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白轲:美国退出国际条约:中国、伊朗的机会

更新时间:2018-09-18 14:32:07
作者: 白轲 (进入专栏)  
在一个自由竞争的世界里,美国的力量被认为将会推动国家前进。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它将如何重塑美国的劳动力市场和工业产能?没有人知道;在这种不确定性中存在着风险和计算,许多国家正试图利用这种不确定性来利用它们的战略优势。无论哪种情况,都有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那就是通过战略退出来增强美国的实力。

  

   有趣的是,崛起的国家(尤其是中国,还有印度)、地区性大国(比如伊朗)和以前的超级大国(比如俄罗斯)可能也在押注美国的战略退出对他们也有好处。同样有趣的是,似乎全球国际知识界的成员——他们的影响力直接与1945年之后的制度保持联系——是反对美国退出的最重要的群体。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或许是,每一个新兴国家,像美国人一样,长期以来都认为,国际体系的规则限制了他们自己的发展雄心。长期以来,他们一直在寻求重塑这个体系,美国人只是提供了他们需要的借口。他们需要更公开地采取一些抵制和变革的策略,而这些策略已经持续了许多年。这些策略是基于这样一种感觉,即有些国家可以在自己的游戏中击败美国,或者他们可以创建更适合内部需求和目标的地区性自由贸易区。然而,对于旧的国际主义知识分子来说,正是这些想法从19世纪末到1945年将世界带到了经济、政治和社会秩序的崩溃边缘。“后全球化”的版本是否可以避免20世纪早期的种族主义?现在说来还为时过早。但如果新世界秩序建立在强大的区域性贸易集团之上,然后在全球市场上展开竞争,这当然是有可能的。而且,如果这些地区集团发展出一种贸易和政治的共同语言,以及对其成员的待遇达成共识,上述情况就更有可能发生。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啊!

  

   有人说二战后创建的国际机制很大程度上帮助了美国成为霸权国家并且打造美国青睐的国际秩序。但是现在这些机制不再为美国利益服务,因此,特朗普削弱并离开这些机制是非常明智的。您对这一观点有什么看法?

  

   这个问题似乎预设了这样一个观点:美国的立场和行动仅仅表明,战略利益驱使美国人先创造一个由他们主导的体系,当它不再发挥作用的时候,美国人就会抛弃它。这无疑是最近引起了广泛关注的一个论点。我最近对这一论点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我认为TTP和TTIP对美国人的价值既在于其挑战了中国的雄心,也在于其是一种绕过世界贸易组织的手段。这一简单思路的问题在于,它错误地假设(美国决策层内)存在共识,并且有类似于协调一致的战略愿景来指导这些行动。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近年来,很少有美国政府能够在政策战略上形成较强的一致性,尤其是与全球贸易和政治相关的政策,以及在维护美国自身创造的旧秩序上。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决策层的不一致极大地削弱了美国对其经济竞争对手挑战的反应能力。TPP就是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中这种缺陷的表现。特朗普政府和前任并没有什么不同,高级官员们不太可能达成一致意见。更有可能的是,这些行动是一种内部驱动的短期机会主义思想的结果,这些行动能否有一种可行的策略并进一步促进美国的利益就只能看美国人民的运气了。不过现在看来,这种情况的概率并不高。尽管如此,几乎所有大国在面临挑战的时候,都将选择参与或退出多边活动以达到他们对增加或保持其主导地位的目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可能是(引起特朗普的行为)的一种因素。 (比如特朗普的“我们可以做一个更好的交易”策略和“我们不应该再为世界其他国家提供补贴”的言论)。

  

   然而,有趣的是,抛弃旧版本的自由主义多边秩序比抛弃它的规范和道德要求要容易得多。这些规范和道德要求都是建立在全球化-商业、公民社会和大众情感的关键参与者的实践和关系上的,各国会发现直接抛弃它们是很难并且不经济的。因此,国际秩序规范和道德要求只能有序地发生改变。当然,这种改变正是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开幕式上的报告中的“新时代”所倡导的。这个“新时代”的含义是明确的,并不是完全抛弃旧的秩序,相反,其只是对旧秩序的管理以使其适应新的形势。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我们需要认真审视社会主义现代化及其外在表现。但这种政策取向也有利于保护旧的秩序并使得中国在这个秩序内取代美国。在这种情况下,相比于退出秩序,可能破坏这个秩序更符合美国的利益。在这样的进程中,伊朗这样的地区性大国面临着风险和机遇。秩序内的强权往往限制了其他国家政策选择上的过分行为,而当前维护秩序的强权的消失就带来了过分的政策选择的风险。从传统战争的意义上讲,这种过分的政策选择往往是危险甚至灾难性的。并且这种危险将影响从摩洛哥到缅甸几乎所有国家。机会的出现是由于拥有超强议价能力的强权的消失,这些强权往往试图将交易导向对自己有利的方面。尽管如此,强权终究是不可避免的。地区性大国必须时刻警惕与大国合作的价值,同时避免与其关系过于亲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35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