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震:中国宪法的环境观及其规范表达

更新时间:2018-09-15 23:32:35
作者: 张震  
从而有助于创建一种真正可持续的社会, 生态可持续性行为就很可能属于那些虽然未必对公民个体有利、但却是正确的或符合公共利益的事情。 (19)

   2. 环境国家观

   随着环境问题的凸显, 近十年来, 环境国家的概念日益被德国、日本的学者提出和使用。 (20) 从宪法角度看, 所谓环境国家应包含以下几层含义: (1) 环境是国家的基本要素。在宪法学上, 国家包含三个基本要素, 即领土、人民及主权。随着生态环境的日益恶化, 领土应是一个适宜人类生存的环境;人民也应该对环境有基本的尊重和爱护;同时主权当然应该包括环境主权。 (2) 环境是国家权力的基本行使内容。在环境保护日益成为国家统治之正当性基础的背景下, 应该在整体的国家治理秩序中划定环境保护的领域。环境国家意味着, 各项国家权力的行使均应该体现并保护环境, 而且保护环境不仅仅是某项国家权力的内容, 需要所有的国家权力分工协作。 (3) 有关环境的条款应该成为宪法中的重要内容。宪法规定一国之中最重要的问题, 最基本的制度, 当环境保护成为当代国家的基本任务, 就意味着环境不但应该入宪, 而且须占有日益重要的地位。 (4) 宪法上的环境国家, 既以社会国理念和法治国理念为基础, 但又具有独立的内涵, 不管是理念上, 还是内容上, 社会国的概念无法包含环境国家的全部要义。 (5) 宪法上的环境国家是包括环境基本国策, 国家环境权力与职责, 公民环境权利与义务等在内的复合性概念。 (6) 宪法上所强调的环境国家仍然要体现综合性的一面, 即环境国家最终应有益于国家发展、竞争力提升以及人民生活的幸福。

   3. 环境社会观

   所谓环境社会观, 是指环境本身是社会发展的要素之一, 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具有竞争力的社会离不开适宜的环境。具体包含: (1) 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协调。环境保护, 其最终目的是要实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可持续发展理念与宪法的核心价值具有内在的契合性。可持续发展理论的核心还是以人类为中心, 强调的是人们更有质量的生活, 这恰恰是对人尊严的肯定与满足, 而人的尊严是宪法的核心价值所在。 (2) 环境有助于社会竞争力的提升。环境不仅是生产力, 也是竞争力。良好环境可以提升生活品质, 提高发展效率, 实现可持续发展。 (3) 环境有利于良好社会形态的形成。一个良好的社会形态, 包含善治、秩序、有获得感等几个方面, 而环境无疑属于基础性的环节。 (4) 应该引导塑造正确的环境社会观。从而实现在环境保护、人的尊严与价值以及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之间最佳的契合度。

   (二) 规范环境观

   与结构环境观强调抽象和整体不同, 规范环境观与宪法条文密切联系, 强调宪法规范中具体的环境构成要素, 属于宪法条文中直接蕴含的规范所体现的环境观。规范环境观, 直接体现宪法上的规范依据。既包括直接意义上的规范依据, 如现行宪法序言相关内容以及第9条、第26条、第89条, 也包括间接意义上的规范依据, 如现行宪法第33条、第38条等。

   1. 突出国家治理

   国家治理环境观, 指的是环境保护与治理是国家发展的重要目标, 是满足人民对美好环境生活的向往、实现国家永续发展的必备内容之一;强调在环境治理中, 国家居于主导地位, 应该承担最主要的责任, 主张国家权力发挥应有作用。《人类环境宣言》所规定的“保护和改善人类环境关系到各国人民的福利和经济发展, 是人民的迫切愿望, 是各国政府应尽的责任”即是对国家治理环境观的精确描述。具体包括四个方面。

   (1) 国家目标。环境保护以提升人民的环境品质是现代国家所应担负的主要任务之一, 否则, 国家将失去其存在的基础及正当性。 (21) 党的十八大以来, 国家高度重视环境治理, 明确了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目标。

   (2) 主导地位。所谓主导是指环境保护主要依靠国家。现行宪法第9条规定:“国家保障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 保护珍贵的动物和植物。”第26条规定:“国家保护和改善生活环境和生态环境, 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国家组织和鼓励植树造林, 保护林木。”同时, 宪法于2018年作出修改时, 在第89条增加规定“生态文明建设”为国务院的一项重要职权。

   (3) 主要责任。既然国家是环境保护的主导者, 从权责一致的要求出发, 自然也是环境保护的第一和主要责任者。为保护环境利益, 需要国家权力在政治经济决策、立法、司法等多方面努力。 (22)

   (4) 突出权力。具体包括国家权力整体上应该对环境进行保护;国家权力应协调进行环境保护, 要求明确分工, 互相配合。

   2. 复合权利义务

   权利义务环境观是指环境权利观和环境义务观的复合。自20世纪60年代, 环境权横空出世以后, 日益呈现基本权利属性, 时至今日, 被认为是维持人的尊严, 保障人的生存与发展的基本权利。1978年宪法和现行宪法在制定环境条款时, 并没有直接和明确使用环境权的概念, 但至少表明了国家对环境问题的重视。从宪法学的意义而言, 国家权力的对向内容是公民权利, 因此国家对环境的保障意味着对公民环境权的间接肯定和保障。

   当然, 在环境保护的法律关系中, 并非只有权利的内容。环境的公共性决定了维护环境不仅仅是一项权利, 也应该是一项义务。但是, 我们大部分时候所理解的公民概念, 总是对权利投以极大的热情, 却对义务采取沉默态度, 忽视了公民身份所内含的“权利—义务”互动结构。 (23) “只有环境法律关系的主体在享有适宜环境权利的同时承担保护环境的义务, 才能真正实现有关各方的环境权益。” (24)

