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英丽:关于未来宏观经济形势的十大判断

更新时间:2018-12-11 00:18:14
作者: 潘英丽 (进入专栏)  

   接下来产能严重过剩,我们的产能体量到底有多大呢?2012年的时候根据模型推算的制造业产能利用率是略高于6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测算也相近,也就是说中国制造业的过剩产能接近40%,什么原因呢?2009年4万亿铁公基项目下去后,重工业产能扩张,导致过剩产能在2012年进一步增加。

  

  

   产能过剩带来的问题就是债务风险积累,这张表是我主持的一个论文集中王戴黎做的研究。他用企业的偿债成本(当年需还的本金和利益)跟企业的可支配收入做比较。息税折旧摊销前收益,我们称之为可支配收入。偿债成本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2015年是最高的,国有企业已经达到了123%,那么还本付息数额已经达到了收入的123%,怎么没有出现违约?假设本金不要偿还,利息支付比例就下降到43%。

   我们再看一下李迅雷支持的一项研究,他们的数字和我们的数字在时间上是吻合的,2015年新增的社会融资总额当中60%是用来付利息了,现在又要上来了,又快达到60%了。我们每年的新增融资总额当中60%用来付利息,假如说再加上一定百分比来付本金,你就知道我们今天的资金融通在干吗,主要是给高负债企业续命的,这是我们讲的风险。如果销售没有改善,借新还旧导致债务雪球越滚越大,最终会出大问题。

   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中,之前基础设施投资一直维持在20%左右,经济增长实际上是通过基础设施投资“保”出来的,但是我们现在基建投资有雪崩的味道,出现大幅度下滑,今年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是5.4%,基建是3.3%,制造业是8.7%,增长1.9个百分点,房地产剔除土地购置费连续7个月负增长,消费实际增速也是下行的,9月份只有6.4%的增速,所以你可以看到消费投资,特别是基础设施出现比较大的下滑。

  

三、经济增长的动能切换与产业发展

  

   1、淡化GDP增速、强化结构与质量意识

   我们接下来要淡化GDP增长,强化结构优化和质量的意识。我得出一个重要的结论,GDP增长没有大周期,我可以说新周期理论已经打脸了,没有L型,更没有林毅夫说的还有20年8%增速的可能性。我给的一个基本判断,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是一种长期趋缓的态势。

   那么为什么增速长期趋缓呢?一是跨国公司全球生产网络可能会重构,部分撤离中国,这种影响3-5年后会显现出现。二是传统产业要去产能,也就是说它应该是负增长的,它是结构重组,其实不应该再有规模扩张了。消费服务业未来有很大上升空间,但是消费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是低于制造业的。

  


   我们来看一下日本, 1960年来经济增长是有两个下台阶的变化,70年代上半期潜在增速从9%-10%下降到5%的平台,然后在90年代上半期再下到1%-2%的平台。前者发生在工业就业人数占比见顶回落之时,后者发生在15-64岁的人口占比见顶并持续回落的阶段。

   中国目前处在什么阶段呢?中国从就业结构角度看,我们处在日本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阶段。虽然当时日本工业的就业占比超过35%,中国目前仅为30%左右,但考虑到中国人口规模大约为日本的10倍,日本当时还处在生产全球化的孕育期,中国目前已处在全球化调整期,可以预见中国工业的就业比重大概率已经见顶,未来工业部门可能不再增加就业岗位,甚至会释放剩余劳动力。

   从人口老龄化趋势看,中国现在处在日本90年代第二个下台阶的时段。

   统合产业和人口结构变化特征,你会看到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下台阶是一个相对确定的趋势,但是中国不会像日本那样大幅度振荡。日本60年代未和70年代上半期发生两次经济危机,增速度大幅度下滑10多个百分点。中国的政治体制是不能容忍如此大幅度波动的。发展是硬道理,能否稳定增长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我们的调整不会以非常激烈的方式进行。另外中国改革的成功经验就是增量改革,通过增量发展解决存量问题,这是大国经济的一大优势。

   因此,中国经济有一个长期的软着陆过程,从高点慢慢下滑,我的判断是经济增速以后每年减0.1到0.2个百分点,当然也不排除某年往上翘一下,然后再往下走,这样我们可能会花10年时间走到潜在增速的下一个5%的平台,时间大概是2026-2028年。因此,我的基本判断是没有L型,没有大周期,没有大幅调整,中国经济有一个长期趋缓的大趋势。

   2经济转型方向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国人民共同富裕。这一段写的非常好,但是这只是纸面上的,要落实在行动中,要有相应的制度提供保障。

   3消费结构的未来变化决定产业的未来发展

  


