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稻葵:400多年以来的第一次!和苏联、美国、韩国、新加坡相比,中国的崛起属于什么水平?

更新时间:2018-12-18 21:35:40
作者: 李稻葵 (进入专栏)  
截至3月末,我国国开行资产总额就已达15.55万亿元,世界银行相对作用也下降了。


3  我们不能让西方贴标签


   我们先要弄清楚为什么要从经济学层面总结改革开放40年。

   这是因为世界格局正在发生上述变化,而这些变化离不开经济的发展或者衰退,我们只有先了解基本的现状,才能讲清楚自己的实践,自己的理论。

   西方一直说我们正在实行的不是市场经济,而是权贵资本主义、老朋友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还质疑我们是不是要恢复以前的计划经济。我们不能让他们贴标签,自己的话要讲清楚,话语权不能缺位,这很重要。但是话语权不能只靠讲故事,中国的故事当然要讲好,故事背后的理论也要讲好。

   此外,还有更高的要求,那就是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是全球五大轴心文明国家之一,我们看其他的轴心文明国家,以犹太教为根,演变出天主教、新教、东政教等,最后衍生出一套民主制度。我们则是另一个体制,另一套文明,我们必须要用国际通用的语言解释中国的实践,要提炼出具有普遍意义的、操作层面可复制的经济学理论,这样,人家才信你、学习你。

   那么,如何从经济学层面总结呢?

   首先,必须要厘清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把失败的教训当成经验。

   这就需要实事求是,做大量实证工作,对宏观调控、市场监管、产业政策、科技攻关等做案例调研。我们还要进行反事实推断,假如当时没有这么干会不会有其他更好的方案,这是严谨;还要厘清过渡性安排和稳定的制度安排,不能把过渡性的东西作为永远的。

   其次,是要有比较宽阔的国际视野,要看到国外以及历史上是怎么做的,我们与他们有何不同,进一步得出我们需要怎么做。

   第三则涉及到评判标准,我个人认为就是看国际上的教科书会不会因为我们的经济实践和进一步得出的理论而适当地改变。

   以前我也表达过类似的想法,很多网友都说我是天方夜谭,妄想改变人家的教科书。我给大家讲个真实的故事: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哈佛大学教授曼昆在讲经济学原理的时候,学生们集体罢课,拒绝听,他们认为,你说的这些理论和窗户外面发生的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有一个事情就发生在当下:

   英国主流经济学家正在发起一场运动,要重新编写教科书,而且他们是在网上写,召集很多人一起写,追求包容性的经济学原理,而且还办了学习班,准备在全世界各地推广。这个事情还得到了英国财政部的拨款支持。

   所以,我们不能抱着过去二、三十年前美国的教科书,说这是金科玉律,是改变不了的,我们要有信心让西方接受我们的经济故事。


4  四个经验、两个误区


   我认为中国的经济经验有四个方面值得总结,在国际上具有普遍意义,也具有一定的可复制性。

   第一个方面是,新企业的创立和发展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最大最直接的源泉。

   经济要发展就必须帮助新企业创立,尤其是要调动地方政府积极性。怎么调动呢?地方的税收和经济发展是密切结合的,因此政府必须要给企业帮忙。美国的税主要是来自于个人所得税、房产税,这是对老百姓收的,企业所得税则从33%降到21%。当然我绝对不是说收税低很好,要适当对企业收税,而且这个税交给基层政府,这样基层政府也有积极性帮助企业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直白一点,政府必须对企业有感情才行。

   第二个方面是宏观调控。经济过热时候一定要削减项目,通过经济手段甚至行政手段,压缩重复建设的一些项目。

   让我们反过来看一下西方,西方企业行业实行自我调节。拿美国的航空行业来说,70年代末完全放开了,折腾了40年才开始逐步进入稳定。在过去的40年里,美国的航空行业总是过分进入,总有航空公司破产,这个过程太慢了。如果没有政府的直接调控,企业的发展就是一个微观经济学博弈论,叫做消耗战:反正我扛着,你们扛不住你们下去,我有现金流,只要扛到最后就是赢家。

