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邢广程:周边、周边外交与中国边疆

更新时间:2018-10-19 22:35:48
作者: 邢广程  

   在中国逐步崛起的进程中一些边疆地区也出现了新情况,如东北地区经济出现了明显的下滑趋势,如何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已经成为党和国家的重要任务。目前,党中央和国务院已经采取沿海发达地区对口援助东北地区的做法,旨在带动东北地区发展。党中央非常关注边疆地区的发展问题。党的十九大强调,“加大力度支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加快发展,强化举措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深化改革加快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发挥优势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创新引领率先实现东部地区优化发展,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

   中国正在推动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中蒙俄经济走廊、新欧亚大陆桥走廊、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以及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等重大合作倡议,为全面推进新一轮对外开放,发展开放型经济体系,和区域经济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和空间。上述经济走廊都与中国边疆息息相关,换句话说,中国边疆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契合线和中国与周边国际环境紧密合作的连接线。“中巴经济走廊可以促进中国西部地区的现代化,通过带动中国新疆的经济崛起,遏制分裂主义倾向,还可以获得进入印度洋、波斯湾、中东地区的最短通道。中巴经济走廊似乎是中国能源进口多元化的最佳选择。对于巴基斯坦来说,这将是一笔前所未有的投资,可以促进巴基斯坦的基础设施建设,创造就业和机遇,巴基斯坦也可以获得一笔税款的收入。从战略上讲,中国的支持将加强巴基斯坦在地缘政治的名望。”“所以,中巴经济走廊是一个最合适的选择,我们可以认为它是中巴关系未来的一个象征。”

   中国边疆地区在与周边国家进行区域合作中应积极扮演重要角色,成为中国推动周边区域合作的重要前沿地区。“在推进区域合作进程中,亚洲国家交流互鉴,坚持相互尊重、协商一致、照顾各方舒适度的亚洲方式,这是符合本地区特点的处理相互关系的传统。这个传统体现着亚洲的邻国相处之道,在今天应该继续发扬光大,为亚洲国家以及整个地区和平、发展、合作激发出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


三、中国周边安全政策与中国边疆安全

  

   中国边疆安全与周边国际环境密切相关。周边既是中国安全疆界的延伸,也是中国安全的屏障。中国周边地区安全问题极为复杂:既有地区热点问题,又有民族宗教矛盾;既有局部武装冲突和局部内战,又有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问题;既有环境安全和生态安全问题,又有网络安全和能源安全问题;既有重大自然灾害等带来的挑战,又有各类人为的非理智行为所带来的安全问题。对于周边地区,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正相互交织,安全问题的内涵和外延跟过去任何历史时期相比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是从全球、地区和国家以及我国边疆四个层面看待安全问题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积极参与地区安全合作,提出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在上海合作组织等国际机制内促进安全领域的合作,支持东盟、南盟、阿盟等在地区安全事务中发挥作用,同俄罗斯共同提出亚太安全与合作倡议。中国还着力推动六方会谈进程,旨在与其他国家共同维护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与安全,兼顾东北亚各国利益及关切,与其他国家一道共同构建地区和平、安全新架构。中国着力推动阿富汗和平重建,帮助其摆脱恐怖主义和毒品困境,提高其国家安全部队能力。“伊斯兰国”的出现和扩展加剧了中东和中亚等地区局势的复杂化,中国密切关注这个进程。中国与其他国家一起着力推动解决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危机。建立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亚洲信息空间是非常必要的。在这方面加强普遍、有效的网络空间国家行为规范非常重要,中国明确反对利用信息通信技术干涉他国内政的行为,这会破坏被干涉国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稳定,“阿拉伯之春”就证明了这一点。预防和打击使用互联网等信息通信技术进行恐怖及犯罪活动是亚洲国家的重要任务。国家政治安全非常重要,针对亚欧大陆所频繁出现的“颜色革命”,中亚各国采取措施防范“颜色革命”。中国对欧亚地区频繁出现的“颜色革命”十分敏感,密切关注其动向,以防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颜色革命”影响到中国新疆地区的稳定。上述情况表明中国对维护世界和地区安全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中国边疆安全问题与发展问题是相互联系的,因为没有发展的安全不可能实现持久安全。发展是安全的基础,安全是发展的必要条件,两者相辅相成。对于中国边疆来说,边疆发展本身就是最大的安全问题,中国边疆发展和繁荣是中国边疆安全和稳定的坚固保障。对周边国家来说,发展本身也是最大的安全问题,是周边地区安全问题的总钥匙。在构建中国周边利益共同体时需要统筹维护传统领域和非传统领域安全。

   在中国周边一些地区存在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三股势力”,这“三股势力”最近几年又出现了一系列新特点。“伊斯兰国”溃败后其残余势力向中东以外转移和扩散,这对中亚地区和南亚地区都造成了很大的现实威胁,自然也对中国新疆地区造成了现实威胁。长期驻扎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诸如“基地”等国际恐怖势力不仅对这个地区造成了很大的安全威胁,也对中国新疆构成了安全威胁。多年盘踞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地区的“东 伊 运”恐怖组织持续地针对中国新疆地区进行恐怖活动,干扰和破坏中国新疆稳定和发展的大局。因此,中国反对暴力恐怖的斗争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还应与中亚和南亚地区各国进行合作,对暴力恐怖活动采取零容忍态度。在反对暴力恐怖斗争中中国与周边国家还应该反对西方搞的“双重标准”。