   未来往哪里发展?这张图是兴业银行鲁政委他们的研究成果,他们讨论了中国未来消费结构变化,借鉴了美国的以往的相关数据。在美国80余年消费结构数据变化图上,他们添加了两条垂直线,一条表明中国全国消费结构目前相当于美国1960年代中期水平。另一条表示上海消费结构相当于美国80年代中期。

   我又画第三条垂直线,表示未来20年,中国会达到美国1995年的结构。也就是会用20年时间走完美国30年的消费结构变化路途。因为信息化时代和全球化趋势,社会发展存在速度递增趋势,我们的消费结构变化会更快。未来20年我们的非耐用消费品会下降10-15个百分点,服务消费会和增加10-15个百分点,耐用消费品则基本稳定。

   再来看一下服务消费内部结构及其成长空间。消费大类的成长性排序是,服务消费大于耐用品消费,耐用品消费大于非耐用消费。这是指成长性,成长空间的排序,因为我们的人均收入还要提高,所以非耐用品消费仍会增长。

   服务消费的成长空间排序,保健排第一,无论是老人小孩都需要健康,人们的保健意识已大幅度提升;医疗排第二,老龄化意味着对医疗的更多需求,然后是养老护理、金融保险、教育和文化娱乐。

   从热点先后排序来看,顺序是保健、旅游、医疗、教育培训、保险、财富管理和养老。

   未来消费服务业发展瓶颈要突破。一是市场准入限制,二是行业规范、权利与责任界定机制要健全。三是技术要加强,目前我们的药企销售费用占收入30%-40%,研发投入很多不超过5%。三是人力资本不足,从业者技能与职业操守需要有全国性的职业资格培训和管理。四是市场有效需求难以释放,这就是用工制度、休假制度要调整。

  


   未来的就业市场也是冰火两重天,这是李开复讨论的人工智能对就业影响的两张图。我还要加上一个产业结构调整对就业的影响。这两种影响会导致劳动市场冰火两重天,总体来说失业问题会越来越严重。600万农民工回乡创业说得很好听,其实就是城里没有工作了,回家去吧,怎么创业是他个人的事了。就业压力一定会上升。中国有庞大的农村,是劳动力的蓄水池,城市繁荣的时候,大量劳动力来补充你的不足,城市萧条的时候,他们大量回到农村。未来我们会发现制造业这一块已经不能再吸收新增就业岗位了,农村还继续释放剩余劳动力,制造业也要释放剩余劳动,未来只能在消费服务业创造新增就业岗位,但是这中间转岗培训需要花大力气。

   因此我个人理解,养老护理、医疗护理等等人员都是缺的,消费服务业当中需要的劳动力是有很多技术要求的,也有很大的需求。

  

四、经济转型与市场导向的改革逻辑


   (一)改革逻辑

  

   1.经济转型取决于金融转型。

   为什么呢?资金是社会稀缺资源的支配和使用权。最重要的是我们的金融仍然是政府主导的,这一点,金融转型决定了你经济是否可以转型。比如说股票市场能否扩大?注册制是发行的市场化,那么注册制能不能成功取决于你的法律制度。在股票市场上政府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防范商业欺诈,而且主要是防范上市公司的欺诈,就看你能不能引入刑事责任?谁欺诈就抓起来,企业摘牌。假如没有这样严厉的司法和执法制度,最后科创板又是“一地鸡毛”。

   2.金融转型取决于政府职能的转型与企业组织的有效性。我们说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这句话对吗?这句话很不准确,地方政府搞一个没有前景的开发区算不算实体经济?银行要不要支持它?所以你说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这句话是很模糊的,金融要有效服务社会经济发展,但是金融服务社会经济发展要有一个载体,这个载体是什么?是有效率的企业组织。政府征税有一个载体,90%的税收是从企业身上征的,正是因为它是税收载体,所以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搞了很多的企业,然后又要保护落后,不能让它破产,那么产能自然就多出来了。这样一来搞得我们的金融业出现资产荒,大家在金融领域自娱自乐,大企业也跑到金融领域搞金融控股公司,也来玩金融。什么意思呢?实体经济不赚钱,因为你产能那么过剩怎么能赚钱?缺乏有效率的企业,或者说有效率企业组织不足。在这样的情况下金融没有服务载体,这就麻烦了。

3.政府职能的转换。因此现在需要什么呢?金融和财政要分家,这取决于政府职能的转换,政府的职能转换是什么?要从行政管制,主导经济,转到提供公共服务,维护市场秩序。核心就是保护私有产权,防范商业欺诈,这两点要并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912.html
文章来源:陆家嘴杂志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