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淼:鲁迅在德语世界的经典化历程

更新时间:2018-11-30 00:50:41
作者: 谢淼  
在此意义上阿Q也就是每一个人,鲁迅给所有的非中国人也都留下了一个永恒的见证”(22)。——这些观点均展示了七八十年代以后西德学者鲁迅研究的价值转向。

   引介也常常成为传播新风向的前奏或标志。例如1935年约翰内斯·贝歇尔发表鲁迅《中国文坛上的鬼魅》一文的德译文,将鲁迅引入了德语读书界。贝克尔(Becker)在鲁迅逝世20周年纪念活动上《关于中国的新文学》的讲演,着重分析鲁迅与时代的密切关系,则标志着鲁迅作为“中国新文学”经典作家形象在东德的确立。而1968年学生运动中《时刻表》杂志上刊载的引介鲁迅的文章,成为此后西德发现鲁迅、推崇鲁迅狂潮的前奏。1981年洪堡大学亚洲学院纪念鲁迅诞辰100周年纪念会上,中国人潘兆明所宣读的论文《鲁迅杂文的比喻特色》,则预示了历经冷漠与狂热之后的西德鲁迅研究在80年代之后逐渐走上理性道路的接受轨迹。引介文章或演讲稿因为篇幅不长,用语相对通俗,因此具有传播的广泛性,特别是对于那些并不熟悉中文却具有较大社会影响力的传播者、以及第一次接触中国和鲁迅的接受者们而言,尤其如此。

   鲁迅传播与经典化最重要的途径则是研究。相比作品翻译和引介文章,汉学学者的研究论文和著作,在成为鲁迅传播影响与形象塑造的核心资源的同时,也呈现出某一时期德语读者对于鲁迅的接受广度与理解深度。比如王澄如的论文,作为以西文发表的最早的关于鲁迅的博士论文,其鲁迅研究的模式和观念也多次被人沿用。而普实克在40年代初用德文发表的《中国新文学》一文,以大量篇章深入分析鲁迅,对后来德语世界甚至整个西方的鲁迅评价都产生了较大影响。伊玛·彼特斯发表于1960年的《1927-1930鲁迅对文学与革命之关系的看法》,探讨了鲁迅对于文学功能认识的转变,显示出这一时期东德鲁迅研究的深入和进展。魏格林-斯威德兹克·苏珊娜(Weigelin-Schwiedrizik Susanne)发表于1980年的《鲁迅与“希望原则”》,则通过分析鲁迅对于赫胥黎与尼采的接受,呈现出此阶段的鲁迅研究从政治解读到文化解读的转向。冯铁(Raoul David Findeisen)在2001年出版的著作《鲁迅:文本、编年、图片和文献》,提供了鲁迅研究的大量图片和文字,对德语世界的鲁迅研究影响深远。

   当然,在德语世界鲁迅研究的众多研究成果中,资料讹误和观点偏颇的现象并不少见。以王澄如论文为例,因为论文很大程度上是对当时茅盾、钱杏邨、林语堂等中国评论家文章的照搬和转译,常有张冠李戴或者断章取义之处,所以文中多次出现历史背景或作品细节的错讹与硬伤。如鲁迅成了《新青年》的创办者,周树人的字成了“像材”,周作人成了兄长,许广平成了北京大学的学生,更把《狂人日记》当成鲁迅自己的日记,把《野草》与《朝花夕拾》混淆(23)……而这些错误又在后来研究者的论著中再次出现,如捷克汉学家克蕾卜索娃(Berta Krebsová)的专著《鲁迅:生平及著作》(布拉格,1953)因直接引用王文而以讹传讹,错漏频出。观点偏颇的现象在“冷战”时期的鲁迅研究中更为频繁,无论是东德汉学学者对鲁迅革命性的过度强调,还是西德青年学生对鲁迅激进性的夸张想象,都无法描述真实的鲁迅。如汉学家伊玛·彼特斯的《鲁迅——中国的高尔基》,便运用大量政治辞令论述鲁迅与革命斗争的密切关系,当然,从传播的角度来看,这些熟悉的政治用语对于鲁迅在普通大众视野中的普及宣传也有功劳。

   如上所述,通过翻译、引介和研究等汉学途径,鲁迅逐渐进入了德语世界专业读者和普通读者领域,成为西方视野里中国现代文学经典作家的一个代表。这些汉学方法在很多时候实践得并不完美,甚至因为匆忙仓促而显得简单粗糙,比如鲁迅作品翻译中的漏译、误译,鲁迅研究中频频出现的资料讹误和观点偏颇等。但不得不说,恰恰正是这些或对或错的译介、或扬或抑的评价,以及在正误辩驳、扬抑交锋中的反思与修改,成为了彼时德语世界中国文学译介普遍风气的一个时代见证,并通过德语接受主体与中国对象之间的不断深入与修正,最终促进了德语地区读者对于鲁迅的接受以及鲁迅的经典化进程。

   注释:

   ①Lu Hsün,“Kung I-gi”,Alfred Hoffmann (übers.),Ostasiatische Rundschau(16)1935,S.324-326.

