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萧新桥:中国工业高质量发展体系的思考

更新时间:2019-01-01 21:54:49
作者: 萧新桥  

   摘 要:本文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时代纬度、历史经度和世界广度的交汇点上来思考中国工业高质量发展体系的建设,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看家本领,紧扣十九大报告中战略安排和战略目标的重大部署,创新性的分析了推进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方向、方式和方法,尤其是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并从宏观、中观和微观的多维层面的构建了中国工业高质量发展的体系。

   关键词:工业 高质量 发展体系 资源配置

  

   作 者: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特聘研究员、清华大学研究员,工学博士后、经济学博士后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站在这个特殊的时代纬度、历史经度、世界广度和高质量发展高度的交汇点上来思考中国工业发展的何去何从,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这40年,中国的面貌、人民的面貌、军队的面貌、党的面貌、社会的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华民族正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这些铁一般的伟大事实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最大的优势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

   这4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从0.37万亿元增长到82.7万亿元,国家财政收入从0.11万亿元增长到17万亿元,城镇化率从17.92%增长到58.52%,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22.8倍,就业人员翻了一番,城乡免费义务教育全面实现,世界上覆盖人口最多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建立,中国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达到历史最强。中国伟大的经济发展也是一场伟大的工业革命。[1]

   这40年,世界见证了中国工业的崛起。1978年我国工业增加值为1622亿元,1992年突破1万亿元,2007年突破10万亿元,2017年近28万亿元。这条强劲向上的直线,记录了改革开放40年中国工业的增长轨迹。至今,中国已建立了全球最完备的工业体系,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并跃升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而且世界上主要的200多项工业产品中,中国的产量都是第一,实现了由小到大的跨越式发展。

   本文认为,中国工业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必须以更高站位的资源配置的方式组合,通过推动由粗放到集约、由要素驱动到效率驱动、由中低端到中高端的转型升级,才能实现由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状态,进而完成由大到强的艰难转身。

  

   一、形势怎么看

  

   (一)国内新常态

   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大变化是进入新常态,呈现速度换挡、结构优化、动力转换三大特点。产业结构上,进入新常态,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和快速老龄化加快劳动力成本上涨,依靠低廉成本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发展受到巨大挑战,中国经济增速从高速向中高速换挡,第三产业成为经济和就业的主要贡献力量,第二产业增速下滑明显。内需消费上,中国消费结构正面临从模仿型排浪式消费阶段向个性化、多样化消费阶段的转变,当前国内工业供给水平和质量明显滞后于国内消费水平的升级,国内居民快速增长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全球价值链的分工格局上,中国高技术行业的增值能力偏弱,从而制约了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而且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种类也小于全球的平均水平。[2]

   (二)国际新趋势

   国际形势也出现新科技革命兴起、制造业回流、逆全球化三大特征。新科技革命在全球兴起,新的产业机会应运而生。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由此催生新的产品和服务、新的产业、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增长动力,很有可能改变未来产业布局,使制造业在国际范围内重新洗牌。西方国家制造业回流,“逆全球化”对我国造成巨大挑战。美国的《美国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德国的“工业4.0”、英国的《英国工业2050战略》、日本的《2015年版日本制造白皮书》等等相继出台有关未来重点产业发展的政策,都是将制造业吸引回本土,重新振兴制造业的国家战略。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奉行“美国优先、利益至上”,足见“逆全球化”的范围之广、力量之大。为躲避美国对中国商品和服务征收更高的关税,减轻贸易战的影响,包括跨国生产商在内的中国制造商,已经开始将某些高利润率的工业业务迁往越南。一句话,贸易战苦了中美,甜了东南亚国家。可见,在世界价值链分工体系中依旧处于中低端的中国制造业面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双向挤压。

  

   二、地位怎么看

  

   工业发展的地位有多高,工业高质量发展的地位就只能更高。所以美国加州大学著名经济史学家克拉克认为,“解释工业革命仍是经济史上的终极大奖。它到目前已激励了一代又一代学者穷其一生,但总是无果而终”。这个话既讲出了研究工业革命的重要性,又彰显了工业革命本身的重要地位。

   十九大制定的是今后三十年的发展蓝图,其中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三步走”是中国改革发展的新的战略安排,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发展的战略目标。什么地位,重不重要,有多重要,用这两把尺子来衡量显然最有价值。

