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培军:从普世价值批判的角度看西方民主话语在中国的传播误区

更新时间:2018-12-11 01:18:34
作者: 孙培军  
不能想象突然就搬来一座政治制度上的‘飞来峰’”;“不可能脱离特定社会政治条件来抽象评判,不可能千篇一律、归于一尊”;不能“看到别的国家有而我们没有就简单认为有欠缺,要搬过来;或者,看到我们有而别的国家没有就简单认为是多余的,要去除掉”。③

   1.借鉴西方民主的有益成果

   引介参与式民主和协商民主理论具有重要的理论与实践价值。20世纪中期在西方兴起的参与式民主理论复兴了参与在民主中的地位,而且将民主从狭隘的政治领域扩展到整个社会生活,主张公民从基层、从社区积极参与决策过程,通过自下而上的民主化路径,建构一种参与性的社会,最终实现每个人自由和平等的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应当从与民众紧密相关的公共生活开始,逐渐培养公民的民主素养和能力,营造参与性氛围,进而上升到国家层次的民主。协商合作内在的多元性、包容性、妥协性、交互性的特点和优势,使之与选举竞争一样,已经成为当代民主政治的重要实现形式。协商作为当代民主的重要形式,不仅在多个维度上推动了民主政治理论和实践的发展,而且将成为民主政治发展的主流方向。

   特别是在协商民主方面,党的十八大提出“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推进协商民主多层制度化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成为中国民主的增长点。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这一“独特的、独有的和独到的”民主为中国的民主道路提供了创新性的制度支撑,特别是《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2015)对新形势下开展政党协商、人大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社会组织协商等提出了指导性意见,整合了四大特色政治制度,发挥了制度的合力。与此同时,《关于加强城乡社区协商的意见》(2015)的颁布,使基层协商更为扎实,切实在与基层群众协商中找到最大公约数。

   2.建构中国式民主理论

   近年来,国内外媒体和学术界关于中国民主发展模式的讨论明显增加,“中国式民主”或“中国的民主模式”究竟能否成立?如果成立,它的基本特征是什么?中国民主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与中国国情相适应的、发展中的社会主义性质的民主政治形态。

   党中央和国务院也先后发布了关于政治制度的白皮书和意见,如《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国新办,2005年)、《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国新办,2005年)、《中国的政党制度》(国新办,2007年)、《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中办,2015年)、《关于加强城乡社区协商的意见》(2015)等,表明了党和国家在民主政治方面的立场、观点和态度。在中国民主走向何方的问题上,“走自己的路,还是照搬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模式?真正的人民民主,还是实质上的金元民主?人民代表大会一院制,还是三权分立两院制?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还是多党轮流执政?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相结合,还是代议制的选举民主?”④,我们坚定地选择了前面的选项:我们走自己的路,要真正的人民民主,采取人民代表大会一院制,实行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实现协商民主和选举民主相结合。

   3.建构中国式民主制度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的特点和优势体现为:一个根本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三个基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以中国特色政党制度为例,中国的政党制度是“一届接着一届干”,美国则是“一届隔着一届干”的政党制度,中国的政党制度可以避免“翻烧饼”,集中精力、持之以恒办大事、办难事、办急事。⑤整体而言,这四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优势在于体现了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法制、民主集中制、尊重和保障人权等原则,正确处理了中央和地方、民族、各方面利益等关系。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八个主要标准”,并强调我们在这些重点问题上都取得了决定性进展,其深意是我国政治制度自然是民主的、有效的。对此,我们要辩证地看,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盲目按照国外关于政治制度的好坏标准,觉得我们的政治制度是不符合他们的好坏标准,非得将他们的一套标准生搬硬套到我们头上,甚至让他们对中国政治制度进行横加指责,影响我们的自信心。实践也证明,盲目照搬照抄国外政治制度往往造成重重问题,甚至以失败告终。更为重要的,我们要掌握自己的话语权,但不是自吹自擂,而是要用事实说话,在心理上、在行动上都要有这个自信。

   对于如何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习近平总书记曾明确指出,在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建设中,必须要防止出现“六种现象”⑥,我们对这些切实要防止出现的“六种现象”要辩证地看。一方面,这些问题是我们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建设的必然原因,这些现象在世界其他国家可能或已经出现,我们必须防微杜渐,防止其发生,展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的独特优势和优越性,不忘本来、学习外来、面向未来,加强制度的自觉、自信和自强,从而使我们的政治制度设计能很好地防止这些现象;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有一些现象已经在不同层次、不同时间有一些表现,我们不需要自欺欺人,我们需要做的是在发现问题后,积极主动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沿着正确政治方向,落实具体对策,有条不紊地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政治制度建设道路上“不忘初心,不断前进”。

   注释:

   ①王绍光:《民主四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版,第69-70页。

   ②张程:《警惕“民主”概念陷阱》,载《红旗文稿》2015年8月24日。

   ③习近平:《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9/05/c_1112384483.htm。

   ④秋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优势与基本特征——划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的界限》,载《求是》2010年第18期。

   ⑤苏长和:《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在中国——谈谈中国式民主与美国式民主》,载《人民日报(海外版)》2014年9月5日/9月6日。

   ⑥“六种现象”是指在党的领导上,切实防止出现群龙无首、一盘散沙的现象;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上,切实防止出现选举时漫天许诺、选举后无人过问的现象;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上,切实防止出现党争纷沓、相互倾轧的现象;在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上,切实防止出现民族隔阂、民族冲突的现象;在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上,切实防止出现人民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的现象;在民主集中制上,切实防止出现相互掣肘、内耗严重的现象。习近平:《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9/05/c_1112384483.htm。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924.html
文章来源: 《国外理论动态》 2017年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