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文倩:语言的意义在于使用——维特根斯坦语言观探析

更新时间:2018-11-10 20:15:05
作者: 李文倩  
乃至关于语言自身的讨论,都离不开日常语言。在这个意义上,日常语言是合用的。

   后期维特根斯坦对语言的不同理解,要求他对语言的意义问题给出新的答案。也就是说,前期维特根斯坦基于人工语言而给出的指称论回答,此时不再有效了。在《哲学研究》中,维特根斯坦就此问题,给出了如下回答:“人们说:重要的事情不是语词,而是其意义;此时人们以像考虑这样一个物件的方式来考虑意义,即尽管它不同于语词,但是还是与其同属一类的。这是语词,这是意义。金钱和人们能够用它买到的牛。(但是另一方面:金钱和其用途。)”[7](§120)

   在维特根斯坦以上的回答中,我们认为有这样几点值得注意:1.他不再将语言理解为命题的集合,而是更看重日常用语中的“语词”;2.人们通常将“意义”视为不同于“语词”的“物件”或某种实体性的东西,但这种理解本身是有问题的;3.可将语言与金钱做一类比,人们用金钱来买牛,意味着金钱的意义在于其用途;在类似的意义上,语言的意义亦在于使用。有学者指出:“语词好比金钱,钱的价值不是用来指称某物,我们虽然也为商品贴价格标签,但这正是基于钱可以使用,即用来买东西。”[8]

   在以上的讨论中,我们已经看到,维特根斯坦在《哲学研究》第120节,将语言与金钱进行了类比,笔者对其观点做了比较细致的解析。但是,我们也不可否认,由于表达的问题,维特根斯坦就语言与金钱所做的类比,至少在字面意思上,是不太清楚的,或者说还有待于展开。事实上,在《哲学研究》之前,维特根斯坦对此问题有相对清楚的表述。

   在《大打字稿》中,维特根斯坦写道:“若允许将语言自身与金钱相比较的话,那么自在自为的看,钱自己什么价值都没有。只有当人们用金钱去购买那些对于我们具有意义的对象时,钱才间接地与意义相关联。”[9]维特根斯坦在此表明,脱离了使用或贸易,语言与金钱自身是毫无价值的。

   语言的意义在其使用之中,这样一种对语言之意义的理解,是一种交往之中的、动态的理解。在这样的理解中,语言的意义内在于广泛的交往活动之中,不需要由一个理论来回答。与此相反,指称论作为一个理论,预设了一种对于语言的静态的、扭曲的理解,因此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多余的。

   与语言类似,在一个自由流通的市场秩序中,金钱不仅作为自由贸易的中介,也具有价格信号的功能。在这样一种瞬息万变的、动态的交易过程中,价格的自由浮动,不可避免地具有一种主观性;而不可能如权力所宣称的那样,以行政命令手段所规定的价格,即有一种客观的社会必然性——那不过是一种对于经济的静态的、扭曲的理解。

  

   三、语法与规则

  

   “语法”是中后期维特根斯坦哲学的一个重要概念,有关这一概念,他做过这样一个比喻:“语法是语言的账簿,但凡与伴随﹝语词﹞的感觉无涉的,但凡是语言的实际交易,都要记录在这些账簿上。”[10]在以上的讨论中,我们已经反复论及这样一个思想,即语言与金钱一样,都是在使用或流通中获得生命。而将语言比作金钱,语法即是语言的“账簿”——如同账簿记录金钱实际的流通情况一样,语法记录语言实际的使用情况。

   语法记录语言实际的“交易”状况,表明这里的“语法”所做的,主要是一项描述性的工作。我们知道,在一般性的概念框架中,规范/描述是一对经常出现的概念。因此,说维特根斯坦的“语法”概念是描述性的,也就等于同时在说,它并非规范性的或主要不是规范性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即可将维特根斯坦的哲学语法与一般语言学所研究的语法概念区别开来。

   语言学的研究目标,是通过对语言现象的考察,力图发现语言运作的内在机制,由此,语言学所研究的“语法”,是机制性和规范性的、而非描述性的。维特根斯坦的哲学语法,则已如上述,主要是描述性的。对“语法”概念的不同理解,标示出中后期维特根斯坦的工作,并非如一些人所误解的那样,是一种语言学的工作。