   我们在探讨中国边疆地区的安全问题时不能不关注中国周边的核安全问题。事实上,中国邻居中有一些是拥核国家。最近几年朝鲜半岛局势达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一方面朝鲜屡次进行核试验和弹道导弹试验,另一方面美国与韩国则多次进行针对朝鲜的大规模综合性军事演习,双方剑拔弩张,给东北亚地区安全带来了非常大的威胁。中国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主张当事双方“双暂停”。可喜的是,进入2018年朝鲜半岛紧张和危险局势达到高水平之后,朝鲜方面主动改变立场,宣示放弃拥核,朝韩之间、中朝之间和美朝之间出现了高级别的互动。新加坡“金特会”标志着朝鲜半岛局势朝着缓和的方向发展,一方面朝鲜继续坚持放弃拥核立场,另一方面美国明确宣布推迟与韩国的军事演习,中国的“双暂停”主张得以实现。中国不仅对朝鲜半岛核问题具有明确的主张,而且对核安全问题具有非常明确的立场。在第三届核安全峰会上,习主席提出要坚持“理性、协调、并进”的“核安全观”,提出了兼顾原则性与可操作性的“四个并重”,即“发展和安全并重”,“权利和义务并重”,“自主和协作并重”,“治标和治本并重”。

   与朝鲜半岛局势密切关联的“萨德”问题加剧了东北亚地区和中国东北边疆地区安全的紧张局势。韩国同意美国在其领土上部署“萨德”系统,严重威胁了中国和东北亚其他国家的安全利益,也影响了中韩关系的发展。这表明,中国周边地区安全构建中需要新的安全观,安全思维不能停留在“赢者通吃”的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的旧时代。在周边地区安全构建中不应强化军事同盟的概念,因为这不利于维护地区共同安全。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不仅无助于朝鲜半岛核问题的顺利解决,而且严重威胁了中国的安全利益。中国积极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着力创新安全理念,着力搭建地区安全和合作新架构,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在周边地区安全构建中我们将安全问题置于非常重要的位置,但我们要防止在地区安全问题上的偏差,防止安全走入非普遍的误区,我们所倡导的安全应该是普遍的原则。在中国周边地区不能出现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的现象,也不能出现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的现象,更不能出现靠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的现象。如果出现这种局面则中国周边地区就不会获得稳定。从这个原则出发,美国应该尽早从韩国撤出“萨德”系统。

   需要强调的是,亚洲国家不仅需要追求经济合作平等原则,而且也追求安全合作平等原则。亚洲各国都应该平等参与地区安全事务,都有责任维护泛亚欧地区的安全。尽管亚洲的国家大小不一,但任何国家尤其是大国都不应该垄断和主导亚洲地区的安全事务,更不能侵害其他国家正当安全权益和安全利益。中国不追求亚洲安全领域的垄断和主导地位,也反对美国这样的域外国家垄断和主导亚洲的安全事务。中国是亚洲安全观的倡导者和实践者。

  

四、破除“中国威胁论”

  

   随着中国的逐步崛起,国际上的“中国威胁论”也逐步显现。这种论调不仅在发达国家存在,在发展中国家也有市场;不仅在其他地区存在,在中国周边地区也颇为流行。国际上的“中国威胁论”不仅反映了发达国家对中国崛起的警惕和防范心理,也反映了一些发展中国家和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焦虑心态。中国若要实现“中国梦”就必须正视这个问题,逐步破除国际上的“中国威胁论”。

   中国是通过走和平发展道路实现崛起的。“中国要聚精会神搞建设,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一个是和谐稳定的国内环境,一个是和平安宁的国际环境。”“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必须有一个良好周边环境。家门口太平,我们才能安心、踏实办好自己的事情。随着中国不断发展起来,世界上有一些人对中国走向产生疑虑,担心中国发展强大后构成威胁。这要么是一种误解,要么就是一种曲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建立新型国际关系中,要坚持主权平等,坚持共同安全,坚持共同发展,坚持合作共赢,坚持包容互鉴,坚持公平正义。“共同推动国际关系合理化,适应国际力量对比新变化,推进全球治理体系改革,体现各方关切和诉求,更好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正当权益。”妥善解决矛盾分歧,塑造和平稳定发展环境。

   然而,中国需求良好的国际环境尤其是良好的周边国际环境并不是一件易事。历史因素所扮演的角色不是临时的,而是长久的。“把握未来地缘政治版图的线索就在过去半个世纪业已定型的重组格局当中。”而使历史因素与现实相吻合和重叠也不是一件易事。近代以来中国边疆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对现实中国的边疆治理产生影响。所以,中国在治理边疆和在探索中国边疆与周边国际环境之间的关系时必须要关注历史与现实的延续性。

   我们在实施周边地区安全构建时应该通盘考虑安全问题的历史和现实,“协调推进地区安全治理。即要着力解决当前突出的地区安全问题,又要统筹谋划如何应对各类潜在的安全威胁”。中国周边国家具有文化和政治多样性,各国大小不一、贫富差别大、强弱不同,具有十分不同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社会制度,上述各国的安全利益、经济诉求和政治表达也大不一样。所以,在构建周边地区安全进程中应更加尊重相关国家的文化差异和文明多样性,推动泛周边地区不同文明的建设性协作,反对排他性和封闭性的各种行为,提倡亚欧空间的包容性。所以,在构建周边地区安全进程中要考虑到上述这些因素,保障每一个国家安全,包括这些国家的文化安全,从而使周边各国逐步形成共同的命运共同体。

亚洲安全战略空间需要通过各种对话加强沟通,减少周边一些国家相互猜疑的现象,增进彼此战略互信。相关国家需要从低敏感领域入手,逐步接触,逐步展开合作,逐步实施区域安全合作,提高共同应对安全挑战的意识。在未来构建亚洲安全进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麻烦、争端甚至摩擦,这就需要我们采取正确而理智的方式解决上述争端和摩擦,绝不能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谋求解决上述争端和摩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906.html
文章来源:《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8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