   ②1935年流亡到莫斯科的约翰内斯·贝歇尔在其主编的杂志《国际文学——德国之页》上编发鲁迅《中国文坛上的鬼魅》一文的德译文,介绍鲁迅,几乎同时,鲁迅也在《译文》杂志第1卷第3期上刊发了贝歇尔的诗歌和画像,介绍贝歇尔。

   ③Lutz Bieg,“Lu Xun im deutschen Sprachraum”,Wolfgang Kubin (Hrsg.),Aus dem Garten der Wildnis,Bonn:Bouvier,1989,S.177.

   ④例如海因里希·艾格特(Heinrich Eggert)翻译的《伤逝》、《示众》,分别发表于1936年、1937年。

   ⑤《风波》由汉斯·莱斯格(Hans Reisiger)翻译(1947),《祝福》由约瑟夫·卡尔姆(Joseph Kalmer)翻译(1947)、《故乡》由奥斯卡·本尔(Oskar Benl)翻译(1948)。

   ⑥《阿Q正传》由赫尔塔·南(Herta Nan)和理查德·荣格(Richard Jung)翻译(1954)。《奔月》是《故事新编》的全译本,由约翰娜·赫兹费尔特(Johanna Herzfeld)翻译(1960)。《朝花夕拾》也由赫兹费尔特翻译(1958),此书并非《朝花夕拾》的全译本,而是选译了《呐喊》《彷徨》《野草》《朝花夕拾》的部分篇章和鲁迅杂文19篇。

   ⑦《漫长的旅途》由约瑟夫·卡尔姆译翻译(1955)。

   ⑧这一观点引自葛林为杰夫·拉斯特(Jef Last)所著博士论文所写的序言。Jef Last,Lu Hsün-Dichter und Idol:Ein Beitrag zur Geistesgeschichte des neuen China,Frankfurt a.M.:Metzner,1959,S.1,4.

   ⑨这一时期的小说译本有《阿Q正传》(1954)、《祝福》(1959)、《故乡》(1959)等。评论文章例如约翰娜·赫兹费尔特的《五四运动与鲁迅》一文,特别强调鲁迅的革命作用。

   ⑩这一时期杂文译本有布赫(H·C·Buchs)编译的《论雷峰塔的倒掉》、顾彬(Wolfgang Kubin)编译的《野兽训练法》(收入鲁迅杂文5篇)等,相关评论见布赫附于上述文集的后记和顾彬对其译文的详细注解。

   (11)突出的成果如顾彬组织翻译的六卷本《鲁迅文集》,于1994年在瑞士出版。1986年波恩大学举行的鲁迅国际研讨会论文集《百草园》(1989年出版),集中体现了研究者在研究方向上的转向。

   (12)[瑞士]冯铁:《作为世界文学的诞生历程:鲁迅传记散论》,《在拿波里的胡同里:中国现代文学论集》,第4、5页,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13)Wang Chêng-ju,Lu Hsün,sein Leber und Werk:Ein Beitrag zur chinesischen Revolution,Berlin:Reichsdruckerei,1940.

   (14)Jef Last,Lu Hsün-Dichter und Idol:Ein Beitrag zur Geistesgeschichte des neuen China,Frankfurt a.M.:Metzner,1959.

   (15)通常把1909年汉堡殖民研究所(汉堡大学前身)设立第一个汉学教授职位看作是德国汉学的开端。二三十年代成立汉学系的大学有柏林大学(1912)、莱比锡大学(1922)、法兰克福大学(1925)、波恩大学(1927)、哥廷根大学(1930)等。

   (16)Christoph Hein,Die wahre Geschichte des Ah Q (Zwischen Hund und Wolf),Stücke und Essays,Darmstadt und Neuwied:Hermann Luchterhand Verlag GmbH & Co KG,1984.

   (17)外文出版社1974年出版了德文版《鲁迅小说选》,1975年出版了德文版《鲁迅——一个伟大的革命家、思想家、文学家》,1978年出版了《野草》《朝花夕拾》德文全译本,1983年出版了《呐喊》《彷徨》德文全译本。

   (18)鲁迅:《呐喊〈自序〉》,《鲁迅全集》第1卷,第437页,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

   (19)顾彬:《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鲁迅文集〉后记》,梁展译,《鲁迅研究月刊》2001年第5期。

   (20)参见约翰娜·赫兹费尔特译《朝花夕拾》(1960年),约瑟夫·卡尔姆译《漫长的旅途》(1955年)。

   (21)顾彬在其为《鲁迅文集》所作后记中提到,1968年在明斯特大学东亚系的课程中读到《一个凡人的真实故事》(《阿Q正传》)感到平淡与不解,但几年后通过阅读德国作家布赫为鲁迅杂文集所撰写的后记,对鲁迅有了更多领会,甚至成为他走入中国现代文学的最初门径。

   (22)参见李雪涛:《“中国的声音”——顾彬对鲁迅的认识》,《中华读书报》2017年6月21日。

   (23)参见范劲:《鲁迅形象在德国的最初建构——以两部早期的鲁迅博士论文为例》,《社会科学》2013年第5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739.html
文章来源:文学评论》2017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