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冲及:游击战为主向运动战为主的转变

——从上党战役到平汉战役

更新时间:2018-11-28 01:13:37
作者: 金冲及 (进入专栏)  
但在平汉路北段,八路军已从日伪军手中收复了从石家庄以南的高邑到安阳以北的平汉铁路约175公里,其中最重要的是冀南的邯郸,在它周围还有大片根据地,国民党军队从郑州、新乡沿平汉铁路北上,直接向晋冀鲁豫解放区发动武装进攻,自然会遭到八路军的顽强反击。刘伯承、邓小平、滕代远在8月14日给各区党委、各军区的电报中提出:“必须迅速准备打击沿平汉、同蒲北上之蒋阎军”,并且要求“在部队中人民中进行充分的思想准备,说明蒋阎以内战方式夺取抗战果实,我之方针是消灭发动内战的蒋阎军队,巩固八年抗战民主之成果”。(14)

  

二、焦点在华北


   把上党战役和平汉战役称为同一作战目标前后相续的两个阶段,因为它们都起自国民党军队要争夺华北,中国共产党不能不起而自卫。

   当时被称为华北的,通常是指平津、河北、山西、山东、察哈尔和豫北一带,南以花园口决口后改道的黄河为界,西依从风陵渡北折的黄河与陕西相邻。日本军队首先在这里发动对华侵略。国民党军队在经历一段时间的抵抗后步步南撤或西移,在庞炳勋、孙殿英、吴化文等部相继叛变降敌、中条山失利和于学忠部被迫撤出山东以后,在这个地区几乎没有剩留多少国民党兵力。而八路军挺进敌后以来,最初创立的一批抗日民主根据地,如晋察冀、晋冀鲁豫、晋陕、山东等大抵就在这个地区。其中全国幅员最大、人口最多的解放区是晋冀鲁豫地区,包括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4块根据地。抗战期间,“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等党政军领导机关也驻节太行区”。(15)被蒋介石切齿痛恨、称为“割据”的,主要也是指这些地区。

   这是蒋介石心头的一块大病。1945年5月25日,国民党六大闭幕后3天,他同美国大使赫尔利商谈六届一中全会的准备,并在日记中写道:“注意,一、对华北战略与突袭军之准备;二、对阎今后之用法;三、东北主持人选与运用之方针。”(16)对东北,他的想法是在中苏条约签订后可以直接从苏军手中接收,余下的只是“主持人选与运用之方针”了。他看得最重的是“对华北战略与突袭军之准备”,也注意到对阎锡山在这个计划中的“用法”。从这里,我们已可影影绰绰地看出4个多月后上党战役和平汉战役的由来。争夺上党地区和从平汉铁路北进,是他设想的未来棋局中要下的两着子,一着是主要的,一着是辅助的。

   7月8日,对日战争胜利在望,对蒋介石说来,已快到图穷匕见的时候了。他在日记中写道:“令各部队对共匪不得不特别加以警觉心,并应增强其敌忾心,不能视剿匪为内战也。”第二天的日记中又写道:“国军剿匪与御侮任务,即抗战与建国、安内与攘外并重。”(17)请看,在蒋介石内心,国共关系不仅谈不上“合作”,甚至谈不上“内战”,有的只是“剿匪”。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要责备共产党的态度过于强硬,不是太可笑了吗?

   7月14日,他在“本星期预定工作课目”中第一条便写道:“倭如在三个月内投降,则我华北军事之布置与筹备更应急进,勿再延迟。”蒋介石越来越着急了,而他最着急的不是别的,仍然是“华北军事之布置与筹备”。