   如果这个行当里有10个企业,我借了钱扛,最后熬成3家我就成功了,这其实就是美国航空公司的故事,人人都想扛。航空公司为什么能扛这么久,因为我们都是先买机票后坐飞机,不赊帐,还经常交了钱不坐飞机,白给他们钱。所以航空公司一边破产一边不差现金流,浪费社会资源。这点要学习中国,适当地限制进入,或者强迫一些企业退出,同时政府要给一定的安置。

   第三条是有管理的开放。中国走的是一条有管理的、有序的开放道路,极大地促进了经济发展,促进了改革。

   我们的开放是政府有超前意识的开放。我举个例子,做芯片的因特尔,很早就在大连投资了,按比较优势来说,我们中国连造汽车都嫌早,搞什么芯片呢,做鞋帽就够了。但是大家想想看,为什么要吸引因特尔过来?目的是学习,虽然因特尔不跟我们搞合资,我们看看也行,派两个经理过去当管理也行。看完了起码知道制造芯片需要这样一个流程,需要这么久的时间,需要这么多资金。这就是我们积极的、超前的开放的目的,促进学习,而且要学习学习再学习,而不是仅仅看着那点比较优势。

   正是有了学习的过程,我们的经济才能不断升级,我们的企业家知道了怎么去维护客户关系,怎么做人力资源管理,我们的工人知道怎么样上班守规矩,我们地方政府知道怎么按流程办事。

   第四条是关键市场的培育。重点有两个,一个是从无到有的房地产市场。1990年还是福利分房,到了今天资产达到300多万亿人民币。当然房地产的问题还有很多,但是毕竟是18年制造出来的一个大市场,这里面也有政府重点扶持的,比如早年土地的使用权怎么转让,比国外效率高。

   另一个就是金融市场。1984年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分开了,然后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分家,商业银行里拨出政策银行,再有开发银行不断发展,商业银行不断改制。这个过程,本质是以本币为基础的金融深化,让老百姓心甘情愿地长期持有金融资产,然后企业和政府拿了资产才能搞基础设施建设,才能办企业。我们粗算了一下,百姓持有150万亿的金融资产,同时这些钱被逐步地布局到了各个行业。中国为什么能够搞这么多基础设施建设?背后是金融深化,光靠财政钱是不够的。中国改革开放的这一点,菲律宾就可以学习,谨慎管理自己的金融,让老百姓有一个比较稳定的预期,愿意持有货币,才能一点一点地建设国家。

   最后,我们要避免两个误区。

   第一个是不能讲“中国经济学”。早年我在个别场合讲过这个概念,现在我觉得要仔细考虑。马克思研究的是英国,但马克思说我研究的不是“英国经济学”,亚当·斯密说我研究的是苏格兰、爱丁堡、格拉斯哥的情况,但不是苏格兰经济学,不是爱丁堡经济学,也不是格拉斯哥经济学,就是经济学。所以,我们不能按国界分,要提炼普遍性。

   第二是要避免从外到里。我总结的东西如果必须要得到美国主流杂志的承认,那么我们永远做不出来,就好像如果你想设计一个新的时装,这个时装和现在的审美不太一样,如果你去巴黎、米兰做展览,肯定会被你踢出去。所以,你要有一定的距离,等达到一定程度后,别人自然来认可你。这个理论是美国哲学家库恩提出的“科学的革命”。

   现在,我们的重要工作是把自己的实践总结好,把自己的理论总结好,总结出具有普遍意义、可复制的理论,这样才能更好地反过来指导我们自己的改革开放和实践,同时也能在国际上赢得理解甚至支持。

  

   本文整理自11月14日作者在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国情讲坛』就“改革开放四十年经济学总结”主题发表的演讲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054.html
文章来源: 经济学杂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