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晓光:朝鲜战争与日本:对策与收益

更新时间:2018-09-26 14:48:43
作者: 林晓光 (进入专栏)  

  

   林晓光,法学博士,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教授,中国社科院、清华大学特聘教授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外交的最大目标就是尽快摘掉战败国帽子,重返国际舞台,朝鲜战争既是最大的挑战,也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尽管当时日本作为战败国,还未能恢复作为主权国家的国际法权地位和政治行为能力,但却化“危机”为“机遇”,利用朝鲜战争谋取了极大的、具有战略意义的政治经济利益,并就此形成战后日本外交的基本模式。战后日本的对朝鲜政策因受制于地缘之“近”和东西阵营之“远”的二律背反而难以自主、难有作为,但以唯美是从为前提,寻求一切可趁之机、充分发挥惟利是图的本能以维护本国利益,形成了独特的“既近且远”的对朝鲜半岛政策。本文拟就朝鲜战争与日本的政策对应及后续影响作简要论述,希望通过研究日本与朝鲜战争的关系,为解读战后日本对朝政策的特点、模式、偏好,提供历史性的思想资源。

  

   一、朝鲜战争与日本之对策

  

   1、日本应对朝鲜战争与美国调整对日政策

  

   对于战后日本来说,最重要的战略目标是:1.政治上尽快与反法西斯同盟国订立和约,摘掉战败国的帽子,恢复国际行为主体的法权和资格,重返国际舞台。2.经济上获取外来资金和资源的援助,重返失去的海外市场,早日完成战后经济恢复,走上经济增长快车道。而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的爆发则为日本实现这2个战略目标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战后初期曾4次出任日本首相(其中3次兼任外相)任职长达5年的吉田茂,选择了站在美英等西方国家阵营的政治外交路线,被称为创造了战后日本的政治家[1]。为达成对日本最为有利的媾和条件,吉田考虑的根本问题有:1.密切联系联合国以促使国际社会宽恕和谅解日本;2.以对美依从为外交中心,依靠美国解决媾和问题[2];即如何唯美是从以达成对日本最有利的媾和条件。因为日本当时被美国独家占领,不像德国是被多国占领,联合国也在美国控制之下,只有美国才有力量促使国际社会给予日本最为宽松的媾和条件,主导对日媾和的一定是美国,为此必须奉行以美国为中心、全力依靠美国的媾和方针。吉田解释说,对日媾和会议绝不会是象以往的国际会议那样由战胜国和战败国一起讨论媾和条件。联合国已在对日占领期间作成对日和约草案。与其说和约作出了新规定,不如说是确认了既成事实[3]。按照以美国为中心的方针,日本政府竭力取悦美国,力图促成美国采取宽松的对日媾和政策。

  

   朝鲜战争的爆发必将促使美国政府调整亚太战略和对日政策,日本如何应对朝鲜战争又与美国调整对日政策相联,即日本对朝鲜战争做出的反应将成为美国调整对日政策的重要参数。因此日本如何应对朝鲜战争与能否实现对日本有利的媾和条件密切相关。但作为战败国,日本陷入了两难境地:日本还没有作为国家的国际行为能力和权力,无权对国际事务作出具有国家身份的政策行为;但为了实现对日本有利的媾和、尽快改变战败国地位,又需要通过支持美国主导的国际事务,来促使美国采取对日宽大的媾和政策。吉田的策略是:将公开表态与实际对策区分开来。即在国会答辩或对媒体发表讲话时采取消极的低调态度;而在与美国秘密交涉时,采取积极配合的对策;被日本国内批评为秘密主义外交[4]。所以吉田尽量回避公开谈及朝鲜战争,即使不得不在国会答辩,也常常以“很难就假设问题阐述意见”为由拒绝明确回答[5]。1947年3月,吉田对驻日美军司令麦克阿瑟表示:媾和以后的日本安全保障委托给联合国[6]。二天后又对澳大利亚记者表示:希望联合国和美国保护战后日本的安全[7]。6月21日,吉田在自由党大会上发言说:我们将高举反共、民主主义的大旗,和志同道合的国家共同为人类的幸福,在国际援助的基础上完成复兴国家的任务[8]。表明了以美国为中心,与多数同盟国媾和的政策方针。1949年5月7日他会见外国记者会见时明确表示:对日和约签订后也希望美军留在日本[9]。可见朝鲜战争爆发前,吉田已多次表明媾和政策设想:1.以美国为中心的多数媾和;2.依靠美国保障日本的安全。