   9月30日,日本已经投降,蒋介石又在日记中写下一段:“第一期接收计划与受降工作,南自越南(廿七日受降),北至郑汴、徐州、沪京、浔汉等地,皆已如期缴械,大体完妥。美国海军亦已进驻青岛、津沽,今后只残华北与东北之接收矣。”(18)读了这段话,强烈感受到的还是前面所说那几句话:蒋介石越来越着急了,而他最着急的仍然是华北的争夺和控制。对东北,他准备下一步从苏联红军手中接收过来。蒋介石的大部队行动一向离不开重要交通线。对华北,他的军事计划是沿平汉、津浦、平绥、同蒲4条铁路推进,其中尤以打通贯穿南北的平汉铁路为最重要,是他心目中的主攻方向。山西虽被阎锡山视为“独立王国”,对蒋介石素有二心,但他毕竟仍要听命于蒋介石,反共同蒋又是一致的,还是华北问题的一部分。所以他要讲到“对阎今后之用法”。看了蒋介石日记中所写的这些话,才能真正了解上党战役和平汉铁路北段的争夺为什么不是偶然发生的。

   中国共产党在指挥作战中,历来特别重视对“初战”的选择。初战胜利,不仅可以大大振奋士气,取得新条件下作战的经验,进行自我调整,提高部队的软实力,而且可以在作战胜利时从俘虏中补充兵力,从缴获中增强部队的武器装备和物资储备,提高部队的硬实力,利于再战。如果初战失利,会给下一步带来很大困难。

   面对国民党在上党地区和平汉铁路北段的进攻,应该首先集中力量对付哪一方面呢?

   这两个地区都属于晋冀鲁豫解放区。它下辖的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4个根据地已连成一片,成为华北战略区的南大门,正堵住国民党军队北进的道路。它的主要领导人刘伯承、邓小平、薄一波、滕代远、张际春和重要将领陈赓、杨得志、陈再道、陈锡联等那时因参加中共七大还在延安,到8月25日才得到一个机会,搭飞机回到太行山区的一个简易机场。刘邓等一到,就决定首先集中太行、太岳、冀南3个根据地的主力,配合其他地方武装和民兵投入上党战役。

   既然国民党军队的主攻方向在平汉铁路北段,这里对它的全局性利害关系更大,为什么首战的对象选择在上党地区?这同当时双方力量对比的具体格局有关。上党地区正处在太行和太岳两个根据地之间,战士很大部分是当地农民的子弟兵,对家乡有着深厚的感情,对地方情况异常熟悉。部队8年来在敌后极端困难的环境中坚持抗敌,“由于与广大人民的血肉结合,由于政府与人民的热烈拥护和爱惜,无论在数量上与质量上不仅没有亏弱,而且获得某种程度上的壮大与提高”(19),因而有着很强的战斗力,集中起来也更便捷快速。而晋军的军事素质比沿平汉路北上的国民党军队要弱得多,进攻解放区的行军距离却近得多,急切地孤军深入,比较起来更易于击破。这个选择是完全正确的。

   刘伯承对将领们指出:“人家的足球是向我们华北解放区的大门踢过来了,我们要守住大门,保卫华北解放区,掩护我东北解放军作战略展开。平汉、同蒲是我们作战的主要方向,但现在的问题是阎锡山侵占了我上党六城,在我们背上插一把刀子,芒刺在背,脊梁骨发凉,不拔掉这把刀子,心腹之患未除,怎么放得下心分兵在平汉、同蒲去守大门呢?”(20)这就进一步把问题说透了。

   当然,主要方向不等于唯一方向,还得像“弹钢琴”那样照顾到其他方面。因此,在集中太行、太岳、冀南3个根据地的主力投入上党地区作战的同时,又将冀鲁豫根据地的主力和其他部队集中在平汉铁路北段,扫清新乡以北的平汉线两侧,创造战场,为下一步即将到来的平汉战役做准备。

   8月29日,由刘伯承、邓小平、滕代远、薄一波、张际春签署给中共中央的报告,提出晋冀鲁豫全局的战略部署。这个报告得到中共中央的批准。上党战役和平汉战役的基本格局就确定下来,并取得了预期效果。

   在这以后,直到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他力图控制并夺占华北的计划始终无法实现。

  

三、由游击战为主向运动战为主转变

  