   3. 强调积极能效

   积极能效环境观是指追求能动的环境保护并以环境的切实保护与改善为基本目标。具体包括两个方面: (1) 主动保护。如现行宪法环境条款中的“国家保障”“国家保护”“国家组织和鼓励”等规定; (2) 强调实效。如现行宪法环境条款中的“合理利用”“改善”“防治”等规定。积极主义环境观, 主张积极面对环境问题, 要看到解决环境问题的努力及取得的成绩, 而不只是被动地、消极地应对甚至一味抱怨。

   4. 严格环境责任

   宪法责任以规范国家权力, 实现国家的预期发展为主要内容。时至今日, 环境保护及治理既涉及公民的基本权益, 又关乎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国家权力的行使直接影响环境保护及治理的效果, 因此环境责任也是宪法责任中的重要内容。严格责任环境观强调对环境保护不力甚至破坏环境的行为应追究严格责任。宪法环境条款并非简单宣示国家的自然资源所有权, 以保障国民经济的发展, 而是设立了一种国家责任, 在于确立具有责任性的“规制国家”而非“全权国家”, 政府处分自然资源的行为也应符合宪法的规制。 (25) 国家是环境责任的主要主体。因为自然资源属于公有, 国家当然对环境保护应承担最主要的责任。但是国家无法对环境资源的合理使用进行完全的控制, 事实上, 相关组织和公民也是环境责任的对应主体。现行宪法第9条明确规定:“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自然资源。”宪法第9条和第26条的规定体现了严格的环境责任的倾向;再加上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以及自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对环境保护及治理的高度重视, 因此应当实行严格的环境责任制度。

  

三、宪法环境条款的规范构造与类型分析

  

   (一) 确认性规范

   1. 现行宪法第9条确认了自然资源的国家所有。

   所谓自然资源是指当前或可预见的将来能被利用的自然物质和自然力 (能量) , 如土地、水、空气、生物、能量和矿物等。 (26) 自然资源除了具有财产价值之外, 尚具有生态价值与社会价值。 (27) 国家作为公共利益和秩序的最主要代表者, 就自然资源的生态价值和社会价值而言, 对于自然资源的保障和合理利用具有主体正当性和功能最佳性。因此, 在宪法已然确立生产资料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前提下, 可转化为生产资料的自然资源被法律规定为国家所有在逻辑上就成为必然。 (28)

   2. 现行宪法第9条强调了自然资源在环境保护中的重要地位以及对国家发展的重要程度。

   自然资源是国家自然环境中重要的内容, 为经济发展提供自然基础, 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有着重大影响。资源的利用对社会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具有双重效应, 既能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 又必然对生态环境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因此, 自然资源对于国家发展不可或缺并具有多重价值, 务必需要国家保障合理利用。

   (二) 授权性规范

   所谓宪法环境条款中的授权性规范, 并非是指任意性规范, 而是指宪法授予国家权力对环境的全面保护和资源的合理利用, 即基于中国宪法环境观的理解, 国家有权而且必须积极保护环境。基于环境的典型公益性、集体性特征, 国家应是环境保护首要的职权和责任主体。国家对未来的国民负有保护其环境利益的义务。 (29)

   结合现行宪法序言、第9条、第26条和第89条的规定, 具体包含两个方面。

   1. 环境的保护。具体到宪法第9条和第26条, 主要使用了“保障”“保护”“合理利用”“防治”以及“组织和鼓励”等字眼。

   所谓“保护”, 是指尽力照顾, 使不受损害。 (30) 所谓“保障”, 是指保护使不受侵犯和破坏, 以及起保障作用的事物。 (31) 相对于“保护”, “保障”的程度更高些, 强调结果, 而且突出了综合性。因此, 宪法第9条使用的“保障”用来规定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 而宪法第9条和第26条使用的“保护”指向“生活环境和生态环境”, 以及“珍贵的动物和植物”和“林木”, 这表明了宪法对生活环境和生态环境保护的过程的强调和未来指向性, 因为环境保护是个长期的系统工程。人和自然是宪法中环境的两大组成部分。生活环境主要强调人的因素, 生态环境主要强调自然的因素。维持人的尊严是现代宪法的核心价值, 自然环境是维持人的尊严的生活的物质条件, “以人为本, 以自然为根, 以人与自然的和谐为魂” (32) , 因此宪法通过确认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理念对环境予以明确保护。当然学术界也有不少学者, 主张不再使用生态环境的概念。 (33) 但在笔者看来, 首先, 生态环境的提法合乎十八大以来, 生态文明建设战略布局的概念与思想;生态环境无疑是建设生态文明的基础条件, 在此前提下, 应该重视宪法中的生态环境的概念。其次, 并非无法确定生态环境概念的内涵和外延, 所谓生态环境, 概指“与自然活动有关的环境”, (34) 它突出了自然的因素, 仅仅使用生活环境的提法无法涵盖环境的全部要素。至于“珍贵的动物和植物”以及“林木”, 是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我国的生态多样性以及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我国既是动植物和林木资源大国, 又是动植物和林木资源穷国, 珍贵的动植物和林木资源减少的速度过快, 因此, 有必要在宪法中突出保护, 宪法第26条还专门强调了“组织和鼓励”植树造林。

所谓合理利用, 是指以合适的方式和程度使事物发挥效能。 (35) 宪法第9条“保障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的规定重在强调对自然资源使用的方式和程度应该合乎自然资源的特点和规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325.html
收藏