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阳:中国政治思想史学科的百年典范

更新时间:2018-12-14 20:59:42
作者: 杨阳  
2005年第6期)、《关于当前大陆新儒学的三封信》(载《学术探索》,2006年第2期)两篇文章中,李冬君在《真理之辩——读毕来德<驳于连>》(载《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5期)一文中,秦进才在《形式主义史料与政治文化的存在方式》(载《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9期)一文中,李振宏在《中国思想史研究中的学派、话语与话域》(载《学术月刊》,2010年第9期)一文中,都曾使用“刘泽华学派”等概念。2013年,李振宏在《文史哲》第4期发表近4万字长文《中国政治思想史研究中的王权主义学派》,对“刘泽华学派”“王权主义学派”等概念做出了学理论证。2015年,方克立在《天津社会科学》第2期“学派与学术——关于‘王权主义学派’及其思想的争鸣”笔谈中撰文《为“刘泽华学派”点个赞》,第三次提到并评论了“刘泽华学派”的学理特征。

   [3] 王学典、郭震旦:《新启蒙仍是当下中国思想界的一支劲旅》,《天津社会科学》,2015年第2期。

   [4] 李振宏:《中国政治思想史研究中的王权主义学派》,《文史哲》,2013年第4期。

   [5] 萧公权:《中国政治思想史》上册,联经出版事业公司(中国台北),1982年版。

   [6] 20世纪20年代初,中国政治思想史学科的创始人梁启超就明确指出:政治思想就是围绕国家组织及其政策的制定和实施而展开的思想,这一对中国政治思想史研究对象和学科边界的认识,显然是参照西方政治学研究的核心问题做出的。参见梁启超:《先秦政治思想史》,第8~9页,东方出版社,1996年版。

   [7] 参见徐大同等:《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第2~3页,吉林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8] 杨幼炯曾提出中国政治思想史三种叙事形式或编写体例,即编年体、列传体,学说体,仍是沿袭传统史学叙事和编撰方式。参见杨幼炯:《中国政治思想史》,第3~4页,上海书店,1982年版。

   [9] 刘泽华主编:《中国政治思想通史·综论卷》,第3、4、6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10] 参见刘泽华:《先秦政治思想史》,第2~7页,南开大学出版社,1984年版;另参见刘泽华:《中国政治思想研究对象和方法》,《天津社会科学》,1985年第5期。

   [11] 这种影响尤其表现在对秦汉以后的中国政治思想史的叙事内容上。20世纪80年代最有代表性的两部中国古代政治思想通史著作,在讲述唐朝政治思想时,虽然将李世民、魏征各列一小节加以论述,但对中国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法典《唐律疏议》所体现的统治集团的政治思想却没有触及。再如魏晋南北朝佛教大盛,在朝野和思想界引发了多次围绕教权与政权、华夏文化与外夷文化的争论,这两部著作也都没有涉及。笔者所言这两部著作是指徐大同等编著的《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吉林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和朱日耀主编的《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吉林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12] 除前述徐大同等编著及朱日耀主编的两部著作外,曹德本主编的《中国政治思想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2012年版)对明朝这些重要的政治思想家也未做任何介绍,只有1996年浙江人民出版社推出的刘泽华主编的《中国政治思想史》(三卷本),曾经将朱元璋、朱棣、邱濬、张居正分节介绍,但也未涉及高拱等人的政治思想。

   [13] 刘泽华的学科领域虽是中国古代,但他一直都在深度参与重要理论问题的探讨,也正因如此,王学典才认为刘泽华及其合作团队是中国思想界代表“新启蒙史学”的“一支劲旅”。参见王学典、郭震旦:《新启蒙仍是当下中国思想界的一支劲旅》,《天津社会科学》,2015年第2期。

   [14] 刘泽华、汪茂和、王兰仲:《专制权力与中国社会》,第258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88年版。

   [15] 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刘泽华就春秋战国和秦朝第一代地主产生的途径,发表过多篇论文,如刘泽华、王连生:《中国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的形成及其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中国史研究》,1981年第4期;刘泽华:《论中国封建地主产生与再生道路及其生态特点》,《学术月刊》,1984年第2期;刘泽华:《从春秋战国封建主的形成看政治的决定作用》,《历史研究》,1986年第6期。其“王权支配社会”的结论,就是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得出的。

   [16] 李振宏认为刘泽华提出的王权主义实际上就是“一个社会形态概念,或者说是一种历史观……是关于中国古代社会属性和本质的理论抽象”。参见李振宏:《中国政治思想史研究中的王权主义学派》,《文史哲》,2013年第4期。

   [17] 雷戈:《从简单本质到复杂本质——<中国政治思想通史(综论卷)>开放出的思想境域》,《史学月刊》,2016年第5期。

   [18] 雷戈所言的“假言判断”是指“对既定事实所作的某种想当然的引申”,比如刘泽华在评论黄宗羲等人的政治思想时,曾谈到“如果黄宗羲和顾炎武再向前走一步,他们就已经在理论上迈入了近代的门槛,可遗憾的是他们始终没有迈出这一步”。在我看来,刘泽华的类似“假言判断”,表达的是他的惋惜之情,背后隐含的是他对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强烈愿望,与严肃的学术判断没有多大关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988.html
文章来源:《政治学研究》 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