   维特根斯坦所理解的“语法”,记录语言实际的使用情况,这种记录与感觉无涉。这里所谓的“感觉无涉”,并非是说语词与人的感觉之间毫无关系,而是说语言的本质是公共性的使用,而非某种私人性的感觉。讨论到这里,我们即涉及到了维特根斯坦著名的反私人语言论题。

   在笔者看来,如果说传统的指称论是一种指向外部对象的外在指称论的话,那么所谓的“私人语言”,其实质乃是一种内在指称论——即认为语词的意义在于指称某个内在的私人感觉。但问题在于,内在指称论由于缺乏公共性的标尺,将不可避免地陷入混乱,因此是不可能成立的。

   在语言与金钱的类比关系中,没有私人语言,也就意味着没有私人货币。我们无法想象,一个人可以随意将某个东西视为货币并任意赋予其价值,对于这么做的人,我们要么认为他是在开玩笑,要么认为他陷入了一种可怕的精神错乱。

   维特根斯坦的“语法”,在描述语言实际使用情况的同时,亦标示出其规则。有学者指出,“人类所有的话语都是按照规则来说的,这个规则就叫做语法,但是语法并没有规定在什么情况下只能说这句话,或者不能够说这句话。因此,这种语法具有比较宏大的意义。它不是在规定每个具体的语言活动,而是在规定所有的语言活动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在这个意义上理解维特根斯坦的语法概念,我们才能够把握他要表达的核心思想。”[11]

   在上段引文中,我们可以看到,语言的使用并非杂乱无章,它必定受到某些规则的约束。但是,语法作为语言使用的规则,只是为语言的使用提供了一个大致的框架,而并不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做出详尽的规定。由此,语法与其说规定了我们如何使用语言,不如说规定了我们不能如何使用语言——违反语法的使用方式是没有意义的。

   语言及其使用规则,并非某一个或几个聪明人临时发明出来的,而是长期演化的结果。这就意味着,对每一个特定的个体而言,他在一个共同体中出生、学习和成长的过程,即是一个盲目遵循规则的过程。我们在理智上或许并不理解规则为什么是这样的,但在实践上必须遵循它,并在此前提之下寻求理解。

   规则并非是不可改变的,而且实际上它在不断演进的过程之中,一直都在或大或小地有所改变。但规则的这种可改变性,并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在多种合力的基础上缓慢发生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即可以理解,为什么尽管新词、新语频出,语法的改变却甚为缓慢。

  

   注释:

   ①希拉里•普特南说:“不管根据哪种理论,绝大多数的金钱都不具备物理上的实在性!”见[美] 希拉里•普特南:《理性、真理与历史》,童世骏、李光程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年版,第148页。

   ②对这一问题的分析,详见笔者的论文《维特根斯坦论事实》,载丁子江主编:《东西方研究学刊(第六辑)》,2017年6月出版,第24-43页。

  

   参考文献:

   [1][美]保罗•博格西昂.对知识的恐惧:反相对主义和建构主义[M].刘鹏博,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15:12.

   [2]韩林合.《逻辑哲学论》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3][美]詹姆斯•C.斯科特.国家的视角:那些试图改善人类状况的项目是如何失败的[M].王晓毅,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328.

   [4][英]弗里德里希•A.哈耶克.科学的反革命:理性滥用之研究[M].冯克利,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12:83.

   [5][德]格尔哈德•帕普克主编.知识、自由与秩序[C].黄冰源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189.

   [6]张庆熊.社会科学的哲学——实证主义、诠释学和维特根斯坦的转型[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0:136.

   [7][奥]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M].韩林合,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89.

   [8]陈常燊.语言与实践:维特根斯坦对“哲学病”的诊治[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22.

   [9]转引自徐英瑾.维特根斯坦哲学转型期中的“现象学”之谜[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129.

   [10][英]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读本[M].陈嘉映,编译.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10:15.

   [11]江怡.论维特根斯坦的“哲学语法”概念[J].哲学研究,2012(7):49.

  

   刊于《云梦学刊》2018年第6期,页102-106.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3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