  

   2、吉田政府的早日媾和设想

  

   为了实现早日媾和设想,吉田必须解决两大问题:一是日本国内的和平中立主义和全面媾和论;二是美国国防部主张的对日媾和过早论[10]。当时日本民众鉴于因发动侵略战争而致使国家覆灭的惨痛教训,大多主张奉行和平中立的国家政策方针,以免再次卷入惨烈的战争。据《每日新闻》社1949年11月进行的舆论调查显示:日本国民回答如何保障日本安全这一问题时,48.4%赞成永久中立,20.5%主张依靠美国,14%希望集体安全,14.8%不清楚[11]。麦克阿瑟曾说日本将来应成为东洋的瑞士,也助长了日本和平中立主义的盛行[12]。日本共产党1950年1月18日召开中央委员会扩大会议通过了全面媾和的政策方针;日本社会党1949年12月4日通过“我党对于媾和问题的一般态度的决议”,提出媾和三原则:全面媾和、中立主义、不提供军事基地;知识分子组成的和平问题谈话会1950年1月15日发表声明,要求通过全面媾和实现日本的永久中立。

  

   以吉田为首的保守政治势力以国际关系史上鲜有自我宣布之一国中立得以长久保持的先例为由,主张依靠美国保护日本安全。美国政府于1949年11月草拟对日媾和方案,决心即使得不到苏联同意,也要强推片面对日媾和。日本国内对立的双方在1949年秋、1950年春召开的第6、第7届国会上就媾和问题展开了激烈辩论。吉田一派反复强调,全面媾和只是理想的原则,在日本被美军占领的情况下不可能实现。与其追求因美苏争执不下而遥遥无期的全面媾和,不如先与愿意对日媾和的主要国家尽早缔结和约,然后使其它国家逐步加入和约[13]。

  

   吉田政府以提供军事基地的方式应对美国国防部的对日媾和过早论。美国国防部代表了曾与日军浴血奋战的军方强硬派的观点,要求通过长期占领日本和削弱日本的军事潜力,消除日本再一次对抗美国的可能性,使日本成为与苏联在亚太地区进行冷战对抗的前沿基地和远东防线。而美国国务院基于外交战略和地缘考量,希望在宽松的条件下尽快实现对日媾和,使日本作为西方一员为美国的亚太战略服务。国务院与国防部的意见分歧使美国政府一时无法在统一意见的基础上拿出对日媾和方案。吉田利用美国政府内部的意见分歧,从1949年秋开始与美国国务院商谈有关美军长期驻扎日本和向美军提供军事基地的问题[14]。吉田认为,如果能允许美军长期驻日,即可缓和以国防部为代表的对日强硬派的疑虑,转而同意国务院的早日媾和观点[15]。1950年4月末,日本内阁大藏大臣池田勇人访美时,把日方的上述主张秘密转告了美国政府[16]。

  

   综上,吉田的早日媾和政策设想主要有三点:1.为实现对日本有利的早日媾和,必须求得美国的帮助。2.媾和实现后,日本的安全依靠美国军事保护。3.必须长期向美军提供日本领土作为美军基地。如果说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前,吉田的早日媾和政策设想不过是一厢情愿,还因为美国政府内部的意见分歧而难以实现,那么朝鲜战争的爆发不仅使美国国务院与国防部迅速弥合了意见分歧,共同支持早日对日媾和,而且为日本政府推动美国改变其亚太政策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二、朝鲜战争与对日媾和

  

