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尹继武:特朗普的人格画像:理解美国对外政策的微观基础

更新时间:2018-11-03 09:19:44
作者: 尹继武  
二是在安全领域,在美国的全球安全体系中更为强调美国的联盟成本。特朗普并不反对美国在安全保护方面的责任,但更为强调,美国提供安全公共产品,而相关地区的盟友则不能免费享受。这两点,与特朗普竞选以及获胜后着重打造的“美国优先”战略不谋而合。这体现了特朗普自身政策理念和战略设计的长久一致性,也与他作为商人的精明特质息息相关。三是特朗普天生青睐威权式的政治风格。虽然特朗普出身于民主政治社会,他自身也是民主政治的拥护者,但特朗普极度膨胀的自我、专断的决策风格以及独裁式的人员管理特点,都决定了其作为领导人并非是一个民主式的人物。从内心偏好来看,他颇为青睐强人政治。同时,特朗普个人与强势领导人的交往,也是在战略利益算计之下的一种关系交往补充,他的根本目标在于获取利益和回报。

   特朗普在对外政策方面的三点确定性,在他执政一年多的外交战略和实践中得到了充分的验证。比如,美国任性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多边国际制度,与北美、欧洲的传统盟友也重新进行贸易协定谈判;在联盟关系上,不断制造让盟友埋单的压力;意识形态外交减弱,而以经贸、地区安全热点为主的战略规划不断加重。在对华政策偏好方面,特朗普以利益算计为根本,比如贸易战,在朝核问题上与中国合作;交往中着重获取利益,从2017年11月访华后对华外交立场变化极快可以得到印证;对华全面战略竞争,意在获得战略利益和优势。

   第二,特朗普与美国外交政策传统。特朗普执政以来,调整了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对外战略,美国外交走向更加内向化的时期,一般称之为“美国优先”原则的现实主义外交战略。传统上,美国外交传统可区分为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特朗普更倾向于现实主义,基于利益算计和武力建设的现实主义。

   如果把美国外交政策传统进一步区分为四种类型,亦即汉密尔顿学派、威尔逊学派、杰斐逊主义学派和杰克逊学派,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在某种意义上是汉密尔顿、杰斐逊和杰克逊学派的结合。从注重商业利益、美国为先、保护美国的商业发展环境的角度来看,特朗普的政策理念无疑是汉密尔顿重商主义学派的延续。这也体现了特朗普自身商业履历在此产生的重要影响。讲究经济效益成本,以最小代价和成本维系美国的霸权地位,促进美国的国家利益,这一点又与杰斐逊主义学派的理念吻合。对于军事实力的崇敬,则是杰克逊学派的重要特色。杰克逊学派反映了美国人民主义大众文化,崇尚荣誉、独立和勇气,偏爱军方人士担任国家领导人或入阁,这一点恰恰是特朗普的特色。总体来看,特朗普自身的外交政策理念,并非对美国外交传统的偏离,而是对美国外交政策传统的有机融合。


结语


   从特朗普自身的政策理念来看,他提出了美国所面对的适应性挑战问题,并给出了自己的政策处方,尽管这种政策并不具备相关道义和道德基础。特朗普的不确定性,来源于他独特的个性及其领导风格,也来源于观察者受到认知固化的影响,以及内心不愿意接受特朗普所带来挑战的现实。一个确定的特朗普至少带来了诸多的启发。比如,特朗普虽然形象和言行极端,但是个复杂的双面体,这预示着特朗普既有积极的人格特质也有负面的人格特质,既任性而为又理性算计。但是若能抛除成见,便可看到负面特质可能具有的积极政治效用。长远观察,特朗普的政策理念又是恒定的,他的外交政策也是对美国外交政策传统的延续。

   【本文是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研究品牌计划“中美战略沟通的政治心理学研究”(项目批准号:18CNI001)的系列成果之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168.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 2018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