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力刚:同学少年都不贱——纪念安连俊同事

更新时间:2018-10-22 20:48:39
作者: 郑力刚 (进入专栏)  
当然我们也谈到了清华,在某种程度上说,让我最吃惊的是他对那片土地还有些幻想。他谈到萧树铁先生很希望他能够回清华,而他自己也曾考虑过。我很不以为然一针见血地指出,偌大的清华,有几人有萧先生的情怀,见识,为人?更何况还有清华以外的许多?

这之后我们就再没有联系过了。“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10”,一天一天的过 去,大家各自在人生的道路上奔波。我相信“安先生”仍然“琢磨”不已,我则冬天天天越野滑雪,夏天天天打球,再加近两年每天弹一到两小时的巴赫,享受人生。

2016 年四月的一天,欣欣给我来一个电子邮件,告诉我他刚听人说“安先生”已于一年前去世了。我当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用说计算机屏幕上的字,这怎么可能是真的?!2015 年十二月得知萧树铁先生去世时,我马上给“安先生”发了一电子邮件, 但让我觉得蹊跷的是,“安先生”那边音信全无。现在我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伤心啊, 真正的伤心!

两年多就过去了,在这两年里我不时会想起“安先生”。毕竟他和我同在一屋住了近一年半。昔我往兮,青年同事依依;今我来思,故人仙逝!在我认识的同辈人中,年青时代的安连俊不是那“读史书破万册11”博览群书的才子,日后也没有成为那“写杂剧过半百12”的享誉中外的学者。那时的他没有那“玩梁园月,赏洛阳花13”情趣,更没有“饮东京酒,攀章台柳14”的风流。但在他那“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15”的性情下,有的是“怎肯虚度了春秋16”的抱负,和那“尚兀自不肯休17”的“琢磨”。

  

  

   注释:

   标题: 杜甫《秋兴八首》“同学少年多不贱”。日后张爱玲改“多”为“都”,并以它作为她的一篇小说名。

   2 朱联同学是我认识的我们这一辈人中为人最友好的人,用英文来表达的话就是“very kind”的人。伟大的匈牙利数学家 George Pólya 说许多人的友好是有原因的: “You talk to a boring student. Then you are kind because you feel it is your duty to be kind to a student. Or you talk to a nasty colleague and you are kind because you don’t wish to collide with him, so you are kind out of duty or self-interest.” 但朱联的友好是自然的,天生的, 如Pólya 进一步指出的只有少数人“to be kind was an inborn instinct” .

   3 《行宫》, 元稹

   4 以自己在海外生活三十多年的经历可以证明“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是不对的。但外国的月亮的确比中国大。

   5 田汉《夜半歌声》。前几年读钢琴家朱晓玫女士的自传《The Secret Piano - from Mao's Labor Camps to Bach's Goldberg Variations》,读到她发誓就是游泳也要游出去时,禁不住潸然泪下,百感交集。

   6 鲁迅《小杂感》“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7 屈原《离骚》

   8 屈原《离骚》

   9 清华我一同学后又成为同事的名言。

   10 屈原《离骚》

   11 田汉《关汉卿》

   12 田汉《关汉卿》

   13 关汉卿《一枝花· 不伏老》

   14 关汉卿《一枝花· 不伏老》

   15 关汉卿《一枝花· 不伏老》

   16 关汉卿《一枝花· 不伏老》

   17 关汉卿《一枝花· 不伏老》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947.html
文章来源:学人Scholar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