   朝鲜战争爆发17天后的1950年7月11日,吉田首相会见记者时发表了对于朝鲜战争的官方正式见解:1.日本国民非常关心围绕朝鲜的国际局势,应坚决排除妨害和平的行为;2.应该协助联合国的行动,但处于占领之下的日本不可能给予积极合作,只能提供运输等后方合作;3.能否实现早日媾和,与日本如何对应朝鲜战争相关[17]。吉田把朝鲜战争与媾和问题相关联,试图通过对联合国、对美国提供合作创造有利于对日媾和的国际环境。8月19日,日本外务省根据吉田的授意发表题为《朝鲜的战乱与日本的立场》一文称:如果对北朝鲜共产党军队的侵略采取旁观立场,只能是民主主义的自杀。美国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与民主已经以武力的方式介入,联合国也采取了实际措施。随着“思想战”的“两个世界”的实力较量,作为民主主义世界一员的日本应参与朝鲜战争为保卫日本的民主主义而战[18]。吉田认为:1、日本迟早要加入联合国,必须奉行以联合国为中心的亲美外交政策,而联合国由美国等西方国家掌控;2、日本由美国独自占领,日本外交就必须以日美关系为基轴,既然美国已对朝鲜战争作出积极而明确的反应,日本就必须支持基于国际警察措置的维持和平行动,支持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对朝鲜的军事干涉,以实现有利于日本的早日媾和。

  

   为使日本对朝鲜战争的反应不至于给对日媾和带来负面影响,吉田强调与联合国的合作必须在宪法的范畴内进行。他在7月4日的内阁会议和7月14日的第8届国会的施政演说中反复指出,对联合国提供帮助是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实行的行政措置[19]。因为二战结束后不过5年,一旦日本以军事方式介入朝鲜战争,必将招致国内外的强烈反对,支持和平中立主义和全面媾和的国民将大大增加,从而不利于吉田设想的早日媾和[20]。而且日本还是战败国,处于美军占领之下,还没有完整的国家外交权力,不能以独立的国家意志和政策行为直接参战,只能对联合国的政策方针表示赞成和支持,进行精神上口头上的合作[21]。对国内,吉田利用朝鲜战争的爆发更为积极地公开表明争取早日媾和的观点。他在7月14日的第8届国会上发表施政演说强调,由于朝鲜战争的爆发威胁到日本安全,所以全面媾和与永久中立的主张完全不符合日本的现实。选择全面媾和、还是多数媾和实际上也是对自由国家还是中立国家的选择,日本只有作为自由国家的一员,国家安全才能得到保障[22]。首次公开反驳全面媾和与永久中立的观点。他还在7月17日的参议院会议上答辩时表示:即使实现了对日媾和,美军仍应为保护日本的安全而驻日[23]。这样一来,吉田就把朝鲜战争与以美国为中心的多数媾和设想联系在一起,并提出了战后日本国家安全依赖于美军保护的基本政策思路。

  

朝鲜战争爆发后,苦于远东兵力不足的美国国内,出现了组织日本人志愿军赴朝作战的论调。1950年7月,美国参议员坎布埃尔特上书杜鲁门总统,要求允许远东美军募集日本人志愿部队[24]。消息传出后,是否介入朝鲜战争与对日媾和问题遂成为于7月12日召开的第8届国会上,日本各政党激烈辩论的主题和政治攻防的焦点。7月15日的参议院会议上,社会党参议员冈田宗司提问:朝鲜战争爆发后,一部分国民要求作为志愿军参战,首相对此有何看法?吉田回答说:尚未听到有谁提出关于志愿军的申请,也没有从美国得到派遣志愿军的要求。如果有的话,作为政府将不会同意[25]。冈田问的是政府对传闻的看法或对策,而吉田答以尚无政府间正式要求,并假定如果有正式要求也不会同意,实际上以转移论题的方式回避直接正面回答。但他明确表示,即使美国政府提出要求,也将予以拒绝,表明了日本政府的正式立场。7月21日,他在众议员外交委员会再次明确表示:关于志愿军的问题,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申请向政府提出。如果有的话也不会允许[26]。吉田多次公开表态表明了日本政府拒绝直接介入朝鲜战争的方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50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