   统治山西30多年的阎锡山对夺取上党地区这块要地,蓄谋已久。1945年3月,日本宣布投降前半年,他在吉县召开高级将领会议。参加会议的第十九军军长史泽波回忆道:“阎锡山忽然提出,拟派有力部队进驻晋东南上党一带地区,扩大占领区,问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静默一时无发言者。阎锡山即问我意见如何。我当时答:‘去是有办法,但到了那里以后就恐无办法了……因孤军深入,背后联络线过长,地方工作又无基础,补给及部队住址方面均有问题。如部队过于分散,则恐为八路军各个击破;如大部集结驻扎,日本鬼子绝不相容。所以我说去是有办法,到了就无办法。’阎锡山说:‘就怕你们去不了,你们去了,你们无办法,我有办法。’”(21)

   日本宣布投降后,阎锡山认为机会已到,“想趁日寇未完全撤出上党地区之前,借日寇力量,先抢到上党,利用上党地区有充足的兵源和粮食,扩张力量,再进而抢占整个晋东南,永远作山西的‘土皇帝’”。(22)他以受降为名,限史泽波在5天内赶到上党地区接收,占领长治等城。

   这样,上党战役就不可避免了。

   打上党战役,对中共军队说来,最重要也最艰巨的任务是要在很短时间内实现由抗日战争时期以游击战为主向新历史条件下以运动战为主的转变。

   七七事变后不久,毛泽东在洛川会议上提出,红军的战略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包括在新条件下消灭敌人兵团与在平原发展游击战争,但着重于山地。9月21日,他致电彭德怀:“今日红军在决战问题上不起任何决定作用,而有一种自己的拿手好戏,在这种拿手好戏中一定能起决定作用,这就是真正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不是运动战)。”25日,他又致电周恩来等:“整个华北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要告诉全党(要发动党内党外),今后没有别的工作,唯一的就是游击战争。”(23)

   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中共尽管在平原游击战争和条件许可的运动战方面都有重要的发展,但从总体来说,山地游击战始终处在主体地位。

   8年抗战中,在极端艰苦的敌后环境中,面对有着现代武器装备并经过严格训练的日本侵略军顽强奋战,取得一系列胜利,使部队受到很大锻炼,大大增强了战斗力,但长期处在分散的游击战争环境中,虽然主力是老部队,但长时间内分散到各军分区作为基干团,同地方部队和民兵结合在一起作战,活动范围一般也不越出当地军分区的辖地,更缺乏大兵团机动作战的机会,也存在一些弱点。太行纵队司令员陈锡联回忆道:“太行纵队所属各部队,大部分是抗战前期组成的老团队,经受了抗日战争的考验,政治上很坚强,对于打屯留,部队普遍情绪很高。但存在的问题是,由于长年分散游击,缺乏协同作战经验,各团编制只有两个营,兵员不足千人,装备很差,特别是弹药奇缺,只有2-3发子弹。”(24)太行纵队的情况如此,其他3个纵队的情况也差不多。

   为了从游击战为主向运动战为主转变,八路军在抗日战争后期已做了不少准备。

   1944年,日军急于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从晋冀鲁豫边区周围调走6个师团和其他一些部队,而由一些新编成的战斗力较弱的旅团接替防务。为了紧缩防线,日军还把若干城镇交给伪军守备。八路军乘机发动有计划、有重点的攻势作战,收复了不少地区,扩大了根据地,部队也进行了军事政治大整训。1945年1月,晋冀鲁豫部队采取里应外合方式攻克了冀南大名县城。

   6、7月间,太行军区5个军分区主力和集总警卫团,连同地方武装和民兵,在豫北发动安阳战役。李达当时就指出:“和我们历次战役有所不同,这次战役主要的是打运动战,游击战则要转到辅助地位。”“这次战役,无论对部队还是民兵,都是一个大的锻炼,可以说是向日军举行全面反攻的一次大演习。过去,我们的老兵团有着丰富的山地作战经验,经过这次战役,又获得了平原地区的作战经验。一些新组建的部队也都经过了大规模战斗的锻炼,学到了很多东西。在这次战役中,我军的攻坚精神和作战的持续性,使日、伪军大为震惊。汉奸李英所说的八路军攻坚‘行不行,两点钟’的断言,已经被事实所否定。”(25)

日本宣布投降后,晋冀鲁豫地区的八路军,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向被包围的日、伪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攻占大小城市(包括冀南在平汉铁路线上的重要城市邯郸),(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691.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2018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