打工,但他们的梦想是建设好自己的家乡和国家,实现家乡和祖国政治和经济的现代化。侨乡兴起的华侨举办学校、图书馆、医疗和交通等慈善事业与投资工商业的风尚,就是从铁路华工这一代人开始的。

   铁路华工及其后代谋求推动侨乡现代化最显著的事例是新宁铁路的成功修筑。1904年,以美国华商陈宜禧为首,趁着清政府推行“新政”、倡办工商业的机遇,在家乡筹备建设新宁铁路。陈宜禧在向清廷申请筹办铁路的呈禀中,“声明不收洋股,不借洋款,不雇洋工,以免利权外溢”,商部右丞王清穆在奏折中介绍陈宜禧说,他“在美国金山各埠承办铁路工程,先后四十余年,于筑路情形较有把握”。(51)经清政府批准,该路于1906年动工。英国人控制的江门海关的文件记载说:“粤省宁阳铁路初由新宁县属各商倡办,商人中多有由美国及新金山等埠回华者,建筑工程甚为快捷。”(52)1909年,该路局部建成通车,江门海关记载了其盛况:

本年中历四月十六日,为宁阳铁路落成开幕之期,是日燃烧爆竹声响隆隆,各堂学生皆办效洋装,联群结对,吹角鸣鼓,欢庆异常。……建筑是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296.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 2017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