   (一)战略安排来看

   工业化进程和现代化进程的关系,可见图1,从中可以看出:

   第一,工业化是现代化的基础,没有工业化就没有现代化。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对应的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30年全面工业化以后,到2035年迈入中等制造强国才能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第二,工业化是现代化的核心驱动力。实现工业化是建成现代化强国的经济驱动力。虽然从传统意义上看,工业化一般被理解为工业驱动的一个国家或地区人均收入的提高和产业结构从农业主导向工业主导的演进过程,但从发展经济学看,工业化实质是国民经济中一系列重要的生产要素组合方式连续发生由低级到高级的突破性变化,进而推动经济增长的过程。[3]

图1

   第三,工业化就是经济的现代化,工业化国家就是指现代化国家。现代化一个比较普遍的解释就是人类社会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的历史过程,而社会变迁的动力是经济增长和结构变革,这也就是工业化。[4]可以说,迄今为止的一切经济成就,都归功于快速工业化。[5]现代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从数量比例看早已经是服务业主导,美国服务业在GDP中所占高达80%的比重,但被认为是名副其实的工业化国家。

   (二)战略目标来看

   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指出这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三个月后,中央政治局就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进行第三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对“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作出了系统解读和强力部署。总书记指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是党中央从党和国家事业全局出发,着眼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顺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新要求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现代化经济体系包括七个有机组成部分,第一条就是要建设创新引领、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实现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使科技创新在实体经济发展中的贡献份额不断提高,现代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不断增强,人力资源支撑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不断优化。工业与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这四个产业的关系都是密不可分。工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业,工业是科技创新的主体,工业是现代金融的主脉,工业是人力资源的主场。

   可见,没有工业的高质量发展,就没有现代化经济体系,就没有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工业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富国之路、强国之基,一句话,工业是国民经济的主导。

  

三、问题怎么看

  

   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问题就是事物的矛盾,哪里有没有解决的矛盾,哪里就有问题。习近平同志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坚持问题导向是马克思主义的鲜明特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强烈的问题意识、鲜明的问题导向贯穿始终,既是重要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也是实现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手段与基本路径。习近平总书记一个提纲挈领、旗帜鲜明的基本方法就是:坚持问题导向,全面深化改革,在实践探索中闯出新路子,“把坚持问题导向贯穿始终”。[6]问题是创新的起点,也是创新的动力源,理论创新只能从问题开始。读懂一个时代需要读懂这个时代的问题,改变一个时代需要解决这个时代的问题。

   中国工业发展的问题概括起来:大而不强。

   在充分认识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制造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必须看到,尽管我国是世界制造大国,但从制造业增加值率、劳动生产率、创新能力、拥有的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生产、高端产业占比、产品质量和著名品牌等各方面衡量,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发展质量不够高的问题十分突出,建设制造强国和发展先进制造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从500强榜单来看,“世界500强排行榜”中,中国企业壮大发展迅速:1989年,中国只有1家企业上榜;2000年,增至11家;2018年,已经达到了120家。与此同时,这120家世界500强企业(其中有60家制造业),入榜世界品牌500强的却只有37家企业,制造业更是凤毛麟角仅仅9家。

   从技术层面来看,中国虽然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但11月份,工信部部署在十七个重点方向攻关关键核心技术,为什么?因为这十七个行业的核心技术只能依靠发达国家,靠买,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在别人的地基上建房子,中兴事件就是一个警钟。

   从企业层面来看,企业素质结构不合理,造成生产要素不能集中配置到高效企业,无法实现资源有效配置;企业产品结构还无法适应消费结构变化,高品质、个性化、高复杂性、高附加值产品的生产能力不足。

   从产业层面来看,国际产业链分工地位处于低附加值环节;产业中以重化工主导的资源型产业、资金密集型产业占比过大,产能过剩问题突出,而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等技术密集型产业还有待进一步发展。

   从区域层面来看,区域发展不平衡,总体上呈现出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逐步降低的梯度差距,生产要素区域配置还不能充分地利用区域比较优势,区域分工合理度可进一步提高,不同区域之间生产要素的自由有效流动还不能够实现。

   从国际化程度来看,中国生产要素在国内外配置还不合理,“走出去”程度与中国的发展需要还不适应,国际化程度有待提升,利用全球资源的区域战略还有待完善。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这既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也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客观要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289.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